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运粮湖的故事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5:14:40
破坏: 阅读:1087发表时间:2018-12-25 20:32:01
摘要: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运粮湖农场的群众性的业余文化生活的巨大变化。

“细雨濛濛落江面,船头撑开花纸伞,好似彩云从天降,美似荷花静似水莲……”每当我听到郁钧剑唱的《花纸伞》时,会情不自禁地哼起来,会想起三十多年前在国营运粮湖农场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的情景,会想起许多有趣的人和事……
   很清楚记得那时农场工会组织了第一次文艺演出活动,“参不参加是态度问题,演得好不好是水平问题。”这是当时做动员工作最有说服力的一句口头禅。我所在的医院包括四个分场卫生所及生产大队的医疗点,加起来差不多百号人,但能唱会跳的人不多。实在挑不出一个能独唱独跳的,情急之下只好找了四个年轻人凑了一个群舞,选的歌曲是当时最流行的《花纸伞》,伴歌的舞蹈是自己编的,一人手持一把小花伞,前后向征性地移动几个来回。如其说是跳舞,倒不如说是走时装秀。是谁帮忙挑选和编排的不很清楚,在院里的排练场总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会计进进出出的,莫非是她在指导?这个精明能干的是上海女人,很多时候我是因为她那个真诚朴实的丈夫而联想到她的。她的丈夫不像许多有意无意间流露出地域优势的上海男人,他经常骑着一辆半新不旧的自行车出现在总部的小街上,迎面碰上我们会相互抬手示意。一九九O年农场搞人口普查时,我们常在老招待所的临时办公室见面,我那时是从文教卫生科借过去帮忙的。
   记得《花纸伞》这个舞蹈的动作简单干净,虽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技巧,但从一举一动上也是可以看出舞者身上的艺术细胞的。两个男青年是晚我几年来农场的,都是正二八经的医学院校毕业的,一个搞外科,一个搞内科,两个女青年一个是护士,另一个是医技科室的。他们的个子差不多,模样也不错,青春靓丽。外科医生每年参加农场的乒乓球赛都南昌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拿冠军,他击球的动作相当专业,像在体校训练过的。“我是抽到公社中学当老师的一个武汉知青教的。”他总是这样回答我们的疑问。我的夫人曾当过多年的内科医生,后来提到这个外科医生时总是流露出遗憾:“他的手术做得那么精细,天生搞外科的料子,可惜了!”外科医生在舞台上的动作虽说无可圈可点之处,但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内科医生就不同了,不像上过舞台的,抑或是怯场,显出手足无措的样子,连队型也排不整齐。其实用眼角的余光瞟一下,可以保持一致的,不必左顾右盼。他平时给人的印象也是这样,慌出慌进的。有一次晚上值夜班,他给一个女青年讲历史故事,对方听得津津有味,突然他说出喜欢人家,女青年被惊吓得连连摆手,“院长,别这样……别这样……”他猛然醒悟,自知轻率,赶忙赔礼道歉:“不好意思,失言了……失言了……”对方仰慕他的人品才华,没想到他那么浪漫,罗曼蒂克的小说读多了吧。
