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二哥(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53:13

昨天下午六点多钟,大哥赵福成手机与我联系,我才知道,希望我去看望一下二嫂。这是多少年来大哥第一次为这样的事儿主动给我打电话,我心里有一种暖暖的东西在蠕动,我答应一定去。

二哥赵福洲是大哥的亲兄弟,我常年工作在外不在家,二哥经常回家帮助父亲,突然病发心肌梗死去世了,去世时才52岁。

大哥家兄妹六个,大哥福成,二哥福州,大妹子女,二妹子黑妞,三兄弟大疙瘩,四兄弟小疙瘩。他们都是二伯父赵斌的孩子。早年因二伯父家经济困难,生活拮据,只有大哥上高中毕业,其他兄妹几个全是初中以下文化,很早就走入了社会。赵大疙瘩也是因没钱治病才去世的,几十年过去了,二伯、二娘、大哥他们兄妹几个,一直心里觉得欠这个兄弟的,每年的农历二月十五上坟,大哥都要带着小兄弟福京去给大疙瘩坟上挂纸条、烧纸钱、摆供品祭奠,以慰藉那缺憾的心灵。

二哥长我两岁,属牛的。在我的记忆里,他有一副大大的脸庞,大大的眼睛,浓浓的眉毛,高高的鼻梁,厚厚的嘴唇,浑浑实实的身板子。他总是那么憨厚、那么淳朴、那么善良、那么勤劳。我们年龄基本相仿,因此小时候经常在一块儿玩耍。还有一个原因,我和二哥在一起总有一种安全感,总有一种依赖感,也就不由自主地爱和二哥在一起了。

我们几乎一起走进学校,我六岁,他九岁。学校就在咸池村的正中间,大队部南北长方形大院子里,北边进口处没有大门楼,东边院墙外是住家户,南边一排溜七间土木结构蓝瓦大房子,是大队部和大队卫生所及代销点,西边是一排溜十五间的土木结构蓝瓦房子是我们的教室。每三间一个教室,五个教室五个从小学一年级到小学五年级的班级。无论是大队部的房子,还是学校的房子,窗户都是木格窗子,糊了白棉纸的。一年级教室里坐的凳子是一搂粗的圆木,书桌就是我们小孩子的膝盖。二三年级坐的是自己从家中带的凳子,书桌是两头垒了砖胚子,上边搭了块长条木板的简易条桌,四五年级才正式有两人坐的桌子和凳子。

每次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就想下河滩摸鱼抓螃蟹,二哥都会毫不犹豫答应我的请求。

那是一条小河沟,沟里和两边的土堰上长满了青青的小草,还有各种各样颜色的小花。绿草丛中,杂色花草间,河水清澈见底,布满了青色的鹅卵石。河水不深,只有一脚脖子深,因河底黑色的淤泥太多,脚刚下去,水就浑了。我俩把鞋子用鞋带绑好挂在脖子上,屁股上的腰带上系了个小洋铁桶儿,弓着腰,低着头,挨个儿从青色的鹅卵石下小心翼翼地摸鱼抓螃蟹。

小河沟里没有大鱼,都是一扎长的像豌豆角一样大的白条鱼和红翅鱼,也有一些草包鱼和黄鳝鱼,可它们也都挺狡猾的,挺不好摸,刚一碰到石头,它就跑到浑水里另一块石头下边去了。二哥轻轻移动河水中的脚,悄悄走到鹅卵石边,先瞅准水下石头缝的位置,两手迅速堵上石头缝,偶尔才能摸到一条,我们高兴极了。螃蟹相对好抓一些,可它也挺顽固的,竖着两个大夹子,瞪着两只黑漆漆的大眼睛,一边抵抗,一边想办法躲路逃跑。小一点的螃蟹我敢去下手抓,大一点的螃蟹我就得大呼小叫地让二哥快来抓。但若行动慢了,它就跑进浑水里了,找不到了。我俩就这样摸着鱼逗着趣,玩得不亦乐乎,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回家。

