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流年】好吃不如饺子(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00:22

“好吃不如饺子”这话,现在是过时了,可在上个世纪却是至理名言。

即便是饮食业极其发达的今天,食品花样无限多了,吃饺子仍是每个中国人放不下的喜爱之一,尤其是北方人更是对饺子情有独钟。

我小时以至青年时代,平时谁家也不吃饺子,只有过年过节或者家里有人过生日等什么重大喜庆的事情,才能够包上一顿饺子。

过节有可能不吃饺子,但是过年的时候,家里再困难也得在年三十晚上吃顿饺子。

平常的饺子馅儿,随性儿就可以了。比如,我刚成家不久的时候,有一回竟然用土豆和干豆角丝儿当馅儿包了顿饺子,不是尝试那样做是否好吃,而是当时家里没有可以用来当饺子馅儿的食材了,所以才凑合一下的。

除夕夜的饺子馅儿猪、牛、羊肉等可以随意选一样或几样,而作为配馅儿的蔬菜却是随意不得的,得用芹菜(冻货),后来冬天有新鲜蔬菜了,也有用韭菜的等等,只要有勤快、长久等吉祥谐音的就好。那些什么酸菜了、豆角了的,再愿意吃也是绝对不能用的,若用了那不是意味着喜欢心酸和勾心斗角么?尽管这些忌讳和不忌讳都是人为的,并没有任何科学道理,可是,大过年的图个吉利也是好的,谁不期盼今后能过好日子呢?

也许就像只要吃鸡蛋就行了,没必要知道它是哪只母鸡下的一样吧,人人都知道饺子好吃,也喜欢吃饺子,却并不是人人都知道饺子的来历。我也是参加工作以后,才听说了的。

吃饺子的民间传说很多,最主流的说法是源自于张仲景。相传南阳医圣张仲景曾在长沙为官,常为百姓除疾医病。东汉末年,当地瘟疫盛行,他在衙门口垒起大锅,舍药救人,深得长沙人民的爱戴。张仲景从长沙告老还乡后,走到家乡白河岸边,见很多穷苦百姓忍饥受寒,耳朵都冻烂了。他心里非常难受,决心救治他们。张仲景回到家,求医的人特别多,忙得不可开交,但他心里总挂记着那些冻烂耳朵的穷百姓。他仿照在长沙的办法,叫弟子在南阳东关的一块空地上搭起医棚,架起大锅,在冬至那天开张,向穷人舍药治伤。

张仲景的药名叫“祛寒娇耳汤”,其做法是用羊肉、辣椒和一些祛寒药材在锅里煮熬,煮好后再把这些东西捞出来切碎,用面皮包成耳朵状的“娇耳”,下锅煮熟后分给乞药的病人。每人两只娇耳,一碗汤。人们吃下祛寒汤后浑身发热,血液通畅,两耳变暖。吃了一段时间,病人的烂耳朵就好了。

张仲景舍药一直持续到大年三十。大年初一,人们庆祝新年,也庆祝烂耳康复,就仿娇耳的样子做过年的食物,并在初一早上吃,以纪念张仲景开棚舍药和治愈病人的日子。

张仲景距今已近1800年,但他这“祛寒娇耳汤”的故事一直在民间广为流传。每逢冬至和大年初一,人们吃着饺子,心里仍记挂着张仲景的恩情。

中国幅员广大,北方和南方对饺子的称谓也不尽相同。北方人叫"饺子"。南方不少地区却称之为“扁食”、"馄饨"等,因其用馅不同,名称也五花八门,有猪肉水饺、羊肉水饺、牛肉水饺、三鲜水饺、红油水饺、高汤水饺、花素水饺、鱼肉水饺、水晶水饺等等。此外,因其成熟方法不同,还有煎饺,蒸饺等。

无论叫什么,它都是一种既有美好寓意又好吃的食品。

小的时候,虽然我和我的父母甚至乡亲们都不知道饺子的来历,可是,却对过年的饺子有自己的寓意。

除了前面提到的不能用读音有忌讳的食材做配馅儿,还要包一个馅儿里带钱的饺子,规则是只能包一个,不允许做记号。煮熟的时候,从外观分辨不出来,全家人随机吃,谁吃到了就说明谁最有福气。后来,从包钱又演绎出包一个糖果的,谁吃着了就是谁嘴甜会说话儿。有一年我家包饺子,我们几个小孩子突发奇想,非得央求母亲包一个黒木炭的饺子,说谁吃了谁黑心,结果弟弟吃到了,记得当时他自己边吐着满嘴的黑,边后悔参与出那馊吧主意。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只要谁跟他闹别扭,就拿那“黑心”饺子说事儿。再到过年的时候,首先极力阻止包黑炭饺子的就是弟弟了。只包钱和糖,我们就能放心地使劲儿多吃,只为了能吃到带钱的和带糖的,其实,当时饺子的香远远逊色于钱和糖的重要意义了。

