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春秋·有你】花开花落两由之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0:21:44
破坏: 阅读:3418发表时间:2016-08-06 10:09:05


   三微花,春秋社团大当家的,从征文未正式开始,就严肃地找我谈话,她说春秋历次征文我都不热心,这次一定要响应号召,否则,就要调整一下我“招生和后勤管理处处长”的位置。
   鉴于此,我这个“有你”系列,看来还要继续,至于能写到哪,写几个,写到什么程度,实在说不好,但我尽力而为吧。
   今天我要写写春秋副总编文言文老师,其实我早想动笔,却又无从下笔,原因有三:第一、文老师的情况稍显复杂,她读书,教学,写诗,编辑,养猫,针灸,最近还学上了中医,我不知道重点该放在哪里;第二、大诗人创腾前不久刚写了一篇关于文老师的征文,太让我为难,“心中有人道不得,创腾写文在前头”,我不敢献丑啊;第三,文老师是诗歌古韵编辑,而我偏最不擅长诗歌。我曾说过,诗歌里面的水最深,最有讲究,让我一个大老粗去谈诗歌,写诗人,显得滑稽可笑。
   但,有一种关怀叫一本正经,有一种交谈叫发人深省,有一种距离叫咫尺天涯,有一种感悟叫醍醐灌顶。所以我下决心了——用我的方式继续写,出点丑没关系。
   初识文老师,是我二次复出之时。春秋的古韵编辑,断断续续,时有时无,反正就是青黄不接。直到有一天,社团里来了一位叫“文言文”的编辑,不久即当上了古韵主编,我顿时来了兴趣,这可是大熊猫啊。看此人编辑诗稿,颇有功力,见解独到,分析入微,用语典雅,按语从没下过三行,此人是何方神圣?
   我曾一直认为文言文是个男的,真的,这就是思维定式。按说,女人吗,谁不想起个秀美、艳丽的笔名呢?倚窗听雨啦,静雅晓荷啦,夜雪闻香啦,再不济,也得起个珍啊、玲啊、凤啊什么的。文言文,一看名字就是个大老爷们,戴个圆形老花镜,穿个对襟白褂子,两撇山羊胡,手拿一本线装书,沧桑地念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总之,哎,文言文嘛,与这个时代八不沾边。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进入春秋论坛,看到了一个帖子,介绍新会员的。我看着看着,一位中年女子映入眼帘,她面容姣好,气质古雅,穿着时尚,气场不凡,坐在一架黑色钢琴旁,弹着一首曲子,再看介绍,文言文老师。噢,我恍然大悟,原来,文言文不是山羊胡子,是一位喜爱诗词的中学女教师。
   后来,我一直在留意这位女教师,当时,留意的主要是她的编者按,外加她的文章和在群里的谈话。我觉得这个老师有特点。
   首先是认真。古韵编辑我见多了,包括系统里的。通常,一首古韵,按语大多是说说大意武汉癫痫正规的治疗方法,问个好什么的,至多不超过两行。但这个文老师好像有点较真,她编辑古韵诗歌,喜欢从细处入手,扣字词句,然后总结大意,归纳特点。那一阵子,古韵诗歌特别多,文老师似乎总有忙不完的活儿,直到有一天,听群里好友说文老师累得腰酸背痛要休息几天。我明白,编辑诗歌,特别是古韵,是相当费功夫的。
   写到这里,恐怕有人该说了,摩高啊,你今天这个文章,怎么这么婉约呢,读着读着,感觉好像是写恋爱史呢,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你,你应该刚辣点,魔怔点,信说点,总之发点神经才对嘛。
   害我是不?我就得一直发神经呀?近期有人关心我,认为我粗鄙俗套没修养,跌文人的份儿,所以,我也得学乖点嘛!这不,从这篇文章开始,我力争去粗取精,去俗取美,去信说取儒雅,争取当个有文学修养的人!呵呵。
   文言文老师更关心我,她说,我应该多读点哲学方面的书,还让我列个书单,她好找来寄给我。我说,我个大老粗看哪门子柏拉图啊,大老粗讲的是实惠。如果实在没实惠可图,那最好只谈点诗歌。
   文老师说,你没有认识到哲学的好处,他和你是不是大老粗没关系。如果想真正懂得世界观、价值观、文学观就需要懂哲学。哲学是一切的基础。比如,如何对待爱情,怎样看待金钱,朋友的意义是什么……
   文老师接着说,哲学不仅仅是柏拉图,它是生命的指导,让人活得更精彩。可能不是很富有、很安逸,但会在能力范围内活得心里很安稳。
   文老师还对我说,你摩高总说自己是大老粗,是谦词还是自卑呢?它不是一种风格而是一个托辞,为自己寻找的台阶。事实上不需要,如果真的拥有自己的风格,就不怕别人说什么,做自己好了,也不需要借口的。你很好,发展自己要安于寂寞。潜心打造自己,或教育好孩子。其中一个成功了,你的人生就是成功的,何必在意谁是你的朋友,谁不是你的朋友呢!
