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天涯征文 】往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56:34
写这篇文章,刚开始我想不出别的题目,就以《无题》发表时忽然又想起,何不用《往事》做题目。-----题记      第一章      这是一个凄厉的故事,他确确实实发生过,也算是我亲人亲生经历过的事,我常听上一辈讲这个故事,我很想把它写下来,今天我就心随笔走,笔随心游。这里没有笔墨,只有我手指轻敲键盘的声音,敲击键盘的手指随着我的思路敲出一行行滴血的的文字,我的脑海无法平静,这个发生在几十年前的故事就如历历在目,跃入我的眼帘。   几十年前的一天早上,寒风毫不客气的关顾着大地的每个角落,发出呜呜的声响,还不时地刮起一片残叶,残叶像一只蝴蝶一样上下翻飞着不知飘向何方,树叶一个跟头就落到了路边站着的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的头上,马上树叶又变成了小姑娘头上的蝴蝶结,小姑娘缩成一团,两手抱肩瑟瑟发抖的蹲在街头,她已经一天多没吃饭了,她没有流泪,她知道流泪也是白搭,流泪父母也看不到,也没人心疼她,这两天她咬紧牙艰难的无目的的往前走着,她深信这时打她的人不会再出现了,她估摸着可能跑得离打她的人很远了,所以就放慢了脚步,她实在是太冷也太饿了,累的两腿再也走不动了,她也不敢去人家要一口饭,就卷着身子蹲到了街头。   这个小女孩是一个戏班里,一年前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无家可归的小戏子,老板教她学戏,给她口饭吃,除了练功、学戏外她还要干些杂活,给老板早晚掂尿盆、倒尿盆。在戏班里练功是很苦的,练不好还常常挨师傅的打骂,她真的受不了师傅的打骂,几次想逃跑,可她不知往哪里跑,不知父母在哪里。她家虽穷,可她也是爹娘的娇宝贝,可只因她嘴馋吃了人家一个白馒头,就不知不觉被人家拐卖了,她哭过,也闹过都无济于事,哭过闹过之后就干脆不哭了,从此她再也没有哭过。   一天早上她给师傅倒尿盆时不小心摔碎了尿盆,又被师父狠狠地打了一顿,这次她再也忍不住了,就一心想着逃跑,在寒冷漆黑的夜里,她就偷偷地跑出了她认为的魔窟,当她挨饿受冻时她就又后悔了,她没地方去,只有漫无目的的走着,天黑时她钻进村头的草堆里睡了一夜,天明了她太饿了,想出来找点吃的,可她又不敢去人家里要,就蹲在了街头。这时从村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看穿戴这女人像是有钱人家的夫人,一点不假她是村里财主家的媳妇,今日到娘家有点事。当她走近小姑娘时,看到这个瘦小的姑娘满头乱发,一脸污垢,头发上还沾着几根柴草和刚才冷风刮到她头上的的树叶,她想这肯定是谁家走丢的孩子,她就走上前询问:“你是谁家的孩子?”   女孩摇摇头,一双祈求的眼光看着这位夫人。   “你家是哪村的?我送你回去。”女人又问。女孩又摇摇头。   “你咋到这里来的?”夫人又问。   小姑娘看着这个穿戴光鲜的女人可能是有钱人,看样子还很善良,这次小姑娘开腔了,小姑年从头到尾诉说了她的遭遇:“我被人卖到戏班里,师傅常打我,还罚我挨饿,我给师傅端尿盆不小心把尿盆摔打了,他就狠狠地打我,趁天黑我就跑出来了,我不记得我的家在哪里。”   这个女人沉思了一会说:“怪可怜的,跟我到我家吧?”