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看点】有一种情感叫互为牵挂但从不联系(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00:27

峰是我们学校总务科科长的独生子。他是初中二年级第一学期转到我们班的新同学。或许是孤僻的缘故,他常常一个人独处一隅,仿佛一只离群的孤雁,从不和其他同学互动。他总是静静地观望同学们嬉笑打闹,从不主动参与其中。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傲气!因此,我们对他的态度也只是敬而远之。

同窗两年,我跟峰,几乎没什么交集,唯一的交际,就是每天,我得把数学作业本交到峰的课桌上,因为他是我们班的数学科代表。

初中三年级的一天下午,自习时间,我去交数学作业。刚走近峰的座位,我的好朋友兰,跑过来悄悄在我的耳边说,隔壁二班最近转来一位新生,长的特别的帅气,她邀我去窗外偷看。我忍俊不禁地用指头在她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压低声音调侃道:“花痴啊!你,人家长的帅关你屁事?不看!”

“哎呀!去嘛。反正现在班主任不在,一会儿就回来了。”兰用力的一拉,我手中正要放下的作业本,一下子滑落到峰的课桌底下。

我急忙蹲下身去捡,可当我要捡起作业本时,怎么拉都拉不动,回头一看,本子被峰的左脚踩住了。我用手背碰了碰峰的裤脚,提醒他踩着我的作业本了,希望他挪开脚。可他好像根本没感觉到也没听见,照样一动不动的踩着我的作业本。我试图用力拉出来。但是,他的脚上明显使了力,怎么拉也拉不出来,用力过大,又怕拉破作业本。我不由的怒从心起,气愤的吼道:“嗳!踩着我的作业本了,你没感觉吗?”

我的一声大喊,几乎招来所有同学异样的眼光。峰不动声色地挪开他的左脚。我拿起作业本放回桌上。我发现峰,正若无其事的埋头写作业,似乎刚才的事情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气愤填膺地丢下仨字“神经病!”,就气呼呼地离开了。

从此,我对峰,心生厌恶。平常,若在校园偶遇,也是陌路人似的擦肩而过,招呼都懒得跟他打一个。

兰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脸惊奇的追着我问:“嗳,说说,怎么了?干嘛发这么大的火?这可不像你啊!”

“哎呀,没事。你赶紧去看你的帅哥,我还有两样作业没做呢。”我像打发债主一样,笑呵呵地将兰推出教室。

兰小偷一样趴在二班窗外,惦着脚往里一边张望一边回过头笑着朝我招手,示意我过去同她一起看。我无奈地摇摇头:“傻样!我才不来呢,你一个人好好看吧,我得去做作业了。”

1987年,我考上了小中专。

9月1日那天,我离开父母只身前往省城去新学校报到。当我提着行李箱走出汽车站时,我们学校接新生的校车已经等候在汽车总站门口。车上走下来两名男同学,我吃惊的看着高个子同学:“峰,你怎么在这里?”

峰笑眯眯地看着我:“我们又是同班同学了,怎么?看到我很意外吗?”

“是挺意外的,真不知道你也和我报了同一所学校。”

峰指着身边的男孩子向我介绍:“川,也和我们一个班。今天我俩一起来接你。”

“你好!川同学。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你们早就认识?”川好奇的问峰。

“何止认识。上中学时,我们就是同班同学。”

“哦”,川看了我一眼,一脸坏笑的对着峰挑了挑眉。敏感的我一眼观透川的心思,急忙纠正:“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虽然是中学同学,但我们连话都不曾多说过几句。”

“是这样吗?峰……哈哈!”

