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家园】残阳如血(情感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22 11:24:04

一.

这天,夏瑶自己开着车从上海赶回老家,给她父母上坟,坟墓周围空地间还长着几棵半大不小的柏树,这是她家族的人十年前栽下的,为的是那迷信说法:坟上种柏树,后人出来发财发富又官做。特别是坟前长有弯弯柏树,就有帝王将相福。她这次来上坟还要挂清,挂清就是在坟上插个杆子,在杆子上挂一串清纸,表明某家有后人来上过坟,表示有后人在,不是孤坟。

她蹲在父母的坟墓前,用手把坟墓前的一些枯枝和鲜草扒拉开来后,坟地显得阴暗潮湿,拜台上没有长杂草,她摆上供品,点燃香蜡,然后把纸和阴币点燃。此时,她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拨弄着纸钱,她怕火势蔓延,她小心的将火与周围草木隔离开来,便不断的翻动着纸钱,让它们彻底燃烧。

在那一瞬间,热泪爬满了她的脸,她的眼前一片朦胧,那些刻骨铭心的往事,触目惊心,憋在她心里像洪水瞬间泛滥起来……

十年前,那个夏季的某一天,她刚刚收到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她怀着惊喜的心情来到姥姥家,姥姥家住在村子东头,而她家住在西头。她走进家门,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姥姥,并把烫金的通知书给她看。姥姥看完之后,露出欣慰的笑容,她高兴地说:“瑶瑶,我的好外甥女,你就是争气啊,果然你不负众望啊。”当了多年高中教师的她,退休之后也没有闲着,她还发挥着余热,她义务辅导学生们学习,她的外甥夏瑶等人都是她的学生。

中午时分,姥姥在做午饭,而夏瑶站在院子里,她突然看见了一只黄鹂鸟站在黄楝树上,它正在“啾啾,啾啾”地叫着。它那淡黄色的羽毛,可爱的小脸蛋儿,毛茸茸的小脑袋,它的双翅耷拉着,实在惹人喜爱!可它那令人伤感的叫声,却似乎有话向她诉说,它好像在哭泣流泪。

蓦然,她的心有些痛,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她的心头。

“瑶瑶,该吃饭了。”姥姥喊她吃饭的声音,让她好久好久才回过神来。

吃过午饭,她和姥姥告辞回家。

走在大街上,突然听到有几辆警车呼啸而来,十几分钟之内便进了她住的村子。奇怪的是警车和人流都涌进了她的家中,人们围成一个很大的圆圈,里三层外三层的挤得水泄不通,人们伸着脖子在紧张不安地看着什么……

她用力挤进屋里,只见她的母亲趴在炕上,五官痛得已经扭曲变形,肚子扁扁的,肚子里的五脏六腑已经被她父亲这个恶魔掏空,被他仍在了窗外,此时,正挂在那棵石榴树上,‘滴答滴答’正滴着鲜血呢,惨不忍不啊……”

“你们知道吗?这个千刀万剐的畜生,他是用手插入他妻子的阴道,从里面把五脏六腑掏出来的,然后把五脏六腑扔在那棵大石榴树上,你们看看都在滴着鲜血呢,触目惊心啊……有一位站在炕前的围观者痛心地和警察诉说着事情的经过。

夏瑶看到这惨无人道的一幕时,她五内俱焚,突然失控地惨叫起来:“爸爸,你狠心的……杀害了我妈妈,而令我们……也生活在……地狱里,你太……残忍了,你简直是……灭绝人性啊……”她的眼泪如暴雨般由脸颊倾盆而下。

二.

她的父母因为感情不和,经常战争不断。从她记事起,这个家就像一个战场,受伤的往往是母亲。她的父亲是一个双重性格的人,他在外面是个老好人,但在家里经常拿着老婆孩子撒气。他以前是教师因为下岗等原因,变得脾气暴躁喜怒无常。很多人劝他到神经病医院去看看,而他执意不去。而母亲也受不了他的虐待,她多次提出离婚,而他不离。她经常被他打得离家出走,但一次又一次的又回来了,为了儿女她一忍再忍。她妈妈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着、痛苦得过着每一天……

记得蔷薇开花时,她回家要高考报名费。吃午饭时,母亲把钱递给了她,然后叮嘱她:“女儿,知识能改变命运,希望你金榜题名啊。”

突然“啪、啪……”的声音撞击着她的耳膜,她诧异的看到母亲的两腮上多出五根鲜红的手指印。

母亲只感到脸上一股钻心地疼痛,火辣辣的,她满眼含泪地看着这个巴掌的始作俑者她的丈夫,满脸的委屈与不服,就连她的爸妈都没舍得打过她,可是这个可恶的男人,他一次又一次地毒打她。

“你这个恶魔,知识能改变命运,难道我说错了吗?……”母亲捂着脸,痛苦地质问他。

“知识,改变命运个屁,如今的社会是人脉学,关系学,他妈的,教育局如果我有人的话,我他妈的也不会下岗啊……”

“我以前也当过教师,我下岗之后,也没有饿死啊。一个男人跌倒了再爬起来,不要整天着怨天尤人,你不当老师,你可以再干别的工作,打老婆不是能耐,是无能的表现!!!”

