【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流云】父亲(散文)_2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12:54

我的父亲,他和天下间所有的父亲一样,勤劳朴实但却严厉。我与父亲之间的交谈很少,那一段渐渐远去的光阴,将成为我无法弥补的爱的功课。那一段尘封的往事,将有关于父亲的点滴记忆悄然定格,我在搜刮着所有的记忆碎片,惊讶地发现,我与父亲之间,只留下只言片语。父亲远去的身影,将是我这辈子无法触及的距离,想起之前与父亲的种种对峙,追悔莫及。

一五年三月十五日,我的整个世界瞬间变得灰暗,我在暗夜里苦苦挣扎,歇斯底里,然而并没有听见父亲的回音。那一夜,父亲带着未完的心愿,睁着双眼,悄然离世。那一天,我措手不及,十七岁的天空,乌云弥漫。父亲这个名词,像心中那一颗定时炸弹,许久,都在逃避着。突然间明白,至极的悲伤不是撕心裂肺,而是无言无语。深夜,无声的呜咽,放肆的泪水湿透了枕巾,黑夜撕扯着难以安置的心。我是一个不孝的女儿,之前总是和父亲对峙,想通过这种方式,赢得多一点父亲的关注和疼爱。

静谧的夜里,我在捕捉曾经的点滴,有关于父亲,似乎只剩下记忆的碎片。恍惚间,我的世界瞬间变得安静了,不再有父亲的唠叨和严厉,我逃离了父亲的掌控。心中,却充满了失落和悲伤,原来我还是这么无所适从,无法离开父亲不够温暖的怀抱。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回忆,不愿去想,不愿去念。每当面对,便是深深地后悔自责,难以走出,对于父亲,亦然。很多时曾想,光阴若是可以倒流,我一定好好陪陪父亲,不再叛逆,许岁月静好,流年无恙。有关于父亲的记忆,是那么深刻,像刻印在脑海里的碟片,伴随着零碎的生活,在脑海中巡回放映。

对于父爱,以前是陌生的,都说父爱如山,是孩子一生稳稳的依靠,那么沉重,那样深厚,而我却从未感觉到。从小到大,我与父亲之间,无休止的吵架、哭泣、落泪,每一次,感到的都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内心的呼喊,无奈的咆哮,曾一再认为自己,是一个不曾被人疼爱的孩子。上学的时候,每当看到别人家的孩子都有自己父亲来接的时候,我心里是多么羡慕和嫉妒。我的父亲,她没有接送过我上学,我以为父亲不喜欢我,不爱我了。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可我与父亲之间的关系,似乎降到了冰点。那时候我不明白,甚至我无数次抱怨,原来我的父亲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只是不善言辞,爱,止于唇齿,父亲对我的爱,依然深沉。

小时候父亲总是那么严肃,挨过他的批评,打骂。与父亲并肩同行,总是一路小跑,去追赶父亲的步伐。醉酒后毫无顾忌的骂喊,生气时毫无缘由的摔打,父母的恩怨,总留下身旁默默流泪却无助的我。那时候的我,不曾明白,为什么世事无常。慢慢累积下来的不理解,缠绕成难解的心结,不理睬,不情愿。从那时起,心中就埋下了一颗种子,随着年龄的增长,破土发芽,逐渐长大。无言的冷漠,不再愿意与父亲相处,不再愿意与父亲进行更多的交流。恨,一旦种下,复杂的情感,便一发不可收拾。

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的那天,第一次留意到父亲那悲哀到无助的感觉。父亲的双眼深陷在苍白的面容上,无神的看着我,又下意识的躲闪。然后在正在降临的暮色中,偷偷擦拭眼角的泪。父亲在出去的几日之间,尽显苍老,皱纹争抢着定居在父亲的脸上嬉笑打闹,父亲却已无力赶走这群格格不入的侵入者。

