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春秋·酒】像酒一样的岁月(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29:55

“最近两年,每次与人喝酒,我端起酒杯的一刻,总有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如蒙太奇般在脑海中闪现,我心神一恍惚,仿佛又看见母亲一脸关切的神情、父亲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了——题记。”

一、难忘的玉米酒

实在是个闷热的晚上,空气里连一丝凉意都没有。母亲耐不得热,在堂屋门背右侧支了一张小床,打算夜里睡小床上。17岁的我,静静地望着北面墙壁上的奖状,大部分奖状是我上小学时获得的,一小部分是妹妹获得的。

正当我心神有些恍惚时,母亲忽然重重地叹了口气,对我说道:“现在天都已经黑了,你二姐还没有回家,看来她是在你鸾姐家过夜了。”我点点头,但不说一句话,想起离家大半年没有任何音讯的哥哥,忍不住也重重地叹了口气。可是,一想起大半个月前父亲去学校替我开毕业班中考动员大会的情景,心里大为恼火,以致心里恨恨地抱怨父亲:“老爹啊老爹,开动员大会时你怎么就不能闭上你的嘴巴?”事情是这样的:2001年5月,我在的矮山中学忽然召开毕业班中考动员大会,要求毕业班的学生各带家长到自己教室里,然后坐在家长旁边陪同家长开动员大会。我带父亲到我们教室里,给他找了张椅子后就坐在他身边听老师们讲话,由班主任先讲,继而是任课老师讲,最后再由班主任做总结,他做完总结后问家长们:“刚才我和各科任课老师都说了很多话,不知各位家长觉得怎么样?”父亲猛地站起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讲话似的,装着咳嗽了两、三声,放开嗓门说道:“啊……我讲几句话……江泽民总书记说的三个代表是这样的:我们家长是个代表,你们老师是个代表,学生是个代表……我们家长代表家长,你们老师代表老师,学生代表学生……”我真恨不得地上有条裂缝让我钻进去,父亲还没把话说完,教室里的家长们同学们早已哄堂大笑,我微微抬头朝讲台上望了望,只见我们班主任也毫无形象地趴在讲台上笑得满脸通红……开完动员会后,父亲倒是轻轻松松地回了家,我却苦了,不仅同学们拿父亲的话取笑我,连个别老师也经常打趣我:“以你爸的文化水平,可以到大学里当教授了!”

我闭上眼睛,仿佛都还能听到同学们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未散,“我没本事,你也不见得比我强多少,不就几块钱吗?我能赖你!”父亲已骂骂咧咧地踏进屋里,估计他是饿了,只问我和母亲一句你们吃晚饭了,就直奔厨房。我与母亲对视了一眼,立即从对方眼中知道答案——父亲一定是与人打牌时发生口角了。我笑着把父亲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告诉母亲,母亲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断断续续地说:“你爸……那……把嘴巴没……没有什么说不出来……”

我正准备跟母亲说几句话时,父亲忽然叫我:“四儿……四……儿……”我连忙蹿进厨房看看父亲因为何事找我,只见父亲光着上身坐在饭桌边,他将右手边大半个茶缸的玉米酒推到我面前,近乎央求地对我道:“四儿,陪我喝点酒吧?”

“那……我就陪你喝些。”我迟疑了一会,轻轻点头,这似乎让父亲有些喜出望外,他一边拿副碗、筷给我,一边劝我:“四儿,坐啊!你先坐一下,我炒些花生来送酒……”父亲呵呵说着,架起炒锅,烧火炒花生。

前后约摸忙了十几分钟,父子二人总算可以踏实地坐在饭桌边喝酒了。父亲每喝一小口酒,嘴里总会发出一、两声如老鼠打架时“吱吱”的声音,放下酒杯后就嚼两、三颗花生。我没喝过白酒,即便是第一次在家里与父亲同桌喝酒,也不去注意什么,每次端起茶缸就默默喝着,感觉父亲酿的玉米酒很苦,每每喝完一口酒后肚里总像着了火似的。同时,我也发现了父亲还有“狡诈”的一面,他从不嚼个小的花生,哪颗个大就夹那颗,我不同于他,只夹自己面前的花生,无论个大个小……父亲絮絮叨叨地说:“四儿,你哥不听我老人家的话……要是听我老人家的话,家里早就盖得平房了,他也老早就娶得老婆了,我也老早就可以抱孙子了!”

