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不务正业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2:01:54
艾鸫滗的家住在乡下,他整天待在家里伏在写字台上的稿纸堆里瞎捅咕,就是懒得上山拾掇地里的农活,他的父亲艾冠莳骂道:“好吃懒做,不务正业!”艾鸫滗听了不服气,把脖子一扭一梗地回敬道:“我这是在做学问!”他的父亲艾冠莳一听,气得拿起靠墙跟橦着的一把扫院子的扫帚,就朝艾鸫滗后背上砸去,艾鸫滗吓得“妈呀”一声站起身来,扔在写字台上的圆珠笔滚落到了地上,他也顾不得上去捡,就撒开脚巴丫子冲出了门外……
   艾鸫滗离家出走了,村里人说啥的都有,有的说:“艾冠莳下手太狠了,管教孩子也不是像他那种教育方法。”也有的说:“艾鸫滗就是不务正业,这回可完了,不单单是懒,而且还彻底跑到社会上去了,彻底成了五鬼六子球了!”
   艾鸫滗离家出走以后,他的母亲贤靓馥就跟他父亲艾冠莳吵闹,“你心太狠了,有这样打自己的儿子吗?”他的父亲艾冠莳也是心在气头上,“他一辈子再也别回这个家!”
   其实,艾鸫滗的这次离家出走也是提前有准备的。前几天他在家伏在案上写文章的时候,累了就停下来浏览一下报纸、听一听广播电台的广告节目,一心想为自己在城里找一个能发挥特长的营生干干,就在他刚刚获悉:市精神文明办要公开招收一名对外策划的临时文笔人员的时候,正巧与父亲发生了那件不愉快的事情,他从家里跑出去直接到了精神文明办去报名,凭着掏出的两本国家级小说征文的获奖证书,就很自然而然地力压群雄,顺利被录用了,虽然只是个临时的,可他却武汉治疗癫痫哪最好怀有很大的希望,心想:就凭着自己的文笔才干,我不怕将来不能被转为正式捧铁饭碗工作人员。
   艾鸫滗找到这份工作以后,真是如鱼得水、如虎添翼。他住在精神文明办的单身宿舍里,这样晚上吃过饭之后他就全身心地把一切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到文学创作中去了。
   艾鸫滗长时间没有回家里,他的父亲艾冠莳有点坐不住了,他拨打艾鸫滗的电话,艾鸫滗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一连着拨打了两天,他都没有成功听儿子的声音。这下子他可真的有点受不了了,连续找了儿子的好几个同学,才打听到他在精神文明办找到了工作。他听了立马放下手里的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更好农活,坐上村村通公交车跑到了市精神文明办。艾鸫滗见到父亲甚感突然,对父亲打他耿耿于怀,说什么不肯跟父亲回去,好在父亲知道了他的下落,也知道了他找到了一份人人羡慕的好职业,也就放心了,就独自一人回家了。快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正当他寻思着见到老伴怎么向她讲明情况时,忽然发现镇邮电局的投递员骑的摩托车竟然跑到自己家门口停下了,他刚要上前去问明原因,只听邮递员小伙子看了他一眼以后,就朝他家院里大声喊道:“艾鸫滗,请出来签字拿稿费单!”他听了赶忙走上前去说道:“同志,艾鸫滗是我儿子,他现在在单位上班没有时间回来。”投递员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你替他签字领取吧。”他签完字投递员把两张稿费单交到了他的手里,说道:“带上身份证到邮电局领取稿费,两个月不领取的话,稿费将退回原寄发单位。”
   连续寄来了几张稿费单,艾冠莳一下子觉得有点坐不住了。第二天他就起早坐上村村通公交车去到了市里。到了精神文明办一打听,儿子艾鸫滗不在这里了,听同事们说是什么因他工作出色被借调到计划生育办政工科帮忙去了。艾冠莳本来还要到计划生育办工室去找他,可又一想:孩子被借调到计划生育办帮忙,肯定工作忙得很,在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去找他而拖了他的后腿。再说了,反正那些稿费单的期限是三个月,到儿子闲了再找他也不晚。艾冠莳心里这样想着,又一个人回到了家里,尽管没能把儿子找回来,可他心里好像舒坦了不少,舒坦的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可能是儿子在外面得到了重用的缘故吧。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开心笑了。回到了村里,有人看到他心高气爽地从市里回来,故意朝远处看了一眼问道:“咋,还没能把儿子找回来?”