夫人稍微一想,不如把她领回家给自己的女儿做个小丫鬟,夫人问小姑娘。小姑娘点点头,她想吃饭,她太饿了。   从此这个小姑娘就成了这一家大小姐的丫鬟,两个人年龄差不多,小姐大小姑娘几岁,正在上学,她俩的命运大相径庭。这家人对小姑娘还不错,能吃饱穿暖,不挨打受骂。几年后她就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小姑娘说不上亭亭玉立,但还算眉目清秀。暗地里早有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上了她,这人就是小姐的弟弟。十六岁的小姑娘处处提防,可还是没逃脱色狼的魔爪,在一个燥热的夜里小姑娘被小姐的弟弟强暴了,可她无处诉说,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想方设法想弄掉这个孩子,可这个坚强的小生命死死地抓住她不放。随着肚子一天天的长大,还是被这家的主人看出来了,经过询问小姑娘说出了孩子的父亲是谁。可事已无补,为了面子,这家人经过商量决定,让小姐结婚带上丫鬟出嫁,丫鬟算小姐丈夫的二房。   这家小姐在省城上大学时,一次日本人的飞机大轰炸,在逃跑中小姐吓昏了,从此精神有了毛病,有时她会自己伤害自己,也会伤害他人,家里人很是发愁,还好婆家没有嫌弃她,这家人为了使女儿有人照顾,就决定小丫鬟随同前往。   小姐结婚没多久,小丫鬟的孩子就降生了,还是个大小伙子,这个刚降生的孩子不是别人,就是我,这家也是当地的大户,出这样的事也觉着很丢脸面,当时就有人建议把我偷偷扔掉,可我妈死死的抱住我不放,苦苦哀求:“留下他吧!孩子是无辜的,我们母子以后为你们做牛做马。”   可孩子毕竟是条生命,又是个健康的男孩,很惹人喜爱,主人摆摆手无奈的说:“留下吧!”这家是文化人,爷爷是省城一所大学的老师,我名义上的父亲也在这所大学毕业,我就算是小姐丈夫的儿子了,管他叫爸爸,爷爷还给我取名叫龙文,他对我是不是还有期望,希望我成为一条有文化的龙,理所当然我还随了他家的姓。我叫小姐娘,我妈就成了小婆,也就是二房。爷爷好像没有老婆,可能是奶奶去世了,后来爷爷从外地领回来一个漂亮的、年轻的奶奶,后来我才知道,奶奶是从妓院里领回来的。奶奶也是穷人出身,因家庭贫困被迫卖到妓院,奶奶很年轻,比我的妈妈大不了郑州癫痫病好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几岁,和我娘年龄差不多,人也精明能干,同是苦命人,奶奶对我和妈还不错。   我还有个二爷和三爷,自然家里就有二奶和三奶,二爷和三爷好像都在部队上做官,一大家人好不热闹。我妈和娘同住一室,我记事时看到娘和妈的床是拐弯的,两张床是相通的,我的养父可以随便在两个女人之间睡觉。听我母亲说,娘在上学时,在一次日本的飞机轰炸时,全校的师生都在躲藏飞跑,娘被吓傻了,从此落下了神经和癫痫病,娘的精神病,时好时坏,犯起病来不是打人就是自残,犯起来很害怕人,她会口吐白沫翻倒在地。有一次她犯病时竟提起开水壶往自己胳膊上浇开水,我吓得大哭,娘胳膊上的皮肤瞬间脱落。   我茁壮的生长着,一年后我娘生下个丫头,也是我名义上的妹妹,后来妈妈又给我生了个弟弟,弟弟还在襁褓中时,有一天,娘的病又犯了,抓住我妈又踢又打,最后还把我妈扑倒压在床上,刚好压住母亲身下的弟弟,母亲个头小,娘个子大,娘死死压住妈不放开,我在一旁嗷嗷大哭,母亲挣着:“压住孩子了,压死孩子了。”   