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百味】奶奶与狗(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0:52:23

这是一段很久远的记忆了,久远到就要淡出我的脑海了,无意间与朋友闲聊中,才又慢慢地回忆起来,并且日渐清晰地浮现在眼前,我的思绪情不自禁地回到了那段时光里。

故事的主角是一条叫做灰灰的小狗,奶奶给她起的名儿,之所以用个“她”字,是因为奶奶特别的宠爱这条小狗,从没有把她当畜生来看,当然小灰灰也很乖巧懂事,十分的招人待见。

童年时期,我一直生活在奶奶身边。数九天的小山村寒风肆虐,比现在要寒冷得多。凌晨,农家屋里蒸气升腾,即使早就醒来了,我也赖着不愿起床,趴在暖暖的被窝里,两只小手试图抓住那些钻出锅盖的蒸气。左一下,右一下。徒劳的动作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蒸气反而从我的指间轻柔地溜走了。我那滑稽的模样,逗乐了守在我身旁抽烟的爷爷,与灶间有节奏拉推风箱的奶奶。他们的笑声伴着饭菜的香,随着蒸气在屋里翻腾,那种祥和的气息,别提多幸福了!

屋里渐渐暖和了,雾气也变得稀薄了。忽然门帘一挑,从外面钻进来一个人,四十多岁的样子,狗皮帽子的帽翅没有系起来,向下呼煽着,如同八戒两只耳朵。外面气温一定很低,哈气喷在他的胡须上结了冰,白生生的,如同电影里老神仙的胡须。穿着一件白茬皮袄,脖子上挂着一副棉手套,但只是左手戴着,他佝偻着腰,右手藏在皮袄里,身上的冷气逼着那些雾气径直向我袭来。

“咋!还没吃饭呐。”来人嗓门很大,进门就咋呼,我认得,是三奶家的宝义叔。

“宝义来了,快炕上坐。”奶奶忙从灶霍旮旯里站起身来,拍打着衣服上的碎柴禾,打着招呼。

爷爷往炕里挪了挪身体,嘴里应承着宝义叔的话:“没甚活,闲待着,也就不着急吃饭了。”

宝义叔只是对爷爷笑笑,扭脸转向奶奶:“二婶,我家老狗不是生仔了嘛,一共五只,那些黑的黄的,皮毛颜色好的都送出去了,只有剩下这只灰颜色的没人要,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上有寡妇娘,下有挨肩的四个孩子,一家七八口子,就我和我媳妇一个半劳力的口粮,人都养不活,哪有闲粮喂狗,那只老狗俄(我)都想送人了,俄(我)老娘死活不让呀,这个小仔儿,我实在是没有能力了,有心扔出去,好赖是一条命,不咋忍心,婶子心好,就收留了它吧。”宝义叔说完了,从皮袄里拿出右手,手里抓着一只小灰狗狗。

“行,我留下了。”奶奶挪动着小脚,紧走几步接过小狗,往炕头推了推缩在被窝里的我,把小狗放在我的身边,宝义叔满意地离去了。

“留下它干嘛,你又不喜欢狗。”爷爷不满地瞪着奶奶。

“唉,宝义说得对,一条生命轻贱不得呀……”我的眼球牢牢地被这条小狗吸引了,忽略了爷爷奶奶的对话。这个小家伙简直是太可爱了,她只有一只手那样大小,肉滚滚的,灰色的绒毛闪着亮光,似乎还站不稳,东倒西歪地跄踉着。一对圆圆的黑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我,仿佛在问:“这是啥地方呀?”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摸它,她胆怯地躲避着,最终还是因为四肢不协调,无奈地发声接受了,鼻子里却发出吱吱呜呜地抗议声。

奶奶取来一只盘子,盛来些米汤放在她的面前,她试探了几下,许是温度正好吧,也没有人的阻拦,才放开胆量伸出小舌头,舔着米汤,不一会儿就舔舐干净了。吃饱喝足后的小狗比之前变的活泼了,她把被窝里的我误认为是她的母亲,一个劲儿的拱着被窝要钻进来,与我亲近。我也很喜爱她,撩起被角就要搂她进来。

“喜欢她赶紧穿衣服吃饭,吃完饭给小狗擦擦毛再抱她,每天和大狗滚在狗窝里,太脏了,可不能让她钻进被子里。”奶奶说着话,把小狗放进了灶旁搂柴禾的箩筐里。我很心痛却不敢制止,怕惹急了奶奶把小狗狗扔出院里去。我狼吞虎咽吃完饭,跳下了地守在狗狗旁边,逗着她玩。奶奶细心地帮着小狗擦洗干净,又重新放上了炕,从此我们家又添了一个新成员。奶奶给她起了个名儿,叫她小灰灰。