在父亲僵硬的手中,持着一份医院检查报告:癌症晚期。

那一刻,我竟然站在那里,麻木地如同冬天里树叶尽落的光秃秃的树,毫无伤感,帮父亲拎着满满各式各样的药,和父亲一起回到了家。这时候,父母已经离异,每天每夜,只剩父亲在面对病魔,独自一人。

每次去看父亲,都似乎去完成被分配好的任务,慢步而去,快步而归。每一次去看父亲,父亲都会亲自为我做好饭菜。十几年未曾看到的柔情,在一瞬间,便涌上心头。不论岁月怎样蹉跎,在那样急迫的日子里,唯有爱,再难掩埋。那个僵硬的父亲不见了,在父亲的心中,曾经未曾表达的爱正在缓缓的流淌出心间。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依旧焦急地等着离开父亲的住处,依旧没有踱过心间的坎。接下来的一年里,父亲无数次在异乡手术,没有一次,我能相伴左右。甚至,当父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打着点滴,我还执拗地和父亲吵架。

曾经所经历的,不会被抹去,更不会重来。那时候,从未曾想过分离的时刻,也从未曾怕过,当有一天他的离去会让我痛彻心扉。当失去后,才知道,恨得越深,爱得越深。可惜光阴难再,岁月难回。

当父亲做完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场手术,人体早已经没有了愈合的能力,一场不必再做的手术,父亲却撑着活着的信念坚持要去。被推下手术台的父亲,已经耗着生命的最后一丝眷顾,我红着眼眶,在父亲的耳边倾听。直到那时,我才明白,父亲病后毫无缘由的吵架只是想加深我的恨,让他的离去,减少对我的伤害。可惜,爱恨难两全,那么久,父亲也同样渴望着我的陪伴,关怀和照顾。岁月悠悠无情过,一句句叮嘱,一声声叮咛,在落魄的光阴里,一心挂念的那个人,是父亲的女儿——我。我握紧父亲再也无法握紧我的手,深深地,不想放开。红着眼眶,泪珠里显现着曾经那个傲岸的父亲,打我骂我,如今却也都没了气力。我强忍着泪,冷着脸,将父亲的手轻置一旁,跑着离开了病房。

傍晚,接到电话的我毫无理智地赶去了医院,再也不想在人前伪装着那情愿流出泪水,哭着,跑着,似乎听到了父亲的呼唤。气息奄奄的父亲已快没了知觉,我趴在床边抽泣地唤着那个深爱着我的父亲。父亲的手微微一动,用尽气力想睁开沉睡已久的双眼,眼角微微抽搐。我轻轻抚摸着父亲的手,就像孩童时他慈爱的抚摸我的额头一般,好似光阴倒流,爱满心怀。

窗外夜幕已落,夕阳也躲进了群山,一排排光秃秃的树木依旧站立得人心寒。父亲忽然双手握紧,眼睛微睁,将挣扎了许久的力量用在了最后的刹那。我知道,他那难以安息的动作放心不下我,他那未说出的话语满满的都是对我最后的嘱托。我更知道,爱或恨,幸福或是无望,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唯独我们父女间深深的爱,从不曾远去。不管埋怨也好,冷淡也罢,在不断加深恨意的同时,爱,也在悄然生长。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曾经那个任性的我已经长大,小女孩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但父亲,却不在了。多少次,暗自责备那个不知时宜的自己,每当想起父亲临走时的那份苍凉,心中便隐隐作痛。父亲用别离换来了我的成长,却给我留下了永恒的伤痛。时隔许久,我理解了父亲,我知道,他从不会怪罪我。父亲对我的爱,从未说出口,却也同样深沉。

在无数个夜晚,我将父亲想起,重新拾掇有关于父亲的记忆,把父亲留给我的想念,重温,再一次去把父亲深沉的爱,细细回味。

江苏医院治疗癫痫病黑龙江有看癫痫病的正规医院吗?合肥能治疗癫痫的医院都有那些?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