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海蓝】温暖的出租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1:05:29
破坏: 阅读:1326发表时间:2017-04-09 14:54:50
摘要:陈老伯是我附近小区的一位退休老干部,老伴去世以后经历了好些年的孤独。善良的老人用自己特殊的方式出租住房,以此解除心里的苦楚。

陈老伯的老伴去世三年多了。接近耄耋之年的他,渐渐发现自己的生活已经陷入了巨大的真空。有两年多的时间,他一天都说不了一句话,围着那台电视机常常看到凌晨一两点,即便这样,睡两个小时又醒了。醒来后盯着天花板等天亮,天亮后又重复一个人的生活,就这样周而复始,日夜轮回,不无艰难地度过了这些年。去年春节过后,陈老伯决定主动出击,要尽快改善现在孤独的处境。
   就在去年清明节前几天,他再次委一家地产公司放了盘,放盘时特别约定:单间带空调出租,免房租水电费。条件只有一个:你得善良,你得陪我。他说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给这个寂静冰冷的家添点儿人气。很快,在地产公司的协助下他找到了室友。然而,这位叫小赵的租客并没有陪伴他多长时间,同年6月,因为他自己组建了家庭,迅即退了房到自己的新家住去了。在小赵离开前,陈老伯还为他举行了特别的欢送仪式,并跟他合影留念,坐在镜头前的一老一少,似乎都很注重仪表,镜头里的老少显得很是淡定从容,黑白分明。这照片里的陈老伯笑容可掬,朦胧的眼神里依然存留着青壮年时期那种桀骜与自信。
   从那一天开始老伯又是孑然一身,给他本来就孤独寂寞的生活又重新罩一层阴影。这种日子一熬又是一年。时值清明,暖阳初照,老伯与往日一样在阳台看报。一楼的住处采光不好,陈老伯和大多数老人一样,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为了省电不开灯,习惯到阳台上借光。他说自己每天早上7点多就开始看三四张报纸,一直看到正午时分。尽管戴着两三百度的眼镜,但对于时事政治,经济新闻,体育卫生,国际风云,统统都不能放弃,每则报道至少浏览一遍,就连中缝的广告也不放弃。依照他的话说,国内国际大事早知道心情也会更好。这样的日子尽管寂寞,但比无所事事,东游西逛更有情调。
   陈老伯现在居住的房子有一百多个平米,三室两厅,只摆放了最简单的家具。客厅的角落是一个四方桌子,上面摆放着一盏显得非常陈旧的台灯,还堆积着一大堆的旧报纸。除了看报,剪报也是老人平时用来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他说:“我年纪也大了,每天待在家里总要找点事做,不然日子怎么过呢!”前租客小赵与他有着一样的爱好,二人分别订了不同的报纸,读报过后还可以互相交流。然,好景不长,待到小赵走后,陈老伯的报纸少了,也舍不得多订一份,时不时地会想起这个博古通今,爱关心政治的后生。
   转眼之间又及一年的清明节。老伯对已故老伴的思念有增无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两眼直直的望着天花板,隐约中他好似看到了老伴就在厨房给他做饭。他立刻起身走进厨房,然而厨房里冷冷清清,除了那淡淡的油烟味,没有发现任何不同的地方。此时,他又一次想起了小赵,想起小伙子最后一次到家拿走生活用品的情景。当时老伯久立于门口,依依不舍的目送他离开。还没有等小赵走远,老人就泪眼汪汪,天津羊角风医院哪里权威好似从未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大全有如此的落寞与失望!因为在与小赵相处的时光里,他俩的关系形同祖孙,大事小情,小病小痛都曾有他的照应。他说,小赵聪慧、开朗、富有同情心,相处的时间尽管不长,但小伙子从不厌烦老人。人们都说“树老根多,人老话多”,他却从不嫌我老汉说话啰嗦。