奶奶留下小狗,纯粹是给我找个玩伴,她出生在大户人家,说话办事十分讲究。她对小灰灰很严厉,拿她当做人来训练。不许她往屋里乱叼东西,不能祸害鸡窝,偷看都不允许,规定撒尿拉屎的地方等等,小灰灰一次做不好就会挨打,炕沿下风箱角立着一根小木棍,那就是小灰灰的家法。小灰灰犯了错误,奶奶真舍得打,小灰灰也不反抗,耷拉着尾巴,呜咽地跑开了。但是,若小灰灰做对了,奶奶也会奖励她,白面掺玉粟面做成的馍,一掰两半,放进了小灰灰饭盆里。小灰灰高兴地几口就吃没了,“汪汪。”欢快地冲着奶奶直叫唤。这个时候,笑溢出嘴角眉梢,奶奶满脸的褶皱绽开了花。

在奶奶的调教下,小灰灰越来越通人性了。爷爷有个坏习惯,每晚泡完脚,光着脚丫子直接就上炕了,奶奶就得侍候他,倒洗脚水,再把爷爷的鞋拎到炕沿下,摆放整齐。日子依次循环着,某天晚上,具体的时间我已记不清楚了,奶奶倒了洗脚水回来,看到爷爷的鞋已歪歪扭扭地摆放在炕沿底了。

“乖乖,你给爷爷放的鞋吗?”奶奶问我,我和爷爷一霎时愣住了。我们都忙乎着脱衣服睡觉,就没有下过地。

“难道是小灰灰?”奶奶语气里充满了疑惑,我回头看见小灰灰正歪着小脑袋,盯着奶奶看,仿佛在说:“当然是我了!”模样十分的呆萌。

“一定是你,对吧,心疼奶奶,帮着奶奶干活了哈!”奶奶顾不得放下脚盆,蹲下身子用手抚摸着小狗的脑袋。说来也怪,小狗蹭着奶奶的手,“呜呜”地低哼着,似乎在回答着奶奶。整个晚上奶奶都很开心,她从心里真正的开始喜欢小灰灰了。

这样的惊喜,小灰灰给了我们很多。她似乎能听懂我们说话,帮着我们叼这叼那的,还会照看小鸡仔哩。大概我六岁的时候,夏天,奶奶家的芦花鸡神秘失踪了一段时间后,忽然从偏房里带出一窝小鸡仔,可把奶奶高兴坏了。奶奶任由这些小家伙满院子的乱跑,没有圈起来。小鸡仔似一团团绒球,跟着鸡妈妈玩耍刨食,别提多么的招人喜欢了。也不知从哪里跑来一只野狗,就要祸害这些小鸡。当时爷爷奶奶都不在家,只有我自己,那只狗太大了,足足超过小灰灰一倍。我有心想去驱赶它,最终还是因害怕退缩了,只有趴着窗户干着急的份儿。紧要关头小灰灰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与野狗死死地纠缠在一起,那只野狗咬住了小灰灰的耳朵,鲜血顺着毛滴答下来,瞅着让人心疼,我急地落下了眼泪。小灰灰忍着疼反口咬住了野狗的脖子,任凭对方拖拉撕扯,就是不松口。野狗负疼逃跑了,小鸡仔保住了,小灰灰的左耳因此少了半截。

出了这事后,奶奶更加宠爱小灰灰了,在这个家里,她的待遇与我一样,有啥好吃的,奶奶不舍得给爷爷,我和小灰灰却是对半分。在那食物溃泛的年代,我从不无理取闹,自愿的和小灰灰分享着来之不易的美食。到了入学年龄,因为父母工作原因,我留在农村上了两年。那段日子,每到放学的时候,小灰灰便蹲在校门口等着我,我把书包挂在小灰灰的脖子上,嬉笑追逐地跑回了家,同学们都很眼红我,回家和父母哭闹,有的还真为此养过狗,却都不如我的小灰灰聪慧护主,他们望狗兴叹,也只有眼红的份儿。

