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江南红楼梦】人活一场梦,人死一场空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0:54:26
破坏: 阅读:1540发表时间:2017-03-17 09:21:43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似乎曹公要写尽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生生死死,究竟谁才是主角谁才是配角。也许红迷已经沉迷于宝黛的爱别离。可是谁又知道那个尤三姐。在红楼梦里关于尤三姐的笔墨少之又少,然而却是红楼爱情谜团中的惊鸿一瞥。然而曹公已经生花妙笔写给后世的动容一出。
   到底到底尤三姐是个淫奔女还是个贞洁烈女,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在尤二姐的梦中点墨了:尤三姐手捧“鸳鸯宝剑”前来说:“姐姐!你为人一生,心痴意软,终久吃了亏!休信那妒妇花言巧语,外作贤良,内藏奸滑。他发狠定要弄你一死方罢。若妹子在世,断不肯令你进来;就是进来,亦不容他这样。此亦系理数应然,只因你前生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你速依我,将此剑斩了那妒妇,一同回至警幻案下,听其发落。不然,你白白的丧命,也无人怜惜的!”这种敢爱敢恨有真知灼见的尤三姐若在世定会和那王熙凤斗得鱼死网破。
   当然,我们看人也得合身份和地位。尤三姐是东府贾珍媳妇继母尤老娘的三女儿,也算是寄人篱下。出身不好人微言轻,就算偶尔骂街也是惹急了,而她何不想过安生的日子,可是,你不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而贾家的那些男人怎么会给尤三姐好过的日子。尤二姐起初命好傍上了琏二爷过了几天好日子,贾珍顾及兄弟情分不去沾那腥,可是,尤三姐一个单身贵族又有几分姿色,把贾珍和贾蓉这两个馋嘴猫逼得心痒痒。
   尤三姐深知男人无非色欲,满足了只不过把你当双破鞋扔掉。自知命苦,注定纠缠于是是非非之中。
   但是,尤三姐不甘被人玩弄于鼓掌,她知道男人坏,迎合显得低贱,所以她要比男人更坏,坏到让男人自惭形秽。吃酒那段我们细看:指着贾琏冷笑道:“你不用和我‘花马掉嘴’的!咱们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提着影戏人子上场儿,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你别胡涂油蒙了心,打量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呢!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俩个,拿着我们姊妹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我也知道你那老婆太难缠。如今把我姐姐拐了来做了二房,‘偷来的锣鼓儿打不得’。我也要会会这凤奶奶去,看他是几个脑袋,几只手!若大家好取和便罢;倘若有一点叫人过不去,我有本事先把你两个的牛黄狗宝掏出来,再和那泼妇拼了这条命!喝酒怕什么?咱们就喝!”说着,自己拿起壶来斟了一杯,自己先喝了半盏,揪过贾琏来就灌,说:“我倒没有和你哥哥喝过,今儿倒要和你喝一喝,咱们也亲近亲近。”吓的贾琏酒都醒了。贾珍也不承望三姐儿这等拉的下脸来。兄弟两个本是风流场中耍惯的,不想今日反被这个女孩儿一席话说的不能搭言。
   三姐看了这样,越发一迭声又叫:“将姐姐请来!要乐,咱们四个大家一处乐!俗语说的,‘便宜不过当家’,你们是哥哥兄弟,我们是姐姐妹妹,又不是外人,只管上来!”尤老娘方不好意思起来。贾珍得便就要溜,三姐儿那里肯放?贾珍此时反后悔,不承望他是这种人,与贾琏反不好轻薄了。
   只见这三姐索性卸了妆饰,脱了大衣服,松松的挽个髻儿。身上穿着大红小袄,半掩半开的,故意露出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鲜艳夺目。忽起忽坐,忽喜忽嗔,没半刻斯文,两个坠子就和打秋千一般,灯光之下越显得柳眉笼翠,檀口含丹。本是一双秋水眼,再吃了几杯酒,越发横波入鬓,转盼流光。真把那珍琏二人弄的欲近不敢,欲远不舍,迷离恍惚,落魄垂涎。再加方才一席话,直将二人禁住。弟兄两个竟全然无一点儿能为,别说调情斗口齿,竟连一句响亮话都没了。三姐自己高谈阔论,任意挥霍,村俗流言,洒落一阵,由着性儿,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乐。一时,他的酒足兴尽,更不容他弟兄多坐,竟撵出去了,自己关门睡去了。看到了吧,尤三姐就是这样来对付贾府那群下流胚子的。可是你不知道在男权社会,女人纵然“专横跋扈,”可是在那些奸猾的男人面前那怎么能算坏呢,便宜点顶多算撒撒娇闹闹情绪,女人顶半边天也只是在新社会才有的事。所以受制于男尊女卑的封建制度女人多半是命苦的。与其说尤三姐是反抗还不如说是自我作践。红迷们从文字里评判的是尤三姐的淫奔不知廉耻。但是,为什么后人会称颂尤三姐呢!你知道,文字里的尤三姐已经失节,而就此打住我想尤三姐一百年也打不了翻身仗,这就是曹公高明之处,是他让尤三姐成为了烈女。这得从贾琏为柳湘莲说媒说起。
   尤二姐深知妹妹性格刚烈,一直留于闺阁不是长久之计索性和尤老娘说起终身大事:至次日,二姐儿另备了酒,贾琏也不出门,至午间,特请他妹妹过来和他母亲上坐。三姐儿便知其意,刚斟上酒,也不用他姐姐开口,便先滴泪说道:“姐姐今儿请我,自然有一番大道理要说,但只我也不是胡涂人,也不用絮絮叨叨的。从前的事,我已尽知了,说也无益!既如今姐姐也得了好处安身,妈妈也有了安身之处,我也要自寻归结去,才是正理。但终身大事,一生至一死,非同儿戏。向来人家看着咱们娘儿们微息,不知都安着什么心,我所以破着没脸,人家才不敢欺负。这如今要办正事,不是我女孩儿家没羞耻,必得我拣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才跟他。要凭你们拣择,虽是有钱有势的,我心里进不去,白过了这一世了!”
