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恰逢】当时只道是寻常_19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13:39
生命中总有那么一些人在你的心里驻足过、停留过,只是因为时间与空间的限定,心里的位置也随之悄悄的在发生变化。然而,远方,我们越走越远;人生,我们越走越短;岁月,我们越走越急;坟墓,我们越走越近,终于有一天,落在尘埃,渐渐地被人遗忘。    ——题记      留在故乡里的那位老人(我的外公),就像是一场遥远的清梦,魂牵梦萦。老槐树那强大的臂弯总引领着我总想要躺在它的怀里向它诉说我对老人的怀念和愧疚的语言。   一场持续四天之久的暴风雨,将我散落在故乡的梦破碎了。昔日安暖的村庄失了温度,没有了安全感,天空里布满了血腥味的云烟,记忆里的那一位老人也随水流或沙遗失了。   我磋叹、呐喊,更想为那位老人升鼓鸣冤,面对这样的一位老人苍天为何不长长眼?让他健康平安,怎么忍心让他流落?寻不到踪影呢?   我的外公,一个实实在在、勤勤恳恳的老实人,面容慈祥,和煦如春风,那么想令人亲近,他的面容也瘦骨嶙峋,那么让人怜悯;他的笑像小溪里的涟漪,荡漾的都是满满的幸福,那么清澈,那么一尘不染。他的头顶总有一顶帽子,不管春秋冬夏,他都舍不得摘下,也或许是他没有了头发,为了给我们留一个帅气一点儿的模样吧。这样的一个外公,为何当初就不好好珍惜呢?为什么要等到失去后才知道生命的可贵呢?当时只道是寻常,当我再次想依偎在那宽厚的肩膀时,他已经走了,永远的走了……   小时候,还在呀呀学语的我和弟弟就留在了外公外婆身边,然而对于外公给予的疼爱、呵护,被当作理所当然,随意索取,忘记了付出,忘记了回报。   而那时的我们应该是幸福的,是满足的。   冬天,屋外,雪花翻飞,寒风刺骨的吹;屋里,两老两小围着熊熊燃烧的柴火,弥漫在屋子里的都是温暖。   如果那时候能仔细一点儿,感受到的何止只有柴火的温度,还有外公的那一份良苦用心,那一份真真切切的疼爱。   每到冬天,外公都会提前把冬天的柴火储备好,等着冬天的到来。每当我们围着烤火时,外公总是把凳子搬到烟雾浓的那一边儿,起初我们都以为那是最好、最取暖的位子,不然外公怎么会一直选择在那里呢?怀着一份好奇,坚定了要和外公换位子,可刚坐过去不久,眼睛就受不了那浓烟入眼的胀痛,又很快将外公换回去,外公不但不觉得委屈,还打笑道:“就知道你们享受不了这特殊的待遇,这可是我专属的宝地,你们无福消受的,哈哈……”   弟弟不服气的反驳道:“外公,你明明就要哭了,你看你眼睛里都是眼泪水呢。”   外公反而笑得更大声,接着弟弟的话回答:“这是一个秘密,你要答应我不告诉别人我就告诉你,好不好?其实吧,这是老天赐给我的一双法眼,不但不怕熏,还可以从你们那里看到你们对外公的喜爱,所以外公感动的哭了。”   久而久之,都没有了当初的好奇,自然而然的把他安放在‘烟雾坑’里,年轮积累久了,谁也没注意到他眼角的泪从来没有干过,即使没有在柴火边,也会不自觉的流眼泪。   外公将他那份深深地爱,掩藏在了他的戏语中,悄悄付出,悄悄的爱,那时的我们很难明白,也就忽视了,淡忘了,现在回想起来,心底是多么的温暖,多么的感激。   简简单单的油盐酱醋里,外公那一份特殊的爱也融入了其中。   一餐家常便饭:盘中几片廖廖可数的肉片,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到我和弟弟的碗里,知道我和弟弟不吃肥肉,外公都会很仔细的挑出来,和肥肉连在一起的,就用牙把肥肉咬下来,挑出来的肥肉都会夹到外婆的碗里,其实外公真正吃到的肉不能说是肉。外婆偶尔心疼几句:“你自己也吃啊,你都给我们啦,你自己吃什么,你还要干很多的活呢。”   “我吃了,我吃的快,你们都没看到而已”,然后继续埋着头,吃我们不喜欢吃的或难吃的。   在一边的外婆明知是谎言,却从来不揭穿,只是对着外公微笑,她知道,这是他对孩子们和她的宠爱,所以她配合就好。   外公在外做客回来,都会把好吃的带回来,甜甜的糖果,附上了特殊意义的红鸡蛋,都是我们平常难得的心爱之物,可这些食物,我们却从来不知道要分出一部分来给外公。   一路上,我们都忘记了外公也是需要我们来疼爱、呵护的。   一次,外公从田地里回来,外婆见他无精打采,晃晃悠悠的打着转,急急忙忙的把外公扶到床上,就去弄开水去了,我和弟弟也赶来凑热闹,弟弟问候着:“外公,你怎么啦?”