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荷塘】 三分钱的人生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6:00:45
破坏: 阅读:948发表时间:2017-03-01 08:42:42
摘要:本文描述主人翁尤三童年为3分钱买根棒冰、赔偿同学的书本等,费尽心机,不择手段;成人后掌管公款,在弟兄讨不起老婆、自己无钱给妻医治重病等特殊情形面前,也牢记父亲“不贪不义之财”的教诲;下岗失业后辛辛苦苦拾荒谋生,时常慷慨救助他人的故事,启迪人们:任何情况下须守住做人底线,用勤劳造就光彩人生。<沈阳癫痫病医院哪个较好/div>

20世纪60年代末,尤仁义出生在苏北里下河一个离县城不远的村庄。父亲是位特守本份的淳朴农民,养了5男1女,尤仁义在弟兄中排行老三,乡亲们都喊他尤三。
   尤三所在村垛田多,只能种蔬菜,粮田人平不到1亩,尤家人多口粮少,生活困难可想而知。好在尤三的父亲心灵手巧,舍得吃苦,种菜技术练达老成,生产队选他领头种菜。长成的菜,一半分给社员贴补口粮,一半去县城卖掉增加集体收入。尤三父亲大字识不到几箩,可卖菜算起账来不用算盘,几角几分脱口而出。每次向会计报账,菜过秤的斤量与卖的钱数相当的吻合,偶尓不小心丢掉几分钱硬币,他都执意补上。每次都向会计上交整钱,留点零钱放在白棉布袋里拿回家藏起来,下次卖菜找给买主。
   尤三6岁那年夏季的一个天,看到邻居的孩子吃棒冰,馋得喉结上下直打窜,馋水噎得“咕咕”响。当时家里连买油盐的钱都难拿,甭说拿三分钱买根棒冰了。一天,尤三小眼瞄着父亲把钱袋放在西房间木箱的棉袄里,小拳头捏得“咯咯”响,心中像吃到真棒冰那般甜蜜。父亲丢下饭碗,扛着水瓢朝着生产队菜田的方向走去。尤三爬到树上,直到看不清父亲背影才回家,这时的心己提到喉咙口,“噌”,一个捷步跨进家的西房间扑向木箱子,两只小手从箱底里翻出棉袄,迫不及待地里外摸了一遍,才在棉袄内左侧的上口袋里掏出钱袋,往床上一倒,小眼睛像盏聚光灯“唰”的一下,盯在白花花的五分、二分、一分硬币上,片刻,迅雷不及掩耳地一手拿了个2分钱一手拿了个1分钱,咬在嘴唇上,两手颤巍巍地把钱袋放回原位,额头上汗珠好似断了线的珍珠往下滚,顾不上关大门,三步并着两步,把3分钱塞到卖棒冰的奶奶手里,并贴近耳朵说“请替我保密”。
   弹指一挥间,尤三上到6年级,一天,他不小心把墨汁沷武汉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呢到同桌同学的红领巾和书本上,哭着求同学别告诉父母,答应同学赔1块5毛钱。这笔钱在当时的尤三面前是个天文数字,但他暗下决心不向父母伸手,可怎么弄到这笔钱呢?尤三脑海里直打圈圈,突然想到在县化肥厂看传达室的姑父。星期天,扯着父亲带他进城帮卖韮菜。
   “爸,你平时韮菜卖几分钱一斤?”
   父亲答道:“八分钱斤吧。”
   “爸,你卖你的,我到姑父厂里去卖,你就把心放肚里吧!”父亲惊喜地说:“你小子脑袋瓜比老子灵啊!”