   我说,我上篇文章谈到了三观,那请问你的三观是什么?
   文老师随即做如下解答。
   文学观:人性,人文。
   价值观:在物质基础上努力追求精神生活,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帮助他人。
   择友观: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顺其自然。
   我说文老师啊,你不说不说,又说了一通哲学,你也学学大老粗,说句我能听懂的话呗。
   文老师挺爽快地又说话了。
   你,摩高,有性格缺陷,你太追求完美,所以你总是受伤。从现在开始,你好好写几篇正能量的文章,给大家看看,让大家知道,你也是高大上的。
   哈,这句我听懂了。
   我说,我最开始写所谓的美文,但发现逃不出风花雪月;然后我写随笔,但逃不出家长里短的闲事;然后我写杂文,惹得一部分名人大腕不爽;现在我学聪明了,我专门信说,胡扯八道,嘿嘿哈哈,谁也不得罪,还能给大家个乐子,我这叫曲线成长。
   我又说,你是诗歌古韵编辑,请让我拿文学体裁打比方吧,我写诗,再写能写过李白吗?我写词,再写能写过苏轼吗?我写小说,再写能写过曹雪芹吗?我写散文,再写能写过朱自清吗?我写杂文,再写能写过鲁迅吗?我写武侠,再写能写过金庸吗?我写爱情,再写能写过琼瑶吗?我再胡编,能胡编过盗墓笔记吗?
   我接着说,就拿春秋社团来说吧,论年长我比不过秋觅,论年轻我比不过书生,论职位我比不过花社,论能力我比不过娇娇,论理武汉看癫痫正规的医院论我比不过北极,论审稿我比不过无痕,论诗歌我比不过创腾,论游记我比不过闫寒,论涮嘴我比不过苦人,论个性我比不过朱渔,论漂亮我比不过妮子,论气质我比不过诗心,论执着我比不过景春,论谦虚我比不过枣林,论热情我比不过青叶,论财富我比不过老翁洛阳哪个癫痫医院好,论学术我比不过月亮,论出书我比不过年玲,论头脑我比不过景红,论交游我比不过浅韵,论好学我比不过雪儿,论美术我比不过听雨,剩下我没有提到名字的,我又统统比不过他们的文学修养,你让我再写再写,也是白搭呀。
   既然你文老师是古韵编辑,那我们谈谈诗歌吧。
   我自18岁开始泛读全唐诗、全宋词,囫囵吞枣一般,要问我的感受,我还是比较俗,我还是最喜欢李白和杜甫。
   文老师:“原来你有古典情节。李白浪漫,杜甫实在。”
   是的,直到今天,我最喜欢的依然是李白的《侠客行》,没有之一。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文老师:“所以你仗义!”