外公并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微微笑,用那无力的手摸摸弟弟的小脑袋,或许是他已经疲惫得说不出话来了,没一会儿,就睡去了,我们知道外公是病了。   外婆弄来了白开水,就摸摸外公的额头,才发现已经滚烫的额头如火焰在里面燃烧,外婆吓坏了,紧张极了,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又没有找到药,仅仅只找到了几张皱皱巴巴的零钱,慌里慌张的就往我手里踹,让我去给外公买一点儿退烧的感冒药。   我也很乖的拿着钱就跑,可是药店离家有好几个小时的路程,生性贪玩的我早已忘记了卧病在床的外公,甚至在途中买了点儿小零食吃了起来,可本就不多的钱,又用了一部分买了零食,剩下的钱怎么足够买药的呢?   只能怀着一份庆幸的心去了药店,到了药店就问:“医生,我外公生病了,外婆说要买退烧的感冒药,请问多少钱啊?”   “小丫头,真乖,药需要二十五哟”,我把兜里的钱数了一遍又一遍,始终只有这些二十三块钱,多一毛也没有,我急的要落泪了,医生看到我可怜惜惜的样子,凑上来安慰道:“小丫头,怎么啦?是钱不够吗?”   我很诚实的回答了他的话,“外婆就只给了我二十四元,在路上我买了一元的东西吃了,医生,你能不能少点儿,等我以后有钱了,我就多给一点儿好不好?”   “小丫头,这样做是不对的哟,以后可不能这样了,这次我就便宜给你啦,这盒药一天三次并配合着这盒药吃,这个一次喝两颗,这盒一次喝三颗,记住了哈,小丫头,快回去吧,你外公外婆还等着你呢,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儿哟。”   还好回来的及时,外公喝了药,休息了一两天,病就痊愈了。但如果那次并没有买到药,外公的体质没有那么好,那后果定是不堪设想,那我的罪责又怎么说得清呢?   不知那时有多少的任性、自私,伤了外公的心,多少个期望变成失望。   后因外地求学,被爸妈接来与他们一起,便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外公外婆,离开了那熟悉的村子。自那以后,回家乡的次数越来越少,在远方的我们,也越走越远,随着时间的风化,他们在我们心里的位置也在悄悄的被淡化。   但我的脑海里一直有个影子,有一个慈祥的老人:   他戴着一顶帽子,看不清容颜,蹲在亦或坐在门前,一手扶着六七十年代的竹烟杆,一手拨弄着自己种的烟丝,偶尔抬头向前望望,可能是“望穿秋水”的失落吧,所以才会时不时的吐着烟卷儿,这一等,便是双鬓明朝又一年。门前下的那位老人不知有多少“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牵挂;有多少“来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未”的思念;有多少“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的等候。   依然记得很清晰,田间地头里,外公即使累的筋疲力尽,汗流浃背,他也不会喊一个累字,叫一个苦字,嘴里还是乐呵呵的唱着山歌“喝你一口茶呀,问你一句话,你的那个爹妈塞,在家不在家?你喝茶就喝茶嘛,哪来这多话?——”这一曲酣畅,动情的歌曲,引得蝴蝶蹁跹起舞,引得蜜蜂扑香。   或许这也是越到情深处,越能拨动人的心弦,就在那眉眼顾盼间,浅浅的微笑里,就在那一首抒情的歌声里,那一幅幅山水相映,山水相和的爱之歌里。   可岁月的轮回,使我们在远方越走越远,人生越走越短。外公的那一份“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美好祝愿也随外公的遗失而遗失了。   夜晚,在槐树下感叹,为什么当时只道是寻常呢?白天,对着天空祈愿:愿月亮替我守护你,给你每晚带来动听的歌曲,安安静静的睡去;愿太阳替我温暖你,每个早晨给你带来甜甜的问候语。我也会牢牢的铭记,好好珍惜当下,珍惜眼前的人。 武汉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黄冈到哪治疗癫痫荆门哪个羊癫疯医院好癫痫病一直抽搐会死吗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