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菊韵】厚土 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2:46:57
第六章 月秀的故事
   是偏过午的时辰,月秀坐在那顶蓝尼的四人抬轿子里,颤悠颤悠地出了娘家门儿。这感觉本来是很惬意的。但,月秀的脑子里还停留在家的柴房里,停留在小妹那张被乱发围裹的脏污的脸上。一颗心,没来由地就抽搐了一下,就像是在婆家,每每看到丈夫富贵儿的身影时一样。月秀的婆家在岛外的云溪镇,是数一数二的富贵之家。沈春禄有缘结识这样的人家,还得说得益于他的勤勉。那时,沈春禄每天耕作完毕,就扛着网具赶小海。什么虾、蟹、蛤、胖头鱼……渤海湾虽然很小,但只要你肯流汗,它的馈赠就是丰厚的。沈春禄赶回来的海货从来都不舍得跟家人吃,而是带了海货坐了渡船,去岛外的云溪镇市集上贩卖。有时候,运气好,赶的海货多,一集卖不了,他就吩咐余氏将那些海货褪洗干净,腌制下来,晒成干海鲜,储存起来,等到农闲时,再去市集从容出售。因为常常赶集,渐渐的沈春禄成了云溪镇的常客了,云溪镇的人情世故,也被他揣摩透了。比如,他知道哪家的酒楼,可以去送海鲜,这样会省去好多蹲地摊的时间。而且他还知道,谁家的店老板很大方,谁家的店吝啬,他都一清二楚。进而谁家有几口人,都有什么人,几儿几女他都了然于胸。慢慢地,他跟富家的关系亲近起来。富家是旗人,只有一个儿子,叫富贵儿。富家在云溪镇有好几家商铺,算是云溪镇的首富。富家的原始资金积累,得力于他们的独子富贵儿。富贵儿曾在清摄政王载沣的手下当过亲兵。可后来在一次与革命党人对峙的战争中,他所隶属的清军全军覆没。整个阵地都是尸体,血流成河。侥幸逃过一命的富贵儿,竟得了一种惊恐愣忡之症。常常一个人呆滞地静默着。有时又会忽然发狂,拎着一条马鞭子追撵着打人……风雨飘摇的满清朝廷,还算对他不薄,给了他很丰厚的安置费,将他送回家。转过年,末代皇帝就宣布退位了。富家拿那笔钱,从京城回到老家云溪镇,开了一家小酒楼,没想到生意越做越好,接着又开了当铺,酒坊,渐渐成了云溪镇的大户人家了。只是,富贵儿的病总也没好。富贵儿的母亲又蛮横善妒,一直不肯让丈夫纳小。有钱有势的富家,后代香烟成了一大隐忧。沈春禄了解了这些情形,早已对人家郑州效果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的富贵艳羡不已的他,心里就有了自己的如意算盘,但他却一直不开口,只是去富家的酒楼去得更勤了。而且,每次送去的海鲜都是又好又便宜。这让一贯喜欢贪小便宜的富家老太太,对他有了不错的印象。日子久了,每次他去送货,富家都会留他坐一坐。富贵儿母亲尤其喜欢把自己的心事唠叨给他听:那就是他们家富贵儿的终身大事。“只要有人家的女儿,肯嫁我的儿子,我就给他们家三百块大洋的聘礼!”有一次闲聊时,富贵儿的母亲如是对沈春禄说。一直心有觊觎的沈春禄,对富家老太太许出的这个价格,不禁怦然心动。三百块大洋,足以让他从一个每日为生计奔波的碌碌凡夫,一跃成为富贵之人的。机遇可遇不可求,这个价若是被别人捷足先登,就再也没机会了。由此,跟富家老太太这次谈话不久,沈春禄就委托了媒人主动去富家提亲了。当然,亲事很快就定下来。那一年,月秀十六岁。懵懵懂懂中,被一乘花轿抬到富家。洞房花烛的当夜,富贵儿就犯了病,癫狂地挥舞着一条马鞭,见人就打。月秀吓坏了,她拉莫三嗪治疗癫痫效果好吗跑到婆婆的屋里,浑身颤栗,央求婆婆的庇护。可婆婆却扬手甩了她一个耳光,责骂她不懂妇规。丈夫身体不舒服,做妻子的更应守护他,悉心照顾他,怎么可以逃离?月秀被这一个耳光打醒了,这才明白自己不是出嫁,而是被推进了火坑。推她进火坑的人,就是她的亲生父亲。那天晚上,那个新婚的第一夜,她被婆婆强迫着回到新房后,暴力癫狂中的富贵儿,挥舞马鞭,将她打得遍体鳞伤……一年后,她的儿子出世,看着那团粉红色、蠕动着的小肉团,月秀孤寂凄冷的心房里,涌起了一圈圈温暖的涟漪。觉得以后的自己再也不会孤独了,因为有儿子的陪伴。