“确实如此。”峰一本正经的回道。

从未出过远门的我,第一次远离家乡父母来到省城上学。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看到自己的初中同学。纵然,之前和他不怎么熟络,甚至还有点小讨厌。然而,此时、此地再次遇见他,反而觉得格外亲近。

峰也因我们是老同学及同乡的缘由,对我分外的关心和照顾。我们学校每周一和周五中午都要吃一餐羊肉,每到此时,两个饭堂的窗口都挤满了高高大大的男同学,女同学全青一色的被挤到队尾。尽管有学生会的同学在维持秩序,奈何那些高大健壮的男同学个个视他为无物。我们这些女孩子,就只能打一些清汤寡水的羊肉汤泡馒头吃的份了。

一个周一的中午,我打了饭走到宿舍楼下,看到峰站在楼下,端了两只碗,右手小指上挂了一个绿色的军用包,峰说是他爸托人给他带的苹果,送我一包让我提回宿舍吃。我接了苹果道谢后,正准备离开。峰却叫住我,眼巴巴看着我的碗里:“你的碗里怎么一片肉都没有?”

“等我排队到窗口时,就剩汤没肉了。”我耸了耸肩无奈地说。

“这个给你”,峰将他的一碗羊肉塞给我,硬是端走了我的那碗清汤。我怕峰吃不饱,饿肚子。于是,赶到他宿舍,硬将碗中的羊肉分他一半,还多给了他一个馒头。

此后,每到周一、周五中午,下课铃声一响,老师刚走出教室。峰就像离弦之箭“嗖”地一下就射到了饭堂。他拿着他的碗和我的碗,一米七八的个子,站在饭堂窗口,稳稳的,像一堵墙,谁想插队都没门。

从此,我再不会因为打不到羊肉而苦恼。

峰像我的哥哥一样总在我有需要时,都会及时的出现在我的身边。但他总是少言寡语,至少在我面前是这样,他很少跟我聊天、谈心。初中两年,中专四年,共六年的时间,我对他几乎一无所知,比如他的家庭情况。当然,我也不曾向他打开过我的心扉。一直以来,我们的关系是既亲近又疏离。

1988年4月的一天,我的堂姐雪燕,突然光临我们学校,虽为长姐却只长我四个月。她们家和我们家住的很远,虽在一个年级读书,她在(一)班,我在(三)班,平日极少见面。小时候,堂姐家家境好,她总在我面前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因此,从小到大我和这位堂姐的情感极为淡薄。

从堂姐口中,我才得知,峰是她的初恋男友。我也恍然明白,一直以来,峰会那么关心照顾我的原由。

几天后,我在一次篮球比赛中,扭伤了右脚。班主任田老师正在考虑派谁送我去医院治疗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即出现在我的身后:“田老师,我去。”

“好样的!峰,你用我的自行车带云去,一定要注意安全!”田老师把自己的自行车钥匙交给峰,叮嘱几句后,吩咐峰赶紧送我去医院。

我们学校离市区八里路,峰用自行车,带着我到医院排队、挂号、交费,上下窜了不知多少次,终于看着医生将我的伤脚包扎处理好,拿了药又送我回到学校宿舍。

那年国庆长假,我和峰,同路回家,我们坐了省城开往县城的汽车,到达县城时,已是下午三点钟。峰带我去县印刷厂工作的堂姐雪燕处,说堂姐有话对他说。

堂姐的宿舍是一房一厅的一个小居室。我一个人傻乎乎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看杂志。峰和堂姐在房间里呆了好久,直到下午四点半左右,两个人才一起走出房间。我发现堂姐两眼红肿,明显哭过。峰一脸阴沉。我感觉不对劲,急忙走近堂姐身前,询问原因?堂姐勉强笑笑说:“没事,我们去吃饭吧。”

“不了,你忙吧,我们还要回家呢,再晚没车了。”我还想安慰安慰堂姐,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峰硬拉着我走出了印刷厂。

来到街上,我们找到一家面馆走进去。吃饭时,峰痛苦地对我说:“我和雪燕分手了。”

我惊愕地盯着峰:“为什么?”

“她爸妈觉得我的学历太低,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他们托人给你堂姐介绍了一个大学毕业生,现在石油公司上班。”

“我堂姐也同意了?”

