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流云】老父亲(散文·记忆征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51:10

父亲戴着古铜色的帽子,蹲着身子,背靠着老家院门口不远处的那棵老槐树,眯着眼睛,好像在思索着什么。我悄悄地走近他,怎么叫他都一声不吭,我不停地叫着他,用手推他,他还是一动不动。我心里一紧,身子猛地坐了起来,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哦,无边的黑夜提醒我,原来是一场梦啊。一场虚惊的梦境,使我的睡意全消,时时撩拨起我对父亲牵挂的情怀,和已故亲人的思念。

时光荏苒,岁月如飞,我在外工作已有二十余年了。每年年关将至的时候,总觉得居住的小城不是生养自己的地方,故乡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家,无论离家多远,我都要带着妻儿回家过年,回家的心情,如同离家的游子对母亲的依恋。

几天前,我带着妻儿,在初一一大早就往老家赶。还未到村口,就听见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乡亲们都在忙着辞旧迎新呢。走进生养过我的村庄,新年的喜气和浓浓的年味就扑面而来,时不时飘进我鼻孔的炮药味,和我儿时在邻居二婶家捡拾哑炮时,闻到的味道一模一样,总觉得有一股亲切感在里面。

老家院门前,还是我熟悉的大门,大门两旁大红的对联迎着春风,映入我的眼帘,门上两个快乐的福娃,怀抱着大红桃,满脸笑意地迎接着归来的游子,张开的小嘴似要对我说,小主人,到家了,新年好。父亲出来了,站在家门口,满脸笑呵呵地,一笑起来,他额头的皱纹舒展了许多。父亲说:“饺子刚刚下好,就等你们回来一起吃呢。”我一句新年的问候还没有说出口,儿子就喊着爷爷跑到了父亲身边,父亲拉着儿子的手往院里走去,我心里想,隔辈人就是亲啊!把我这个做儿子的的都冷落在了一旁。走进院落里,我看见地面除了刚燃放过的一小片炮花纸,打扫的干干净净,几只鸡在院里悠闲地转来转去。院子一定是父亲打扫过的,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总是那样的勤快,老早就起床了,第一件事就是打扫院子。接着是母亲,奶奶都起来了,各忙各的事情,奶奶忙着做一家人的早饭,母亲忙着给我们穿衣。这温馨的场景,成为了我心中永远的回忆。我的母亲,我的奶奶都被无情的病魔夺去了生命,到了遥远的另一个世界。遥想那年,那月,我们一大家人其乐融融的情景,不停地在我的脑海和眼前晃动着,我很怀念奶奶生火做饭时,灶火里的柴草升腾的袅袅炊烟,满院子弥漫的饭香味,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说笑的情景,都是我生命里定格的亲情画面。现在呢,我吃着饺子,想着她们,我的心里一阵阵的酸楚,也许是“每逢佳节倍思亲”缘故吧。尽管常年在外打工的弟弟和弟媳,过年时都回来了,还有我的老父亲在,但缺少了母亲和奶奶的笑声的家,总觉得少了些许温暖和亲情的氛围。浓浓的年味里,我的心里有种欲说还休的念想,如同心头挥之不去的乡愁,紧紧地缠绕着,让我久久地无法释怀。

匆匆地吃过早饭,我跟随父亲去给近门的长辈们拜年。每到一家,都是相互间热情地问候着,祝福着,还是我最熟悉和爱听的淳朴的乡音。我的长辈们,我曾经享受过他们给我的父辈一样的深沉的爱抚,在他们的眼中,我一天天长大,他们又目送我离开生我养我的故土。在岁月的风尘中,我曾经熟悉的面容,已然饱经沧桑,握着他们的手,那双手已经布满了老茧,那是岁月留下的印痕。

拜过年后,在回家的路上,父亲告诉我说,年里年外又离世了四个人。其实,拜年的时候,我就知道了,父亲再一次的提醒着我,我隐隐地理解了他话里的含义。在我们的亲人里面,父亲也是将近七十岁的人了,年龄就已经算大的了。邻家二婶比我的父亲还小一岁,就匆匆地离开了我们。记忆里,二婶一辈子与世无争,勤劳善良,是一个很节俭的人。记得小时候,她们家是最先买电风扇的人家,大夏天的,很热的天,她端着饭碗,照例和乡亲们一起坐在那棵老槐树下乘凉,舍不得用她们家的电扇。有的乡亲们笑她说:“二婶子,大夏天的,家里有电扇不用,挂屋里当展览品呢。”二婶说:“不是,习惯了和大伙一起拉家常,不然吃不下饭呢。”有好事的接着说:“你儿子说了是你怕费电,才不让用电扇的。”二婶就会扭头骂她的儿子不会过日子,二婶的举动时常引起大伙的一阵哄堂大笑。二婶有俩个儿子,都已经成家立业了,二婶还没有享几天福呢,就因病离开了这个世界,感叹人生无常啊。还有我那个刚去世的大伯,管了一辈子乡亲们的闲事,有谁家分家立户啦,婆媳闹别扭啦,都爱找他调解解决,大多时候他都能圆满的解决。因为大伯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处理事情很公正,他在乡亲们心中威望很高,乡亲们都听他的话。前几年,他不幸得了偏瘫,常年卧床不起,一直是大娘在耐心周到的伺候着他。去年,大娘却先他而去。大伯在临死的时候说是他连累了大娘,大娘才先他而去的,他要去陪大娘了,大娘在地下就不会孤单了。岁月就是这样的无情,可谁又能阻挡流逝的岁月呢,我们都是凡夫俗子啊。逝去的人已经远走,活着的人更应珍惜和珍重。

