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晓荷】等着我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57:28
阿雅听到林然说要从千里之外的C城来A城看望她,正是北国草长莺飞的春天。A城的迎春花遍布城市的每个角落,它总是早早地霸占了这座城市的春色。听到喜悦的消息,看着渐浓的春色,阿雅的心却莫名地紧张起来。多少次梦中的期待,当这个期待马上就要变成现实,阿雅还是不由自由地紧张。“紧张什么?”阿雅不止一次对自己说。十几年的期待啊,魂牵梦绕的那个人终于可以相见了,一想到这里,阿雅在心里对自己说:“镇定。”心情平复后,阿雅开始慢慢梳理过往,拾起美好,捡起曾经……      (一)邂逅、消失   林然是十几年前,通过网络与阿雅相识,慢慢走进阿雅生活里的一个男人。从偶然邂逅,紧接着不用相约就可以在网上遇到,到后来两个人谈天说地,生活、工作、诗词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慢慢地两颗心相撞,只是谁也没有说出那三个字:“我爱你!”真正相爱的两个人,无需语言的表白,更无需誓言来约束。两个相隔千里的人,通过网络、电话、短信息互相鼓励、互相支撑。没有爱语,一句问候传递着无言的爱意。这样的相伴,两个人走过四年美好的时光。后来林然渐渐地若即若离,善良单纯的阿雅总是以为林然工作忙而不曾有一句怨言。因为阿雅知道林然的工作性质,也知道林然有一个名存实亡的婚姻和一个可爱的儿子。直至有一天林然突然一个短消息:“我心已经回归家庭了!”让憧憬着幸福的阿雅不知所措。林然从此便消失在阿雅的视野。   等到阿雅缓过神来,已是几天后。再拨通林然的手机号码,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一直无人接通,后来竟成了空号。林然逃走了,可是林然的声音依然时时萦绕在阿雅耳畔。林然曾经寄给阿雅的照片,尽管已经随时光渐渐地发黄,但是林然的容貌依然清晰地印在阿雅心里不会褪色。林然的消失,让阿雅的心瞬间跌入冰谷,可是思念却如心湖的一条条水草,一直荡来荡去没有停止过游动。   林然消失了,走得是那样决绝。让阿雅来不及挽留,林然也没有给阿雅挽留的机会。从此,阿雅的世界天天下着雨,打湿了阿雅的一颗柔软,阿雅的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破碎。阿雅卸掉了QQ,离开了网络,不敢触摸关于感情的星点文字,那一刻定会泪如泉涌。沉默、思念、泪水,沉默、思念、泪水……      (二)再遇   六年后,尽管学会坚强的阿雅克制思念的潮水涌出情感的闸门,但是病痛缠身的阿雅终于还是向矜持屈服了,她一定要再找到千里之外的林然,哪怕有一点希望。她知道她心底的那份爱不曾减,而且随着时光的流失愈加强烈起来。   北方初冬的黄昏,没有开灯的屋子已是一片黑,街灯还没有亮起。病中的阿雅躺在床上一次次问自己要不要打一通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那是记忆深处的默念,更是对林然的思念。多少年后号码或许不存在了,又或许是无人接听,再或者传来一个女人的质疑。阿雅踌躇不定。房间空荡荡地,只有阿雅一个人的呼吸。另一个阿雅对自己说:“拨电话吧,趁着你还有呼吸。” 经不起相思的缠绕,阿雅终于鼓足勇气,拨通了林然曾经给过她的宅电号码,哪怕听听他一直萦绕在耳畔的声音。   “喂!”阿雅一阵慌乱和心跳。熟悉的声音跨越时空的距离穿越到阿雅耳畔。   “是我,A城的大姐。你还记得吗?”阿雅显然不知道怎么开口,慌乱中竟然这样的开武汉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个场白。   “知道。”