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雀巢】俺娘进京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1:11:16
无破坏:无 阅读:2411发表时间:2015-09-22 02:40:25 摘要:吃了一辈子后夼庄的饭、喝了一辈子后夼庄的水的俺娘,价值观、是非观、审美观也无不打上后夼庄的烙印,看北京、评判北京的标准,也无一不是以后夼庄为尺度、为准绳、为模版。    一、小分队      近两年,尤其是近两个月,眼睁睁看着《俺娘和俺娘》中的“俺娘”——婆母,一天天凸现老态、弱态和混沌态;眼睁睁看着一个身板硬朗、精神更硬朗的老太太,越来越离不开床、离不了人、离不开医院和医生。我顿然猛醒:有一件事必须马上立刻去做了。   于是,把所有身外心内事打包扔一边,一心一意只想完成这件头等大事:带上俺娘去北京。   这个俺娘,当然不是身子骨已再无法承受舟马颠簸的婆母,而是另一位俺娘——年满八十、身体尚健的俺的亲娘。   在俺那个叫后夼的闭塞山村,人人都有三大人生目标:一、盖新房。二、娶新娘(嫁新郎)。三、上北京。一般说来,能实现前两个,就是成功人生了,如果三个全能实现,那可就是大大成功的辉煌人生了。   你或许会笑,上趟北京还不是小菜一碟?怎么还说得这么兴师动众?   哎,还真不是我兴师动众,对于上海、广州、济南、青岛、甚至纽约、罗马的都市人来说,上北京也许只是一张车票或机票。而对于贵州大山里的孩子,却可能是一生的梦想与追求;对于年轻得犹如腋下生翼的新生代,上北京不过是说笑间的灵机一动。可对于俺生于后夼庄的八十岁的老娘来说,上北京,可是一件梦想了一辈子、又准备了一辈子的了不起的人生大事!   事大事小,总是因人而宜、因地而宜、因时而宜,不是吗?   八十岁才让俺娘成行,才让她有了这迟到的京城之旅,我心里是愧疚的、自责的。但俺娘却很是满足。她说,晚什么?咱后夼庄有几个和我这么有福气能上北京城的?更不用说全中国了!   她竟这样说!   带八十高龄且患有高血压的俺娘出门,我还是心怀忐忑的。为防万一,除备好她的所用药物之外,我还让在麦凯乐上班的老苗请了假,陪我同行。   老苗不老,只有二十岁,是早逝的三妹留在世上的独生女儿。命苦却乐观,是个让人疼爱的好女孩。苗苗是她的乳名,老苗是我对她的昵称。让她随行,一是帮我照顾姥姥,二是也顺便了了浪漫女孩的心愿:她也是第一次去北京呢!   于是,祖孙三代组成了一支“赴京小分队”,我自任队长,铿铿锵锵北上进京了。   动车上刚坐定,即收到一友发来的信息: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我一怔,复一喜,复大喜。   感谢上苍,竟让我用报答母恩的方式庆祝我的生日,我,如何能不快乐!!!      二、三部曲      去天安门看升国旗,到纪念堂瞻仰毛主席遗容,逛故宫,是初到北京的人的经典“三部曲”。   俺娘自不例外。   看升旗必须早起,须得在太阳升起之前。记得2000年我在鲁院学习时,我们几个同学为了看升旗,凌晨三点钟就从朝阳区出发,可因距离太远,到了天安门广场,看升旗的人还是人山人海黑压压一片,等着我们的还是最外围的位置,只能看见攒动的人头和徐徐升起的五星红旗。想看仪仗队帅哥的帅姿和俊脸,连想也不用想。为了这个缘故,我这次领俺娘进京特地预定了靠近天安门的酒店。   可是,第一天早晨,我们还是去晚了,到了天安门,仪仗队已不见了踪影,看升国旗的人也四处散去,五星红旗已高高飘扬在广场上空了。   但我们并不沮丧,因为我们还有明天早晨、后天早晨、外后天早晨、外外后天……好几个早晨呢!我们去继续三部曲的第二曲了   第二曲进行的也不容易。   首先,我们跑了老远的路去找存包处。按规定,去毛主席纪念馆除钱包外,不能携带其它东西。我们在存包处排了半小时队,存好了包,仨人即兴致勃勃过安检、入广场、去纪念馆前排队。可是,到了那里一看,只见广场两侧,各有一支瞻仰大军如两条巨龙,前不见首,后不见尾,浩浩荡荡,曲折蜿蜒在蠕动中……我痛苦地叫了一声:额的那个神神,这得排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哇!遂扳过老苗的脸问:苗,咱排不排?老苗学舌似地去扳姥姥的脸:姥,咱排不排?俺娘笑笑,不置可否。她当然不知可否,决策原本就不是人家的事,是我的事。   