   我最喜欢杜甫的《登高》。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文老师:“你挺爱感慨,有点像杜甫,但你没有家国情怀,这就是差距。所以,今后,你要少点个人的牢骚。”
   好吧文老师,请允许我说四个感想吧,四个和文学有关的小感想。
   首先,我成不了李白杜甫,而且任何人也成不了李白杜甫。况且,诗圣杜甫,活着时候基本没人搭理,是死了二百多年以后才火起来的,才有了粉丝,有了地位的。可是我们现在几乎所有人,恐怕连杜甫的机遇都没有,别说等二百年,就是等五百年也不行,而真实情况是,不出五个月,自己的作品就会被淹没和遗忘,除了自己记住,除了自己的铁杆挚友记住。可我们为什么还要写呢?我认为,对我们来说,也许写作已是一种生活状态,就和男人离不开烟酒,女人离不开漂亮衣服一样。
   其次,李白和杜甫谁高谁低?大家更喜欢谁?你更喜欢谁?这个问题啊,古已有之,现在更有。《沧浪诗话》中说,李杜二公,正不当优劣。太白有一二妙处,子美不能道;子美有一二妙处,太白不能作。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为子美之沉郁。说得好,说得客观。现在也是一样,张文友和李文友,谁老一谁老二?不一定的。那你去看看他们“火腿肠”的多少再决定?也不一定的。他们谁更受大家欢迎?还不一定的。所以说,任何一位文友,都有他存在的道理,都有他的粉丝群,对待任何一位文友,都要平和宽松,不喜欢是可以的,但不必求全责备。
   第三,这个说出来恐怕要得罪人了,但我已经习惯了。今天就单说说诗歌。某些编辑,也包括系统的编辑,看待一首古韵,往往注重的是它的格律和字词,却不太在乎它表达的内容,以及作者的精神。现在好像古韵,基本都是写山水风景,写得漂亮,格律工整,就是好诗。比如说,诗圣杜甫的诗,“白帝城中云出门,白帝城下雨翻盆”,这合乎格律吗?还有崔颢的,“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这又合乎格律吗?如果杜甫、崔颢来投稿,山里一定会退稿,就算不退稿,某些系统古韵编辑们也会说,哎呀,亲爱的杜甫崔颢呀,你们以后要多学习呀,注意格律呀,这样的诗可不能加精呀!可是,老杜老崔名声在外,谁敢说半个不字呢?顶礼膜拜还来不及呢!咋说呢?文学啊,有时候啊,貌似也没个标准。相反,诗作内容忧国忧民关心劳苦大众了,某些编辑也不一定就会说你好。
   最后,我要对文老师说,您的指教,我如数记在心里,我领你情。下面,我就说说您提到的,关于“大老粗”的问题吧。“大老粗”不是个谦辞,说自卑吧也算沾点边,说是台阶吧也有点不是本意。怎么说呢?我不是光荣的人民教师,但我很崇拜很羡慕当老师的。我觉得,有些人,有点文化有点水平有点名气,好像就认为自己真和莫言一个梯队了,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不实在不厚道不平和,总之不好交,反倒不如大老粗实在直接爽快仗义,总之不如大老粗好打交道。另外,凡看过我文章的,都有种感觉,觉得我和正统文人不太沾边,综上所述,我觉得“大老粗”这个词挺适合我的。
   好了,先这样吧,最后该结尾了,我怎么个结尾法呢?由于各种原因吧,可能该说的还没有说到。所以,泛泛的结尾,好像有点无味,更是没表达出我的心里话。
   这样吧文老师,我送你一副对联,但把你和我都写到一副对联中,你看行不行?
   上联是:成也跟评败也跟评高不成低不就不高不低王爷府内老随从
   下联是:进也诗歌退也诗歌上不去下不来不上不下古文苑里女副官
   横批:同命相怜
   呵呵,我咋这么有才尼!

共 4109 字 1 页 首页1
山西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里ue="682933" />转到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