   “嗨,他太忙了,忙着给单位写宣传材料,忙的连晚上还要加班很长时间呢!”那些村民听了,一个个都摇着头说道:“不再是那时整天他嫌呼他不务正业了吧?”他们一个个边说边微笑着离开了。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此时刚刚干临时工的艾鸫滗正心灰意冷地坐在精神文明办办公室里,两手怠倦地搓着下巴无比伤神地反思着……
   回想起来到精神文明办工作的这段时间,凭着自己的才能本来是可以把工作做得得心应手的,哈尔滨治癫痫的好医院怎么选偏偏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被借调到计划生育办公室帮忙,本来听说干好了很快就可以转正的,可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工作之余搞文学创作能惹这么大的麻烦,写作就写作吧,偏偏写那些领导不高兴的事情干啥?
   “小艾呀,你别以为自己有能力、有水平,可这是在单位,不是在你自己家里可以随心所欲……”说到这里,精神文明办公室会来事的主任习惯地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上下两片超薄的嘴唇,看到自己崇敬的领导口干的动作,顺从翀赶紧泡了一杯自己专门准备的茶水放到了主任面前,主任用感激的目光看了顺从翀一眼,咽了一口茶水话锋一转又说:“当然,你写小说的本身是无可厚非的,可你被借调到计划生育办,你得处处围绕着人家严局长的意向办事呀!计划生育办公室和精神文明办一样,都是政府的窗口。说话办事一举一动都直接影响着我们政府和人民群众能否关系密切的头等大事情呀!”说着,主任拿起顺从翀刚才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呷了一口,又继续说道:“文化大革命时期的那些大鸣大放早就令行禁止了……”说到这里,他盯着艾鸫滗看了好长时间又说:“也是,你没有经历过,在文明办说话可不能像普通的老百姓张嘴就来,在这里言行是要讲究原则的,来不得半点似是而非。文学创作也是一样,要有分寸尺度,否则领导看了不会满意的……”
   听到这里,艾鸫滗心里不觉一愣,他很委屈地对主任说道:“会主任,我没那个意思,被借调到计划生育办公室帮忙,你也知道那是严局长点名向你要的,工作过程当中,我积累了不少创作素材,我就把它们加上了文学色彩,写成了具有教育意义的文学作品。当时,稿子写出来以后,领导们看过以后都说没意见,谁知道文章在头版刊出后,没想到会……会在全局上纲上线扯这么远……”艾鸫滗说这番话的时候,低垂着眼睑显得很是委屈.
   “咋?你还不虚心?”
   “哼!那是妒嫉!是胡扯!”
   会主任还想继续往下论扯,坐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年轻打字员秦正妮小声嘀咕说道……
   会主任听了仿佛觉得身后有一股带箭的疾风直袭他的脊背,他猛地转过身来,脸色拉得老青老长,表情充满了气愤和恼怒,说道:“扯?谁扯?精神文明办这回要真的全面彻底整顿了,顺从翀,像这样的不合情的文章不要再看了,赶快起草一份整顿方案,要详细点,越详细越好!”
