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军警】大榕树(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48:10

四十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

经历了多少日月春秋,走过了多少漫漫人生道路,有一段痕迹总是那么的清晰,风雨冲刷不掉,时间模糊不了,让人常回想、长相忆。因为,那是我们的青春,是用热泪和汗水写下的诗篇,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历史。

知青,这个苦涩的名称,没有闪耀的光环,在那个年代里,这个名称完全不能与社会的中流砥柱“工、农、兵”相媲美,但却被数千万曾经拥有这个身份的人倍感珍惜。

知青岁月,仿佛就在昨天。许多往事,不经意间会在脑海中涌起;许多情景,不经意间会在眼前浮现。这是一种很特殊的情结,当过知青的人,可以忘掉今天生活的烦恼和苦闷,却忘不了那个岁月中的酸甜苦辣;可以忘掉多少次豪宴盛会的荣光,却忘不了当年一碗米酒、一盘炒黄豆不醉不休的快乐。那段岁月,就像一个灵魂的印记,永远相伴,永远相随。

知青岁月,充满着理想与迷惘,希望与失落,欢乐与痛苦。在广阔天地里练红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是灵魂的洗礼,人生的嬗变。年复一年,春、夏、秋、冬四季更迭的农耕劳作是生活的主要内涵,所有的辛酸和泪水、收获和喜悦都融入在那山、那水和那片土地上。

知青岁月,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循环是那么的平淡,平淡得像一杯白开水。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段岁月的滋味越来越显得浓厚,令人回味无穷。

虽然,知青这名称已成为历史,那个年代也距离今天也越来越远,但是,当年风起云涌,遍及神州大地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至今没有谁能对这场运动给出恰当的定论,“青春无悔”与“青春荒废”各执其词,“奉献说”与“灾难说”争论不休,在共和国的历史上留下了非常独特、非常令人费解,却又不可磨灭的烙印。

回眸走过的路,只有那一段青葱的历程记忆犹新,头脑中无数次的扫描,最清晰的还是四十年前的那一幕幕。不仅仅是我,很多当年的知青伙伴也有着同样的感受,究其原因,是因为特殊的年代、特殊的人群、特殊的命运、特殊的经历,所产生的一种特殊的共鸣。或许这就是知青情节吧。

知青,是特定年代产生的称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社会发展的历史中,如白驹过隙,随着时间的流逝,将会渐渐地被淡忘。

知青,是一个没有光环的称谓,生逢其时,命运使然,谈不上自豪和骄傲,但凡有过这段经历的人,大多不会挂在口头上,而是把它藏在心里。

1968年12月毛主席发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的指示,全国开始了史无前例的“上山下乡”运动。直到70年代末,知青陆续返城,才结束了这场旷日持久的运动。把时间定格在今天,看当年的知青一路走来到现在的人生状态:从1968年上溯到50年代的知青先驱者,他们历尽沧桑,伴随着共和国走过了每一个坎坎坷坷,许多人已是白发苍苍,有些人已是风烛残年。1968年之后到70年代的知青,他们历尽艰辛,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沉浮,各行各业都有知青的身影,有的人功成名就,也有的人不幸下岗,到今天,有相当部份的人已经退休,而还许多人仍在继续为生活奔波劳碌。这就是大多数知青的宿命。

在今天茫茫人海中,我们很难分辨出谁是曾经的知青,如果你回家问一问,也许你的爷爷、奶奶,你的父亲、母亲就是当年的知青,知青就在你的身边,知青就是你的亲人!

有人说,知青“上山下乡”辛苦那几年算什么,农民祖祖辈辈都是这样生活,说苦,农民更苦;说难,农民更加艰难。客观地说,这种说法除了有点刻薄、有点片面外,并没有错。农村生活的艰辛、农民的苦,知青最了解,因为知青也是农民,也是生活在那个环境、那片土地上的一员,与那里的乡亲一起战天斗地,同甘共苦,那里曾经是知青的家,是名副其实的第二故乡。每当我在网上看到类似这种对知青带有质疑和嘲讽的评论,深感无奈,只能一笑至之。

知青的苦,不能简单从劳动如何繁重,生活环境如何艰苦方面去衡量,这些说明不了什么,对知青来说,咬咬牙、挺一挺都过来了,没有谁过不了劳动和生活这一关,这只是一个适应的过程,所不同的是,每个人的适应能力有大小,适应的时间有长短而已。因此,要认识知青,还要从另一个角度去了解。

知青与农民的区别,是在于知青的双重身份,知青不仅是农民,而且是“接受再教育”的对象。对绝大部份知青来说,出大力、流大汗、混一身泥巴,是天经地义的;也有些优秀的知青在农村做出了这样或那样的成绩,尽管如此,辛勤劳动也好,作出成绩也罢,最终都要自觉地认清自己的身份、摆正自己的位置,回归到“接受再教育”的立场上。这就是知青,这就是社会赋予知青的本质属性。