每回都是把我们撑得肚皮圆圆的,几乎再咽下去饺子就得呕吐了,还舍不得停嘴,直到那俩特殊的饺子被谁神气地宣布吃到了,其余的大人孩子才像泄了气的皮球,再不肯吃了。

我就没见过父母吃到了却悄没声地装没吃到的情形。希望自己有钱,希望自己嘴甜等美好,其实是大人孩子的共同梦想。

记得那次带钱的饺子被父亲吃到了,见撑得七扭八歪的我们几个都丧着脸,母亲却满脸笑容地劝我们道:“你爸是一家之主,他有福了,咱们不就都借光有福了么?”半明白半糊涂的我们,才勉强释然。

现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才懂得,父母希望他们吃到钱,是他们内心有太强烈的为儿女创造幸福生活的愿望了,毕竟那个年代日子太穷了。

平常日子是难得吃上一回饺子的,可是,母亲让十岁的我学擀饺子皮儿的活儿时却是那么较真甚至苛刻。

我在那吭哧吭哧地擀,母亲在边上看着,不是骂我擀的饺子皮儿是“三扁四不圆”了,就是数落我擀的饺子皮儿不匀称的。有时我姿势不正确了,她会抽冷子用夹馅儿的筷子棱角分明的那一头儿抽我的手背,说让我长记性。疼得我眼泪在眼圈儿直转,还不让哭。

当我抱怨又不是天天吃饺子,干嘛那么事儿多时,母亲却振振有词地说:“就只为过年过节才吃,更要细心。要是整不好,饺子都得煮片儿汤了。你这包饺子的手艺不学到手,赶明儿找婆家了,不过三天你的人皮就得让人给捎回娘家来。”

说的如此恐怖,我哪还敢怠慢了呢?

结婚后,丈夫常夸我饺子皮儿擀得好,饺子包得漂亮,我在庆幸不会因此把我的人皮剥下来捎回娘家的同时,还真是特别感谢母亲当年对我的严格要求。

等到改革开放,随着经济条件的好转,人们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饺子成了想吃就吃的日常食品之一,家家户户吃饺子再不是难事了。聪明的家乡人,为了冬闲时做到玩耍和吃香的两不误,还包起了冻饺子,就是把包好的饺子放到室外去,冻硬了,收起来放在不取暖的仓房或冰箱的冷冻层内。无论是正月还是平时,想吃的时候,不用着急现包,拿出来就煮,跟新包的饺子没什么两样。

包冻饺子的时候,因为量大,常常是亲朋好友互相帮助,大家围坐在一起,包完你家的再包他家的。边包饺子,边聊天儿,真是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

煮饺子则是功夫活儿,火候、是否加锅盖儿,煮饺子水的宽窄、搅动铲子的方向什么的,都是有一定说道儿的,不懂得,随便操作,不是把饺子煮烂了,就得夹生了。

小时候,我家的饺子都是由母亲来煮的。

每次包完了,通红的一灶坑的火也把大锅里的水烧得白浪翻卷,我们就小心地将摆满饺子的大盖帘儿,端到锅台前的母亲手上。母亲小心却熟练地一手端着盖帘儿一手往水里有序地推饺子。我们则在旁边念着父母给我们说的那个烂熟了的谜语:“南边来一帮大白鹅,踢里秃噜都下河。”

我早跟母亲学会了擀饺子皮儿和包饺子,因为煮饺子是母亲的专利,我一直没有机会尝试,所以,直到结婚多年后的今天,我都没煮过饺子。

您瞧瞧,我这刚写到煮饺子,在厨房里煮饺子的丈夫已经喊我过去端盘子了。哈哈,饺子煮好了。

我得赶紧收笔,好吃不如饺子嘛。

长春治疗癫痫那家好癫痫病在哪可以治愈成都哪里治疗癫痫病癫痫发作对人体有多大伤害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