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花开花落又一年(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02:17

小时候的院子,是个四四方方的四合院。五间蓝砖瓦房,还有三间东屋加两间厨房。我小时候酷爱养花儿,我奶奶也待见花儿,所以我家的小院子四季飘香。那时候种的花儿,都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也算得上姹紫嫣红了。我家角角落落都有花儿,有指甲花、太阳花、臭菊花、夜来香……整个院子都被香气弥漫着,生机勃勃,蜂飞蝶舞的,很是热闹。

我们村里数白奶奶家种的花最多,她家甚至还有名贵的牡丹、兰花等。白奶奶是个白净的老太太,她还是个全能的老太太。她会绣花、养花,还会针灸、拔罐。她针灸专门针对那些积食的小娃娃。我小时候吃不下饭了,夜里哭闹了,我奶奶不带我看医生,直接去白奶奶家。白奶奶从一个白玉瓶里,拿出一根银针,对着我的食指,轻轻一扎,然后她的手轻巧得捏着银针,来回捻着转几下,然后就有白色粘稠的液体,从我的食指流出来。我的食欲就会变得很好,吃什么东西也都很香甜了。过不了多久我就变得水灵灵的,尤其是俩眼睛变得又黑又亮,忽闪忽闪的。

白奶奶还会养花儿,她对花的土壤都很讲究,一层发酵过的农家肥,一层烧过的煤土,再用一层新土将这些肥料、沃土掩盖。然后或是移植花儿,或是撒上种子,反正白奶奶种的花,开得就是好看。白奶奶绣的花也像活的一样,红白相间或者粉白相映,然后配上深绿或者浅绿的叶子,花儿和叶儿整个水灵灵的活泛着,就像刚刚喝饱水在阳光下跳舞呢!我特别喜欢去白奶奶家里玩儿,我趴在她家的花坛边,一趴就是半晌。我可以和花儿说话,也可以听花儿倾诉,有时也帮蚂蚁搬家。我问白奶奶,为什么你家的花儿都长得那么好看呢?白奶奶说,因为我家的花儿接地气儿啊,它们和盈盈比着长呢!我说好吧,我也努努力,我也要和花儿长得一样好看。

有时候我吃撑了,也去白奶奶家,让白奶奶帮我想法子。白奶奶就让我脱去鞋袜,让我光着脚丫在土地上来回地走,半个时辰我就不撑了。白奶奶说这也叫做接地气儿,懂了吧?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盈盈懂啦!”有时白奶奶还拿好多晒干的花儿送给我,也送给我妈妈,她说让我们泡茶、做枕头,可以消火、明目呢。我问妈妈白奶奶为什么就一个人生活呢?妈妈说白奶奶原来也有爱人的,只是他死在了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从此白奶奶就守着这个家,一守就是五十多年。我说白奶奶真可怜,妈妈告诉我说,只要心里充满爱,心里就会开满花,永远都不会冷清。

我慢慢地长大后,我们就和奶奶分开过日子了,可我依然喜欢种花儿。我把我家的新院子里种满了花。可是这些花儿成活率很低,因为我妈妈养了好多只小鸡,它们很讨厌,喜欢把我的花儿当菜吃。我就吭哧吭哧地搬砖,然后和泥巴,我学着爷爷的样子,用砖沾着泥巴,垒成一个圆圆的墙,那些小鸡够不着,我的花儿就活啦。可是我忘记了,等我的花长出十几片叶子的时候,这些小鸡也变成了大鸡,它们把我的花儿当餐后点心吃了。于是我愤怒了,我拿着棍子追着它们打,嘴里还喊着:“坏东西!坏东西!我要打死你们,为我的花儿报仇雪恨!”我追着鸡,我妈妈在我身后追着我:“小姑奶奶!你慢着点,别把我的鸡打零散了,我还指望它们下蛋给你们长身子呢!”我就越发来气,对着妈妈大声喊道:“我就要把这些坏东西打零散,我还要煮了吃它们呢!”