娘无动于衷,那天狂风大作,我的哭声被大风淹没了,家人好像没有听到,我打开屋门跑到院子里大声吆喝、哭喊,并吆喝着叫人救我的妈妈,我的哭声和吆喝声惊动了家里人,二奶、三奶跑出来,几个人才把娘拉开了。妈急忙看弟弟,可能压的时间太长,弟弟停止了呼吸。妈被娘打都没哭,可她一看自己的孩子死在自己身下,一下就哭晕过去了,家里人忙掐人中,妈才缓过气来,经过几个人的劝说妈止住了哭声,家里的一个人从妈怀中抱走了弟弟,听说是把他埋到了地头。   快解放后,妈妈又给我生了个弟弟,这时娘也有了两个孩子了,她生的儿子比我弟弟大两岁,我和弟弟妹妹常在一起玩,记得我六岁时就开始去放牛。      第二章      春雷一声响,来了救星毛主席和共产党,穷人得到了解放,分房分地,我们家也被分一空,后来听人说二爷和三爷都跑到了台湾,爷爷带着奶奶进了城,“父亲”也带着娘和弟弟妹妹进城了,爷爷在城里值的有房产。家里的丫鬟和短长工也都走了,只剩下我们娘仨,家里还有几亩地,犁娄锄钯妈都不会用,再说这些活都不是女人干的,我们的日子过得很艰难,生活捉襟见肘,我到了该上学的年龄还没有上学,常和邻家的孩子一起放牛、割草,地里的农活我也不会干,弟弟还小。村里的乡亲都很同情我们,纷纷给妈妈出主意,想办法:“去找他们,他们不该不管你们,孩子是他们家的,你也是他的老婆,为啥把你们撇到家里不管?去吧!去找他们。”   妈妈很为难,爷爷和父亲工作的城市在几百里之外,再说妈也没去过,但妈知道爷爷的名字和爷爷工作的大学的名字,经过反复思考,妈妈在邻居的帮助下卖掉了家里唯一的一头水牛,我们娘仨带上简单的行李,妈一头挑着弟弟,一头是我们的行李,我们艰难的上路了。我们步行二十几里地来到汽车站,乘汽车到了火车站,妈妈向车站的工作人员打听好北去的票车,买好票,妈妈把行李弄上车,我拽着妈妈的衣角跟着上了车。一路颠簸终于到站了,我们下车后一路走一路问,终于来到爷爷所在的学校。学校的工作人员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因为我们穿的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和要饭的无二,爷爷只好说是她的一个远方亲戚,爷爷碍于脸面还是把我们领回了家。家是一所四合小院,正屋三间,还有两所偏房也是三间,大门是穿房而过,也算是三间房子。因为我们穿的实在太烂,爷爷也怕丢他的人,一进家门爷爷就严厉地交代妈妈说:“你们好好呆在家里,不要出门。”   妈和我忙点头答应着:“好,好。”   奶奶和娘闻声都出来了,一看是我们来了都急着问:“我的天你们咋来了?。”   奶奶忙给我们拿吃的,弟弟妹妹也站在一旁看着我们。我们总算是有家了,我们不再挨饿了。我到底是爷爷名义上的孙子,那年我八岁,已过了上学的年龄,新生报名时,爷爷叫妈妈领我去报名,第一年我没考上。爷爷很生气,后来我娘每天教我学习,第二年我顺利的考上了,我开始上一年级了。记得小时候我也很淘气,我和同学比着往墙上尿尿看谁尿得高,看好被路过的爷爷看到,狠狠地凶我了一顿,记得我们的日子过得还是很穷,我穿着破烂的衣服,提着妈妈用布给我做的小书包,天很冷了我还穿着破旧的,没了脚跟的鞋,脚都冻烂了,一双手黑的就像乌鸦的爪子,拍画片拍的津着血,咧着横竖的小血口子。   一年后父亲带着娘和弟弟妹妹调到了另一个城市工作,不知是因为成分还是别的原因,爷爷也不在大学工作武汉羊癫疯的医院在哪了,他就在门口摆了个纸烟摊来维持生活,妈妈就给人家糊火柴盒或其它纸盒来维持生计。   