   清早,老人家和往常一样出门去农贸市场买些小菜,刚出小区门口,他看见一张鄂州哪家医院能够治疗癫痫讣告,他停顿下来认真看了一会儿,嘴里嘟哝着一句“又是哪一位不认识的走了,这人生啊,实在是太短暂太匆匆了,很多人昨天还好好的,今天说走怎就走了呢!”。老伯神情严肃,自言自语,泪水模糊了眼眶。这似乎在感叹人生短暂的同时也在哀悼着这位并不相识的逝者。
   在一家菜市场大门口,他先数了数自己从口里抓出来的一把钱,盘算着什么该买什么不该买。一个人生活的老伯,每天给自己做两顿饭,一顿上午十点,一顿下午四点,老伴在世的时候她是从来都不动手的,而如今的他不得不学着做饭;老伴在世的时候他从来都不管退休金有多少,而如今他不得不在尚未花钱时好好的盘算一下;老伴在世的时候他从来都不搞卫生的,就连扫帚掉在了地下也不会弯下腰去捡起来。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很短的时间里发生了改变,如今的陈老伯什么都要做,也必须做。
   陈老伯每每谈及退休待遇时,总是笑呵呵地说,“党和政府对我们老干部还是挺关爱的,这些年给老人们——包括工人,农民老大哥都增加了不菲的生活待遇。在我看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一个国家、那一个政党能有这样的度量,能够想得如此周到,做得如此精细。”说来也是,老人家的退休金尽管不多,但除去日常开支也还有一定的结余,一旦有病有痛的还有医疗保障。仔细想想,还有什么值得发牢骚,骂大街,对党和政府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呢!陈老伯说:“人要有感恩之心、要有一点精神、要有人情味,虽然日子都是将就着过,但这与农村的老表和老表嫂比,仍然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了!”。
   从小区大门到陈老伯的家,只有五六分钟的路程,陈老伯拎着菜走回家的背影,被人行道上那浓密的树荫所遮盖,本来就很瘦小的他,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放学回家的小孩。虽是住在一楼,但他家的门前还是有一段长长的楼梯,如今他腿脚还算方便,可以自由出入,然,他最担心的倒是自己有一天腿脚不便到无法出门时的情景。到时候除了女儿会隔三岔五的过来瞧瞧,又还能有谁来打理和服侍自己呢?“哎,走一步算一步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天无绝人之路。”老伯又自言自语的说。
   几十年了,陈老伯从来不放弃午睡,每天午睡起来,总是先将阳台里的衣服收进来,从大到小一件一件的叠好放进衣柜。偶尔还将衣柜里的衣服都翻出来,又一件件折叠好放回去,因为前几年就开始有了失忆症,他常常不记得衣服放在什么地方了。每年的清明节气他都要借着从西边照进阳台的日光来翻晒衣物,然后一件一件地叠好,将冬季的衣物再一件件地归好类,储藏于那只跟随他大半辈子的杉木大箱里。这些年老伯学会了许多,对浆衣洗淌等生活中的小事也懂得了许多,就像孩子学步,走得尽管有些踉跄。
   只要老天不下雨,老伯总是提上灌满了茶水的水壶,到附近的社区公园找几个老者聊聊天,说说话。用这种方式不但可以打发时光,还能驱散心里的雾霾,从孤独感中解脱出来。前些年陈老伯还能参加社区治安维持协会的那份工作,还可以上街去参加义务维持交通秩序等等。而如今,他过了耄耋之年,想做社工、义工的事情已经力不从心。陈老伯是一个闲不住人,他趁自己腿脚还能动,总在黄昏时分帮邻居照看刚刚放学回家的孩子,更关注和防备往来与小区的陌生人。有人夸赞说,陈老伯俨然成了咱们的义务治安员,大楼里的老雷锋。自从他住进了这栋楼,楼上楼下的大人小孩就没有不认识他的,他诙谐幽默的语言,憨笑可掬的神态,带给人们的总是轻松,和谐与愉快。
