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流云】学前班的陈老师(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47:31

人生难得糊涂,如今我已经到了中年了,记忆中的那些人,那些事越发清晰起来。因此我不断在网络中,现实中搜寻自己以前的同学朋友,我更是为了寻找自己丢失了的纯真。在不断的记忆中,我竟然将学前班的一些片段回忆找了回来,对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学前班的陈老师。

陈老师的娘家是湖南韶山,和毛主席是一个村的,她父亲早年曾经跟随红军闹革命,解放后她父亲在部队任团级干部。陈老师从小受过良好的传统教育。此后,陈老师嫁到我们镇子里,被安排在镇高中教书,她老公也是在部队任干部,陈老师和她老公结婚是组织上安排,他们关系一直不太和谐。在镇中学教书的时候,陈老师和他的同事,我们村一个大伯相识相恋了,就因为这个,他们两个被同时下放回来,到农村变成地地道道的确农民了。

陈老师和大伯家距离我家只有几十米,听父亲说当年他上学前班的时候,就是陈老师任教。我上学前班的时候,陈老师总是留着学生式的短发,虽然那时候她不再年轻,但是她身上总有那么一种浓浓的书香之气,浑身散发出一种魅力,这也许就是知识女性的特征吧。她操着一副湖南的口音,为人谦逊随和,说话娓娓动听,不紧不慢,让人总有一种亲近的感觉。

那时候,学前班在村大队部的南边,两扇斑驳的旧木门,一个很狭窄的院子,矗立着三间土坯房,中间用胡基(方言:土墙)隔开,一个慢班一个快班。教室用烂砖块铺的凹凸不平,窗户是陈老师用废旧报纸粘糊起来的,光线很暗。桌凳都是家里带来的,有的家里没有小凳,干脆屁股下面垫几块旧砖块也能将就,教室条件异常简陋。

那时候,我们每天从家里早早赶到学前班,到门前一看,大门还锁着。我们几个孩子,又蹦蹦跳跳折回去,直接去陈老师家里,还没有进她家的大门,大家雀跃的呼喊着:“陈老师,陈老师---”比叫自己亲妈还要亲。这时候陈老师不等我们跨进大门,就笑眯眯地走出来。陈老师伸出双手,一手拉一个,大家跟在陈老师身边,高高兴兴,叽叽喳喳,像一群小燕子向学校走去。那时候,物质条件太差了,一个大铁锁,磨得光滑,历史悠久,村里没有钱更换。陈老师拿出钥匙半天打不开锁,陈老师只好又是用她的老办法,找了个碎铅笔,将铅笔芯碾成粉末,灌进锁眼里,才将那个烂锁子打开。

学前班,没有铃铛,陈老师一吹口哨,我们都跑进破烂的教室,端端正正坐好,然后我们就看见陈老师拿着两本书走进教室。陈老师,在讲课前,给我们讲一个娓娓动听的故事,故事内容我已经记不清了。总之,陈老师那带着湖南口音的普通话我们喜欢听,她的故事很多,而且永远不会重复,讲完故事,陈老师才教我们语文算术,我们听课也并不感觉鼓噪乏味了。陈老师教幼儿园的确有点屈才了,然而在我记忆中老师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也就是因为这些故事,上课对于我们来说不仅是学知识,更是一种享受。陈老师还教我们音乐和画画,下课放学时候,我们总是站一竖排,唱着老师教我们的儿歌,背着书包向家里走去。我们就是一群快乐的小鸟,村里大爷大妈看到我们也都露出羡慕的笑容。

学前班,没有什么游戏器材,下课活动的时候,陈老师拿出一个吃饭的粗瓷大碗,放在地上,里面放几个溜溜球,发给每个孩子一个小饭勺,让我们用勺子去舀溜溜球。然后从这头跑到那头,谁用的时间短,谁就胜利了,陈老师总是变着法子让我们快乐高兴。陈老师的“办公室”有两条麻绳,一条长绳,一条短绳。那时候有个叫刘霞的女生跳的最多,能跳几百下,那时候的我还有点莫名的小嫉妒,但我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超越她。而最快乐的莫过于跳大绳,陈老师和另外一个老师摇曳着绳索,然后大家一边喊着号子,一边依次不断钻进绳子里,绳子在空中形成弧形,扬起微微的尘土。我们跟着绳子一蹦一跳,嘻嘻哈哈,童年是天真无邪的,童年是纯真快乐的,而所有的乐趣都是陈老师送给我们的。