我再朝那缓缓蠕动的长龙漫目望去,忽然想起一句话: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领导二万五千里长征的领袖就在纪念馆里呢,前仆后继的英烈们就在广场上矗立着呢,瞻仰伟人、学习英烈可不只是喊喊口号。瞻仰队伍再长,能长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零头吗?炎阳下排队再苦,能苦过枪林弹雨血洒疆场的零头吗?老苗,排队!老苗应声学舌:姥,排队!   排队还出现一个小插曲。   怕俺娘口渴,我就带了一杯水。可是,工作人员过来告知,水杯不准带,处理掉再来排队。俺娘一向惜物,一个纸杯尚不舍得丢,何况一只几十元的保温杯呢!为保卫水杯,她与工作人员据理力争,人家不理,只生硬地重复:处理掉水杯再排队。俺娘的后夼脾气也上来了,非要和水杯共进退,不排队了,也不瞻仰了。老苗哄劝半天,不听。我便火了,劈手夺过水杯,直接跑去送了护栏外一个收废品的。俺娘不服气,却不再坚持,她知道她坚持不过我。   就这样,经过两个半多时的“长征”,我们终于在十一点零五分,如愿以偿地见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   如愿以偿当然是有代价的,这代价就是,原计划今天要进行完的第三曲:逛故宫,只好推到明天了。精疲力尽的三个人呼声一致:吃顿好的,回宾馆睡觉。   我当然、坚决同意!      三、首都PK后夼庄      吃了一辈子后夼庄的饭、喝了一辈子后夼庄的水的俺娘,价值观、是非观、审美观也无不打北京癫痫病医院治疗大发作上后夼庄的烙印,看北京、评判北京的标准,也无一不是以后夼庄为尺度、为准绳、为模版。   那天下午一出北京站,一搭上出租,俺娘就急切地左张右望开了。约摸十几分钟后,俺娘即撇起嘴角:北京也没什么嘛,就是楼多人多嘛!   人在北京了,想让俺娘换着吃吃首都的饭。上顿烧麦,下顿云卷;中午炒肝,晚上爆肚;今个儿吃吃大碗居的特色闷鸡,明个儿尝尝全聚德的正宗烤鸭。可俺娘总是吃不饱,总让老苗偷偷去帮她买馒头。买了几次没买着,就大发牢骚:什么穷辇子(穷地方),连个卖馒头的都没有!那像咱家里,出了门,一街两行都是大饼油条馒头包子!   领俺娘去逛西单商场,想给她买件北京衣服。俺娘虽然讲究穿,但衣服的价格必须以后夼庄为尺度,高出一寸可以,高出三、两寸也瘪瘪嘴勉强接受了,若高了五寸一尺,人立即就蹦起了高:啥?!500?!就这点子绡翅凌子?!在俺那里你知道买多少吗?50!哼,唬弄谁呢!走,快走!   俺娘是个见面熟,见人就想聊天。等车、坐车、逛街、饭馆吃饭、街椅上休息,总想跟人家搭个讪,问问人家是哪里的,幻想着能碰上个把后夼庄或是胶州或是青岛或是山东的老乡,热辣辣拉个手,话个家常。他乡遇故知,人生四大喜事之一武汉中际医院招聘嘛!如果是上了年纪的老同志也就罢了,同类项好合并。可俺娘常常不识时务,有一次在公交站等车,车老不来,俺娘就瞄上了旁边也在等车的小姑娘,踌蹰着上前开了腔,把人家正聚精会神发呆的小女孩吓了个趔趄,转身就逃一边去了——人家皇城根下矜持中长大的女孩子哪里受得了如此直接热辣的后夼庄热情?人家还以为碰上了一个老年痴呆症呢!还有一次,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直接给俺娘一个白眼球外加一句三字经:神经病!   俺娘还是有自尊的,热脸贴了两次凉屁股,便悲凉地说,京里人真是与咱庄不一样哇!之后,便不再满北京寻老乡了。   俺娘唯一表示满意的是住的地儿,床软软和和,桌干干净净,地毯花不隆登,喝水不要钱,拖鞋每天换,卫生有人打扫,洗漱品应有尽有,进门有人鞠躬,出门有人问好,有问必答,百问不厌,笑容满面,不是儿女,胜似儿女。   “嗯嗯,这个地方真挺好,比咱家里强多了。”俺娘心满意足地说。   “一晚给他八百多,他能不好好侍候你吗?”老苗说。说完才发现说漏嘴了,可是已经晚了。   “什么?你说多少?八百?”俺娘一下子从床上翻下地,提上包就要走人:睡一宿就要八百,这不是图财害命吗?我说呢,不亲不疼的,她怎么侍候得你这么舒服呢。走走走,马上走!   逛故宫的时候,走在皇帝住的可以跑马的大院子,数着皇帝院里多得数不清的大房子,仰看着大房子里金碧辉煌的高屋顶,尤其是看着御花园里粗得我们娘仨手牵手也围不拢的一株株奇形怪状的大古柏,俺娘还是由衷地赞叹了:北京就是北京啊,一个皇帝的家比咱后夼庄都大,树也比咱那里的粗多了!   嗨,伟大的首都终于有一样能pk倒后夼庄了。      四、交通大臣      我是个方向感很强又极弱的人。