只见父亲用力抓住母亲的头发,几缕秀发连着头皮,被暴躁凶残的他揪出几缕来,一股钻心的疼痛由头部传来……

母亲的泪水无言的落了下来,“我的妈啊,痛死我了,你简直是畜生啊,是人不会做这样残酷的事啊。”夏瑶听到了母亲的惨叫声,“你就是扭曲的心理,为了得到变态的满足啊!……”

母亲的泪水侵湿了夏瑶的心,那一刻,夏瑶真正懂的了什么是“撕心裂肺”,什么叫“痛不欲生”……

此时她的心情很是沉重,她想到这里,心都要碎了,顿时,她疯了一般跑出门去,出去喊人来拉架。

左邻右舍的邻居赶来了,她父亲竟然理直气壮信口开河,男人来劝,他就说:“你和我妻子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女的来劝,他说:“你是知道我性能力强,想和我干那事吧……”吓得人家都不敢沾边了。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夏瑶骑着自行车到离她家有一里多路的派出所叫来了警察,他们也只是带他去派出所教育一通了事。

她的父亲照样隔三差五的和他母亲打架,动用家庭暴力。

她的母亲只好起诉法院,同时她也带着瘫痪在床的儿子住到了娘家。

黄昏时分,夏瑶的父亲喝了一斤白酒,一手提着一只活公鸡,一手握着一把尖刀,冲进他老丈母娘家。一进门就在桌子面上一刀劈断鸡脖子,和还能扑棱的血公鸡一起扑上床,乘着酒醉,一股原始的欲望由他体内升腾起来。他撕扯着她老婆的衣裤,喊叫着要行夫妻之事。

吓得她魂飞胆散,她凄凉惨叫着:“你这个冤家,你有胆子就杀了我啊……”

夏瑶的姥姥只好报了警……

他被判了七年徒刑,进了监狱……

谁知,他竟然又越狱逃了出来……

三.

“我的妈啊,凶手简直是禽兽不如啊。”,夏瑶突然听到不知谁又发出的一声惨叫声,顿时,让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立即昏死过去……

当夏瑶苏醒过来时,他的父亲已经被戴上了手铐脚镣,被关押在大队屋里的那间地下室里,吃喝拉撒睡都在那里,屋里臭气熏天,苍蝇“嗡嗡”乱飞。

在这个期间,夏瑶奶奶家的人,要找*医生对他进行医学鉴定:如果证明他有精神病,精神病患者不用被判刑,但是要被强制收入精神病院……

对于夏瑶她爸爸残忍杀害她妈妈的惨案,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夏瑶姥姥家的人以及众多有血性人的人,都被这件惨案搞得心神不宁,坐立不安,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夏瑶姥姥家的人联合全镇的村民们一起上访,要求立即枪毙他。

“这个男人血腥行径是由于他缺乏应有的人性,人都有双重的性格,在外强了,在家会变得温和,在家强势了,往往在社会上缺乏应有的自信。双重的性格一旦强烈失衡,心灵就会扭曲、甚至变态,把这种人留在世间,就多上了一个祸害,说不定他还会再残忍的杀害更多的无辜的人。”夏瑶的姥姥努力控制着自己丧女的悲痛情绪,缓缓地说:“这样的男人以这种残忍的手段伤害发妻,天理不容,人神共愤,对他进行医学鉴定没啥必要了。他病也好,变态也好,伤害的不止是一家人,而是对人性的一种践踏啊。”她说到这里,泣不成声,不知不觉脸已挂满了冰凉。

女法官是夏瑶姥姥的学生,她望着年近七十岁的老人,日渐消瘦憔悴的面容,听着她清晰的叙述,她的心中也是黯淡的。她清楚,按照法律条文,精神病患者不用被判刑,但是要被强制收入精神病院,但那样的话,会令众多的人寒心啊。

一片片乌云从四周聚拢过来,还伴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又是一个霹雳,震耳欲聋。一霎间雨点连成了线,“哗”的一声,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斜下来,豆大的雨点打落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

众多的女村民异口同声地抗议着:“女人,天生就是弱者吗?女人,天生就是好欺负吗?这男人心理有病,这种人不配有家,有孩子,连畜生都不如!带给孩子的岂止是伤痛啊!是一生内心的阴影!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样的男人不枪毙天理难容,更平息不了民愤!!!”

