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流年】味道(味道征文 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39:34

一直以来,我都不太喜欢女人抽烟,女人,在某种程度上应该是优雅的代名词,而抽烟于女人来说,实在是有伤大雅。

不喜欢归不喜欢,仍旧改变不了我是在烟草味里长大的这个事实,因此,我也只是不习惯女人抽烟,确切地说是不习惯年纪轻的女人抽烟,但对烟草的味道并不反感,相反却很迷恋。这是因为我的生命里,有两个抽烟的女人给过我诸多宠爱,让我永生难忘。

我出生的时候,奶奶快七十岁了,已经是老年人了。

奶奶抽烟。她有一根长长的旱烟袋,烟袋杆上挂着一个黑色绣花荷苞,里面装着旱烟。长长的烟袋杆该是我幼时最好奇的“玩具”了,常常趁奶奶不注意,偷偷拿出来,耍弄一番。奶奶平时对我是要星星不敢给月亮的,唯独对她的旱烟袋特别宝贝,一见我玩耍,便假装生气,而且还“威胁”我,再动她的宝贝就不给我好吃的。

奶奶也只是说说而已,她柜子里的好吃的东西都随便我连吃再造的,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奶奶生气。

后来大一点了,烟袋杆对我也没诱惑力了,我便不再想方设法地寻它,奶奶也就不用东藏西藏了。偶尔我乖的时候,还会帮奶奶装烟袋锅子,装满之后,奶奶就把烟嘴含在嘴里,于是,我赶紧拿着火柴试图给奶奶点烟,可不知为什么,我每次都点不着,不管划几根火柴,甚至差一点烧到手指,我仍旧点不着。

于是我沮丧地说,旱烟可能太湿,所以点不着。

奶奶则拿过火柴,轻轻一划,然后将火苗的顶端对准烟袋锅子,边点燃边使劲地吸,一会功夫,烟雾便氤氲而出。我便觉得好神奇,下一次还会跃跃欲试,可依旧点不着。奶奶去世后,这件事一直让我无法释然,总觉得作为奶奶那么宠的孙女,连烟袋锅子都不能为她点着,实在是一个遗憾。

爸爸经常会从城里为奶奶买来烟卷,但奶奶却很少吸烟卷,我曾经问她为啥。

奶奶说,烟卷的味道清淡,不如旱烟袋抽起来更有烟的味道。

我自然不太理解奶奶的话,觉得烟卷比之旱烟袋实在是省事太多。于是,我会撒娇地将烟卷强塞进奶奶的嘴里,用打火机一下子就能点燃,奶奶也就任由我开心,吧嗒吧嗒地吸烟,但好像没有抽旱烟袋的那种酣畅淋漓。

奶奶是四十六岁那年生的我爸爸,爸爸之上有三个姐姐,最小的姑姑也比爸爸大十四岁。爷爷去世早,爸爸十几岁时,三个姑姑已经出嫁,奶奶与爸爸相依为命,日子的拮据可想而知,因为姑姑们的帮衬,爸爸勉强读到初中毕业。

也许那些年日子太苦吧,唯有旱烟的浓烈味道可以让日子的苦涩稍稍变淡些,所以奶奶才会那么喜欢抽旱烟,我想是这样吧。

爸爸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却不曾学着抽烟,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而作为女儿的二姑却继承了奶奶的这一嗜好,学会了抽烟,尤其喜欢抽旱烟。

二姑是性格比较外向的女人,姑父五十多岁因病去世,三儿两女都靠二姑一个人照应。不管日子多艰难,二姑也不会满脸愁云,她特别喜欢笑,而且笑声很大,老远就能听得见。大概是姑父去世后,二姑便开始抽烟了吧。

二姑的命运跟奶奶的命运何其相似啊,都是五十多岁没了男人,为了子女,从没想过再嫁,抽烟便是唯一属于她们自己的一点乐趣了。

如奶奶一样,二姑也喜欢抽那种浓烈的旱烟,不同的是,奶奶用旱烟袋,二姑则用烟纸将旱烟卷成一头粗一头细的烟卷。二姑每次来老家看奶奶,都要去镇子里赶集,赶集回来是一准要买回一大捆旱烟叶的。二姑说乡下的烟叶更纯正,烟味更冲,抽起来才会更过瘾。

