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一个人的旅途(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05:28

我已经三天没等到高铁票了,还有三天就要放假了。还在车间加班时,我就一边在心里盘算着,今晚还得去那一趟了,如果今晚还没有票,那就听售票员的,买火车的站票。默念到这里,我不免一惊,一个不小心,眼睛就顶到挨着的显微镜上,然后桌子也跟打了个颤抖似的。站在我左边的邱总,就瞟了我一眼,说:“你睡着了吗?”他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只有打瞌睡时,眼睛才会撞到显微镜上的,但这也只限于夜班里,在白班里,很少有打瞌睡的。因为,谁都明白,上班打瞌时的痛苦,和事后的代价。还没等我说,他便又嘟囔了说:“坚持一下了,都快下班了。”

“是啊,快下班了。”若说是在回答他,那更像在回答自己了。不知何时起,我常有这自言自语的习惯,心想,可能是这些年来,自己就是从孤独中走过来的,都说孤独是最好的静静,其实,说这句话的人,一定不是个心细的人,就打个比喻了,同样一个人,它既分为好人,也可分为坏人,但谁也说不准,这好坏的分界线在哪里了。所以说,静静一会儿,固然是好事,可是静静太久了,就成了孤独了。

小棚子里的灯光淡淡的,就像傍晚的天空了。自从三年前,我走进这个车间,这个小小的棚子就存在了,据老点的同事说,在车间里撘建这个小棚子,是因为客户的一起投诉,投诉我们的产品身上携带了太多的灰尘。后来,就撘了这么个小棚子了。

下班时,在过道的打卡的地方,醒醒在人群里抓住我,说,“今晚聚聚了。”轮到了我时,我将右手的食指伸进了机盒里,稍微触碰了一下机盒的触屏,随着听到机盒里发出的嘟嘟两声,便能看到机盒的窄小的触屏上显示自己的名字和工号。等打完卡了,我才回过头来,对醒醒说,“今晚不行了,我还得去买票了。”说完,我就丢下他走了。

今年的冬天,有着最冷的天气,持续的低温,已经打破了零八年的记录,差一点,又将是一场灾难;还好,我们的国家,早已不是零八年的样子。只可惜,现在的我,还是十年前的我,想起那时,才十八岁,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在这十年的滚打摸爬的日子里,一幕幕的分别离合,再到一点点的失去,而我,就像北边的那个星星,不管是晴天,还是阴天,每晩都是孤零零地挂在了夜空里。

双手紧裏着外套,听着寒风瑟瑟地吹着,今晚还算好了,至少没昨晚的风大了。街上显然也多了些摊子,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们这么拼命的生活,心里有股酸酸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了,也许,这就是惺惺相惜吧!

我从路口向左拐,静悄悄的小道上,因为离路灯远了些,两旁的树枝又茂盛了些,显然有种阴森的感觉,仿佛那种迷途在茫茫的森林的感觉。我记得梦镜里就有过这样的画面,原本是很美的画面,不知为何,瞬间就成了一幅恐怖的画面,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呢。

这样一个简陋的售票点,你肯定想象不到去年的喧哗,看到这破旧的广场,自从这家超市关门后,随着的小摊位也一个个都搬走了,曾经的灯火辉煌,广场上的歌舞缭绕,今夜却成了一个静寂的老人了。

“你又来了,想好了没。”我才走到售票窗口,就被玻璃内的售票员看到了,没等我开口,反倒她先开口了,这样一来,我倒有些不好开口说了,可我还是免为其难地开口了,“你还是帮我查查吧!就最后一次了。”

听到她重敲键盘的声音,我便感觉到她一定是一幅不耐烦的样子,只是这一块玻璃太过模糊了,又是在暗淡的晚上,我看不清她的脸。

“没有了,就只有火车的站票了。”

“那好吧!”

“要了。”

“一共是一百七十一块。”

我一面听着“嘟嘟”出票声,一面把钱丢进了台面的凹槽里,很快我就取到票了。虽然,不是一张很理想的车票,但也是一张回家的车票。

越临近放假,车间上班的人就越少了,尤其是放假的前三天,许多可以请年薪假的老同事,都已早早地走了,剩下些新来的同事,也早已没了干活的心思了。中午吃午餐时,在没有年味的食堂里,我们一边吃着难吃的午餐,一边说着回家过年的事。醒醒问我:“既然回家,你又有年薪假,为何不早点回家呢?”我说:“我也不知道了,已经没有当初那份初心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当初的那份初心又是什么了,人心会变,这是自然的事,人总是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改变的,不知是我变成熟了,还是变无知了。