   到了县城,尤三挑了约有40斤韮菜,一蹓小跑直奔姑父厂,卖了一角钱一斤,一斤多卖了2分钱,比吃到红烧肉还高兴。又请姑父帮忙联系几个认识的外厂传达员,尤三一上午来回6趟,足有20里路,两腿累得走路打漂,总共赚了1块4毛7分钱,向父亲交钱时说:“爸,3分钱买不到一斤韮菜,我少交3分钱,你就向会计说韮菜被太阳晒少了斤两,他又不知道真相。”父亲神情严肃地说:“孩子,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即使别人不知道,但天地良心知道,公家的钱我1分钱都不能贪。”
   尤三一手抓耳一手挠腮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我看上1本书挺喜欢的,买它还差3分钱。”父亲见尤三心虚神态,责问道:“你留3分钱吃棒冰吧?你真要买书问你妈要去。你几年前偷过公家3分钱吃棒冰,我当时就想揍你,念你初犯,向你妈要了3分钱还上公家的钱。”
   “我……我……”
   “三小,不是爸心狠,是盘古到今的理硬,凡是花不劳而获钱的人,没有一个不家破人亡的。你千万要守住做人的底线,损人的事情别干,别人的便宜别占,公家的财物别贪!”父亲摸着他的头说。
   尤三高考落榜了,为了替父母减轻生活负担,主动放弃复读再考的机会,请人说情进了公社农具厂当会计。手里整天盘着公家的钱,看到别人家砌瓦房,娶媳妇买“三转一响(手表、缝纫机、自行车,收录机)”,想到自家弟兄5个都得讨婆娘,心中闪过挪用公款的一念邪想,但小时候父亲严厉教诲的场景浮现在眼前,毅然决然地断了邪念。
   年轮转到21世纪初,尤三所在的农具厂每况愈下,不久破产改制,被一账算清回了家,到多家企业应聘会计都碰了一鼻子灰,一气之下进城拾荒谋生。
   尤三刚到租房小区时,邻居们嫌他脏,用斜视的目光看他在路边分拣荒货,尤三用余光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暗下决心混出个人样来。每次分拣时,他都用灭蝇药水喷洒,分拣结束后打扫地面,隔三岔五用洗衣粉冲刷一次。
   拾了个把月的荒货,尤三发现晚上10点钟往后,酒店、浴室、歌厅、超市打佯前都往门外倾倒垃圾,有好多饮料瓶、酒瓶、纸袋、包装箱等可卖给废品收购站。于是,他晚上拾荒,白天边晒边分,一天收益比当初多1倍还多。他每天拾到凌晨点把钟,第2天上午9点来钟起身,晒成果、分荒货,下午5点多钟清场,吃饱晚饭踏三轮车到拾荒点,由远而近,满载而归。无论寒冬还是酷暑,无论刮风还是下雨,无论平时还是节假日,除了生病起不来,夜幕下都有他拾荒的身影。正常每周有人上门收货,每次收入400-500块钱,最多1个月将近3000元,每分钱的背后都饱含了尤三每天长达15个小时以上的辛劳代价!
   尤三遗传了他父亲手勤眼快、热心助人的秉性,邻居王大妈独居生病,他主动踏车送上医院;留守的丁爹要灌煤气,他二话不说去灌;那家换家具、抬重货,他见到就去帮助搭把手;听到那家闹矛盾,他也去讨心窝子劝说……后来,邻居们都把他当家里人,有事请他帮,有话向他说,有理找他评,有好吃的也送给他,但他从不占人便宜。
   长年累月的超负荷拾荒活计,累得尤三满头白发,“国”字脸上掀起波浪,皮肤黑里透红,过早地驼着背,1米7的个子成“3”字型。
   一年春节,邻居丁爹在前来拜年的女婿面前不停地夸赞拾荒的尤三,在凤城大学当总务处长的女婿便说学校的废品比酒店、超市多,有的还有用哩。在丁爹女婿的引荐下,尤三开辟了新的拾荒天地,尝到了大幅增收的甜头。每到寒暑假学生离校时,尤三昼夜不分,没空回家烧饭,就在学校泡方便面此,实在累了就地打个盹。
   在学校拾的荒货,有笔、书、本等学习用品,有半成甚至更新的鞋祙、衣裳、蓆子等生活日用品,更有洗涤、化妆品,凡家用的都有,不少的还是名牌。尤三心想,若是把能用的当废品卖,三文不值两文钱,太浪费了。说时迟干时快,尤三向附近社区租了间房子,请木匠订做了几顶简易货架,把可用的荒货分门别类上架,写在黑板上,挂在门口,免费供人选用。他常向养老院、单寡孤独老人送鞋袜、棉衣、水瓶、暖焐、电热毯,向左邻右舍的学生送郑州癫痫病的专业医院笔、本、刨刀、文具,向居民送畅销书、杂志,等等。
   除了向人赠送拾的荒货,尤三还注意收集不容易买到的老式家具、电器等零部件。“李大姐,听说你陪嫁的凤凰缝纫机上线盒不好使了,我寻了个把月终于寻到了。”
   “你小弟好似我们的千里眼啊!”李大姐感动地说。
   尤三不向生活中种种困难所屈服,不被拾荒人社会地位低下所自悲,不仅靠勤劳养活父女还温暖了社会,缘于他小时候3分钱造就的人生!

共 266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