   顺从翀摘下深度的老花镜,用右手的四个指背弹了弹登载艾鸫滗文章的报纸,深沉地钩动着下巴。他在文明办是众所周知的文化哲人,年龄最老自不必说,每到关键的时候,他都能引经据典的给会主任以维护和支持。这一点早就渗透和融化到了会主任的骨子里,这一点会主任是心有灵犀的。
   “凭良心说,艾鸫滗的这篇文章从反映生活的角度来讲,还是不错的,但是要从哲学的角度来剖开透析,则未免有些涉嫌问题了。各位请看这第三自然小段……”顺从翀复又带上深度老花镜,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加重了许多:“从哲学的角度分析来看,艾涷滗作品当中的主人公生活作风极不够严谨,但结症并非于此,剖开细看,视其纵面就不难发现,该作品的主人公对其事物的认识肤浅,并且对领导还表示出一种相当的蔑视和戏弄。”说到这里,他把浑浊的眼球使劲地翻到深度老花镜框的上边,审视着会主任脸上的表情,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念道:“正如每次发福利分东西,本来公开场合不论年龄大小、职务高低,都是人均平等的,但我因为下班急着到幼儿园去接孩子,所以没等着发令我就提前把我的和爱人的两份一起拿走了,拿走还不要紧,错就错在没有提前通知我爱人,结果她下班时也拿了一份。这一点,领导处理的时候请考虑我爱人在局里的美貌地位……”
   “嘻嘻,美貌就可以多拿几份呀!嘻嘻,以后靠美貌啥都优先算了,嘻嘻……”也还算美丽的打字员秦正妮无不讥讽地说道。
   “笑,笑什么笑?我们研究哲学应该抱着很严肃的态度,不可滥用到其它的什么场合。”会主任还没有发话批评,顺从翀就正色叱咤说道。
   听到这里,艾鸫滗实在忍不住了,站起身来说道:“你……你读文章怎么能断章取义的呢?你……你这不是故意借埋汰作品而埋汰人嘛!”
   “艾鸫滗……”会主任弹了弹两指之间夹着的卷烟烟灰说道:“顺从翀说的很有道理嘛!按照哲学‘存在就是被感知’的观点来分析事物,存在就是已发生的事,感知就是对这件已发生的事情在自己意识形态里所产生的……”
   “呃咳……咳咳……”会主任的话还没说完,顺从翀便使劲咳嗽了两声,打断了会主任拿出的被束之高阁好久不用的侃侃宏论。这一回,会主任可没给顺从翀一个好脸色,问道:“怎么啦,顺从翀,难道你认为我说的不对吗?”
   “不……不……不……高论……的确高论啊!”顺从翀急忙用手动了动深度的老花镜框迎合着说道:“是镜框上流下来的水滴呛到了我的嗓子……”
   这一下子会主任真的有点厌恶了,他使劲白了顺从翀一眼,继续说道:“当然了,事无完事,人无完人,谁都会犯错误,主要的是犯了错误你是如何认识,能不能拿出勇气来深挖藏在灵魂深处的私心毒瘤。现在我宣布:艾鸫滗必须深刻反省要写一份长篇检查,然后我报到宣传部领导那里等候处理……”
   没等会主任把话说完,艾鸫滗就有点破罐子破摔地说道:“会主任,那是写小说,也算不上是我自己所为,再说了我还没对象呢,怎么能说是我犯的错误?倒是你,看看前面墙壁上贴的‘禁止吸烟’,你竟然不管不顾的,看你吐出来的烟雾,把顺从翀熏的流下的眼泪都呛到他嗓子眼里去了……”
   “你……”会主任刚要发火,被旁边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拿起电话“哦……哦……”应着,然后放下话筒拿起了茶杯使劲喝了一口,看了看顺从翀,又使劲喝了一口,看了看打字员秦正妮,又使劲喝了一口,看了艾鸫滗好长时间,一字一板地说道:“你明天去人事科办理手续,到局计划生育办公室报到!”艾鸫滗听了惊奇地站起身来问道:“那么会主任,我那检讨还要不要写了呀?”会主任听了深沉地说道:“写与不写,你都要永远记住:无论如何再不能犯这类似的错误!”艾鸫滗有些不解地看着急急出门的会主任,又看着紧随其后出门的顺从翀,喃喃地说道:“我也没犯啥错误呀?”
   直到办公室发出一片哄堂大笑,艾鸫滗这才如梦初醒,他抖了抖肩,猛然觉得好像身上轻松了许多……

共 410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