清楚的记得,九岁那年我被父亲接进城来读书,从此只有节假日才能回奶奶家几天。我流着泪离开了奶奶家,我舍不得爷爷奶奶,更舍不得我的小灰灰。自从我回城后,奶奶把对我的思念都寄托在小灰灰身上,和她说说话,带着她做活儿,仿佛我依然在她的身旁,这些话都是后来我回去过假期时,奶奶说给我听的,奶奶对小灰灰的感情也只有我最清楚。半年后村里组织打狗,我们是军人世家,自然要带头,小灰灰也就难逃此劫。家里怕影响我的学习,一直隐瞒着没敢告诉我。

也是小灰灰的命大,被人用镰刀坎破了脑壳,居然没有死。奶奶可高兴坏了,她把小灰灰藏在偏房里,每天用淡盐水敷洗伤口,再用干净的细白布抱扎好。挤些羊奶喂养小灰灰,经过奶奶细心的照料,不久小灰灰便康复了。奶奶依旧把她关在偏房里,嘱咐她不要叫,白天不许出去,就怕打狗队知道了,再次要她的命,小灰灰蹭着奶奶手撒娇,她很听话,真的一次也没出来过,着实把奶奶心疼坏了。

父亲知道后,死活的不同意留下小灰灰,说她毕竟不是人,没有人的心智。况且脑壳还受过那样重的伤,一旦发起疯来,会伤人命的。奶奶却不理那茬,一如常态的对待小灰灰。

阴历六月,正是杏子成熟的季节,金黄红腮的杏子,闪烁在绿叶间,压弯了枝。那酸酸甜甜的滋味,想想就让人流口水。小哥马上就要军校毕业,成为一名合格的军官了。暑假里父亲带着我们回到了奶奶家,父亲说想吃大奶奶家的杏子。奶奶马上放下手里的活儿,颠着小脚去了。

当她满心欢喜,抱着一篮子杏儿转回来的时候,她的小灰灰已经被吊在院子里的大杨树叉上断气了,黄澄澄的杏子散落了半个院子,奶奶才知道父亲要杏子只是个借口,目的就是为了支开她,害死她的小灰灰。奶奶眼里冒着火,顺手抄起一把扫帚,满院子追打父亲,五十多岁的父亲陪着笑躲闪着。

“您老不要生气,小狗脑袋受伤了,谁也无法断定没有伤了它的脑神经,万一发起疯来,您可制止不了它的,伤了人后悔就迟了。”父亲好言相劝,奶奶毫不理会,终于打累了,坐在小灰灰的身旁,抚摸着小灰灰柔软的毛,一个劲儿地掉眼泪。

小哥与叔家的两位哥哥挤眉弄眼地,却打起了吃小灰灰肉的念头。他们的小心眼被爷爷看透了,他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对着奶奶说:“好了,孩子也是担心你嘛,整天的和狗腻在一起,别忘了它终究是个畜生。丫丫,扶着奶奶进屋吧,老坐在地上,多凉呀!七十多岁的人了,倒不如个小孩子懂事。”

“民儿,琪儿,你们把狗抬过来,爷爷给你们剥了皮,咱们吃肉哈。”听到还要吃了她的小灰灰,奶奶又急了。

“我看你们谁敢,把我的灰灰谋杀了,合着是想吃肉呀,你们咋不把我也吃了。”

“谁也不许打狗肉的念头,听奶奶的,不许惹她老人家生气了。”父亲忽然变得严厉起来,他用眼神制止了哥哥他们,回头接着哄奶奶。

“娘,您说咋办就咋办,好吗?先起来,坐地上太凉了,若还不解气,打儿子几下吧,狠狠地,儿子皮糙肉厚,不疼。”说完单腿跪下,伸过后背,等待奶奶的责罚。泪水在我的眼里转圈,始终还是被我憋回去了,我舍不得小灰灰,但更心疼父亲。

奶奶举起来的手,轻轻地落在父亲的背上,故事至此就算结尾了。在爷爷的指导下,哥哥们把狗移至叔叔家,剥皮吃肉了。这件事做的很隐蔽,就为了瞒住奶奶,狗肉我一口也没吃,小灰灰的肉我始终无法下咽。

从此奶奶再没养过狗,离世那一刻,奶奶断断续续说出这样一段话:“你们还是吃了我的小灰灰,但她不恨你们,她在那边等着我了,我不会孤单的。”奶奶永远的闭上了眼,嘴角却露出了幸福的笑意。

高热惊厥会引起癫痫病吗癫痫四肢强直是什么样的哈尔滨癫痫到哪里治疗呢哈尔滨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有哪几家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