“你一说话我就听出是你来了。”电话那端的林然沉稳地声音传来。   寒暄几句过后,阿雅似乎平静了一些,又或许是林然的那句:“你一说话我就听出是你来了”传给阿雅一丝喜悦。人有时候是那么容易满足,一句记得就可以让你感动的热泪盈眶。    “你还是一个人吗?”林然不慌不忙地问。“是啊,一个人。”阿雅的眼眶已经湿润。泪水顺着清瘦的脸颊轻轻滑落。   什么都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岁月又将彼此的年龄增长了几年。结束通话前,林然给了阿雅他的手机号码。阿雅半调侃的问林然:“这次还会逃吗?”林然依然沉稳地回了阿雅一句:“我没有逃啊!也不会逃啊!”阿雅懂林然这句话的含义,因为多少年的惺惺相惜,因为多少年的心灵之约。阿雅告诉林然,她的号码一直不曾更换,因为她一直期待着她熟悉的那个声音会从远方传来。   电话那端瞬间沉默,接着还是林然打破了沉默。“今天真是巧,平时工作很忙,下午公司有个会议,结束了我就直接回家,没有想到会接到你的电话。”   “看来我们两个还是蛮有缘分的对吧?”阿雅温和地说。   是啊,缘分。缘分是上天注定的,不早不晚的总会让两个人有缘人相遇。生命中,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在红尘深处等着你。      (三)拥抱   A城持续几天的雾霾,终于在风婆婆的催促下散去,似乎是用它的晴空万里迎接林然的到来。   林然这次并非专门来看阿雅,是趁着难得的一次休假,到B城看望正在读大学的儿子。B城距离阿雅居住的A城,乘坐高铁仅需半个小时的路程。奇怪的是,当林然通过微信告诉阿雅,他已经登上开往A城的高铁时,她一连数日的那些紧张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林然上车后特意嘱咐不用阿雅来接站,他已经通过网络定好了入住的酒店,等安排好了两个人再见面不迟。他知道阿雅身体不好,不想阿雅受累。可是他哪里知道,阿雅的心此刻早就飞到A城的火车站了。   简单的装束,没有刻意的打扮,从来不施粉黛的阿雅想把一个真实的自己呈现在林然面前。午后时分,街上的行人稀少,端庄秀气的阿雅站在路旁等候出租车。风时大时小地刮,阿雅一脸温情,那是心底流出来的暖。一阵风,阿雅还是感觉到风吹过来的一丝寒意,她整理了一下毛呢大衣的领子,似乎想抵住一股股吹来的夹带凉意的风。   阿雅提早林然到站的时间抵达火车站,火车站门前秩序不是很好。有人扯着嗓子喊:“去某某地的有没有?”有几处外来务工人员扎堆在一起操着方言聊着什么。阿雅站在出站口,有人来搭讪:“要不要出租车?”阿雅微微一笑回绝。尽管此时阿雅的内心是热烈的,但或是火车站广场有些空旷,阿雅还是觉得有点冷,便稍稍挪动一下步子想以动态的方式试图让自己暖和些。出站口陆陆续续地一拨又一拨的乘客走出来,阿雅此时突然担心怕自己认不出林然会尴尬几分。阿雅张望着,好像是怕林然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似的,不敢放过每一个出站的乘客。   出站口又暂时恢复了平静,时间已经过了林然乘坐高铁的到站时间,阿雅不免有些不放心,焦急地向着出站口张望。只见一个个子高高,略显清瘦,皮肤微黑,一眼看上去阳光、帅气、干净、明朗的男人微笑着冲她径直走来,眼神没有一丝杂质,纯净、清晰、通透。啊,是林然,阿雅心里满是愉悦。心里一直挂牵,魂牵梦绕的林然此刻就站在阿雅的面前,那不是梦。更让阿雅惊喜和意外的是,在火车站广场大庭广众之下,林然伸出温暖的双臂,给了阿雅一个温暖深情的热拥。此时此刻的阿雅,是甜蜜的,是幸福的。尽管在被林然拥着入怀的那一刻,有那么一丝掩饰起来的羞涩。那一刻,一切都停止了,只将他们两个人深情的相拥定格在蓝天、白云下的火车站广场,这个城市的熙熙攘攘处留下一张他们幸福相拥的底片。      (四)牵手   没有一丝一毫的陌生感,阿雅和林然就如同很久不见的老友没有隔阂。自然地牵手走向火车站广场对面的路旁,招手乘上一辆出租车驶向林然即将入住的酒店。一路上,阿雅介绍出租车驶过的街道名称给林然听,让林然先直观的了解一下她生活的这座城市。   林然喜欢静处,入住酒店位于市区边缘地带,没有人来人往的吵杂。办完入住手续,休息片刻,林然说要出去走走。阿雅怕他旅途劳累,林然倒是没有疲惫。换上随身携带的运动装,更是显得年轻、阳光了几分。   风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欲望,附近的公园除了绽放的迎春花,其它春景还躲藏着没有出行,所以冷清了许多。走在清冷的公园里,林然暖暖的手牵着阿雅漫步,幸福的暖流遍布阿雅的全身。那是多么温暖的手啊,又是阿雅期盼了多少年的幸福和温暖啊。偶尔会迎面碰到牵手的情侣,“他们是多么年轻啊!”阿雅羡慕地说。林然转过脸温情地看着阿雅,笑着说:“我们也不老啊,以后不许说自己老。”林然满眼是暖暖的深情。   天空是湛蓝的,路旁人工湖里的湖水泛着碧波。斜阳照在湖面上,一层闪闪发光的红晕呈现出静美。“瞧,那里有一对鸳鸯。”阿雅活泼的像个孩子欢叫着。“你认识鸳鸯?”林然微笑着问阿雅。阿雅调皮地说:“那不就是你和我吗?”此时林然的手紧紧地握着阿雅的手,生怕一松手,阿雅会消失一样。   河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几家 夕阳西下,林然担心阿雅会受凉,提议往回走。他们两个人手牵手,一刻也不曾分开。两个人的暖,两颗心的交集,融入暮色中是那么的美,更是令人羡慕的一幅画。      (五)吻别   相聚总是太短,分别却是太久。林然的单位因为工作需要,一直催促他返回。没等假日结束,林然必须返程了。再有不舍,阿雅也懂得林然的工作性质。其实不想他走,但是又不能挽留。阿雅心里难免有一丝的落寂。   分别之际有太多的不舍和留恋,两个人只恨相见太晚。   临行前,林然道出了当年突然消失的原因。因为太爱阿雅,但是他当时有婚姻的束缚不能给孑然一身的阿雅除了爱以外的任何承诺,他只能狠心地选择逃离。   阿雅一句:“我懂!”眼里含着晶莹。 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好的医院  “现在儿子读大学了,我们的婚姻也到尽头了。”“当初为了儿子没有选择离婚,现在我们给双方自由了。”“阿雅,当我在火车站看到你第一眼的那一瞬间,感觉真好,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两个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爱的坚守终于看到了希望之门。   人们都说“网事随风”,“网事”也有真情。如果你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千万不要松开你的手,让真爱叙写一篇浪漫的网上情缘又何妨。   还是那个熙熙攘攘的火车站,阿雅送别爱她的林然,留下爱林然的自己。阿雅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让泪淋湿双眸,怕模糊了视线,阿雅的眼里都是林然。转身不再优雅,当林然转身的一霎那,阿雅的心也跟着他走了。走出几步,林然突然一个转身,跑到阿雅面前,深情地在她额头上一个深吻。   蓝天、白云作证,一吻,便是天长地久。   “等着我,等着我……”林然向阿雅挥动着手臂。那一串“等着我”的声音飘荡在火车站的上空,久久萦绕。   阿雅留下幸福的泪水,那也是相爱的泪水。   共 39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