可是,她就连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也被剥夺了。儿子刚弥月,婆婆就把他抱走了。理由是,随时都会发疯的富贵儿会伤到孩子。直至现在,儿子都三岁了,牙牙学语的小儿,竟不知母亲为何物?这会子,月秀坐在轿子里,回想着自己这三年里噩梦一样的日子,眼神不觉闪烁出一抹干涩的绝望之光。她已经不会流泪了。打小,月秀就知道父亲不喜欢自己和妹妹。在自己的记忆里,父亲几乎就没对她们笑过。耳畔总是响着父亲的支使声和呵斥声,每次咒骂之后,末了总会跟着一句:“两个赔钱货!”月秀对这句抱怨纠结很久,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和妹妹怎么就成了赔钱货。?小时候在家里,吃的都是残汤剩饭,穿的都是母亲缝补了多次的旧衣,自己小小年纪就被父亲嫁了出去,怎么就成了赔钱货了?不过,没多久,月秀就想明白了,所谓的赔钱货,就因为自己和妹妹都是女孩子,而不是男孩子。这个结论是从父亲对小弟金宝的溺爱中得出来。金宝在家里从来不用干活,吃的穿的,却都是最好的,而且更让自己跟小妹艳羡的是,小弟后来还被父亲送进了省城的学堂……“少奶奶,到渡口了!”家人的一声呼唤,让月秀从迷离的思忆中醒过神来,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轿子已然湖北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停下了。她出了轿子,一眼看到了冯有顺,不觉轻声叫了句:“有顺叔!”冯有顺一张被海风吹拂的黝黑粗糙的脸上,满是关切之情,道:“月秀啊,你这就回去了?”“嗯!”“月莲还好吧?”“还好吧!”月秀干巴巴地说,随即面无表情地补了一句:“其实,死了倒干净了!”“哎哟,你这丫头,小小年纪,怎么可以说这话呢?”冯有顺有些嗔责地说。直到这时,月莲才抿嘴凄然一笑,什么都没说,抬腿上了船。正是初夏时节,天气不算炎热,又是在海上。伴随着船撸摇动的声音,海风徐徐掠过锦缎般平滑的水面,阵阵清凉之气,直透肌肤。加之天高海阔,鸥鸟在海天之间自由地飞翔,鸣叫,给人一种桎梏顿消,心神俱飞的逍遥之感。月秀坐在船尾,看着渡船在咿呀的浆撸之声里,犁开蔚蓝色的水面,像一尾梭鱼,向对岸轻盈地飞窜。又看见小巧的海鸥,灵动地追逐着渡船,嬉戏,鸣叫。心里一阵恍惚,仿佛自己就是一只水鸟,无忧地在它们的中间飞翔……可是,当她一眼瞥见坐在旁边的轿夫时,心神不觉一凛。她不是水鸟,她是一个囚犯,正被人押往牢狱之中。想到此,她的嘴角不觉露出一抹凄然的笑意。她想到,刚刚见到小妹时,自己为她梳头擦脸的情形。那会子,她心里对小妹充满了怜悯。现在,她才猛然醒悟,其实,最可怜的人,不是小妹,而是自己。小妹的收场无论怎么凄惨,她的心里还有着自己的念想跟盼望。而自己呢,就连一丝念想跟盼望都没有。看着那些自在飞翔的水鸟,她的脑海里却是那个充满冷漠与暴戾的所谓的“家”;是婆婆那张比狼外婆还要阴冷的眼神;是富贵儿偶尔木然,偶尔狰狞如魔鬼的脸。为什么还要回去呢?那里似乎再也没什么可以让自己留恋的了!唯一的骨血,也已被人霸去。再回去了,还有什么意义?不如就留在此地吧!化身水鸟,自由自在,不用再去提防婆婆的严威,也不必再担心那无情的马鞭,这蓝天碧海就是自己最干净的归宿了!心念至此,月秀不再犹豫,她站起身,在人们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向着那蔚蓝深处,纵身一跃……那一瞬间,她听见阵阵惊呼伴着习习的风声,在她的耳畔回响。但她都已不在乎了,她的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安详、沉静,因为那盼望已久的快乐,已经将她的心,她的思绪,她浑身的每个细胞充满、鼓胀,化身一只海鸟,自由地飞往极乐世界……

共 290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