   灯光下,陈老伯一个人去散步,他多想身边有一个人陪陪他。因为孤独,所以老人家总是喜欢低着头走路。也许是行有所思,停有所想,每每走到小区公园的林荫道上,总要停下来背靠大树,朝西凝望。他在凝望星星?凝望月亮?其实都不是,他在凝望已经背他而去的年华,凝望他行将西去以后的另一个世界。他从来就不会畏惧死亡,人之生死乃大自然的规律,这个规律,这个周期对谁都是公平的,没有什么值得可想、可念和可怕的。他常说,“回首平生没有憾事,只恨自己的老伴为何非得先他而去?再等个十年八年不也可以吗?”每每想到此,陈老伯就会暗暗流泪,总是为没有能力挽留老伴而懊悔。他想,如果老伴在身边他也就不会如此孤独,也不会这么的无助,他的生活还是跟从前那样阳光普照,快乎乐乎!他和老伴还是相敬如宾,敬爱如初。
   在这个小区里,尽管有很多人认识他,但多数还是上班族,亦或是家庭里的专职保洁员和保姆。谁又能那样多的空闲来配一个老头说话?哪一个老人不是跟陈老伯一样有着自己的苦楚,有着自己家庭的杂七杂八。谁又不想得到社会的重视,得到政府的关怀,社会的关爱?这种心态不仅仅是陈老伯,所有步入晚年,即将走向人生终点的老人都有这种心态,他们没有吃穿用的奢求,只是渴望现实社会多多给予理解,通过理解与关怀解除孤独,驱散心头的雾霾,将郁闷的心结解开。
   小区临街的地方有几家餐馆,老人偶尔会到餐馆去吃点面食,他说这样既方便也简单。自从女儿出嫁,尤其是老伴走了以后,这样的奢侈并不多。陈老伯说,他也会偶尔地请租客到这里吃饭。重庆麻辣,湖南酸辣。还有粤菜,川菜和莎拉。这样既可以满足老年人喜欢软食的要求,也能给青年人带来口感的新鲜。他说,在这样的小餐馆偶尔地光顾只图一种乐趣,没有别的奢求。
   每年的暑假,读初中的外孙女总会来看望他,由于饮食习惯的不同,“祖孙俩很少自己做饭菜,来的都是客,多数用餐外孙女都喜欢叫外卖。”陈老伯说。女儿女婿在一家私人公司上班,为了生存,为了孩子他俩都很拼。“自己需要生存,需要养家糊口,不来看望也是情理之中。”老伯表示理解,也很同情。虽然女儿女婿没有空闲来看他,但有外孙女隔三岔五地来看看他也很满足。外孙女是一个很挑剔的孩子,常常形容外公做的饭菜是“暗黑料理”,陈老伯却不以为然,有时觉得自己的手艺还不错,还会让外孙女陪自己喝上两口。
   这些年来,陈老伯的租赁合同都必须由他自己亲拟,里面明确了租客一些特殊的“责任”和“义务”。协议中写明:租客房租、水电气费全免,租客作为“爱心房客”有义务陪护老人,如租客有客人来访或暂住,应征得老人同意,老人如患病,租客应给予必要帮助,比如打电话通知家属或者120,因老人患病支出的各种费用,均房东自行负担等等。
   放盘以后,真正愿意来租房的客人少得可怜。因为谁都知道——尤其是年轻人谁愿意下班回来陪伴着一个孤独的老人?万一发生有个三长两短,或者是发生了意外的事情有多难为情。陈老伯说,有一天做早餐时,他家就发生了一个小事故,他在锅里蒸鸡蛋,忘了关火就出门去了,等记起来跑回家的时候整个锅都糊了,锅盖也烧变了形。虽然这是一场虚惊,现在想起来还感到后怕,万一发生煤气泄漏,这将是不堪设想的后果!衰退的记忆带来的各种安全隐患,这些都是让租客最为担心的一件事情。
   陈老伯把自己免费招租的信息,叫外孙女通过手机发到媒体上。这天,老人把待租的单间,包括整套房子请来钟点工仔仔细细地打扫整理了一遍,就好比菜农上市卖菜那样,让房屋既整洁又靓丽,让租客一眼就能相中。
   三十来岁的黑龙江人小蔡比较幸运,作为理发师的他有一位常客是陈老伯所住小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经介绍,小蔡直接来到陈老伯家接受“面试”,他给老人买了一些水果和小礼物,参观了一下待租的房间。