接着我又问醒醒:“你怎么不回家了。”他想了半天说:“路途太远了,下半年才出来,没那么想家了。”听他说话的口气有些低落,似乎也有一些叹息了。春节回家,就像南归的雁群,而我们又不是都有一双会飞的翅膀,在千千万万的人中,大都是回的,然而,也有些不回的。回的有回的喜悦,不回的,有不回的忧伤,而我,却是什么感觉都没了,既没了喜悦,也没了忧伤,可能是,一个人在孤独的旅途上,过了太久了,久到我早已忘了自己是谁了。

才吃了一点饭的醒醒,用手中的一双筷子在食盘里翻来翻去的,一看就是没食欲了,所幸连筷子也丢了。说:“不吃了,去买些零食,”我也附和着说:“走吧!人少了,饭菜还是这么难吃。”

冬阳下,我们坐在石凳上,一边晒着冬阳,一边吃着零食,许久未出的冬阳,就像一道温馨的彩虹,挂在了我们的头顶上。这是冬日复苏的日子吗?我自言自语,可立春之日早已过了,就在那个凛冽了的冬日,谁也不会相信这便是立春之日了。

夜里下班,醒醒他们在路口的超市门口等我,我因线上人员不够,加班时线上堆积了一些产品,邓兵并要我和邱总跟他一起清完线上的产品才走,所以就延迟半个小时的加班。等我赶到时,他们已经买好菜,坐在了超市门口的凳子上等我。

我们来到醒醒家,还是老样子,罗华负责洗菜,我来炒菜,醒醒就煲汤了。他还是像上次一样买了一个鱼头,两三块豆腐,他煲起来也简单,就用电饭煲盛满水,水烧开后,放鱼头,再放着料,最后才放豆腐,刚好等他鱼头豆腐汤煲好了,我的三个小菜也炒好了,再加一个凉菜,今晚又可吃一顿美味的夜宵了。

今晚,我也有些醉了,只因罗华拿了一瓶好酒,醒醒说:“你若不喝一杯酒,就亏大了。”每次的聚餐,我们都是平分的,比如谁带钱了就先买单,过后再发红包给他了。我也并不是那么小气才喝那杯酒的。只是今晚,算是我们年前的最后一聚吧!过了明天,我们都放假了,回家的回家,玩的得去玩。再相聚时,就是新年伊始了。

罗华举起酒杯,对我们说:“新年快乐!”今晚他是喝多了,一大瓶白酒,他就喝了一大半,火辣辣的感觉,我真不觉得好喝。只有爱喝酒的罗华,说:“这真是一瓶好酒,给你们喝,简直是浪费。”醒醒也打趣他,难道你喝了就不算浪费了,我倒觉得,这瓶酒,得你买单才是了。说着,我们都笑了。

我们这么喝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到深夜了,我看了看点,对醒醒说:“差不多了。”我就帮着他一起收拾桌子碗筷,醒醒看着醉醺醺的罗华说:“你还是坐着吧!别打了我的碗。”罗华也笑着说:“打了,下次就去我那做了。”“这是你说的,下次,就去你哪坐,就让你一个人去收拾了。”我说。

深夜里,路上摆摊的也收摊了,静静的夜空,朦朦的满月,很像一个被煎糊了的烧饼。我不是很喜欢吃烧饼,被煎得油腻腻的,很是上火。为何会突然想到它,完全是纯属巧合了,因为罗华说过,他最喜欢的家乡小吃就是烧饼了,看到半醉半醒的他,现在若问起,他也一定是答非所问了。

他这一路上,看似醉了,也没停歇过,一个人说着不知所云的话,还好是夜深人静里,没人看得见了。也许是这看不清的黑夜,给了他不清楚的醉语。我一直送到他住的楼下,看见他上了过道的楼梯,我才转身走了。

一大早起来,窗外的天空也才微微亮着,淡淡的曙光,也像在冬眠了,无疑今天又是一个很冷的阴天。其实,在南国的冬天里是不冷的,就是到了最低温度都有七八度的,只是平常里我们都习贯了二十来度的日子,突来这股低温,再加上沿海的风又大,走在外面就感觉冷多了。

明明我可以不用起那么早的,明明我也可以不用那么赶时间的,因为我的回家之心早已淡了或是冷了,可是就在买票的那一瞬间,我还是忍不住买了早一天的票,那种感觉,就像加速的心跳,已由不我控制了。

今晚的火车票,这么赶时间的火车票,下班后肯定是来不及收拾回家的行李,还有打扫小屋了。看着小屋里淡淡的灯光,我呆立了一会,因为这一刻,我忘了自己是先刷牙洗脸,还是先收拾行李,或是先打扫小屋来的。直到我缓过神来,还是先梳洗吧。