比如,面对一件事情,尤其是稍为重大、需要决策的事情,我总能于乱糟中很快理出头绪、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可是,我的方向感又极差,如果把我放在大都市、放进人海车流中,我就会脑子空空、茫然不知所向。让我坐公交车,我提心吊胆、心脑齐上,一般还是坐错了。不是错了车次,就是错了站点,再不就是坐反方向。所以,我一到大城市,想也不想省钱的事,直接把自己交给出租车司机,然后放松身心,听那爷们儿谈天侃地——我真的,老崇拜无所不知的出租车司机了!   第一次在北京乘地铁,我是当新生事物来体验的,为坐而坐。没有事急着,定一个方向,玩儿,放松而随意。即使如此,我仍张惶不安,去地铁图前伸脖子看半天,地铁都呼啸了四个来回了我还不知道我该乘几号线、向哪个方向去。如果再转,那直接就入糊涂阵了癫痫患者究竟有多长的寿命。所以,我一个人时,宁愿人钱两遭罪去承受地面的堵车之苦,也不选择乘地铁。   可是,这次带俺娘进京就不同了,因为有老苗。   老苗这孩子,上学不多,别的方面也有限,但方向感和记忆力超好。一条路,无论多曲折多复杂,她走一次就记住了,再走就不会错。乘公交也是,问明白在哪乘坐几站在哪转转几路到哪下,便不再有踌蹰停顿,一环扣一环,准确无误地领我们到达目的地。最让我佩服的是乘地铁,我只要告诉她到那下就不再管了。她去买票,问路,去地铁线路图前研究怎么乘,乘几线。我三看四看五看六看却越看越糊涂的地铁图,她只一看就明白了,就对我们说:OK了,走!中间不管转几转、倒几倒,一丝都不带乱的,也一丝都不带错的,俨然一个“老北京”。   我真是喜出望外,一路都忍不住给老苗唱赞歌:老苗,行啊你!老苗,你真是太棒了!老苗,我真是老崇拜你了!唱得老苗得意洋洋、喜气洋洋,信誓旦旦地说,老姨放心,坐车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心花怒放,连说好好好,太好了,我封你为“交通大臣”,从现在开始,路上的事就交你办了!   得了老苗这样一个省心又省钱的“交通大臣”,我真是心满意足乐不可支。不仅交通的事,与交通有关的我都悉数交给她。比如,去王府井逛夜市吃小吃;去什刹海谒恭王府;去奥运村看鸟巢、水立方;去天坛,逛公园、听回音壁;去南锣鼓巷,逛胡同、看民俗;去西单,看天桥、逛商场;甚至连去机场的行车路线也都交由她了——我只管下单,不,下诏!可喜的是,凡我下的诏,老苗都是高速高标高效办理,让我曾经担心的“京华之行”变得惬意无限,快活如甩手二掌柜!   当然,对于如此得心应手的“交通大臣”是不能光在嘴上唱唱赞歌的,物质奖励也必须跟上。中间,我领她逛了一个下午服装街,并豪迈地告诉她:看中什么买什么!她却很懂事很克制地只挑了一件小衫、一件外套和一只时装包。还有就是几盒北京特产,说是回去分给同事的。另外一件不知是什么,她神神秘秘跑去一家手工艺品店,还不让我们跟着,在里边鼓捣了很长时间,说是现场制作,还说她参入了现场制作。也不给我们看,也不说送谁的,只神神秘秘朝我眼前一晃,就收起来了。   这个老苗!对于我这样一个过来人,这世上还有秘密吗?嘁!      五、飞天      一直想让“俺娘和俺娘”坐次飞机,总觉得有幸赶上了“飞机”时代,不上天飞一次,是人生一大遗憾。许多年来,我也一直把带“俺娘和俺娘”坐飞机当成一种心愿、一种孝心去努力、去追求。可这看起来极简单的事,实践起来并不容易。   首先“俺娘和俺娘”不认为出门是件幸福的事。在家千般好,出门事事难。她们认为,旅游是件自讨苦吃的苦差事。第二,也是主要的一条,她们认为坐飞机是不安全的,把一个没翅的人当有翅的鸟发往万米高空,这不是拿性命当儿戏吗?第三个就是钱了:一张飞机票动辙上千,如果买馒头,够在家吃三年呢。   十年前,我曾带她们坐火车去了趟省城济南,意在让她们尝尝出门的甜头,诱发她们的飞天欲望。当时效果挺好,她们挺高兴,却因我没有趁热打铁延续战果,错失了良机。事情一旦停下来,再启动就得费劲了,一耽二搁地就到了十年后的今天。结果是,一个俺娘的飞天梦从此永远搁浅,永成遗憾。我这才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和紧迫性,不管三七二十一,决定立即带着另一个俺娘去飞一次。 共 622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6)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