所以,知青的苦,不仅是承受农作的劳累、生活条件与环境的艰辛,更关键的是要承受“接受再教育”的无形压力。在每个知青的脚下,都是一条不知道通向何方、不知道那里才是尽头的路,一条不知所措的、迷茫的心路。

心中的苦,才是知青真正的苦。

回想知青的岁月,仿佛是一场梦,本篇就做为我的《迷茫岁月》的序言吧。

这个日子,是我一生中难以忘怀的。

从这天起,我和许许多多的同龄人一样,结束了学生生活,走向农村这个广阔天地,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开始了漫长的知青岁月。

1974年7月28日上午,县体育场内,汇集了各个学校的高中应届毕业生。艳阳高照、蓝天白云、人声沸腾、锣鼓喧天、红旗招展,欢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会就在这里召开。

主席台上,县革委会、知青办等部门的领导在轮流发表着讲话,从全国形势一片大好到反修防修的百年大计,热情洋溢的教导一时也没有个完。台下早已队不成队,列不成列,同学们有串来转去的、有扎堆的,没有了往常集会的严肃性和纪律性。有的同学在相互询问:“你去那个公社”、“和谁在一起”,也有同学相互在本子上赠言留念,更有一些女同学们拉着、抱着哭成一团,谁也没心思在听领导们在台上说什么。

直到大会宣布:请同学们按所分配的公社集中列队,步行到县委招待所上车。在带队老师的催促下,乱哄哄的场面慢慢得以消停,同学们互道珍重,寻找着所到公社的集合点,归回到各自的队列中。

县委招待所门前有两棵大榕树,树荫底下一溜地停摆着一排大客车,街道的两边密密麻麻地站满了前来送行的家人。队伍行进的速度缓缓地慢了下来,锣鼓声也悄然地停歇了,只有挂在街道上“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大红横幅似乎向人们召示着什么。

没有欢歌如潮,没有笑语荡漾,也没有“牵衣顿足拦道哭”的场面,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氛,怪怪的。离大榕树越近,街道两边的人越拥挤,有看热闹的、有送行的,家长们个个都在翘首寻找着队伍中的儿女,见着的就大声喊叫,招呼自己的孩子来到身边;没见着的更是焦急万分,有些心急的家长早已挤进了队伍里,都想快一些找到自己的孩子。队伍走到这里就像河流汇入了大海,融化、消失在人群中。

十六、七岁的孩子,谁不是父母的心头肉?刚刚出了校门,就要辞别养育自己的亲人,离开温馨的家庭,去一个边远、偏僻,完全陌生的乡村生活,用艰苦的农耕方式来自食其力,顷刻之间,就由学生变成了农民,完成了人生历程的一次脱胎换骨的转变。从此,家中父老多了一份担心,一份牵挂。

满眼中,周围几乎都是家人对自己的孩子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地叮嘱的情景,还有老人们爱怜的目光,小弟妹们迷惑不解的眼神。

我在人群中默默地穿行,心里估摸着父母都要上班,不会来送行了。一大早,妈妈就给我做了很丰盛的饭菜,完全超出了早餐的范畴,两位大人坐在餐桌旁,很少动筷,说着一些生活中应该注意的事情和积极参加劳动等鼓励的话,基本上该说的话都说了。

当我穿过拥挤的人群,找到要乘坐的客车时,我很惊讶地看见妈妈就站在离车门不远的地方,妈妈慈祥地看着我,目光中充满了牵挂,没有再重复那些遇寒要添衣、睡觉要盖好被子之类的话,只是扯了一下我背着的帆布挎包,轻轻地说:上车吧。

我不知道妈妈在这里站了多长时间,妈妈那神情,好像看儿一眼,就是最大的满足,仿佛一切尽在其中;妈妈这轻轻的、简短的一声话语,犹如一股暖流在我的心坎里翻腾,瞬间朦胧了双眼,我不敢正面妈妈,一步跨上了汽车。

车子开动了。

车窗外,我看见妈妈和许多的家长一样,站在大榕树下,默默地注视着汽车的离去。妈妈那一刻的身影从此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

当年上海知青有一首歌,流传甚广,歌词非常符合当时的意境,恰如其分地表达了知青上山下乡送别的场面和心情,其中两段记忆颇深:

火车啊火车,

你慢些开,

让哪父母把儿再看一眼。

如今的情景永不忘,

年老的父母热泪盈眶。

十八年教养,

父母恩情,

是哪父母把儿哺育成人。

如今的心情永不忘,

年老的父母白发苍苍。

……

在知青的岁月里,以至一直到今天,无论在什么时候,每当听到或唱起这首歌,我的眼中就会浮现出妈妈站在大榕树下的身影。

文章来源于作者的新浪博客——

河北癫痫病医院沈阳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癫痫病发作时如何急救湖北哪个医院能有用的医治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