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星月】回家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06:28
(一)   韩冰发了毒誓,这次离开,不混出个人样,再也不回来了,让哥哥弟弟妹妹和母亲就当自己死了一样。   韩冰怀揣着两千元钱,坐上了南下的火车,深圳广州一带的看看,哪里能混就混下去,混不下去就自生自灭。   韩冰的心伤透了,那一年大哥正在读中专,自己读着高中,满怀信心地准备明年高考的时候,父亲有一天忽然说:“冰儿,别读书了回家工作吧!我们家缺劳力呢?”原来是父亲木器厂里最后一批替老换幼,父亲把名额给了韩冰。这样家里少了一个读书的人,多了一个挣钱的,家中日子宽松多了。   尽管韩冰一百个不乐意,却也无计可施。   当工人的几年,木材厂的效益不错,韩冰工作勤恳,任劳任怨,苦活累活都干过,没少挣钱养家,先后供养了弟弟妹妹读书。谁知道,一场灾难降临到韩冰的身上,在一次电闸失灵的情况下,韩冰被电锯锯掉了三个手指头,落下了残疾的毛病。   工厂出了一部分医疗费,随后工厂不景气倒闭,倒是家中勉强交了韩冰的医疗费,韩冰却落下了个终身残疾的毛病。失业的韩冰,今天做个短工,明天做个长工,没有固定的工作,不免沾染了一些不好的毛病,比如结交了一些社会底层的混混朋友,父母亲多次劝说,让他断了和那些人的来往,韩冰说到:“他们义气,为朋友两肋插刀,不像我们家人情味淡薄!”   不久,韩冰的父亲肺癌晚期,住院期间,都是韩冰和那帮小兄弟轮番照料,捶背,擦痰,大小便失禁,一把屎一把尿,直到父亲病逝。埋葬了父亲,恰巧旧城改造,韩冰认为,自己为家中出力最多,兄弟姊妹就数自己混得不好,无论如何父母会把几间老屋让给自己娶亲成家,谁料,父亲生前和母亲瞒着自己立下遗嘱,公证处公证过,家中房子拆迁,有大哥弟妹的份,就是没有自己的一间房子,自己还苦苦地伺候父亲四个月,直到父亲入土为安。   就这样,韩冰的心寒到了极点,他和哥哥弟弟妹妹大打出手,告诉母亲,“如此的不公,我不服!”母亲扬言:“就这点家产,交到你手上不把它败光才怪!”说完母亲扬起起手狠狠地扇了韩冰一耳刮子,韩冰气蒙了,然后走了,发了毒誓,“不混出个样子,永不回来!就当您没有我这个儿子,就当我死了!”   在深圳生活了几年,韩冰的生活并没有起色,因为自己学历低,只能靠着苦力养活自己。几年下来,不但没有混出个人样,倒是混得境遇凄凄惨惨。   (二)   一次郊外的游玩,改写了韩冰的命运。那天,韩冰休班,他骑上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在郊外漫无目的地行走着,忽然,前面的一辆轿车,因为躲避一个骑自行车突然倒地的孩子,撞断两棵树,冲到了路边的水沟里。   见状,韩冰惊骇不已,呆呆地站在原地发愣,不知道自己此时该怎么办好?忽然间车里伸出一只手求救,随即听到了一个年轻女孩凄厉的呼喊声。   见死不救不是韩冰做人的风格,韩冰不顾一切地冲到沟里,敲碎汽车玻璃,抢救着车里的人。这是一家四口人,个个受伤,头破血流。韩冰看不出谁伤势重谁伤势轻,自顾自的急切拨打122救护电话,救护车来了,韩冰帮忙把他们一个个抬上车子。   韩冰扑打着身上的尘土,正要骑上自己的单车回城。年长者伸出手招呼着韩冰,把汽车钥匙交予他,断断续续地说着。韩冰似乎明白了,这是让自己打开后备箱取东西,年长者说完口吐白沫昏厥过去。   韩冰打开后备箱,取来一个皮包打开,看到白花花的票子,此时救护车已经呼啸着疾驰而去,如果自己拿着这些钱,下半辈子可以衣食无忧,但是那一家四口怎么办?住院费怎么办?   韩冰拿着钱,向着医院的方向走出……..   一家人住院期间,韩冰下班就来到医院,跑前跑后地照料着,这让医院的医生误认为韩冰是年长者的另一个儿子。   年长者出院之后,盛情的邀请韩冰去他们工厂上班,工资比现在翻番。原来这位年长者是一个私营公司的经理,因为一个扩建项目,郊区分厂的建设,一家人开车在路上遭遇车祸,被韩冰救助,一家人得以脱险。   就这样,韩冰来到了年长者的工厂上班,从底层做起,因为韩冰肯吃苦耐劳,勤勤恳恳,谦逊又有礼貌,由工人,段长,车间主任到副总。也因为韩冰和老板的女儿果儿在一起工作了三年,韩冰时时刻刻照顾这个小妹,果儿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觉得当今社会道德沦丧,如此善良仗义的青年不好找,嫁给韩冰过日子踏实靠得住,就在果儿父母的安排下定了亲,不久他们就要结婚成家,就这样韩冰就要做富翁老板的上门女婿。   韩冰决定回北方的家一趟,取来户口本证明,回来深圳结婚登记。自己忽然间觉得,出来六年,尽管没有混得出人头地,也该回去看看年迈的母亲,看看昔日那些在底层混的小弟兄,还有自己的兄弟姊妹。   (三)   回到故乡,已经接近傍晚时分。韩冰来到酒店住下,然后脱下西装,换下革履,穿上自己前几年当工人时穿的旧工作服,破旧的皮鞋,沿着自己熟悉的街道回家。   自己昔日的家已经不复存在,代之而起的是一个新的小区矗立在眼前,韩冰找寻不到自己的家,就拨通了兄弟姊妹的电话,谁知道,一家人的电话号码都已经换掉。