“村里好多人家没有平房,他们家的孩子不也娶得老婆了吗?只能怪蓝姐姐他爸不讲道理!”我轻声地说着。事实上,也是一番实话——1998年哥哥和邻村的蓝姐姐谈恋爱,二人当真郎才女貌、情投意合,可是蓝姐姐的父亲嫌弃我家还是瓦房,严禁蓝姐姐与我哥哥交往;后来见蓝姐姐在家闹得凶,她父亲只好松了口,默许她与我哥哥交往,但到了谈婚论嫁时蓝姐姐的父亲要的彩礼竟是盖两栋平房的钱,理由是蓝姐姐有个弟弟还没成家。哥哥最后只能与蓝姐姐含泪分手,也导致了父亲抱孙子的愿望落空。

“就是!什么事情都是坏在蓝仲坤(蓝姐姐的父亲)身上……来,四儿你再喝一些……我这回酿的几锅玉米酒一点都不酸,已经卖给村里人几十斤了……”父亲频频点头,同意完我的看法,他转过身从碗柜脚边的酒坛里舀了一大碗酒,倒进我用来喝酒的茶缸里,他自己却是拿一个牛眼般大小的小瓷杯喝酒。我喝完茶缸里的大半斤酒,浑身冒汗不停,竟似有千万只蚂蚁在我身上爬来爬去,又痒又麻。我收拾饭桌上的碗、筷时,父亲已经到厨房旁边的房间就寝。

10点多钟,母亲也睡下了。我翘着腿,躺在堂屋阁楼上的一张陈旧木床上,看一本名为《冰川天女传》的武侠小说,只看了一会,就觉得肚里胀痛不已,神智也开始有些迷糊不清,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在阁楼上……于是,起身飞奔下楼,拉开堂屋大门,跑到离家大约三十多米的一条水沟前,蹲在地上,张嘴呕吐个不停,眼睛里火辣辣的,始终没法张开。由于我之前下楼及拉开堂屋大门弄出的声响太大声,把父母惊醒了,母亲打着电筒,跑到我身边急切地询问我哪里不舒服,她出门急,鞋子都顾不上穿;父亲紧跟母亲身后,他只穿着一条大短裤,神情甚是惊慌,一个劲地问我怎么了?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能摇摇头,算是回答父母。母亲轻轻拍了我后背几下,转头对父亲喝道:“你这老鬼,没事,你叫四儿陪你喝酒做什么!”父亲不敢顶嘴,弱弱地说:“我不知道他会喝醉……真的不知道他会喝醉……前面他都一直好好的咧!”

二人扶着浑身无力的我慢慢回家,母亲打着电筒照地上的路,我看到她的脚脏兮兮的,进了堂屋,父母让我坐在屋里唯一的一张木制沙发上,我缓过劲后轻轻地对父母说了一句话,二人都笑了。我说:“我这回见鬼了!”父母之所以会笑,是因为我小时候老是缠着他们,吵着要他们带我去看看鬼是什么样子的,结果二人都被我缠烦了,每每听到我说鬼时都是一脸不耐烦的神情。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喝酒!”母亲笑着骂道,我呵呵一笑,不作声。过了一会,父亲拿了条毛巾叫我擦把脸,我接过毛巾的一刻,没来由的觉得父亲其实也挺瘦的,身上没几斤肉……这个醉酒的晚上,我其实并没有见到什么鬼,倒是母亲一脸关切的神情、父亲惊慌的样子让我铭记于心,以及喝到肚里又吐出来的玉米酒,也难以忘怀。重新躺回床上,我没多久就睡着了,竟梦见自己到一所陌生的学校读高中……

二、最初对酒不感兴趣

与梦境里的相反,我是在自己十分熟悉的石别中学读高中的。不过,这高中我读得有些艰难,父亲和二姐都不赞成我读高中,二姐甚至还私下里威胁我:“你要是还去读高中,不在家里种田种地,我离家出走,不管你们了!”父母也整日因为供不供我念高中吵得不可开交,最终是父亲向母亲妥协了,他有些被动的与母亲一起供我读高中。由于哥哥、二姐只专注于他们的事,加上父亲又好小赌,三人都不竭力改变家境,以致家中光景甚差。

从踏进高中校园的第一天起,我就满怀忧郁,而父亲每遇不顺心的事时常常习惯迁怒于我,譬如:家里盖不起楼房和哥哥娶不到媳妇,父亲总是认为是我读高中后造成的。每回听到父亲“不可理喻”的抱怨,我都会和父亲吵嘴几句,大概也曾伤过他的心。学校每个月的月底放假两天,为了逃避父亲层出不穷的抱怨,我都很少回家,留在学校和慧、文瑞等几个外县的同学逛逛校园,或到小镇上逛逛。小镇离学校大约三里,虽然只有一条街,但如一句话说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从街头至街尾有农业银行、邮政局、网吧、游戏厅、台球室、服装店、书店,这书店里只有武侠小说、言情小说和漫画,没有一本文学名著,而武侠、言情两种类型的小说租一本来看的话,每天两角钱。我每次步行到镇上逛时,都会到书店里租三、四本武侠小说,拿回学校看。如果说,我读高中是为了一份清静;那么,我看武侠小说则是为了获得一份难以言喻的快感。就像华罗庚说的,武侠小说是成年人的童话。