二哥总是很忙,我很少能够和他在一起玩耍,只有过星期天的时候不上学才能去找他玩耍。为了家庭生活,二哥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放牛,上山拾柴禾。放牛,春夏秋三季,得早上放,下午放。冬季,还得与二伯一起铡草喂牛,因此二哥的学根本就没有上成,小学没毕业,不到十二岁就辍学了,因为他文化少,他只会拼死力干活挣工分、拼死力干活赚钱维持这个家庭。

我在学校度日如年地熬过一周,心情愉快地去找二哥玩耍。和我玩耍的时间就是他放牛的时间,他跟在牛的屁股后,我跟在他的屁股后,沿着羊肠小道,或到小河边,或到山坡上。

跟着二哥去放牛去玩耍,二哥就能想着法子让我吃点这东西吃点那东西。在小河边放牛,二哥就带着我摸鱼抓螃蟹。我们在小河边的沙滩上燃起篝火烧螃蟹烧鱼吃。虽然那螃蟹和鱼烧起来大多时候是甜的,但我也吃得满口香。在山坡上放牛,二哥总能弄来一些野果子,如,柿子、苹果、梨、栗子、板栗、洋桃、八月扎、五味子、小酸枣等给我吃。有时他会抓条蛇、逮个蛤蟆、打个麻雀等野味,用树叶子裹了,上边泥巴糊好了,架在火上烧熟给我吃。有时也能在没人发现的时候,从庄稼地里弄些红薯、玉米、土豆之类的东西,埋在火堆里烧熟给我吃。吃饱了,就在一块大石板上盘脚盘坐下,或走四步丁,或打纸牌,或下军旗。玩耍这些玩意儿,二哥很是在行,几乎他盘盘都能赢我。只有我耍赖的时候,他才要我赢几盘。

二哥要拾柴禾,我就找僻静的地方坐在青草和野花围着的干净石头上静静地看书。当我发现二哥一边在山坡上拾柴禾,一边偷偷羡慕地瞅我看书,见我看他他又悄悄转过脸去悄悄抹去眼泪,我就不好意思再看书了,就也去帮助二哥拾柴禾,可他不让,说:“别分心,你看书要紧!”

一九八四年春季,大姐赵然的丈夫赵年友是义马矿务局常村煤矿的矿区医生,到栾川来招收煤矿合同工人,我、二哥、还有大伯家的省哥,我们三人都被招到了矿上。矿井里的活既繁重又危险。我身子骨单薄,根本干不了那种活,总想偷懒少干一些。二哥为了照顾我,要么我们一个班的时候,他连同我的活一块儿干了,要我坐在一边休息。要么我们不一个班的时候,他干脆不让我下矿井,自己连轴转,顶替我下井干上一个班,工日记在我的名下。有时候,我实在过意不去,就不让他替我,他说:“四弟,你随我来矿山,我就不能让你受委屈,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没法回去给你妈交代啊!”

后来,我们都从义马煤矿回到了栾川家中,我到庙子乡政府上班了,二哥到庙子化工厂当了锅炉工、制团工,再后来当了焊铁工,因为这些活虽然累些,但工资高,有人缺班的时候,他能够加班多赚工资。九十年代后期化工厂倒闭后,他又去开大卡车,天南海北地跑。再后来,他身体实在吃不消了,就把大卡车给卖了,到处打工艰难地维持着家庭生活。

二哥虽然与二嫂成家很早,可一辈子没有子女。天有不测风云,二哥突然病发心肌梗死去世了,留下了孤单的二嫂。

……

吃过早饭我就骑上电动车,带了一箱加多宝饮料,去了天晴医院住院部五楼看望二嫂。大哥的儿子赵江的妻子在天晴医院工作,因此给二嫂安排的是单独病室,见我进去,连忙给我拿吃的拿喝的。

二嫂的精神状况还可以,脸上红润润的,我故意和她开玩笑,病室内充满了朗朗的明快笑声。从二嫂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种不舍,我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感情,走出了病房,走进电梯,不禁潸然泪下……

杭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呢贵州有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病呢患上癫痫以后要怎么诊断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正规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