站在这里,韩冰竟感觉到说不出的冷,难道家人真打算和自己割断所有的联系吗?   多方打听后,韩冰才找到了自己弟弟的家里,敲了许久的门,里面传来了弟弟的声音,“找谁的?”韩冰作答,好一会才开门,弟弟睡眼惺忪地看一眼一身工作服的二哥,一脸的不高兴,“你怎么来了?不是发了毒誓了,就当死了吗?不混出个人样,回来干啥?莫不是又回来讨债的!”   韩冰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战,感到浑身的寒冷。韩冰站在门外环视这个家,宽敞明亮,不错的房子,有三居室那么大,装修华丽,是当初老屋的拆迁房,看来弟弟生活的不错。不一会弟媳回来了,看到这个陌生人,一脸的不屑,“你二哥,你不是说有个不争气的二哥早几年死了吗?怎么又活了?莫不是回来催债的?”其间,韩冰看到了弟弟不断地向弟媳眨眼睛使眼色,让她打住话题不要说下去,弟媳自顾自地说着,完全不顾韩冰的颜面,说完扭身回卧室,“碰”的一声关上门,完全没把韩冰放在眼里。   韩冰问了母亲的住处,想立刻见到母亲。弟弟不加思索地说到:“母亲老了,得了老年痴呆症,我们上班都忙,谁管得了她,她住到敬老院里去了!”弟弟说这话的时候,竟然像说邻居家的老人,一点内疚和谴责都没有。   韩冰走到对面楼,来到大哥的家门口敲门,大嫂开门一眼认出韩冰,不由地吃惊不少,坐下后,一再追问韩冰这几年在哪里?混得怎么样?   韩冰说到:“在深圳鞋厂工作,工资低,勉强够吃饭。这几年眼看着年龄大了,不能一直漂泊下去,想回家依靠哥嫂弟妹,也好成个家立个业。”   大嫂也是为难,“这里属于资源枯竭城市,那些煤炭早已经挖尽挖光了,煤矿工人纷纷下岗失业。找工作难,要不你跟着你大哥到水泥厂去,他们工厂需要石头,你去开山打石头,苦力一点,不过工资还是可以的,听说一个月三千多。”   韩冰点着头微笑着说着千恩万谢的感激话。   在大嫂家,随便吃了一顿便饭,知道了小妹卖掉回迁房,全家搬到滨海城市去了。   见大嫂没有挽留自己住下的意思,韩冰告辞下楼,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着,这里是自己的出生地,生于斯长于斯,没有想到今天,时隔六年的今天,自己今夜仍然没有落脚处,如果不是自己安排好自己的住处,说不定今天的自己真的要流落街头,饿死冻死。即使自己饿死冻死,谁会真正的关心自己呢?母亲哥嫂弟弟妹妹?想到这里,一行热泪顺着韩冰的脸颊流下下来,天地之大,故乡之大,真的没有我韩冰的容身之地吗武汉羊癫疯科医院哪家权威?   (四)   拨打自己当年小弟兄们的电话,也是物是人非,他们有的去了省城打工,有的去外地工作,有的已经换了电话号码。联系不到他们,韩冰寻到了当年熟知的一个小店,点了几样家乡小菜,喝酒到半夜,回到酒店昏睡到天亮。   第二天,韩冰来到母亲所在的敬老院,见到了几年不见的母亲。   独自坐在一角的母亲,满头华发,头发鸡窝一样的在风中飘散着;母亲满脸皱纹,目光呆滞,嘴角的口水不时流出,沾湿了胸前的大片衣襟。韩冰“噗通”一声跪地,大声地喊着:“娘,我是韩冰,我回来了!”   母亲一点反应没有哈尔滨癫痫医院哪个较权威,无论韩冰如何呼喊,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自顾自地瞅着窗外发呆,有时候兀自笑几声,拍着手,有时候揪住自己的衣角不松。这就是六年前有点强势的母亲,这就是一生自以为是的母亲,这就是六年前和父亲一起认准自己的儿子韩冰只会败家的母亲吗?如今母亲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人了,没有大哥,没有弟妹,没有韩冰了。或许母亲真的一如当年自己发得毒誓一样,确确实实认为自己最不争气的儿子韩冰死了?   敬老院里条件差设施落后,没有澡堂,没有空调,没有暖气设备,因为是民营敬老院,资金短缺,入不付出。韩冰办理了母亲出院的手术,他要把母亲带走,去上海广州北京治病,如果治不好,就去国外。韩冰小声地安慰母亲:“娘,我要带你离开这里,儿子孝顺您,不会再让您离开我半步,我要让您老来享福!”   韩冰把带来的一千万元,投资了母亲所在的民营敬老院,韩冰要让和母亲一样的老人,在风烛残年的晚年,在敬老院里生活的条件好一点,享福一点。不久,一座以“韩冰”命名的敬老院,在本地落成。   当韩冰的兄弟妹妹得知这一消息,追到机场的时候,韩冰已经坐上了南下的飞机,飞机升空,韩冰紧紧地搀扶着胆怯的母亲,小声地安慰着:“娘,我们坐飞机喽,在天空上飞哟,飞哟!我们要飞到南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方过好日子喽!”透过白云,韩冰仿佛回到了小时候,自己坐在娘的背上,娘托着小小的韩冰,在自己家门口那条街道上,飞哟,飞哟!   飞机越来越小,越来越高,不一会就变成了一个点,渐渐的看不到了........ 共 371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