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江山多娇】岳父(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13:47

岳父生前担任村(大队)干部二十多年,大半生都在为集体的事辛勤操劳。50多岁后患上类风湿病,久治不愈,最后瘫痪在床,浑身抽搐,痛苦不已,离世已经20年。我常常想起岳父的点点滴滴,感慨万千。

年龄不大,岳父就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部队的大溶炉锻炼成长。他在部队打篮球时的照片,显得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充满青春活力。

复原回乡后,一直担任大队干部,由社教前(1965年)直到改革开放后还担任村干部。按说长期任基层干部,难免会有不少反对者,或者对立面。但没有听到谁说他的坏话。做到这一点也不是件容易事。好多农村干部在职时,少不了安排自己的子女当兵上学招工。而他的5个子女全都在农村劳动。大儿子担任代理教师多年,还是通过自己努力参加成人教育、取得文凭后被招聘为正式教师的。

岳父1.76的个头,瘦瘦的身材,在我认识他时就是一副不很结实的体型,可能与长期脑力劳动有关吧。

我和妻子订婚是1972年的事。那时他家7口人,上有父、母亲,下有5个儿女,孩子大都年幼不能参加劳动。能在生产队干活挣工分的就是岳父、岳母和大女儿(我的未婚妻)。再加上还耕种几亩自留地,想想日子也是挺艰难的。

1973年的秋种时候,生产队一般都集中牲畜先种集体耕地,后种自留地。我去问过岳父,得知他家自留地还未下种,就马上联系兄弟、同学、朋友、亲戚,召集了13个小伙子,几个小时就把岳父家几亩地用铁锨深翻完。邻居惊得直呼:“厉害!”

岳父很少说话,我和他在一起交谈也少。他一般不说村里的事,我也不谈单位的事。但我能看得出,对我的每次到来他是从内心高兴的。

我是1980年结婚的。还在我订婚的第二年,有次夏季去岳父家看麦罢(农村一种习俗)。临走时,岳父交给我一封信,回到家我看过内容,是一封别人写的匿名信,攻击我和我家,试图碰坏这桩婚姻。岳父其所以把信交给我,是他根本不相信其中内容。他有坚定的认识和主见。

1979年我患风湿热病,发病急、病情很重,几个关节肿胀,行走困难。在当地治疗几个月,不见明显好转,后赴西安诊治,才基本痊愈。结婚后从妻子嘴里得知,我患病期间,岳母和妻子怕我疾病不能恢复,曾产生退婚念头,已经有人给其介绍对象。岳父又坚定认为女儿嫁我没错,急性病一定能治好。

在这里我只是说明岳父有着自己的做事原则和认识标准。无意于想说他把女儿嫁给我就应该感恩戴德。

按说一个担任村(大队)干部几十年的人,肯定有着相当的工作能力和一定影响力,后来时间长了我发现,在家里大多是岳母当家。

那年我从单位回家,顺道去了岳父家。刚到一会岳母就对岳父发脾气,嫌岳父找车拉煤给村民分而耽误责任田干活。岳母当着我的面指责岳父:“你就爱管别人家的事,把自己的事不当回事,管了闲事又不挣一分钱,还这么热心?”岳母大声不断谴责,岳父一言没发。

我在旁看不下去了,回击岳母说:“我爸管的闲事就是别人家的正事,咱家的正事也是别人家的闲事。大家都不管别人的事,自己以后有了事谁还愿给你帮忙!”这一句才让岳母停止了无理指责。

还有一次是6月份的一个下午,我正在岳父家,岳父和内弟拉着架子车回到家。刚一进门,岳母就问:“粮交了没有?”岳父略显得疲惫的回答说:“没交。”岳母又问:“怎么跑了两次还没交?”

岳父回答:“我找的乡政府熟人下乡了,人不在。”

这下子岳母开始了大声而严厉的毫无道理的指责:“交个公粮跑了几次都交不上。你还能干啥,弄不成不交了!”

我看不下去了,对岳母说:“我爸早上出门交粮,下午才回来,连饭都没吃,你也不问问他们吃饭了没有,就知道指责、抱怨。粮站又不是咱家开的,想咋交都行!”

那时交粮,小麦在家晾晒几个太阳,还是验不上。一般都找熟人说清才能交上。乡政府又三番五次催着早交、快交,争名次抢进度。

我这一说,岳母才极不情愿地进灶房做饭去了。

1984年4月份,我帮助岳父家栽红薯,岳母,内弟,小姨子都在地里。那时我们刚分家,父母和我一起过,弟弟另过。岳母等人认为我和父母一起是吃亏了,群起而围攻我。说我不该单独承担赡养父母之责。我严正指出:“你们无权干涉我家事务!”当她(他)还在喋喋不休地继续指责时,我又对岳母说:“你也有两个儿子,以后只要有一个同我一样就行了。”

此后很长时间我不去岳父家,有时路过也不进去。后来听说,岳父含着眼泪对人说:“女婿很长时间不来家里,我没说过他啥不对呀!”得知这话,岳父说的对,他是没批评我过什么,上述对分家的批评都与岳父无关。很快我就去看望岳父了。

从别人嘴里得知,岳父曾对人说:“我女婿(当时就我一个女婿,两个小姨子尚未结婚)凭实干,不靠任何关系,从一个临时工干到正式干部,又担任基层领导。”说明他对我的工作表现是认可的。

大约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岳父就得了类风湿病,尤其一到春季,患病关节疼痛难忍。虽经多次诊治,始终未找到有效的治疗办法。有次我去了。岳父手指关节痛得直掉眼泪。我找来医生,打针止痛,才有少许缓解。由于患病时较长,手指各关节已严重变形。

有年夏收,岳父去我家,我和家人正在碾打小麦,父亲赶着碌轴,他自己腿一跛一跛的,还硬从父亲手里抢过牛缰绳;“亲家,你歇歇,我来碾。”

岳父爱喝酒,每逢过节,我都把最好的酒孝敬岳父,当他来家时也用最好的酒招待。有次岳父来家里,妻子自作主张,做了顿汤面招待。妻子是个怕麻烦的人,只图省事,不讲情面,草草了事,即使自己父亲也不应如此应付。惹得我和父母都不高兴。

1993年至1997年,我被调到家乡所在地工作。从单位回家要从岳父家门口经过。1995年岳父类风湿病加剧,整日疼痛不已。我打听到距离100多里外的户县能致此病,找车去了3次户县,但效果不明显。每次回家路过我都要看看岳父病情如何,以至于我对岳父病情的了解比他女儿还多。1997年冬天起,我陪岳父连去西安西京医院3次。病情弄清楚了。是类风湿引起的颈椎椎间盘3处膨出,其中一处中央型。治疗办法只有一种——动手术。找了一个熟人,他说这种病即便手术成功,也可能再次复发,手术意义不大。

从这以后,岳父就再没下过床。躺在床上浑身抽搐,难以忍受,几次对我说要自杀,我没法子,劝他说:“任何时候我都不能同意或支持你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苍白无力的话语,连我自己都不能信服,但我又能怎样呢!

岳父逝世后,我时常想起可敬可爱的岳父,他的一举一动时常闪现在我的眼前。想起岳父后来强烈的求生欲望,我就想:当初为什么不做手术呢?做了哪怕再复发,起码会有一段时间,岳父是轻松的,是没有难以忍受的抽搐所折磨的。但这已无法挽回,悔之晚矣。

西安癫痫病医院郑州如何治疗癫痫病?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河南治疗癫痫的医院哪个更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