“是的,她说她拗不过爸妈。”峰痛苦地看着面前的一碟炒面,筷子都没动一下。

我不怎么会安慰人,只是小心地把炒面往他面前推了推:“没事了,你这么优秀,会有女孩子喜欢你的。”

峰胡乱搓了一把脸,掩饰他刚刚流下的泪水……

1989年9月的一天,生物老师带我们去太白山实习。下山时,因植被太厚,我脚下一滑没站稳,右脚又一次扭伤。脚痛成了我下山的最大障碍,好友西玲搀扶着我跌跌撞撞地下山,因山体太陡,西玲一个女孩子,自己能够完好无损地回到山脚下的校车上都已经是万幸了,如今又拖个受伤的我,实在艰难。我不想拖累她,让她自己先走,我想一个人慢慢走下去,可西玲说什么也不愿自己先走。后来,在川同学的搀扶下我才得以顺利下到山脚。

当我们的校车来到太白镇时,已经夜幕降临,实习老师安排我们在太白镇旅店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回学校。那晚,我和西玲住一个房间。

晚上八点钟左右,峰同他的好友剑来到我和西玲的房间,一进门,峰说:“听说你的脚又扭伤了,我来看看,我特意买了瓶白酒,给你擦擦,可以消肿止痛的。”

“好,谢谢峰!”我开心地坐回床边,等待峰用酒给我擦洗脚腕。

峰拧下瓶盖,在他拿来的一只小白碟里倒满白酒。然后,划着一根火柴扔进去。霎时,小白碟里燃起了蓝色的火焰。峰用左手拿起我的右脚放在他的腿上,用右手蘸着带火苗的酒精帮我擦洗脚腕,擦了一会,我让峰坐着休息会儿,我自己来。可当我把指头伸进燃烧的白酒中蘸了一下拿出来时,一团蓝色的火焰热情的爬上了我的指头,烫得我急忙扑灭火苗缩回我的手放到嘴边吹气。继而,我赶紧拉过峰的手,“来,我看看,这么烫,有没有烫伤你的手?”

峰的脸上旋即涌上一朵红晕,不好意思地看了剑和西玲一眼,急忙缩回自己的手:“没事,我这皮糙肉厚的,怎么能伤到我?”

峰把我重新摁回床上坐下说:“还是我来给你擦吧。”

“不用了。太烫了,别到最后,我的脚没好,你的手却反而被烫伤了,那多不划算。”我执拗地站起来。

峰霸道的拉回我,“坐下!最少可以起到消肿止痛的作用。”我只好听话地坐下,让他给我继续擦洗扭伤的脚腕。

他总像哥哥一样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我,我也满心欢喜,心存敬重的小心维系着我们这份超越同学的兄妹之情……

1990年上半年,我恋爱了,我的恋爱对象是峰的同室好友川,川是一个性格开朗,俊朗幽默的男孩子。他平常对我也很是关照。跟他在一起,我很放松,我们常常一起聊天,一起做作业,一起玩,处着处着,便很自然的恋爱了。当然,川也成了我携手一生的爱人。

当得知我和川确定了恋爱关系后,峰从此不再理我。为此,我曾伤心郁闷了好久。我曾苦思冥想,峰突然不理我的缘由。但是,想来想去总不得要领。直至现在,我都没弄明白,峰为什么会突然同我行同陌路?直到毕业,峰都没再理会过我,我曾主动找过他几次,都被峰冰冷的态度打发回来。他和川的关系也似乎到了冰点。

我曾不解的问川:“你和峰,之前关系不是挺好的吗,怎么突然绝交了?”川说,他也不知道。

同学们十年聚会时,我和川在外地,没有参加。后来,我们被拉入QQ同学群。

一天下午,我在QQ群里和同学们打招呼,峰突然向我发声:“云小妹,好久不见。发个照片过来让哥瞧瞧,变样了没有?”

“嗯!峰哥,十多年不见了,早变样了。好久不联系,你还好吧?”难得峰主动同我打招呼,我欣喜地回他。

“峰,今晚带云去开房!”同学斌,突然冒出此句不雅的说辞。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峰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便从此再未发声。

如今,无论是QQ群、微信群,还是在现实中,我们就像两座互相对望的小山,彼此相望却从不问候;彼此牵挂却从不联系。

2018年9月8日

南昌哪家癫痫医院靠谱怎样才能彻底治好癫痫病北京哪家医院癫痫看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