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笔尖】进城的石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0:52:00
破坏: 阅读:1713发表时间:2014-06-04 12:56:00
摘要:我伫立桥头和石头对视,欲言又止的表情满含忧伤。家乡山上的石头纷纷进城,家乡山上的树纷纷进城,家乡的乡亲纷纷进城……记忆中的家乡,只剩下模糊的影像。除了失落,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每天经过咪油大桥到校上课,都要路遇许多车子。大车、小车、摩托车,新车、旧车,半新不旧车,高档车、低档车、普通车,货车、客车、出租车,公家车、私家车……车如流水,往来穿梭不绝,使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最害怕在桥上遇到拉着沉甸甸的石头的车子。虽然每辆车往往只拉一块石头,却似乎分外沉重,压得石拱桥发出一连串不堪重负的“嘎吱”声,如病痛难忍时凄厉的呻吟。站在桥上的我,明显感觉到桥在我脚下哆嗦。我的心,酸酸地痛。仿佛车子不是碾压在桥上,而是碾压在我心上。可天不随人愿,每次过桥,都不可避免地遇到这类车子,有时甚至两三辆鱼贯着过桥,好像想把桥压弯、压扁,也好像想把我的心压弯、压碎。我心疼,不单是同情桥的痛苦,也为那些被肢解得四分五裂、背井离乡进城而未知命运如何的石头,更多的是为家乡那些由于石头被开采而遍体鳞伤、千疮百孔的山峰。
   起初,我也和许多人一样,没觉得拉石头的车和其他货车有什么两样,也不会想到,有那么一天,这些躺在车厢里痛苦万状的石头,这么深刻地刺痛我的心。
   因为石头而心痛,是从五年前那次回家过春节开始的,之后就一发不可收。那个冬末的早晨,阳光暖融融地铺满大地,我心里塞满回家的喜悦,脸上挂着山茶般淳朴而艳丽的笑容,挤上从禄劝到中屏的客车。车子在青山绿水间蜿蜒,心情阳光般灿烂。可到茶花箐垭口一下车,我的目光就被对面那座山刺得生疼,心也跟着隐隐作痛。扑入我的视野的是那座彝名叫“梵簇白”(彝语:岩子聚集的山)的山。那座曾经巍峨雄壮、俏丽挺拔、石壁林立的山,由于石头被开采,已经变得遍体鳞伤、满目疮痍,惨不忍睹,山不成山。
   “梵簇白”石头特别多,石头的纹路和质地非常好。表面呈浅黑色的石头,剖开是灰白色,凿成的石块,铺在地面,美观耐用。我们家乡临近几个村,村村用此山石板铺路,户户用此山石板铺院子。我家的院子也是“梵簇白”的石板铺就的。三十年前,我阿爹请一个石匠到“梵簇白”凿石为块,带着叔叔和弟弟,用背架一块块背下山,耐心细致的铺好。石板光滑细腻,石块与石块的缝隙间,只能漏下水去。风吹日晒、雨打霜冻、牛踩猪拱、鸡啄猫抓了三十多年,这些石板依旧美观大方,没有一丝裂纹,没有患上癫痫病了要怎么治疗才好呢半个斑点。
   由于“梵簇白”的石头质地好,美观大方,经久耐用,名气渐渐走出山。“人怕出名猪怕壮”,此话一点不假。“梵簇白”山上的石头,招徕一拨又一拨石材开发商。他们围着石山看了又看,考证了又考证,眼露见到大把钞票的狂喜,找石山的主人谈了又谈。最终,此山石头的开发权,被一个外省开放商买走,还挖通了到山脚的车路。一块块石头,从山上剥离出来、肢解开去,躺在“吱嘎”作响的载重货车上,沿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土公下山,走进城市,走进石材厂,经过解石机一阵刺耳的“呲呲”,成了一块块薄薄的、漂亮的石块。最后铺到哪里,装饰了哪个地方,就不得而知了。
   自从见过“梵簇白”触目惊心的惨状后,每次路遇拉石头的货车,我的心就剧烈地颤抖,目光跟随车子驰出很远。我真担心有一天,刻满我童年记忆的那几块石头,也躺在车上和我擦肩而过。
   在家乡的众多的石头中,床架石、老虎石、干爹石,这三块石头的记忆,至今清晰如初,抹之不去。
   床架石像极一张大床,人们喜欢到上面休息,故而村里人如此呼之。床架石平坦光滑,安安稳稳地横卧在小河中间,掩映于两岸枝叶交错的核桃树阴下。枯水季节,从两座青山间窜来的清洌洌的细流,撞击到床架石上,“嚓嚓嚓”迸溅出飞花碎玉的细浪,然后打几个旋,汇聚成一个水潭。水潭像一个绿色大盆,潭底布满青苔。潭里的水位,常达床架石半腰,潭面的水分为两路,轻歌曼舞着绕过床架石,沿着河道潺潺远去。涨水时候,挟裹着泥沙和草屑、树枝的浑浊的洪水,像一匹匹放荡不羁的野马,无情地跨过床架石狂奔而下。巨大的水流恶狠狠地把床架石踩在脚底,好像要把它撕碎、嚼烂,之后冲走。但汹涌澎湃的洪水过后,床架石依旧稳如泰山,岿然不动,展现出它独有的风姿。由于洪水的冲刷,床架石更加干净,更加光滑诱人。