一个小小的背包,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是这么简简单单地回家的,这简单的行李却一直没变过,背包里只放了一套换洗的衣服,提在手里也感觉不出重量来,可是回家的心,却安静不下来。

寂静的小屋,平日里还算干净吧!从前认识我的朋友说,你是不是有洁癖症,哪见过像你这么爱干净的男孩子了。后来,跟他们一起久了,我也就放低了自己的标准,宿舍里只乱不脏了。天亮后,我也只随意地收拾一下就出门了。

这一整天里,与其说是在上班,不如说是在等待与担心中,我这一整天里,做事也必将是乱糟糟的。

确实如此了,抽检的大姐都拿着不良品找了我好几回了,还说今天这是怎么了,没睡醒吗?站在一旁的邱总也在说,看你这魂不守舍的样子,不就是放个长假吗?看把你高兴得成个啥样了。其实,面对生活,我真的搞不明白自己,回家早已没了那份兴致,为何还会把自己弄得乱糟糟的。

时间真是一剂良药,无论是多么糟糕的一天,它还是会默默地带你走过。而我,就像石盘上的一个跳动的小丑。

挨到了下班,为了赶上傍晚六点的汽车,我更是一刻都不能停留了,从厂区到住的老镇,再到新镇上坐汽车去广州,我只剩下这四十分钟的坐车的时间,也难怪白天都在考虑这件事,直到坐上了汽车,我这一颗心才安静下来。

夜幕降临,大都市的夜景,灯火辉煌,虽然只是这匆匆的一瞥,终归人心不是草木做的,是羡慕也吧!是遗憾也吧!我终归只是一个流浪的过客。

傍晚,大巴师傅把我们扔在桥上的路边,我们不解地问他,为什么不进站呢!我们明明是到车站里上的车,又不是路边坐的黑车。不知为何,反而惹恼了他似的,反而是我们的错似的,他气乎乎地说:“叫你们下就下,哪那么多废话。”我们当中也有脾气不好的,说:“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可没少花一分钱,”还有的说:“你这么不负责,我要打电话投诉你。”不说还好,这一说,他便更来劲了,你们爱咋办办就咋办,到底下不下车,不下我就关门了。

桥的正对面,就是广州火车站了,想起十年前我第一次来南国时,眺望到那屋顶的那一排大字时,内心是满满地激动,仿佛有着一种莫名的动力。到如今,十年过去了,平淡的内心再无想法了,感觉那一排字,与我何干了,一个连自己都挽救不了的人,有什么资质去谈家谈国了。

在这个人群熙熙攘攘的路口,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它的味道,既惊喜又惊叹,陌生的是它的一年一变的环境,既憧憬又惊慌了。还记得十年前的第一次回家时,在这坐火车的情景。

这并不是一次很好的回忆,但人总是不会忘记伤痛的记忆,其实也说不上什么了,因为后来长大了,见的世面多了,也知道了,人是要在挫折与欺压中长大、成熟的。

那时我们年少,又是头一次出远门,在这样一个令人惊恐的地方,被人给坑了也是一件自然的事了。就是在这座桥上,我们不知道怎么下桥,怎么又过天桥才能走到对面的火车站。我们又不敢问别人,自然给那些假善良的人有钻空子的机会,他们帮我们带下路,从下桥到过天桥,也就是百来步,他们竞收了我俩每人一百块钱的路费,十年前的一百块可不是小数目,那时他们人多,在广场一一靠扰来,吓得我们只能是默默的屈就了。

不知为何,我每走一步,都会想起从这里经过的一次次的情形,从桥上,到天桥,再到广场上,有许多的不一样的画面,有慈祥的,有坑人的,有欢喜的,也有伤心的。

夜空下,我独自一个人站在这个喧哗的星空下,虽然多了许多穿制服的维持治序的工作人员,但我的一颗坎坷的心,还是在扑通扑通地跳,就好像坏事前的征兆,我不仅感叹道,这又是一年的春运了。

什么叫作春运,扪心自问,只有身陷这样的人群里,从一个拥挤的棚子转到另一个拥挤的棚子里,这其间里,不乏许多无奈地呻吟,有老人的叹息声,有病者的咳嗽声,还有小孩的哭闹声。当然,还有棚外那些提前一两天来的,就睡在了路边角落里的农民工了,这便叫作春运了。

静静站立在拥挤的候车室里,从昏暗的人群中一路走来,我不仅感慨到,人生必是如此了,当我还在问自己为谁而活时,到了这里,看到了他们或她们,携老带幼的,不顾千里的奔波,只为回家与家人团聚,也许,这就是生活,一个我不懂的生活。

陇南市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成年人得了癫痫怎么治左乙拉西坦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