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柳岸】隐藏于月饼中的旧事(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46:12

只是眨巴眼,中秋节又倏然过去了五、六天。由中秋吃月饼所勾起的许多念想,犹如月饼留在我手上及唇齿间的香甜,总是令我无限的回味。

我开学前,因了外婆的偏爱,她总是能够从一个圆腹,清亮和古朴的青花瓷中,摸出一个温润饱满、馨香甜软的月饼给我吃。有关这种幸福的感觉,我曾在《难忘我的回首》中有所描述。

读书以后,我常常与哥哥,或与大舅家的老表们上山去找副业,如砍木藤,剥构皮和打野蔴,等等。一般,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把这些已经干透的山货,送到离我家不远的供销社变成两、三角不等的现金。有了自己可以掌控的“小金库”,即使是再舍不得花掉的血汗钱,偶尔也会买一个月饼食用。

当时的月饼,用一张浸透了猪油而半透明的纸包装着,酥软、香脆的外壳,甜香、糯柔的内料。食罢,手留余香,三月不知肉味。那时的月饼,标准的四个一斤,根据包装、做工、馅料的不同,分出三个等级,单个价分别是一角、一角伍、两角。

我们买月饼吃,总是好钢用在刀刃上,往往是上山找副业时,才舍得买上一个最便宜的月饼做午餐――一耐饿,二方便,三解馋。

如果是我与哥哥在山上寻找山货,又刚好带了月饼做中餐的话,便会衍生出许许多多的小插曲。

可以说,做我们的月饼是幸福的,虽然,它们最终是被我们吃掉:每次,还在上山的路途中,我们就心照不宣地牵挂起兜中的月饼来。到了山上开始寻找山货了,各自的心里就像藏着一只猫爪子似的,老想着月饼的美味。有时我们会情不自禁地用手捏捏,有时我们会隔着衣兜很享受地用鼻子闻闻,有时我们还会悄悄地剥下一点外壳啧啧啧。

“弟弟,你的月饼吃了吗?”一次在山上砍木藤,才十点多吧,哥哥就隔着一个小峡谷大声问。

“没,还没到中午哩!”我如实地长声回道。

“我的早就干完哒!”哥哥有意大声地说。

听了哥哥的话,我就像结婚新郎忙于掀开新娘的红盖头似的,狼吞虎咽地把那个让我操碎了心的月饼,稳稳妥妥地放进了我还并不饥饿的腹中。可是,到了真正的中餐时,哥哥又会古里古怪地拿出他的月饼,像现宝似地吧唧吧唧地咂着嘴,馋得我不停地咽着口水,但我会依然自尊地视而不见。

有了哥哥的戏弄,我也如法炮制地聪明起来,不过,他从不上当。就这样,有时兄弟俩的月饼,往往是留存到下午两点多钟时,才被饿得头晕眼花的我们慢慢地蚕食。

古语云“兵不厌诈!”一次,我有意将月饼的外壳放在口中咀嚼,还故意把部分月饼纸丢在哥哥的眼前,他终于上当了,急不可耐地风卷残云。当我再次拿出月饼,像狮子玩绣球样现宝时,哥哥傻眼了,他的喉结咕噜咕噜地上下运动着。

“弟弟,把你的给我逮点儿。”哥哥挨着我坐下说。

我有些不舍,也没有吱声,但还是以胜利者优待俘虏的姿态,分给了哥哥少许。

那时,我有一个奢望:那就是等自己真正有钱了,我一定要一次性买两个月饼吃,而且不买黑图案或蓝图案的包装,要买红色图案两毛钱一个的好月饼!

儿时,与哥哥在山上带月饼做午餐,彼此玩小心眼儿的情景,弹指间就过去了近四十年。可是,每次我回想起这些点点滴滴,总令人哑然失笑,充满温馨。

我在镇上念高一时,月饼已不是啥稀罕之物,但还是没有想吃就吃的条件。记得快中秋节了,家里条件好的同学,经常拿着月饼招摇过市、有滋有味,像我这样家境的学生,还是只能“望梅止渴”“画饼充饥”。

后来,我从一巧妇煮饭时总抓出一小把米,以让家人过年能吃饱米饭的故事中受到启迪,便把每次购物找回的一分、两分的硬币,小心地存放在我那口楠木箱子的一角。

时间过得真快,无声无息,转眼又到放中秋假的时候了。我如梦初醒地想起我的硬币,便趁着寝室里无人时,把它们一股脑儿地倒在床被上,竟然有不小的一堆。我清点了好久,计七块九角。月饼单斤价两块,我想,我一定要买回四斤。我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旋风般跑出校大门买月饼去了。

“老板,有月饼吗?”我如阔老似地喊道。

“有,中秋了,哪能没有月饼呢?”一个叫金山的青年老板,笑盈盈地回答。

“你的月饼是卖的吗?”我明知故问。

“当然。”老板依然笑语。

“有钱就能买到吗?”我得让他无路可退。

“嘿嘿,那是肯定的。”老板笑答。

老板是极其谦和的,却不知道我葫芦内装的是什么药。他话音未落,我就立马“哗――”地一声,将所有的银币倒在了玻璃柜台上。

“老板,你数数,我买四斤月饼。”我佯装势在必得的样子。

“逮这么多的分分儿钱!一分,两分,……”老板的态度依然热忱。

“么数场?我数了好几遍的,刚好凑齐八块!”我在旁边和着稀泥。

“嗯,也是不要数的。”老板数着数着,又被我有意纷扰的话语打断了。

他把未数的硬币分成三小堆,又与清点好的两元做了一下比较。最后,他“噼里啪啦”地把所有的银币扒进了一个抽屉里。

“老板,你真不数了?其实我少一角钱哟!”我笑着说。

“少一角也没有什么。”他随和而大方地说。

……

当我带着四斤月饼,兴高采烈、马不停蹄地回到家里,将月饼一个不少地放在饭桌上,并说明是我用平时省下的硬币买下的月饼时,我心里就像早吃了月饼一样的香甜。

有那么一、两个月,较之于我,月饼真不算什么稀罕之物了。为什么?我的小说《哑巴》中怀梦的原形,就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常常把镇月饼厂配好而多余的月饼料,在模机里压好后送给我,除了包装简陋点外,与商品月饼别无二致。

我还把朋友送给我的月饼,偶尔也带回给家人吃,这份侵入骨子里的友情,我又怎么会忘却呢?