那年爷爷病倒了,住进了医院,生活就更显得捉襟见肘,没钱付医药费,没办法爷爷把后边的两所房子典当了,奶奶在医院伺候爷爷,妈在家做饭,我常常给爷爷送饭,最终还是没治好爷爷的病,爷爷走了。办完爷爷的丧事,奶奶还是泪流不干,想起自己一生的不幸,多亏这个老头把自己救出火坑,她决心要对起这个男人,永不再嫁,可自己一生没儿没女,那时奶奶也就三十多岁,和我养父年龄差不多大。叔叔看出奶奶的轻微的原发性癫痫北京怎么治疗心思,心想自己的孩子小正需要有人照顾,叔叔就建议奶奶去云南给他带孩子,奶奶欣然同意了,就这样奶奶跟叔叔走了。   家里就剩我们娘仨了,我们没有生活来源,日子很苦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养父不管不问,再说解放后不许一夫多妻,没办法母亲提出和他离婚,把弟弟给了他,养父在我十八岁之前每月给我几块钱的生活费,这只是杯水车薪。后来妈常常在街道上拿些火柴盒或者纸盒回家糊,妈妈实在撑不下去了,经人撮合妈和住在一条街上的一个单身汉结了婚,这家人很穷,弟兄俩都没结婚,当时我气得不行说啥也不愿意妈改嫁,我坚决不跟她去,从此我也不理她了。我差一点上不成学,我的情况被住在我爷典出去的房子里的教导主任知道了,他很同情我,他对我说:“我想办法给你弄个助学金,你千万要坚持上学。”   就这样我才坚持这把中学上完。星期天我都没回家过,有时帮助学校干活挣碗饭吃,或者拿上绳子去拉坡,那时拉东西都是人力车,有坡的地方拉车人很难上去,这样就产生出拉坡族,一般都是家庭困难的孩子也有大人去拉坡。每次我都能挣到一毛两毛钱。有一次我帮一个人拉坡,这个坡特别长,当我把绳子挂到车上时我弓着腰用劲拉,可能是有些拉坡人不实诚,拉车不用劲,主人为检验我,他一会用手登一下我的绳子,看我的绳子紧不紧,弯不弯,要是不紧或者弯了就说明你没用劲。检验后主人对我很满意,反正是星期天我也没事一高兴我就说:“我把你送到吧!看你一个人乖费力的。”   “好啊小伙子,我一看你就是个实诚人。”主人高兴地说。   卸完货天也黑了,主任邀请我和他一块吃饭,我和他高高兴兴的吃完饭,经过休息我的劲又来拉,心里挺爽我就对主人说:“叔叔你做车上我拉你回去吧!”   “好哇!这娃真懂事,希望下次你还帮我拉坡。”车主说着就坐上了车。   “好。”我高兴的答应着。   记得生活紧张时奶奶回来了,看到奶奶回来我高兴坏了,以后我可有亲人了。后来我才知道叔叔的孩子长大了,那里没有奶奶的口粮,为了生活婆媳经常生气,没办法奶奶就回来了,从此也有人给我做饭吃了,我高兴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的做梦都在笑。秋收过后,奶奶去地里遛红薯,遛花生。因为没有经济来源,灌油称盐都需要钱,奶奶就把遛来的红薯蒸熟,把熟红薯放到篮子里用一块白布盖上对我说:“去把这红薯卖了,换回钱称盐、打油。”   我不情愿的擓着篮出门了,到了市场我就是不敢吭声,篮子上盖的布都没敢打开,我不敢叫卖,磨蹭了一会我就又擓着篮回去了。奶奶一看很生气骂我是个吃才,骂完自己擓上篮出去了,一会奶奶就卖完了红薯。   后来我上了技校,因为我家就住在大学附近,奶奶就给大学的老师看孩子,她看了好几个孩子,等我结婚有了孩子,她还在给人家看孩子。再后来奶奶得了半身不遂,奶奶怕连累我们,说啥也不想活了,我和爱人床前床后的伺候她,同病房的病友都说:“看你的儿子多孝顺。”   奶奶笑笑说:“他是我孙子。”   510 5   共 518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