陈老师有渊博的知识,我记得算术课,陈老师用火柴棒子让我们学计算。语文拼音,我们读不准,陈老师总是反复给我们纠正,让我们学她的口型。陈老师每隔一段时间,会来个小小测验,成绩好的同学,老师会奖励一个用纸折叠的工艺品。那时候我拿到老师的工艺品,比捡到五角钱还要高兴。陈老师,会在我们几十名同学中,选出班干部,那时候我是个小小组长,班干部陈老师会在衣服上,缝上一小方块红布,写上自己的名字。因为那块小红布,我和小伙伴走在巷道中的时候,总是很自豪的昂着头,挺起胸膛,甩开双手,好像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班干部。令我自豪的不仅仅是因为小红布,在教室后面,成绩好的同学,老师都用纸板做的小木牌挂在后面,后面画有红五角星,也就是所谓的光荣榜吧。那时候五角星最多,学习最好的一个是叫武军的,那时候,他学习非常认真,写字时鼻涕都快要滴落在本子上。陈老师过来用手帕给他拭去鼻涕,陈老师为有这样认真的学生而高兴。

六一儿童节快要到了,那时候物质条件比较匮乏,但是陈老师不会忘记我们的节日。陈老师,两个星期前就开始给我们排练节目,那时候我记得陈老师排练《拔萝卜》。那时候西印扮演的老婆婆,后边紧跟着就是小花猫、小花狗,而我扮演了小白兔。那时候没有什么道具、服装,陈老师用白纸、绿纸,裱糊了一个大萝卜,陈老师手真巧,做的萝卜栩栩如生。

六一的那天,全乡的幼儿园都集中在乡镇中学操场上,附近村民将操场围得水泄不通,比乡镇街道集会还要热闹,乡镇领导都来当评委。那天也令我大开眼界,锣鼓喧天,号声嘹亮,那时候我第一次见到洋鼔洋号。那天陈老师不知道从那里给我们借来了服装,而陈老师自己,穿起她曾经春节也不穿的丝织旗袍,特别漂亮,我们的表演队伍像个样子了。只是我们队里那个小锣鼓有点寒酸,这只能怪村大队穷没有钱。看到别的村学前班的节目,唱歌、跳舞,我似乎有个预感,我们村这次输定了。但是我们在陈老师的鼓励下,尽力的去表演,节目结束了,大家都屏住呼吸,乡镇领导对着扩音喇叭喊出:“这次获得一等奖的是临河村学前班。”“哇”真是个惊人的好消息,我们高兴的欢蹦乱跳。大家围住陈老师和幼小的我们,尝到了成功的喜悦。现在回想起那个节目得奖的原因,是我们团结起来力量最大,陈老师那个节目最有内涵。

寒冷的冬季来临了,窗外银装素裹,雪花飞舞。陈老师在教室后边用泥砖做了个火炉,教室不至于那么冰冷,这时候,陈老师和我们一起围在火炉周围,火红的炭火,炙烤着我们稚嫩的小脸。陈老师不再讲课,和我们一起,一边拍手一边唱起《拍手稠》,天气异常寒冷,我们心里却暖烘烘的。雪停了,我们和陈老师拿着工具,一起清理院子里的积雪。大家一边干活,一边打雪仗、滚雪球,完了在树下堆了个雪人。大家都问这个雪人像谁,有小伙伴说,像陈老师,陈老师看见后哈哈大笑。

十年前,陈老师因病去世,陈老师虽然算不上桃李满天下,但是在我们村陈老师教育了三代人。陈老师去世那天,村子里在外地工作的人,还有海外归来的她的学生都来送行,全村几乎无一人缺席。陈老师走了,一个在幼儿战线上奋斗了终生的好老师,就这样默默无闻的离开了。她教育了我们,不至于让我们输在起跑线上,她的教育方式,和现在的教育幼儿方式相吻合。在当时那个交通文化闭塞的农村,陈老师的幼儿教育理念,应该是一种突破和超前。多少年了,我们村人才辈出,在自己岗位上为四化建设做出贡献,这些都是陈老师辛勤教育的结果。

如何彻底治好癫痫病陕西有治癫痫好的医院吗舟山怎样选择靠谱的癫痫医院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