   那次演出规模并不大大,后来在总场机关有一定影响的是在运粮湖中学的大礼堂,举办的一次元旦联欢晚会。那天最吸观众引眼球的不是农场的团委书记刘秀彬的男生独唱,而是总场财务科的黄科长的笛子独奏。他登台亮相,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是陈老从科长的位置上退休下来以后,才坐上了农场财务科的第一把交椅的。那时城里早把单位的领导叫“老板”了,农场受到影响开始在应酬的场合叫起来。掌管农场财经大权的黄科长自然不乏恭维的人,年底被下面的单位请去吃年饭时,一口一个“财神爷”的声音,不绝于耳。他并无怡然自得之神,怕扫别人的雅兴也不好制止,自顾自端起杯子喝酒,他一生就爱这一口。他是个很传统的人,常年穿着像咖啡色丝绸的旧式对襟布扣上衣,戴着金色镶边的眼睛,“五四”时期知识分子的派头。他早年学的是财经专业,巧的是我和他后来居然扯上了关系。有一天,我和夫人搀扶我的外祖母去看电影,在路上碰上了他的母亲,都大吃一惊。两个老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我的老家在老汉口火车站旁边天声街,楼下曾租给附近的纸盒厂当生产车间,黄科长的母亲曾在那儿上班。他的老屋也在老汉口火车站的旁边,在人民剧院附近的尚德里。印象中他家我去过,过去无疑是很阔气的人家。他有一个弟弟,六四年支边时去了新疆了。他离家还算近的,从农场到武汉的路程,也就二百公里。他是总场机关的一道风景,晚上常常坐在办公室,不知是算帐还是枯坐。从路边望过去,亮着灯的财务科,十有八九是他呆在那儿,真不知有多少帐要算。农业生产队联产承包以后,一年一个大丰收。农场的日子好过了,管钱管帐的财神爷不定多舒心。多年弃置的笛子也翻出来了,春风得意之时便即兴献上一曲。
   至今我还记得那个令我震憾的晚上。
   在运粮湖中学的大礼堂坐滿了人,后面站的,窗台上扒的,到处都是看热闹的人。“下面笛子独奏——春天,有请农场财务科黄科长!”当女主持人清脆的嗓音报完节目以后,他潇洒地走上了舞台。他身上还是穿着对襟布扣紧身小棉袄,在聚光灯的照射下熠熠生辽宁癫痫较好医院辉,全场鸦雀无声。笛声轻启,欢快悠扬,不到一分钟便嗄然而止,感觉过门还未吹完。“怎么这么安静啊?”他的嘴唇突然离开了笛孔,对着台下聚精会神聆听的观众望了望,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旋即笛声再起,优美动听的春天乐曲在大礼堂的穹顶之下回旋飘荡着,观众仿佛沉浸在春天的盎然生机之中,陶醉在万紫千红、鸟语花香之中……
   记得农场的文化室曾举办过一次大型联欢活动,可谓盛况空前,其中有一个节目是一分场表演的舞蹈《阿里山的姑娘》。带队的女同志还是那个上海人,穿着民族服装的舞蹈队员,主要是几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口、宜昌老知青,她们有的在分场上班,有的在队里务农。“高山青,水流长,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随着音乐声起,一队少数民族的婀娜多姿的少女舒展长袖款款而出。欢快的舞曲,优美的舞姿,引来了一阵一阵热烈的掌声……
   最使我难忘的是,改革开放的大门打开以后农场举办过一次音乐会。应邀前来演出的是从汉口过来的草台班子,门票是五角钱一张。在文化室大门口验票的是一个中午男子,他的脸上总带着微笑。我站在文化室的大门旁边,他指指我,又指指里面,示意我进去。我掏出票往上举了举,意思是买了票。
   演出开始了,电视剧《上海滩》的主题曲骤然响起,一个身着素衣的时髦女郎,一手握着麦克风,一毛虚拽着导线,唱道:“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那宽厚洪亮的歌声,顿时点燃了全场观众的激情,尖叫声、呐喊声一浪高过一浪……
   压轴戏是邓丽君唱过的《不老的爸爸》,是那个蓄着辫子的艺术家唱的,他双手剧烈抖动着沙锤,不时地做出搞怪的样子,像个老顽童似的,观众都兴奋地站起身子,拍着手掌一起合唱了……
   二十八年过去了,我也步入了六十七岁。然而,我忘不了魂牵梦萦的第二故乡一一生活了十四年的国营运粮湖农场。我的脑海中常常出现这样一幕:西堤街的商店大门口播放着电视剧《上海滩》的歌曲,一个披着黑色风衣、挂着衣围巾、戴着墨镜、手持礼帽的汉口老知青飘然而至……

共 268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最好D=62p39jjk73bq4u6kpljajom291">评论(4)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