   陈老伯和小蔡相对而坐,隔着一张铺满报纸的方桌,一场免费招租的“面试”正在进行。陈老伯问了小蔡一些工作和生活方面的问题,他觉得眼前这个小伙子比较踏实,但最近几天的求租者较往常多了起来,他还想再好好地考虑一下。
   次日中午,又有人联系了他。陈老伯在电话里就拒绝了这位求租者。原来对方是一个在街道做清洁工的乡下女人,她告诉陈老伯平时自己可以照顾他,而陈老伯却害怕她。他似乎在怀疑这个女人是乘人之危,打他的小算盘而来。在陈老伯的标准里,走到“面试”这一步,也并不那么容易。
   由于求助了社区和媒体,陈老伯的求租者在几日内络绎不绝。他把求租者的信息一一记在一个小本子上,逐个比较,这其中有退休工人、带着孩子的单身母亲、年轻的理发师等等。
   陈老伯坐了20分钟的公交车到一位求租者的住处“面试”,在求租者描述的地址附近问路,顺便打听了一下求租者的信息。很多求租者都把自己描述得很好,陈老伯怕情况不属实,所以对每一个他有意向“录用”的求租者他都要上门亲自“考察”。
   这一天,陈老伯躺在沙发上,仔细思索着几个求租者的特点,哪一个更适合与自己共处一屋。招租这一个月,起先陈老伯的要求很高,他希望对方最好是有正当职业的单身青年,收入不要太低,最好是城里人,青年女性当然也可以优先。媒体制造出的话题热度和社区工作人员的热情都有他的时效性,陈老伯没有等到这么多的“最好”统统出现,求租电话很快就寥若晨星,他不得不在他觉得还不错的几个人里面自言自语地纠结着。
   经过多方面的考量,陈老伯还是选择了小蔡做自己的室友,但两人在作息时间和生活习惯上并不是完全契合。晚上九点左右,老伯准备睡觉了,而小蔡晚间正是客人剃头的最佳时间,通常情况下不过了晚上11点回不来。尽管这样,小蔡在不打破他自己时间规律的情况下尽可能早点回来,以免耽误了老人家的休息。
   而在每天上午的10点钟以前他都是在房间的,完全可以陪老人聊聊天的。可是这个时段正是老人家一个人静静地读报的时间,他不需要任何人打扰,也不和任何人攀谈。久而久之,小蔡也无所谓了,常常是不打招呼就出了门。
   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大半年,陈老伯也似乎习惯了小蔡的生活习性。他说,只要知道晚上隔壁房间有人,这心里就踏实了不少。倘若遇到老天下雨,陈老伯就会被迫留在家里,此时,小蔡就会为陈老伯沏上一杯茶,递上一盘老人喜爱的水果,两人坐在茶几前边看电视边聊天,陈老伯便会有一种亲切感,总会露出难得的丝丝笑容。
   每及夜深人静之时,陈老伯一个人还在看电视。因为耳背,将电视的声音开得挺大。平素不爱看电视,想早点休息的小蔡,觉得声音太吵受不了,久而久之,小蔡几次想一走了之,但看在陈老伯的孤独,看着老人的无助,他还是强忍着噪音留了下来。并尽心尽力地从各方面给老人以更多的关爱,让老人尽可能因为有他的存在从寂寞中解脱出来。小蔡的一举一动得到了老人的赞赏,也博得了邻里业主们的好评!从那时起,陈老伯减少了奔波,心绪稳定,精神状态也好了许多。
   一转眼小蔡跟老人共住一屋就是两年多。就在小蔡准备结婚成家欲离开老人时,老人竟然一病不起,半年后终因为年事已高,心肺机能衰竭而病逝。就在老人病逝前一个月,他私下请来律师立下了遗嘱:“为感谢蔡薇仁先生不厌其烦长达两年的陪护,本人愿意将着落于某某小区第六栋A单元三房两厅的房屋免费给蔡薇仁先生居住,直到蔡薇仁先生娶妻生子,自己买了新房以后,并迁出本小区105房为止。”老人特别强调:待小蔡退房迁出小区以后,此套房屋作为老人家感恩社会的一点表示,本套房继续出租,租金捐献给红十字会,也算老人对社会的一种爱的回馈。
  
   ——丁酉年春作于深圳
  

共 560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