大雨把黑压压的一大片人群从外面赶到大厅里,吵闹声打断了女法官的沉思。她站在人群里说:“我很尊敬的老师以及我的好姐妹们,你们不要激动,我的心情也很沉重,我理解你们此时的心情,我也是一个女人,我也痛恨家庭暴力。请你们放心,这是个法制社会,我们不会让罪犯逍遥法外的……”

“家庭施暴,天理不容……”夏瑶的姥姥擦拭了一下浑浊的泪水说道。她边说边把一大匹白布拿给女法官看,那上面写满了全镇村民的联合签名以及按的血红手印。

夏瑶的父亲很快被执行枪毙,他在临死时,要求他的家人给他收尸,并且要求和他妻子埋葬在一起。

在某一个黄昏时分,夏瑶拖着疲惫不堪的双脚从墓地回到家中。她痴痴地坐在床上,她面对着家中发生的这一切时,她的心一直在油锅里煎熬着,让她痛不欲生。

“人性的丑恶是一种心灵的扭曲啊……”她撕扯着自己的秀发,仰天大喊,“苍天啊,这难道就是我的命运吗?这难道就是我的人生吗?这悲惨的世界啊!太残酷无情了……”她的双腿发软,无力的坐在地上。她反反复复地痛苦呻吟着,“冷酷、残忍、无情!冷酷、残忍、无情!冷酷、残忍、无情啊……”血色的泪水滑下了她的面颊,打湿了她的衣衫,她哭地死去活来。

四.

许许多多个日子轻悄悄地来到,沉甸甸的又滑走了。

夏瑶在她《忧伤的雁》的博客里,发表了一篇日记,她写了一个网名叫“太阳”的男士,他说他要送玫瑰花给她,这代表着一份情谊,但是这样的情谊,早晚有一天会以物质的形式偿还。玫瑰花虽是人人向往的花,但是她的心里早已经丢失了玫瑰园。

他在她的留言板上留言:请你在心里留下阳光吧,妩媚温暖明亮洁净,天地一派光明。玫瑰花会重新开放,空气清新,百禽鸣唱,欢歌笑语。曾经失去的一切,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悄然归来的。你放心,我要把你心中的忧伤像打字一样释放出去,你失去的一切会再回来的。

春天的某一天,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夏瑶坐在办公室门口,她望着落日的余晖惨淡的照在玻璃窗上,也照在一个曾经奋斗的苍蝇身上,它挣扎了几下,无奈的死去了。她望着苍蝇的死,泪如雨下。

突然,天空上,传来“呱呱”叫的声音,她抬起那双泪眼,看着大雁排成“一”字和“人”字,她喃喃自语着:“唉,你们也太辛苦了,从南方飞到北方;到了秋天,你们又从北方飞到了南方。年复一年,你们这样辛苦为的是啥啊?……”

夏瑶的灵感突然来了,她坐在电脑前,她的指尖在黑色键盘上画着孤单的弧线,她在她的博客上写道:

秋思缠绵,目光是天边等待的彩霞。心路,在一阵风雨的肆虐后,便有了一段历程,艰辛的历程。像跋涉的驼队渴望水源一样,我渴望,你南飞的日子带上我。让我在清晨,听你的呢喃;让我在黄昏,熟悉你的飞姿;我情愿这样仰望着蓝天,看你飞起又飞落的身影。在你远去的日子里,我的心潮如动荡的海洋,那是一份真挚与期盼的心情啊,你可知道。我的目光早已穿透秋水与风寒,在期盼的日子里,等待你的归期,让我伴你一起飞翔。

那个叫“太阳”的男人,在她的留言板上写道:雁本来就是一首忧歌,是孤雁悲秋泪无痕;我希望你做只喜鹊,喜鹊无忧又无怨,喜鹊齐鸣话婵娟;我更希望你做梅,我不想看着你伤心。

她很欣赏,现代诗人秋瑾的那首《梅》:冰姿不怕霜雪侵,羞傍琼楼傍古岑。标格原因独立好,肯教富贵负初心。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又过去了半年。某一天的夜晚,剪断了明月洒下的银线,飘忽的阴云亦斩断了星光的窥探。噼啪噼啪,那跳跃的音符敲击在键盘上,就像秋雨淋湿了的空气,也淋湿了夏瑶的思想。

她又在她的博客里写了一篇《我真的想放飞自己的梦想》我生在一个苦难的家庭里,大哥四岁时,得了骨髓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总算治好了,但是个子很矮,不到一米六。这个本来就一贫如洗的家庭,从此陷入了更深的绝境里,家里很好的经济来源,就是当教师的父亲那点微薄的工资,以及母亲艰难耕种的那几亩薄田。母亲农闲时,还要绣花填补家用。从小我就懂得吃苦,上学后,学习成绩一直很好,父母和我保证,只要我好好读书,家里再穷,也会供我读大学。我果真争气,从小学、初中、高中一路开绿灯,获奖无数。谁知,厄运又从天而降啊……

癫痫病的检查费用是多少钱
奥卡西平的副作用
治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