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荷塘】小镇上的童年(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55:11

童年是在小镇度过的,它是松辽平原上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集中了梨树县主要工业企业的重镇。可能你在中国地图上不容易找到它,但儿时的我却觉得它就是整个世界。

小镇的名字——郭家店的由来,有二个不同的版本:一是说很早以前小镇上第一个大车店是郭姓人家开的,所以南来北往的人就管这个地方叫郭家店,久而久之就变成小镇的名字;二是说小镇的地形是四周高而中间低其形状似一口锅,因而得其名。到底哪个版本是真实的,无从考证。

102国道从小镇街里穿越而过。紧挨大道有一条铁路,据说向北可到莫斯科,向南可以到更远更远的南方,如果在海峡上搭个桥可到宝岛台湾。在地理位置上小镇可谓四通八达。东西走向的铁路,把小镇一分为二,铁道北叫道上,铁道南叫道下。

我老家在道上二小学的西面。先是二间土坯房,后翻建成三间砖平房。院前院后都是菜地,夏季里前院种菜,后院种玉米。记得花墙下还种了好多花,有牡丹、月季、海棠花,印象最深的就是满院的牵牛花,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沿着花架,一直爬上了房子。这些花争奇斗艳,花香四溢,也招来蝴蝶翩翩起舞。

我家左前方有个很高很大的土堆,我们叫它“水楼子”。它好似愚公家面前的王屋山,一出家门便可望见,自然是我和玩伴们爬上爬下经常玩耍的地方。据说“水楼子”是日本人在日俄战争中取胜,取得东北铁路的修筑权后,为铁路供水而修筑的留下的水利工程,相当于现代的水塔。当时仍在为火车站供水,四周用铁丝网围起来。铁丝刺网虽然令人害怕,但是挡不住我们好奇的心,和勇往直前的行动力。虽然一不小心可能刮破衣服,刮伤身体,我和玩伴们仍然活跃在“水楼上”,啥时想爬上去就爬上去,占领制高点,鸟瞰全镇。

儿时有关季节的印象里,对于冬天的记忆是最为深刻的。“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目光所及之处一片银装素裹,异常寒冷,哈气成冰,冰天雪地,不把你冻个好歹誓不罢休,这才是真正的东北的冬天呢。只可惜因为全球温室效应的原因,现在东北的冬天,远远没有儿时那么冷了,甚至出现了暖冬。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儿时的冬天冷得过瘾,有冬天的味道。

冬天里小镇最热闹的时候,是正月里的元霄节当天。之所以这天最为热闹,因为是个单位秧歌队比赛的时候。从几十家大大小小秧歌队,从道上扭到道下,从大街扭到小巷,大街上到处是秧歌队,你走他来,络绎不绝。整个小镇是锣鼓喧天,锁呐声声,喜气洋洋。晚上是比赛的高潮时刻,那时没有路灯,秧歌队自己点着柴油火把,把小镇的街道照得灯火通明,人们全然忘却了严冬的寒冷,七大姑八大姨,三叔二大爷倾家而出成群结队,观赏各单位秧歌队的表演,其场面可谓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热闹非凡。我和小伙伴们在熙熙攘攘人群里挤进挤出,不亦乐乎。具体哪个单位取得了第一名,就不得而知了。

雪花纷飞的时候,也是小孩子们枯燥难耐的季节,下雪时的堆雪人、打雪仗,并没有小说中的浪漫和那么的充满诗意。倒是喜欢穿着棉鞋在没有人走过的雪地上走着玩,一方面喜欢听棉鞋踩雪地上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一方面踩出图案或者文字,还喜欢用干树枝在雪地上随意“狂草”,写上唐诗宋词或者毛主席的诗词。当然最痛快淋漓的,还是到小六队水库的天然滑冰场滑冰,可以以极其羡慕的目光欣赏到穿冰刀鞋滑冰的矫健身影,冰场里大多数人是玩冰滑子、冰车。所谓冰滑子,都是自制的。一块如脚大小的杨木或松木木板下面,后部约80%的部分钉上8号粗的铁线,前部约20%的部分要薄许多,钉四个钉子可以叨住地面,尾部钉几钉子刹车,木板两侧各钉两个环,用于系绳子固定住脚。冰车的做法也基本相同,只是木板大够坐一个人,且不用系绳子。不是很大的冰场人很多,虽然都冻得脸通红,手发僵脚发硬,依然笑声连连,喊声阵阵,好生热闹。我家穷没有冰滑子,也没有冰车。但我不是来看热闹的,我帮有冰车的人在后面推,使冰车快速滑起来,坐冰车的人不用滑,落得省劲享受,作为回报休息时让我玩一会,虽然没有工具,也玩了多一会,但我喜欢这的气氛和在冰面上飞驰的感觉。

东北的冬天,几乎占一年时间的一半,所以是漫长的、难熬的。但是总有熬过去的那一天,不知不觉便迎来了阳光明媚的春天。春天最为盼望的,便是参加学校组织的春游。终于等到周末春游的通知,兴高采烈地把消息告诉妈,妈妈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不能买面包,不能买汽水,甚至连大米饭,鸡蛋也没有,只能带玉米面饼子。

