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柳岸·人间】大山深处的一份静谧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34:05
摘要:深夜感受大山的静谧,回忆儿时父母对自己的操劳,深感惭愧。 地处黄土高原,那里有一个僻静的小山村。是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木看着我长大,这里有太多的不愿割舍,不愿割舍那大山的一份静谧,而这份静谧会让人闪着泪花。   记忆中我能记清楚事时,我家就养羊,小小的羊就成了我的玩伴,也成了放学后我的职业。   当听到学校放学的铃声,我急急收拾书包,可劲地往家跑,到家后,随便到厨房拿一块馍馍,又往山里跑,就是因为这样,运动会我还得了奖。   到山后,不管见不见羊,见不见父亲,我总是呼喊着父亲,渐渐地,每天六点钟,父亲就往山下看,因为他知道我要来,生怕我错过他,去更远的地方寻他。   我在山下,羊在山坡,我席地而坐,开始数羊,一二三……可是数着数着我开始眼花,我盯不住,然后又开始数。作为一个农民孩子,因为我知道,这些羊是我们家的财产,我们的学费都是靠卖羊换来的。   年少,在学校时,我时常向同学们提到,我家有多少只羊,同学们都很羡慕我,不是说养羊就说明我家有钱,在他们看来我有玩具,因为小羊可爱,农村娃娃没有玩具,小猫小狗就是我们生活的陪伴。偶尔,在电视中看到,同龄的小孩拿着玩具车,小手枪,那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奢望。   我缠着父亲问:“今年我们家的羊会生几个羊宝宝,白的多,还是黑的多?”父亲回答着:“有五六十个。”我很兴奋。拿起一块小石头,扔向落单的羊,那羊一惊,很快地窜进羊群里,我嘻嘻地笑了。   我走到父亲身边,父亲用粗糙的大手拉着我的小手,在羊后面驱赶着,风吹过,父亲的身上散发着旱烟味,而我闻着这个味生活了二十年。但又有谁明白,这个旱烟味凝结着父亲的苦与哀愁,每到我们姊妹三人开学时,羊又未出售,学费成了大问题,父亲坐在门槛抽着旱烟,那熟悉的旱烟味透露着父亲的无助。母亲坐在炕头,左手一块旧布,右手一针一线地为我们补着旧书包。父亲扔掉似灭未灭的烟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出门了。我知道,父亲是去左邻右舍家借钱,我们静静地等着,等着父亲的学费。   大概过了几小时,父亲回来了,脸上没有一点的笑容,我们睡了,偷偷地我听到了父亲和母亲的谈话。“钱没有借到,但娃们的书必须要念,把牛便宜处理了吧”。母亲很不愿意。可是为了我们的学费,母亲还是同意了父亲的决定。   深夜,父亲拉着一头老黄牛出圏了。后来我知道父亲将牛拉去送到一家饭店,为我们换了学费。可是这样的买卖只赔不赚,我偷偷地躲在被窝里哭了,大姐二姐,还有母亲都哭了,我这才明白,儿女多的爹娘苦。   我能感受到这一切,这份血浓于水的爱,是这份爱让我长大。   剪完羊毛,卖羊毛时,我都会在父亲的身边,因为卖完羊毛时,他都会给我几块的零花钱,我拿着这些钱去买自己最爱吃的零食。只有售羊和售羊毛后,我才有零花钱,平时我也不会向家人要,生活不允许我要。   时间一晃几年过去了,姐姐毕业了,参加工作,养的羊多了,羊价也高了,生活也富裕了,回想起那些年少的苦日子,生活真得不容易,也才明白了为什么去县城不吃一次饭馆,明白了母亲不给自己买衣服,明白了父亲总是抽五元一斤的旱烟,明白了母亲用旧布给我们缝书包。如今看到那破旧的书包,我感叹父母懂得真真的过日子。   如今我也去县城上学了,看着母亲为我带的馍馍,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馍馍,这是母亲的汗水,是母亲的血液,是对一个儿子成大器的渴望。吃一口,有母亲的乳香,母亲的疼爱,母亲的暖。我把它分享给同学,他们吃了,体会着一位母亲的不容易。   又是一个盛夏,暑假到了,我迫不及待地回家,坐在回家的车上,我能想到母亲正在家给我做我最爱吃的焖面,跑前跑后,时不时地看看窗外,然后停下手头的活,静静地听着汽车的喇叭声,喇叭声的响起说明我来了。她会急躁躁跑来,看着我说:“来把东西给我,还有啥没带,记得把所有的都带上。”我走在前面,母亲走在后面,很快我落下她好远,回头,我看着她,她没有了以前那样的轻快,一副老了的样子,我等着她,然后接过了她手中的行李,可她总是不让。   回到家,我就开始拼命的干活,我多干一点,父母就可以少干一点,这成了我回家的习惯,成了我对父母的一点点回报。   有时候我也想,我可以不回家,去自己喜欢的地方,去旅游,去和同学们狂奔。当打开朋友圈,qq空间,看着好友们发的照片,我好羡慕,也很渴望,想起父母以前为我受过的罪,我只想回家帮父母干活。   气候越来越干旱,羊越来越多,附近的草场已不能供应大量牲畜生长,父亲去了大山,去那里搭建了一个帐篷,带着小狗黑黑还有家里羊住进了大山,往返回家取一次馍馍都要走好几十里的山路。我望着被风吹被雨打的父亲消瘦的脸说:“父亲,您都这把年纪了,这样拼命干啥?”“傻孩子,这不是给你攒买楼房的钱,还有娶媳妇的钱吗?要是你有一天带你女友回家,没有个像样的房子,人家怎么能看上你。”   我无言以对,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为了我这个只知索取的吸血鬼,是我吸老了父亲,吸瘦了父亲,我眼睛湿了,眼泪撒在了草场,撒在了父亲踏满脚印的路上。   在我百般劝阻下,父亲让我去大山放牧,我带着黑黑住进了大山。   白天对着蓝天白云诉说着理想,看着河边流淌出的一汪汪泉水绵延不断向远方,俯下身子,喝一口,甘甜。黑黑也模仿着我,用舌头添着泉水,笑嘻嘻的,我抱着它,它在我的怀中安静地睡去,想起母亲小时候抱着我长大。   这里没有什么人,好几天都看不到,我好孤独,也很难过,有时候我想过放弃,我要回家,回家我就没有这样累。白天放羊,深夜给自己和黑黑做饭,但想起父母对我的付出,我强迫着自己,对着黑黑说话打气,你看你身体如牛,这点苦也受不了,你不干,父亲就会来干。就这样我一直坚持着,也算是这么多年来给父亲的一点点回报。   漆黑的夜色,黑黑作伴,繁星点点,不由地会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坐在大山的帐篷前,看着闪闪的星星,行走的月亮,感受着大山的这份静谧,回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写下这份回忆,只为鼓励自己,让自己时刻记得回报父母感恩父母。   这静谧总让我含着泪花。 原发性癫痫病真的遗传吗沈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安徽怎样找靠谱的癫痫医院?武汉怎样治颠痫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