   床架石不仅是河岸劳作者休息的好场所,而且是小孩子的乐园。记得小时候,我们女孩子家常做的活计是找猪草。三五伙伴约拢,把空竹篮随意丢在岸边,坐在床架石上玩耍,那是多么惬意的事啊!我们常坐在床架石上,进行抓子、解绷绷、编手镯等比赛。每天换一个花样,循环反复,输的挨弹几个脑袋,赢的收几声喝彩。快乐撞击在床架石上,发出银铃般的脆响,随着水流飘荡。玩够、耍够,才依依不舍地挎起篮子,胡乱找点猪草回家。因床架石挨骂或挨打,是常有的事,但娃儿们却屡教不改,有打死不投降之势。
   一个春风和煦、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正在院子里放小鸭子(小鸭子刚孵出几天,需要看顾。我给它们喂了一点碎米,看着它们在木盆里玩水),三个姑娘伴来约我去找猪草。我心花怒放地柔声答应着,却被坐在高高的屋檐下织麻布的奶奶阻止住了。奶奶担心老鹰或黄鼠狼会来叼小鸭子,要我好生看着。我一想到伙伴们在床架石上玩耍的欢快情景,心里痒痒得不行,便急中生智,找来鸟笼,拎着我家那七只刚会浮水的小鸭子,跟着伙伴们出门。
   到达目的地,我们四人齐心协力,小心翼翼地把小鸭子抓进水潭,然后坐在床架石上,饶有兴致地看小鸭子戏水。小鸭子可爱极了,圆头圆脑的外形,毛茸茸的身躯,背部黑,腹部黄。它们在绿如碧玉的水潭里嬉戏、捕食,一会像一片片叶子轻飘飘地浮在水面,一会翻着筋头翘起黄色屁股在水里捕食。天蓝、山青、水绿,水潭里的鸭子也似乎被染成了绿色,我们的心情也无边无垠地绿着。
   小孩子的耐心总是有限,不久我们就看腻了,又开始解绷绷比赛。红色毛线在我们稚嫩的手上变成各式各样的图案,时光在我们灵巧的手起手落中飞逝。太阳已经落到西山顶,红霞铺满了河面,映红了我们纯真的笑脸,我蓦然惊觉,立刻去找小鸭子。小伙伴们一跃而起,赶紧挎着竹蓝,沿河找猪草。小鸭子游累了,一个个把头圈进翅膀里,躺在潭边的草地上舒服地做梦呢。我高兴地抓鸭子进笼,准备收工回家。可左数右数,小鸭子还是少了一只。天啊,这几只鸭子是我家今后一年的盐巴钱哦!可怎么办呢?想到阿妈的鞭子,奶奶的唠叨,我脸色发白,胆战心惊地尖叫“小鸭子丢了!小鸭子丢了!”伙伴们听到我的叫声,也吓了一跳,都扔下篮子,帮我找鸭子。搜遍附近河道,翻过每一蓬丛草、每一块石头,硬是没有鸭子的影子。夜姑娘拉开了黑色帷幕,我们只好猜测着小鸭子的命运,踏着夜色,怏怏地回家。那晚,我挨了阿妈两竹鞭,三个小伙伴也挨家长的骂。唉,到现在我都想不通,明明没见黄鼠狼或老鹰的影子,小鸭子怎么就丢了?
   我恨死了床架石,狠狠咒骂着它入睡。可第二天,伙伴们一约,我又禁不住诱惑,把自己发誓赌咒的话抛到九霄云外,欢天喜地跟着大家去床架石上玩耍了。
   床架石带给我们无穷的快乐,那快乐是刻骨铭心的。
   老虎石是横卧在山路边的一块石头,因其形状像一只首尾分明的老虎而得名。打柴回家的人,总喜欢把背子放在石虎上,站着休息片刻。
   小时候,我常常进山捡细柴,每次背着背子路经老虎石回家,都要在石上歇一气,放松一下心情。每次见这块石头,我就会想起奶奶讲的神话故事——《神奇的石老虎》: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乌蒙山脚下住着一户彝家。这家男主人英年早逝,哭瞎了眼的母亲带着两个儿子,艰难度日。大儿子从小好吃懒做、自私贪婪;小儿子吃苦耐劳、憨厚善良。一天天,一年年,终于等到大儿子娶了媳妇。没想到,心狠手辣的大儿子霸占了所有的家当,还把老母亲推给弟弟。小儿子不争不闹,带着母亲到外面搭草棚居住。
   为了赡养母亲,小儿子每天鸡打鸣就进山砍柴,背到十几里外的街上去卖,买米买油回家。小儿子每次背柴回家,都要把背子放在路边那块形状酷似老虎的石头上,站着休息一会,舒一口气。此石刚好齐人腰,方便背背子的人休息。有一天,他突然听到石虎说道:“小伙子,你整哪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天天把柴压在我身上,压得我脑壳都要裂开了。你要银子,从我肚里拿一点,不要再压我了!”