虽然知道家里穷,孩子多,满足不了好几个孩子同时“高消费”的要求,我内心依然很气。春游不仅仅是踏青,还是吃好吃食的时候,我不想让人看不起,自尊心让我放弃了盼望己久的春游。上学时,同学问我为什么没来?我谎称闹肚子了。耿耿于怀的我,约了几个好友,于一个周末也来到学校春游的山林里,虽然没有成排的红旗招展的队伍,虽然没有席地而坐的野餐,虽然没有找宝游戏,虽然没有……但我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山林,撵得野鸡飞的很高,找到了不知名字的野蘑菇,也被出没无常的蛇吓得惊慌失措……我们能采摘到榛子、蘑菇、山里红和成熟的松树果,收获颇丰。除了同去的伙伴,没人知道我们曾经去了哪,做了什么,我不想说,不想让人知道。

春天里还能吃到榆树上的榆树叶,也叫榆树梢,有些苦有些涩;还能到河沟里抓鱼,还能用弹弓打鸟……

春天是短暂的,转瞬即逝的。闷热的天气,告诉夏天不约而至。小镇并没有消暑的去处,大人们躲在大树下聊天,小孩自己找凉爽一点的地方玩耍。女孩们永远玩不够的是嘎了哈、跳格子、跳皮筋、踢芊子等。男孩子玩的项目多了去了,如:扇pia几、弹溜溜、藏猫猫、五子棋、踢足球……我喜爱的游戏不多,都玩过都不擅长,常常是隔山观虎斗,旁观者自有旁观者乐趣。

夏天来了,记忆深刻的便是下雨时,我和哥姐弟妹们站在窗户前,望着窗户外面哗哗的大雨,异口同声地唱起这样的童谣:“大雨哗哗下,北京来电话,让我去当兵,我还没长大”。雨一停下来,立即跑到门前的土路上去玩水。所谓玩水,就是把自己家院子里流出来的水放走,不让别人家的水流到自己家的院子里。因为放水的问题,常常与邻居家的孩子吵架。记得有一次还同邻居家的孩子打到一起了,和我同龄的孩子被我打了,坐在泥地里大哭不止,引来他妈妈到我家讨说法。

夏天里还有一个去处,是我们偶尔玩耍的地方,即是昭苏太河上古老木桥及桥下的水溏。据说木桥小铁道上跑着小火车直通深山老林里,里面有神秘的铜矿,老人们说过去有野狼。望着载满矿石的小火车轰鸣驶过,我疑惑不解:为什么山里矿石无穷无尽?没人告诉我大山里除了矿石还有什么。姑姑家就在昭苏太河旁住,偶尔也去串门,等待姑姑说别走了在这吃吧,可是姑姑就不说不留,无奈泱泱而去。

炎热的时候,古桥下的水溏是野浴的地方。一次下水,被不知名的水虫钉进小腿的肉里,不是很痛但吓得够呛,急忙爬上岸,有经验的人提议用脚底打,虫被打出来,挤出血未留后患。这只是小小的危险,那时发生过一起野浴淹死人的事情,一个年轻的工人在镇郊的水库野浴,结果被淹死,我亲眼看到他的家人哭的昏天黑地、声嘶力竭的。看到那个淹死的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青紫,很吓人的,此后我就很少野浴了。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镇郊的大地上满眼金黄的景色,农民忙碌着收获一年的劳作果实,镇里人也忙着帮他们“秋收”。所谓帮着“秋收”,就是捡农村生产队收获完落在地里的果实。集体的东西就是没人心痛,落在地里的果实好多好多。无事可做的小镇人,背着大大的袋子,拿着锹、镐,追赶着农民的收获脚步。虽不曾有一粒种子播撒,也不曾有汗水的付出,但依然收获了丰硕的秋天。孩子们的秋天,也是忙碌的,跟着大人们去大地“秋收”,去拔大地里剩下的豆梗交到学校。

无论春夏秋冬,小镇上最热闹,最吸引孩子们的地方是电影院。一个新影片的上映的消息,犹如长着翅膀瞬间传遍小镇。电影院里闷热的空气里,破旧的木椅上,白白的银幕,让我感受了《侦察兵》、《渡江侦察记》、《奇袭》、《三进山城》的惊险剧情;《英雄儿女》、铁道游击队》、《南征北战》、《上甘岭》、《地道战》、《地雷战》让我知道什么是爱国情怀;《卖花姑娘》、《苹果熟了的时候》、《大蓬车》、《火车司机的儿子》让我了解了异国风情……门口的卖瓜籽的人相当精明,在小碗底垫上厚的纸壳,一碗看上去冒尖的瓜籽,装兜里没有多少。有时没有5分或1角票钱,不愿放弃,傻傻等在门口,期望电影院的叔叔突发慈悲,放我进去噌看一会,虽然我有足够的耐心和耐力,但是始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

郭家店镇不是很大的地方,亦名不见经传,但它是我童年和学生时代生活的地方。这里破旧的老房子,曲折多变的小胡同,坑洼不平的马路,土墙围起来的小学校,镇里唯一三层楼的老高中,参天大树,还有破败不堪的电影院……有我童年的身影,和说也说不完的童年故事,以及童年的梦......

成年后的我,为了生计长年漂泊在外,家亦安在外地。有时身心疲惫的我,想起童年和小镇,会不自觉地莞尔一笑,仿佛自己还是孩子,还那么年轻。虽然爸妈早已做古,虽然孩提时的玩伴早已失联,虽然小镇已变得陌生。但是儿时小镇的情景,却常常进入我的梦乡,还是小时的模样,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真实,仿佛小镇就在眼前,小镇与童年的故事还在继续……

卡马西平有哪些副作用西安癫痫公立医院河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靠谱呢癫痫发作应该如何治疗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