等我消了气儿,我妈妈就好言劝我,然后像骂孩子一样骂着那些鸡:“你们这些没记性的东西,好好地麦麸、菜叶儿不吃,干嘛非要吃我家盈盈的花儿呢?你们要是再吃,我就拔掉你们的毛做鸡毛掸子!”我想也许鸡也通点人性,经过我的追打和妈妈的训斥,它们会安生好多天呢。我也不气馁,我还会重新撒上种子,或者从白奶奶家移植。我对这些花儿特别亲,我连鸡蛋皮儿都会放在它们的根部呢。我为了不让鸡盯着我的花儿,我下学就去自留地挖野菜,回家剁碎了喂鸡。可是这些鸡都是些死心眼儿,还是不肯放过我的花儿,它们尤其喜欢吃指甲花。指甲花是我童年美丽的点缀,奶奶把它们捣碎了放一点白矾,用豆叶儿包一晚上,我的手指甲就会变得红艳艳的,我最爱做的事儿,就是和小伙伴们比谁的指甲红,谁的更好看。

于是我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我的指甲花,然后盯着鸡。我家形成了这样一种局面:鸡盯着花儿,我盯着鸡,我爸爸担心我变成斗鸡眼,他就盯着我。我妈妈爱女心切,干脆买来几米窗纱,让爸爸围个鸡圈,让所有的鸡都呆在里边儿,从此我再也不用担心我的那些小花儿啦。到了夏天的时候,我家变得花儿朵朵开,蝴蝶翩翩飞。暑假的时候,我和小伙伴在我家院子的大树下乘凉、赏花,妈妈和邻居大婶们在花前纳鞋底儿,有时候还把白奶奶请来,让她给大家剪花样儿。妈妈说趁年轻,眼睛还看瞅得清,赶紧绣花,做虎头鞋。等我们兄妹将来结婚生孩子了,她就不发愁啦!我总是娇嗔地说:“妈妈我不结婚,我不生孩子,我要跟你过一辈子呢!”妈妈轻轻叹口气说:“你们长大了,妈妈就老啦,到时候就不能陪着你们了……”我总觉得妈妈说的到时候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

我真的长大啦,背着小书包从白奶奶家门前过,白奶奶就喊我小白妮儿;路过花大婶儿家门口,花大婶会说看看这个小盈盈长得有红似白的,那水灵灵的小模样儿啊,真招人稀罕!快点长大,婶子给你瞅个好婆家。虽然我还小,但是我能听得懂,脸蛋马上就开始燃烧起来,我知道自己很漂亮,虽然我不知道漂亮的标准是什么,可是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真的很顺眼。我从小就头发乌黑,眼睛大大,嘴巴红红的。反正上初中的时候,班里学习最好的男生都愿意主动帮我补习化学,上了公交车有人主动让座,平时办事儿也挺容易的,我想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美女效应吧。

人生天地间,若白驹过隙,妈妈说的到那个到时候终于真的到了。我哥哥结婚生子了,转眼我也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很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其实我心里一点都不着急,可我妈妈着急呀,很有我若是不成家,她就会很难睡得安稳的架势。我觉得婚姻这事儿得看缘分,我始终觉得缘分不用寻找,要顺其自然,要生命里必然的遇见才好。果然,我最终还是遇见了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他。当然,我知道这个顺其自然有点弄虚作假。我妈妈嘴上说着可给我找到安置的地儿了,其实心里很不舍呢。我结婚的前一天,我婆婆家来了好多人,来我家拉嫁妆,我妈妈刚刚扫着人家的影子,就开始眼泪不干了。她低头坐在床上,一边给我装箱子,一边吧嗒吧嗒掉眼泪儿,她把存折、彩礼、压箱底儿的钱和金银首饰,就着她的爱,仔仔细细地装到给我定制的密码箱里。然后检查了好几遍,把密码箱最外边的钥匙,交给了我老公的亲哥哥,然后还没等人家说完话,她就开始转身了,因为她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结婚那天是十一节,我早早地起来,坐着车子去盘头,还画了个淡妆。我自己要求化淡妆的,我连假睫毛都没有戴,因为我觉得打扮得太假了,卸妆了会影响大家对我的印象。还有最重要的一条,我觉得自己浓妆淡抹都相宜,淡抹更好看一点。当我穿着浅粉色的婚纱,亭亭玉立站在妈妈面前时,她忍了好久的情绪,还是被激发了,但是她使劲忍着。我说娘啊,俺亲爱的娘啊,咱别忍着了吧,你看你的败家闺女终于被人接手儿了,这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事儿啊,然后我就抱着她,可着劲儿安慰她。看她还是掉眼泪,我说亲爱的娘啊,你别拖我后腿行不,你不知道闺女我恨嫁嘛,然后我又拥抱她,趴在她耳朵上问了一句:“亲爱的娘啊,我的银行卡密码是多少啊?”我妈妈终于忍不住笑了,狠狠地说:“就不告诉你,我看你还败家!”