   此时,尤三姐已经开始有了爱情和婚姻观。这就是说尤三姐开始有了今后打算说高大上点就是有了梦想。可是,谁来依托这个梦想呢?!
   尤三姐没爱上别人唯独对宴会上的那次邂逅或者说是单方面的眼缘,他就是戏台上的柳湘莲。时隔五年,这个人重又进入到尤三姐的意识世界或者说是进入到她对爱情的梦幻里,为什么说只是梦幻一个梦呢因为柳湘莲并不知道尤三姐爱上了他这能算真正的爱情吗!
   当然,自从得道柳湘莲的定情信物鸳鸯剑之后,尤三姐更粉饰了自己的美梦。她日思夜盼的有情郎会来迎娶她,这是一个美好的梦美好的理想。
   悲剧不是轻易造成的,你且看柳湘莲这个悲剧的主角是如何看待尤三姐的。
   一个戏子四处漂泊生性风流冷面无情,对于当初的意气轻允的婚事也是迫于和贾琏兄弟情分的不明智之举。
   柳湘莲与贾府的宝玉私交甚好。于是问起了尤三姐的底里。可见他并不了解尤三姐为人。而孤高自傲的她已经早对贾府的人鄙夷:难道女家反赶着男家不成?我自己疑惑起来,后悔不该留下这剑作定。所以后来想起你来,可以细细问了底里才好。”宝玉道:“你原是个精细人,如何既许了定礼又疑惑起来?你原说只要一个绝色的。如今既得了个绝色的,便罢了,何必再疑?”湘莲道:“你既不知他来历,如何又知是绝色?”宝玉道:“他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妹子。我在那里和他们混了一个月,怎么不知?真真一对尤物!--他又姓尤。”湘莲听了,跌脚道:“这事不好!断乎做不得!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罢了!”可见柳湘莲对贾府之人包括尤三姐也是没有好感的。他对轻许的婚事是后悔的。但是,他不知道就是因为自己的意气用事断送了一个在他眼里不干净的女子的性命。
   贾琏哈尔滨儿童羊角风医院电话听了,心中自是不自在,便道:“二弟,这话你说错了。定者,定也。原怕反悔,所以为定。岂有婚姻之事,出入随意的?这武汉看癫痫的好医院个断乎使不得。”湘莲笑说:“如此说,弟愿领责备罚,然此事断不敢从命。”贾琏还要饶舌。湘莲便起身说:“请兄陕西的癫痫医院哪家专业外座一叙,此处不便。”
   那尤三姐在房明明听见。好容易等了他来,今忽见反悔,便知他在贾府中听了什么话来,把自己也当做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今若容他出去和贾琏说退亲,料那贾琏不但无法可处,就是争辩起来,自己也无趣味。一听贾琏要同他出去,连忙摘下剑来,将一股雌锋隐在肘后,出来便说:“你们也不必出去再议,还你的定礼!”一面泪如雨下,左手将剑并鞘送给湘莲,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
   到此,我想您应该明白悲从何来,一个在自己的世界编织美梦一个武断猜忌,仅仅几分钟的见面隔墙听来的混账悔婚言辞,当美梦破碎当自己的清白遭人猜忌踏贱,尤三姐原本想过去的自己因为奸猾好色之人的扭曲想从新做人来换得知音的成全,竟不知柳湘莲是个不懂自己心声的负心人,唯有一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和忠贞。
   所以,尤三姐活着只是一场梦。
   那么谁又是一场空呢!是的,柳湘莲遁入了空门。
   2107.3.16 晴于寒舍

共 320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