我家门前不远处,有一棵老槐树,我记事的时候它就存在着。每次回家,我都要从那棵老槐树下经过,在老槐树下,我总爱驻足停留,仰望着它茂盛的枝叶,想起过往岁月中的点点滴滴。记得我和伙伴们常在老槐树下玩耍嬉戏,踢毽子,玩琉璃球,打四角,摔泥巴,老槐树下,留下了我儿时的欢笑,少年的梦想。记忆里,春天来临的时候,在春风的吹拂下,老槐树伸展着懒腰,吐露出新绿,不久就结出一嘟噜一嘟噜的槐花来,清风徐来,槐花的香味轻轻地飘入鼻孔,沁人心扉。这时候,乡亲们在老槐树上尽兴采摘着槐花,各自在家里做成美食。记忆中,我最喜欢吃奶奶做的蒸槐花了,那味道是那样的鲜美。夏季来临时,老槐树的枝叶是那样的茂密,在炎热的夏季里给乡亲们带来了诱人的清凉。每到饭时,街坊邻居们都喜欢端着饭碗,在老槐树下一边乘凉,一边拉着东家长,李家短的,天南地北的侃大山,阵阵欢声笑语在老槐树下传出好远。如今,这棵老槐树也在年前的乡村规划中被砍伐掉了,不见了踪影。据父亲说是因为老槐树正好在新开的大路中间,无法保留下来。老槐树会理解乡亲们的,乡亲们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我的故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槐树已经见证了这一切。老槐树没有了,如同我过世的二婶子和大伯一样,都成为了我生命里美好而心酸的记忆。

晚饭过后,我陪同父亲在西屋里唠家常,父亲睡的还是那张用槐木做成的硬板床,这张硬板床已经有一些年月了。母亲过世后,我要给父亲换成席梦思床,父亲不让,说自己睡惯了硬板床。其实,这张床我们一家人都曾经躺过的,也可能是父亲还想念着母亲的缘故吧。记得那时,为了我们一家人睡在一起不拥挤,父亲特意用一块厚木板支在床的最里边,这样床就变得宽了一些。小时候,我们姊妹三个爱在这张床上打闹,玩得累了,弟弟偎依在妈妈的怀里就不知觉地睡着了。这张床,铺满了我们一家人的温馨气息,我又一下子想起母亲来,想起悠悠往事,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对过往的日子,对已故的亲人,我心里满是怀念和感恩之情。

在父亲的床头,老是放着一个小纸箱,里面是一些常用的感冒药物。我知道父亲有习惯性感冒的老毛病,常年的离不开药。父亲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时不时的咳嗽,父亲说可能是今年冬天太冷的缘故吧,咳嗽老是不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还说感觉到身体大不如以前了。我要父亲到医院做全面检查,父亲说再等等吧,等年过去了再说。我这才注意到父亲明显地瘦了一些,都是我太粗心大意了。平时,给父亲打电话,他总是说他很好,不用挂念,要我安心工作就行了。其实,在我的心里,我一直是以父亲为榜样的。父亲十六岁就离开家了,在公社组织的打井队里,他吃苦耐劳,勤勤恳恳,业务精湛,年年被评为模范,记忆里,他获得的奖状挂满了我家的堂屋西墙面。在我的人生的道路上,父亲就是我的引路人,我就像一只小小鸟,在父母的护佑下,渐渐地羽翼丰满,展翅高飞,翱翔蓝天,拥有了一方自己的天空。

几天的假期很快就过去了,我带着妻儿要走了,父亲忙着让我带这带那的,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唉,回家时一包礼物,离乡时满包亲情啊。临走的时候,我一再嘱咐父亲,一定要全面的检查一下身体,这样做儿子的才能放心,父亲满口答应了我的要求。走出老远了,父亲还站在那里看着我们,父亲的形象,已然雕塑成我心中最美的风景。

今夜的梦境里,我梦到了父亲,还有我家门前不远处的那棵老槐树。父亲,俨然成为我心中的牵挂,如同他时时牵挂着我一样。没有奶奶和母亲的岁月里,父亲在,我的家就在。新的一年里,祝福我的父亲和所有的亲人都健康长寿。

湖北专科癫痫治疗医院盘锦怎样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湖北哪家羊癫疯医院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