婚车来了,插满了各色的鲜花,我嫂子说,婚车的花儿那么多,而我的鬓角只戴了满天星,看着不显眼。我妈妈顺手在阳台上摘了几朵红艳艳的月季花儿,亲手给我插在头发上,妈妈说:“我的宝贝真好看,比花儿还好看……”她又开始哽咽了。我也低下了头,因为我的眼泪已经挂在睫毛上了,嫂子说别哭啊,大喜的日子,怎么都哭呢?我知道我家的人都这样没出息,眼泪都特别多。我弟弟也是眼睛红红的,哥哥也是眼泪不干的。我带着哭腔说:“你们不都嫌弃我吗,不都嫌我败家吗?如今我要走了,我要嫁人了,你们才发现我的好啊……”

我们这有个规矩,就是出嫁的女儿上轿前不能带走娘家的一粒土,当然现在上轿子改成了上车子。姑娘上车后得换一双没上过脚的新鞋子,旧鞋子留在娘家。我坐上车后,弟弟给我提来一双新鞋子,他蹲在那里亲自给我穿。我的眼泪簌簌滴在弟弟的手上,弟弟的手开始颤抖,我感觉脚踝上一热,知道那是弟弟的眼泪,我知道弟弟舍不得我,就如我也舍不得他们一样。

尽管大家都有着一肚子的话要说,但婚车终于还是开走了。一路上风景如画,我的新郎就坐在我身边,我的心因为激动跳个不停。我偷偷看到他的眼角眉梢都带着笑,嘴巴高兴地合不上,司机师傅说他捡着个宝贝,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姑娘,他就笑得更醉更迷人了。

刚进他家的大门,就被一群毛手毛脚的小伙子撒了一身的麦麸,虽然我蒙着红纱,我头上的月季花也没有幸免,掉了一地。我嘟着嘴坐在屋子里,不肯出去拜堂,我觉得没有鲜花的陪衬,我就没有好的心情。我的新郎给我陪着不是,我就是不给他台阶下。他忽然想起来什么上了阳台,一会儿他手里拿着一朵红艳艳的大烟花儿,也就是我们说的罂粟。那朵花特别红,比胭脂更鲜艳,比玫瑰更清丽,比牡丹更脱俗。我的新郎说:“盈盈,你就是我的罂粟,是我戒不掉的爱。我的脸变得分外的红,就像他手里的那朵花儿。我轻轻低下头,他把花轻轻插在我的乌发里。这一刻我的心宛如吃了蜜糖,我的一切都定格在他的眼中。

我换了和罂粟花一样颜色的旗袍,站在礼台中央,和我的新郎大大方方地拜堂。红色的旗袍红艳艳的鲜花,映衬着我雪白的脸庞,显得我更加唇红齿白,明眸皓齿。人群里传来赞叹的声音,此时的我们是最幸福的,我迎着好多人惊艳的目光,和他许着一生一世的诺言,心里已经沧海桑田。看着他头发花白的双亲,想着养育我成人的父母,我的泪珠在眼里打转,而嘴角始终上扬。这是一场多么醉人难忘的婚礼啊。

花开花落又一年,我想我会让爱延续下去,不!应该是我们会让爱延续下去,笑看花开花落,安于平凡人生,在最平凡的岁月里,过着我认为最幸福安适的生活。

癫痫哪里医院治疗的好患有癫痫后应怎样治疗?山东癫痫病医院怎么治疗成都的专业治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