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丁香•那年丁香】收割机第一次进村(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08:18

村头放着一个什么东西,庞然大物,多少人都没见过,那高大的架子,前面约二米多长的滚筒,吸引着村上南来北往的人群,人们一传十,十传百,都从街道上赶来,听开机子人高谈阔论地讲解着。

原来这是台收割机,农村人都叫割麦机,它全称叫联合收割机,是村东头二娃联系叫来的。

人们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看这稀罕的东西,那一米多高的轮胎,高大的驾驶室,还有贮藏粮食的,特别是最前面的长而高大收割麦子的滚筒,更吸引了人们的眼球,围观的人指手划脚的议论着、探讨着,有夸奖的,有辱骂的,还有不疼不痒的。

隔壁二叔口里叨了个长长的烟锅,他分开人群,伸手摸摸割麦机滚筒,在看看和他高低差不多一样的割麦机轮胎。大声说道:“这不是胡痒呢吆,这么大的轮胎,把地扎磁了,第二年还种庄稼不?”六十多岁的三爷也赶过来了,人们礼貌地给他让出了一条道,他摸着割麦机说着,麦子用人割,既干净,不掉穂穂,麦草还能喂牛,还能烧锅、烧炕,用这个割麦,真是大材小用了。

人们七嘴八舌头地议论着,有的人干脆让把收割机开走,把道路让开。

二娃长年不在家里,在城里做着生意,家里有两个老人、四个孩子,加上他和媳妇,这八口之家,十多亩地。往年,就收割、碾打、凉晒,没有个半个月二十天是拿不下来的。如果遇上下雨天,还得一个月。还好,这几年有了麦客,就即是叫麦客割完,拉用、碾打都得自己动手。

那年忙罢,二娃和媳妇细细算了一笔账,二娃回来收割一次麦子,耽误生意的钱,用来可买三倍于地里打下的麦子,但他不回来不行啊,这个账,他十分清楚,这不是拿钱能解决了的问题。老人年迈。指望媳妇一个人是不行的,常言道:“收种为大。”

这次,他的老同学告诉他,自己买了一台新收割机,二娃他就第一时间叫来了,宣传、宣传,既让人见识见识,也给他和村上人割一下麦子。

瓦蓝的天空上无一丝云彩,火辣辣的太阳悬挂在半空,真像一个大火球,烤得万物笼搭着脑袋,大田里叽叽咕咕的小虫,也不知钻到那里去了,那喳喳常叫的小鸟,也躲在了房前屋后,大片大片的麦田,被太阳照着,那金黄色的麦浪,在夏风里掀起一波一波的浪花,那麦子就要搭镰了,不远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地里已有人下手割麦,今年丰收的麦给农人带来了喜悦。

我原在镇上一家乡镇企业上班,从报纸上、还有传闻中早就知道收割机,并且也知道它的一天工作量可顶上百人工,报着好奇心理,在厂办公室的农民报上看过照片,今一见实物,令人大开眼界。

麦子黄澄澄的,心急的人们前几天就收拾好了架子车、绳、磨好了镰刃,做好了一切准备。记得那一年,母亲对父亲讲“咱人手少,下手早点。”一向倔强的父亲常拿出他那老一套论章“能到落了,不要绿割了。”就这一条论章,倒置那年我家比别人迟割了两天麦,赶上了下连阴雨,四、五亩麦子全都淋坏了。

二娃分开人群,跑回家,叫上媳妇,拿上袋子,彩条布,直奔收割机,让给他先割。

收割机走了,手拿木镰,拿着架子车的人们也走了。只听收割机后传来一声声叫骂声:“外娃在外逛完了,外娃是个懒怂,怕下苦。”甚至有人赶到二娃家,告诉二娃他爸说:“你二娃胡整呢?叫什么机子割麦,把地轧完了。”

二娃他爸柱着棍赶到地里一看,那片麦己收割完了,地头上还站着好多人在看热闹呢?这时有人半开玩笑说:“你看,收割机把麦撒了一地,麦茬又高,冬季你拿啥烧炕呢?”又有人对着二娃他爸说道:“三爷,你就不心疼,那么大的家伙把地一轧,几年都长不上来庄稼。”

那年我也偷偷的用收割机割了三亩半麦子,那是一整片地,我虽然把钱出了,但也少不得父亲的一顿丑骂,父亲骂我是“倒糟鬼,是败家子,不知道过日子。”要不是母亲劝说,父亲还会没完没了。

我清楚地记得,那年二娃哥叫的收割机第一次进村割麦,不算我家,割了五家子麦,四家都打锤闹仗。

闹得最凶的是五叔,那五姨本身就是个麻糜儿,加上个别人惦伙,两口打了三天锤,还差点失下人命。

关健是二娃把麦叫收割机一割,只晒了个头边,把大水份一出,就留下让媳妇慢慢晒去了,他尻子一拍,又上城里挣钱去了,至于谁骂长骂短,都让他骂去吧?

忙天的天气太热了,用农人的话说,是熟麦的天气,每天三十多度的高温,把公路上的沥青都晒消了,农人们汗流加背,龙口夺食,白天割麦,晚上拉回来后,又用脱粒机连夜脱粒,就连吃饭也饥一顿饱一顿的。那时人们最怕的就是天下雨,如果天下起雨来,那泥泞的街道,乡间的土路,麦场上的积水等等,都会给农户带来损失。

常言说的好:“说曹操,曹操到。”正当人们紧锣密鼓大战三夏之时,一场瓢泼大雨突然袭来,这一下还是一个礼拜,六、七天的雨,下得人心神不安,下得农人惶惶不可终日,人们发疯似地冒雨站在地头,眼看着麦穂被雨淋得发黑,眼看着成熟的麦粒生芽。天灾、天灾,人们仰头望天,束手无策。

这时,有人突然想起了二娃叫的收割机,这第一次进村的收割机,只仅仅呆了几个小时,割了几十亩地,就遭到人的白眼、谩骂,看来咱们的认识还有问题,人们再也不提收割干净不干净,麦茬高与低,麦草在地里,还有关于把地轧磁等等。

那年确实遭了灾,人们尝到了受灾的痛苦。也有人夸那几户用收割机割麦的人,有眼力,前世烧了高香,吵架的那几户,偷偷地笑了,再也不争吵了。

记得那年,国家给农户减免了公购粮,许多农户还拿着口袋,向用收割机割了那几户借麦子吃呢。

时间过得真快,第二年三四月份,二娃回来,村上一大拨人围着二娃,叫他提前把去年那台收割机叫来,再叫上两三台。有人还说,那怕每亩多出几块钱,都要叫收割机割麦。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那木把镰刀成为了历史,收割机不几天收完麦子成了现实,我不由得回忆起了那收割机第一次进村。

治疗癫痫病应该去什么样的医院青岛治癫痫的医院哪个好郑州专治癫痫医院保定癫痫病专科医院哪个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