2002年秋天,读高二,我被分到16班,班主任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她似乎对我有些反感。我和几个新分到16班的同学住206宿舍,这个宿舍是个混合宿舍,除了我们16班的几个同学,还住着几个高一新生。入住206宿舍不久众人推选我当舍长,这让同班同学黄很是嫉妒,他一直想当舍长,见愿望落空后,经常暗地里向班主任告我的状,说我不管理好宿舍里的事务。原本对我就有些反感的班主任,自然对我更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我起初对班主任并无什么成见,只是后来见她很多时候有失公允,也就对她没了多少好感,每回遇见她时我淡淡的打完一声招呼,绝不再多说一句话。倒是这班主任自我当206宿舍的舍长后隔三差五地找我麻烦,数落我。事情是这样的:同班同学吴和阿P(一个同学的绰号)、小鸟(我高一同桌的绰号)有时夜里熄灯后坐在他们床上喝酒,黄对吴、阿P、小鸟三人有很深的成见,以及不服我当舍长,于是私下里跟班主任说,晚上宿舍里有人喝酒和大声说话,吵得他不能好好睡觉,导致第二天上课没精神……这还得了!班主任二话不说,先是叫我到教室外面,继而逼问我:“晚上宿舍关灯(晚上10点半时学校统一关宿舍公寓楼的灯)后,谁在宿舍里喝酒?经常大声说话?”我沉默以对,惹得班主任气急败坏,近乎是呵斥我:“连一个小小的舍长都当不好,你还能干什么!”我轻轻应了一句:“老师,我没想过要当这个舍长,你觉得哪个同学有能力你就叫他当舍长,反正我是不想当这个舍长了!”很实在的话,却把班主任呛得哑口无言,缓过神后,她很不耐烦地对我说道:“你先进教室看书,以后有什么事我再找你。”我“嗯”了一声,摇着头进教室,坐在座位上看语文课本,心里却窝着一肚子的火。恨恨地想,是该好好敲打黄这厮一回了。

于是,下了晚自习,回到宿舍,我当着阿P、小鸟、吴三人的面,很不客气地对黄喝道:“下回你要是再向班主任告状,麻烦你全部告诉她——宿舍关灯后谁喝酒及大声说话,影响你休息,你直接告诉班主任,不要遮遮掩掩!不然,她回头又找我问话!”讲的一番话,并不是想挑拨离间什么,纯粹是为了让黄、阿P、小鸟、吴四人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说起来,我和吴、小鸟、阿P三人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他们也经常叫我喝酒,我拒绝了,但不是因为自己是舍长,而是对酒不感什么兴趣。至于和黄的关系,显得不大好,我们二人的性格似乎是个极端,我恨不得所有人把我忽略了,黄却是希望他做什么事都能引人注目,偏偏他经常弄巧成拙,令人厌恶,不断地受到打击。高二第一学期段考,黄考得第二名,平均分比第一名的吴少了十几分,宿舍关灯后黄嚎啕大哭了半夜;后来班里投票选举班干,成绩中等的我获得的票数居然仅次于班长,而成绩第二名的黄只得几票,最终的结果是班主任不以票数为依据,直接任命她所看重的人为班干,这让我和黄什么都没有当上了。我倒没什么,依旧习惯我行我素,黄却没精打采了一段日子。

细细想来,我对酒不大感兴趣,似乎因为某些同学和个别老师。记得,每到月底学校放假两天,总有一些同学喝了酒后生怕别人(尤其一些女生)不知道他们喝了酒,借着酒气在校园或教室里东游西荡,猛吐烟圈,吵吵嚷嚷,想趁机摸摸某个女生的小手,未果后破口大骂人家的父母。但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个别老师,喝完酒后跑到教室里张口就骂一些平日里较为调皮的学生:“操你妈,你以后要是再调皮,老子踩死你!”一脸狰狞的表情,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为人师表的风范。我叹息着,学生调皮固然是一种错,可也还不至于老师就可以随便劈头大骂学生“操你妈”之类的话。毕竟,学生再怎么调皮,心里始终对老师有着一份先天性的尊敬,不会对老师说“操你妈”三个字,而一个老师无论出于什么理由,一旦骂出“操你妈”三个字后将很难赢得学生的好感。你能说这是酒的错么?归根结底,其实还是一个人的素质有些问题罢了。

穿上外套,即深秋时节了。校园的小径上,落叶开始飘零。我依旧喜欢看武侠小说,看古龙的《小李飞刀》时,心里很是疑惑,世界上真的有着李寻欢与林诗音这样的一份爱情吗?一个月冷星稀的晚上,班里举行晚会,一些同学到班主任家里抬了电视机、影碟机、音箱到教室里,然后一些爱唱歌的同学轮流拿着麦克风唱歌,怪吼怪叫。每个人的书桌上,或多或少都有些水果、饼干、瓜子、花生,只是没有酒。我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里,看小说《小李飞刀》入迷时,眼前忽然一黑,接着,响起一个陌生却悦耳的声音:“给个橙子给你。”我慢慢抬起头,望着声音的主人……

天津市癫痫医院怎么样重庆癫痫病医院专科昆明哪里看癫痫病专业成都癫痫病研究所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