   小儿子正诧异,忽见石虎张开了嘴,露出肚里白花花的银子。他连忙伸出一只手,从石虎肚里拿出一点银子,便千恩万谢地回家,做起小买卖过日子。
   阿哥见弟弟日子好过起来,就去逼问弟弟,老实巴交的弟弟只好一五一十告诉他。阿哥欣喜若狂,也学弟弟每日背柴到石虎上息,焦急不安地等待石虎开口。和弟弟的境遇一样,石虎终于张嘴了,阿哥用双手不停地从石虎肚里往外掏银子。他贪得无厌的行为,惹得石虎大为恼火,石虎闭拢了嘴巴。阿哥的双手把卡在石虎嘴里,挣不出来,回不了家。他媳妇寻来,见此情景,只好每天拉着儿子,送饭送水喂他。风吹日晒、雨淋霜冻,阿哥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家里的东西也被他吃得所剩无几。
   这一天,媳妇把家里唯一的一只母鸡煮来喂他,然后流着泪说:“我已经尽力了,以后再没有办法管你。”
   阿哥泪流满面,要求媳妇最后亲他一次,媳妇点头答应。石虎见到夫妻二人涕泪交流地亲嘴,忍不住“噗嗤”笑出声。石虎张嘴一笑,哥哥得救了。他被媳妇背回家,在弟弟的帮助下,调理好身体。经过这次的教训,哥哥再也不敢懒惰和贪心,也学着弟弟勤勤恳恳地过起日子洛阳能够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靠谱吗
   每次到老虎石上休息,我的思绪便无边蔓延。在我意念里,眼前的老石虎,仿佛就是传说中神奇的石老虎。我甚至幻想着,有一天这石虎也会开口说话,也会送我白花花的银子。如果真能那样,阿爹阿妈为生计皱紧的眉头会舒展一些吧?即便如此,我一定会吸取那个贪婪哥哥的教训,拿够一家人吃饭的银子就行了。不,我还想做一件红灯芯绒衣服呢!
   幻想归幻想,可老虎石不可能给我想要的东西,我还得捡柴、背柴。但我深深感谢这块石头,它不但是我放松身心的好地方,而且教育我要做一个勤劳朴实、知足善良的人。
   干爹石,是我家背后山顶一块似方非方、似圆非圆的普通大石头,只因它高高在上,有高瞻远瞩之势,村人便对它有几分敬畏。在破除迷信风声日益紧张的日子里,也不时有人趁夜避开耳目,到此石下祈祷求愿。我弟弟小时候很淘气,脾气又暴躁,家人为此很是头疼。有人向阿爹提议,替弟弟找个老干爹。找了老干爹,弟弟就真的能乖巧懂事么?读过书的阿爹是不大相信的,但又没有其他办法,只好“病急乱投医”。村里找干爹的习俗是搭桥拉人,可形势那么紧张,我家成分又不好,不敢冒那份险。我爹思来想去,找出一个最为稳妥的办法:让我弟弟去拜山顶那块石头做干爹。
   那个早晨,茫茫雾霭笼罩着山顶,阿爹带我和弟弟来到那块石头下,把核桃和糖果小心地放在石头脚的草坪上,让弟弟跪着向石头磕了三个头,喊三声“干爹”。之后,阿爹给弟弟取了一个名“罗若(彝语:石儿子)”,权当是石头给的。记得那早,弟弟特别乖,我感到新奇而快乐。
   从此,我把那块石头喊作“干爹石”,觉得那块石头无比神圣起来。每当我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或郁闷烦躁时,就会默默地注视着山顶高高在上的“干爹石”,暗暗祈祷一番,心情就会平静下来。干爹石,成了抚慰我童年心灵的良药。
   一辆又一辆拉石头的载重货车,和我擦肩而过,“梵簇白”附近几座石头比较多的山,也千疮百孔,惨不忍睹了,幸亏刻满我记忆的那几块石头还在。我想:这几块石头不算太大,又不集中,是不会被拉进城的。
   可万万没想到,我这点渺小的愿望,终有一天会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一个阴凉的午后,由于前方修路,大桥上塞满了车。一辆拉石头的货车停在许多小车中间,成了鹤立鸡群之势,车厢里赫然躺着那块老虎石。望着那有头有尾、棱角分明,活脱脱一只老虎的石头,我的心像被荆棘划破了一般,刺凌淩地疼。车厢里的石头,也似乎认出了我,露出复杂的表情。有他乡遇故人的惊喜,有对未来命运的惶恐。
   我伫立桥头和石头对视,欲言又止的表情满含忧伤。家乡山上的石头纷纷进城,家乡山上的树纷纷进城,家乡的乡亲纷纷进城……记忆中的家乡,只剩下模哈尔滨癫痫病人吃什么药糊的影像。除了失落,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共 471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