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云】姐夫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42:57
摘要:姐夫,一名宁煤人。 姐夫今年刚满六十岁,一位在煤矿工作一辈子的人退休了,怡享晚年之际,却在体检时查出胃癌晚期。为了不给姐夫增加心里负担,家人至今没有告诉他病情,姐姐强忍着悲痛擦去眼泪,每天笑着问姐夫想吃点的什么呀!现在的姐夫脾气很大,癌细胞侵蚀着姐夫的身体,疼痛让他无法控制自己。大儿子慧杰在微信上写道“我真的无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想哭啊!”。我现在有空每天去姐夫家三四趟看姐夫和他说话,有意把话题引到别的事上;姐夫虚弱的身体让我又不得不把话转到鼓励他了,姐夫应和着,他都明白,但他无力战胜眼前的自己,蜷缩在床上怎么躺都不舒服,看着姐夫无助的样子,理性让我知道病痛的严重性,可感情,眼泪在眼圈打转,这就是我心中的姐夫吗?   姐夫进到我们家时,我的感觉是陌生的,一个外姓的男人每逢周末就到我家在我家吃饭,然后干好多活,无论轻的重的活好多好多,这些活我不会干,姐夫干起来非常熟练,我知道这个男人很棒。童年是在石炭井长的,石炭井民国时期该地区挖煤人越来越多,民间称为石炭沟,石炭为煤之意。1941年宁夏建设厅厅长李翰园视察此地更名为石炭井。1958年为保证酒钢的煤炭供应,国家开始投资建设石炭井矿区。以后石炭井发展辉煌了近二十年。石炭井我们从这里出生上学长大上大学离开他,石炭井留给我们太多太多回忆。我们这代石炭井人,石炭井是魂牵梦绕的地方。   大学时我曾写道,我从大山里走来,嗅着一路沙枣花的淡香,耳边萦绕着远山的呼唤,书页上叠印着生活的抛物线,路的尽头是山,因为我是大山的儿子。一代一代从这里走出的中年人怀旧在微信圈发帖相约,一起坐上现在依然运行着的银川开往汝箕沟绿皮车在大登沟下车,然后歩行四十多分钟到石炭井,熟悉的新华街道已经破烂,看曾经上学的石炭井一中学校,现在只有两幢破烂的四层楼兀立着,校园满是杂草,往日的辉煌人和事都在记忆中了。曾经繁华的红光市场,长征桥,矿务局办公楼,中南海,已物事人非。   姐夫在家排行老四,我知道他时,父亲已不在了。一家人是母亲牵扯大的,家住在带开粮站靠山脚下的一片平房中,家家有院子,院子都盖有小房储存杂物,墙角堆满煤。留出的空地种了桐蒿、菠菜、小白菜,姐夫每天闲不住,总是爱弄些;等到菜可以吃了,就送些给邻居。现在多恋那时的绿色有机蔬菜呀!那时的生活简单快乐,每天忙忙碌碌,充实。姐夫每天吃完饭搬出小板凳让母亲坐在中间,孩子们围在周围,和母亲操着山东音唠嗑,母亲时不时骂几句粗话“靠你娘”;引的孩子们哈哈大笑。晚上的天空瓦蓝瓦蓝的,星星明亮,月亮上的山桂树清晰可见,家养的鸡趴在窝里闭着眼。二矿每天广播站放响国际歌时,告诉大家回屋该睡觉了。   姐夫爱好养鱼,自己焊鱼缸,养了各色各样的杂鱼,每天回到家,坐在鱼缸前,打开荧光灯管,鱼缸里的水顿时变成了银白色,看着一群一群五彩斑澜的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心中安详而平静。“八椩”,姐夫特别爱叫的人,这是姐夫的内蒙朋友,上海来的朋友到宁夏,姐夫就把他们拉到四十一八椩家吃羊肉,“八椩”一个养羊人,一个蒙古汉族,粗壮威猛。见到八椩时我觉的很难接近,不知姐夫为什么和他能成为好朋友,看到他们喝酒时的豪爽坦诚,“四哥,四哥”八椩恭敬的叫着知道了男人间的交情。四十一是宁夏北部与内蒙交界之处,四周环山,山一年四季大多是光秃秃的,羊都是满山跑,这里的牧人宰羊时都是满山找羊,羊肉不膻口感弹,煤炭生意好的时候,拉煤的车很多,司机常常到这吃饭,这里的羊肉很出名。   姐夫喜欢喝酒,酒喝多了也招人烦,家搬到大武口了,快五十岁数大了的姐夫喝酒后就躺在母亲的床上陪母亲唠嗑,母亲骂他“滚球!”姐夫笑呵呵赖着,母亲心里是高兴啊!儿子也是懂得母亲的。   五十五岁姐夫内退了,闲不住的他,每天一定要出去转转,回家多少要带回点吃的。到家就换上一条红色的绸裤子发暗的胯拦背心,姐夫头发白了,远远看到像个老人,弯腰扫院子,爬房搭架子,见我来了就问想吃嘛!于是进厨房弄饭了,累了喝酒抽烟,吃剩的菜贩,这些习惯对姐夫的胃肇成长久的损害。   姐夫有太多的朋友,他的豪爽诙谐朋友愿意和他相处,喝起酒来不醉不罢休,喝多了唱啊跳啊,丑态百出,也摔过脸,至今也留有疤痕,姐姐没少骂他。我不喝酒,理解不到喝酒的极致,姐夫和他的朋友们畅饮,这或许是煤矿人消除劳累的方式吧。姐夫他的生活态度,处事的方式,对家,亲人,朋友,就是我们平常生活中经常见到的普通人,我常常听到单位领导同事朋友叫他“四哥”,他叫范中利。一名宁煤人。 成都专门癫痫病的医院伊春癫痫病医院哪家便宜成年癫痫疾病相关的治疗方法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