读补习班时,我曾有一个要好的同年级校友,名叫银龙。他身高不足一米六,其貌不扬不说,在其左脸至颈部有一大块油光发亮的灼痕。因为伤疤的牵扯,他的头总是向下埋着,向左偏着。说话时,他试图与别人正视而使劲地抬着头,以至于他的头总是摇摆个不停。

银龙同学身残脑灵,可谓聪敏绝顶:他思维敏捷,记忆超群;他口才一流,书法遒劲;他的学习成绩,是读与不读就能捞个省三好学生的那一种;因此,他总是深得老师的宠爱和女生的喜欢。

我储存硬币买月饼的事,渐被几个好友效仿。可是,等不到中秋节,我们就开始盘算起自己的“库存”来。

一次,我与另外两个老乡同学,用自己的硬币各买了一斤月饼,正准备躲在什么地方大快朵颐的时候,与银龙在街道上不期而遇。

“呵,你们喜欢吃月饼?我随时可以弄几斤到手。”他说话总是那样自负。

“你还是少吹牛吧,有本事你弄些月饼来,让同学们过足瘾?!”我们仨异口同声。

“这样好吗?我们打一个赌,赌什么由你们决定。如果我答应了,就以三斤月饼作赌注。”他提议道。

“好的。”我们觉得这主意不错,就开始搜肠刮肚起来。

在我们所在位置的街道,因道路重建,一年四季都坑坑洼洼,尘土飞扬,是那种骑单车都不安全的路况。这时,在百米外稀疏的行人中,一位身材高挑,身着红色连衣裙,盘发绾髻的妙龄少女,推着一辆崭新的凤凰牌自行车(时下最好的私家车之一),摇晃着走了过来。

“你有本事,就与那位美女去聊天,聊上半个小时,算你赢,我们的月饼都归你,反之,你就输了,得给我们各买一斤月饼。”

“好――嘞!不过,你们都不得靠近偷听。”银龙停顿了一下又说,“现在是十点半,你们自己看好!”

银龙在让我们看时间时,不忘嘚瑟了一下某美女同学给他买的手表。然后,他如衙役接到美差一般,大摇大摆地迈着罗圈腿,向那美女径直逼了过去。

我们便隐身在附近一隅偷看:好戏开始了,只见银龙见面就向美女打招呼,美女陡见如此形象丑陋的陌生人,自然是不屑一顾。银龙干脆走上前抓着美女的单车把手不放,美女顿时火冒三丈、气急败坏,并与之拉扯起来。我们看见她怒不可遏的神情,以及隐约听到一声斥责:

“你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叫人了……”

由于距离较远,我们听不见他俩到底说了些什么,心里是猴急与兴奋交织――猴急于想知道他俩说话的内容,兴奋于他的狼狈与即将到手的月饼。

可是,剧情并没有朝我们想象的方向发展。约十分钟以后,那女孩便安静了下来,从她亭亭玉立的站姿中,不难看出这一点。正当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时,那女孩开始盈盈浅笑,风姿绰约。更令我们奇怪的是,那女孩最后的十几分钟,显得异常的开心和快乐,以至于笑得前俯后仰……

半个小时,在我们的好奇与懊悔中,眨眼就过去了。可是,银龙与高他一头的靓妹,宛若一对置身于红尘之外的神仙眷侣,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

就在我们抓耳挠腮、不明就里时,只见银龙折转身,得意洋洋地冲我们大喊:

“怎么样?把你们的月饼上缴!”

我们只好乖乖地从隐身处走了出来,心服口服地把月饼送到他的手上。可我们三双不听话的眼睛,依然如痴如醉地盯着那位美女不放,心想,他是怎么做到的呢?她是吃错了药吗?

“美妹,别走了,我给你逮斤月饼。中秋快乐!”他笑咪咪地说。

“谢谢你,也谢谢你的同学!”那美女咯咯咯地笑道。

……

后来,银龙又把另外两袋月饼退还给我们,说:

“想吃月饼?松涛,你拿我的位子钥匙去取就是了。”

我们仨半信半疑地走进他的教室,在众多同学疑惑的眼神中打开了他的书桌,只见几袋上好的月饼赫然入目。我们无意贪婪,只是各拿了一个最好吃的太师月饼离开。因为,我们看见了几位美女级别的摩登女生,眼睛里燃烧着怒火――想必是她们送的。

我那校友银龙,读书终究没有出头,原因是他傲慢的外表下,其实极度自卑于自己脸脖的疤痕。他辍学下海后,也算出人头地了,可走的不是正道。后来,他很快走完了他天才而毁誉参半的一生。

天才同学银龙的不归路,留给我深深地思索:道德先于才华,情商重于智商!

我与银龙特别的友情,以及那件为了月饼而打赌的人生插曲,却永远地镌刻在我脑海中。

甘肃哪儿治癫痫最好郑州市治疗癫痫医院天津去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更好?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