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荷塘】陪老爸的那些日子(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07:01

刚放假的我,写写自己喜欢的文字,凌晨看看更新的网络小说,早晨练练太极,还真是幸福的日子。可惜好景不长,惬意和舒适的日子就没有了。

那天下午,我去表妹那里做皮肤护理,脸上涂上按摩膏,和表妹一边聊天,一边做脸部护理。学医的表妹,做过几年护士之后,离职又学了美容,自己开了美容厅。她人很漂亮、性格温柔、衣着时尚、打扮得体。我很是喜欢这个文静的表妹。

忽然,听到我的电话响起,表妹拿过电话,递给我:“姐,你的电话。”

我一看是弟媳妇的,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她在电话里含含糊糊,又不说什么,问我有没有时间,让我回趟家里,我说我没有时间,你们家里的事情,我不管。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一个嫁出去的女儿,可不想掺和什么的。

弟媳妇说:“我忙完公司的事情,一会来找你!”我心里直犯嘀咕,她找我,准没什么好事情。

我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家里又有什么事情的。这半年,我都怕家里的电话了。年前腊八那天,先是他们两口煤气中毒的消息,再是刚过完年,大弟弟突然落水没有了的噩耗。我真的很怕家里有再有什么事情,哪怕一点点的事情,父母都不能再承受打击了。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弟媳妇这么神神秘秘的,电话里也不说。一会儿,弟媳妇就来了。她在保险公司上班,离表妹这里也不远。她骑摩托车,也用不了几分钟。她避过表妹告诉我说,我老爸给我姐家帮忙的时候,被火烧伤了,不肯挂吊瓶,谁说也不听,就在家里。

我一听老爸烧伤了,心就提到嗓子眼了,也顾不上再做皮肤护理了,脸上亮晶晶的面膜,也没顾上洗,就给老公打电话,赶紧让他来接我,赶快去我家,去看我老爸到底怎么样。

大热的天,持续高温,烧伤该有多痛啊!万一感染,那可怎么办了啊?都七十多岁的的人了,哪里经得住受这罪的?

等赶到家里的时候,我一看老爸烧伤的脸和胳膊,心里针刺一样的痛!脸上肿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右胳膊上裹满了纱布。

母亲说是在我们镇上一家私人诊所已经看过了,给了药,说是不要紧,不用住院的。

父母就开始生气地数落弟媳妇,嫌她嘴长告诉我了,我有点生气,就数落母亲:“你怎么照顾我爸的?都多大年龄了,你自己帮我姐姐也就算了,还让我老爸这么热的天去受罪的?”

我老妈就难过了,一边抹眼泪,一边不满地说:“怎么老天不让我受伤的?”我也生气地说:“受伤的不是你,我老爸这么痛的,都没掉眼泪,你还难过的掉眼泪的?痛的是你吗?”

我老爸就生气地说我:“就你们事多的,你妈是你们能说的吗?”

正在这时,表妹打来电话,问她老舅的情况,我就让老爸自己接电话,老爸对表妹说:“别告诉你妈和你姨,我挂吊针就是了。”

表妹原来在车站一家很有名气的烧烫伤诊所上班。还是比较懂护理知识的。说是不住院也可以,用红纱上药,烧烫伤是一点点好的。

我一听老爸愿意挂吊瓶了,赶紧给姐姐和姐夫打电话,让姐夫开车把医生接家里来,给父亲连夜挂吊针。

我和小弟就守在父亲身边,给老爸换药。我先用烫伤药把棉签湿了,再一点点涂抹受伤的额头、脸颊、耳朵、胳膊、耳朵上的皮都烫伤抹到耳轮后了。

看着胳膊上,那么多那么大的水泡,我的眼泪都忍不住的。老爸还说不疼的。“能不疼吗?一滴炒菜油溅到我手上,我都要疼好几天的。”老爸要我用针给水泡挑破,我在火上烫了烫缝衣针,可实在下不了手。

小弟说:“还是我来吧!”我把用火烧过的针,递给弟弟,看着他把鼓鼓的水泡一个一个挑破,用棉签沾干了,再涂上药。

姐姐家要盖十几间门面房,父母亲都在给姐姐家帮忙。说是让我父亲给看看摊子。说是姐姐的门市部搬迁,东西多的。扫出来的垃圾,堆在一起,焚烧。

都快要烧完的时候,父亲低头去拨火里未燃烧的垃圾。就在父亲低头的那一刹那,爆炸了。火光冲天!

顷刻间,老爸的衣服就起火了。姐夫刚好在附近,赶紧一把撕下了老爸着火的衣服。给穿上自己的短袖。据弟弟说可能是农用蹦蹦车的液压棒引起的爆炸。

我就陪在父亲身边,和小弟弟给老爸的伤口抹了药,把胳膊车上的纱布解开,一点点用棉签给老爸涂上了药。看着那么大的水泡,心疼不已,不知道这烫伤有多痛的,又给重新包扎好。

九点多,医生和姐夫来了,医生给老爸挂上号吊瓶,我们的心才放下了。我一直守在父亲身边,直到夜里12点多了,才挂完吊瓶。

我不停地陪老爸聊天,免得老爸一个人孤单。我涂一次药,间隔涂一次麤油,一天三四次。我小心翼翼地照顾老爸,生怕对他照顾不周,引起伤口感染的。

直到一周以后,开始结痂蜕皮,老爸要我用剪刀剪去结痂的干皮,我担心结痂的干皮翘起来疼的。老爸很固执,非要我剪。

我说:“太短了,没法剪。如果再弄破了,好了会留疤的!”

我老爸就喊我老妈给他来剪,老妈拿了剪刀,看了看,说:“没法剪,太短了!”

老爸这才放弃用剪刀剪的想法,总是忍不住想用手撕掉干皮的,我对老爸说:“千万不敢用手撕,撕了流血,不容易好的!”

老爸说:“我都没事了,你赶紧回去吧!你家里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忙!”

我对老爸说:“你赶紧按时挂针、抹药,等你好了,我就回家给你外孙挣学费去!”

医生说不用挂吊瓶了,人都不来了,我还是坚持让姐夫接来医生,又挂上一天,去看烧烫伤的人那里,检查了一次,说没问题了,恢复挺好的。

我这才放心回家,开始忙忙碌碌的假期。隔一天晚上,我还要回家里看看老爸恢复的怎么样。谁知道,我刚回家一天,胳膊又用纱布裹上了。说是老爸怕把药涂的药和油,沾在门帘上,不小心碰在门框上,碰破了胳膊肘上的新长好的皮肤。

经过了十多天,我发现老爸恢复之后的皮肤,比以前更白,而且没有皱纹。老妈开玩笑,说我老爸返老还童了。虽然照顾老爸一周,我体重减轻了五六斤,但还是很开心的,老爸很快就完全恢复了。

老爸身体刚好,又给姐姐帮忙去了,真是没法说,只好由他去了。谁说也没有用,父母一生勤劳习惯了,总是闲不住的。

我们所有的心愿,就是希望父母亲健康平安!

作为儿女,守在父母身能边,在父母需要的时候,能陪着父母,还真是一种幸福!

吃左乙拉西坦的副作用孕妇可以服用左乙拉西坦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