二姑的食指和中指的顶端都是黄黄的颜色,这是多年抽烟留下的痕迹。我常常笑话她黄手指,她责骂我鬼丫头,如奶奶一样,二姑也是很宠我,所以,我跟她可以毫无顾忌地说话,而不用担心会惹怒她。

三个女儿里,奶奶最喜欢二姑。除了大姑之外,二姑、老姑都相继去了城市。二姑居住在唐山,老姑则更远,住在沈阳。在尽孝方面,老姑远不如二姑更贴心。所以,尽管那时候我还很小,我也一度认为奶奶是喜欢二姑胜于老姑的,尽管老姑每隔几个月都会寄来农村少有的各种食品,但因为她极少回家,因此,奶奶对老姑很是疏远。倒是每每都盼着二姑来。二姑也从不让奶奶失望,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是一定要带着大包小包回家的。

奶奶和二姑最高兴的时光,当属娘俩在阳光下搓旱烟叶子了。

二姑将从集市上买回来的烟叶子,盛放在一个簸箕里,奶奶和二姑便一人拿一个小板凳,来到院子里搓烟叶。我偶尔也会凑过去帮忙,但常常因为烟叶子太呛人而跑掉。远远地听着二姑跟奶奶说东说西,偶尔二姑还要爆发出她特有的爽朗的笑声,连同旱烟叶子的味道定格在我童年的岁月里,至今那种笑声那种烟味依然氤氲在时光深处。

奶奶80岁那年我十三岁,那一年奶奶得了癌症,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到底癌症是一种什么样的病,只记得奶奶那么一个刚强的老人被这种病折磨得迅速消瘦,到最后几乎是皮包着骨头。我从三岁就跟奶奶住在一起,直至她生病,仍旧住在一起。

在我眼里奶奶是最有忍耐力的人,小病小痛的几乎都不皱眉头,然而这一次,奶奶好像扛不住了,夜里我会被奶奶痛苦的呻吟声弄醒,我知道她一定是痛得承受不住。

自奶奶得病二姑就来了,一直细心、贴心地伺候奶奶。直肠癌患者是要便血的,最后一个月,奶奶是在床上度过的。二姑每天都要为奶奶擦身子,洗内裤洗床单,这样的活二姑几乎一个人包了,很少让我妈插手。

奶奶也习惯于二姑的照顾,如果我妈为她擦身子,她会很不配合,最后不得不还是要二姑亲自动手。

奶奶是个要强的女人,那样毫无力气地躺在床上吃喝拉撒都要别人伺候,对她来说无疑是最重的打击。奶奶一直是个很干净的老人,像个小孩子似的被人照顾,她内心是万般不愿。有女儿在身边,自然,奶奶不愿意我妈为她清洗擦拭。

奶奶病重的那些天,二姑也瘦了好多。明知道奶奶的病无回天之力,所以家里人惟愿在奶奶的最后的日子让她舒服一点。

二姑那么坚强的一个人,我几乎没看到过她愁眉不展的样子,但那些天她常常暗自垂泪,可一到了奶奶面前,一定是满面笑容。用掌心为奶奶一下一下地揉着小腹,嘴里还在说,妈,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等你好了,我再去买些旱烟叶子,咱们一起搓。

听到她的话奶奶尽管被疼痛折磨得奄奄一息,仍旧会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二姑还会拿出奶奶的宝贝烟袋,塞在奶奶手里,尽管奶奶已不能再抽烟,但我还是看到奶奶的眼睛一亮,之后是几滴混浊的泪自奶奶的眼眶滴下。

我则跑到外面大哭,那时候,我知道死亡在向奶奶逼近,我将要永远失去奶奶。

老姑来的时候,奶奶已经病得很严重了,二姑也已经鞍前马后地伺候奶奶一个半月。或者是对老姑心里有怨吧,奶奶固执地不理老姑,任凭老姑含泪声声喊着“妈”,奶奶就是不应一声。

老姑一边为奶奶洗衣服一边落泪,已经十月了,很冷的天气。

我问老姑冷不冷,水那样凉。

老姑说不冷,再怎么冷的天气也不如妈妈不理不睬而冷,老姑说完,泪纷涌而出,泪里有难过,有委屈,也有愧疚吧,我想。

二姑家的小表哥婚期已到,这是早就定好的日子,二姑因为奶奶生病,在老家已经逗留了一个多月,孩子结婚,家长必须要到位的,没有了姑父,二姑是唯一的家长。

二姑是哭着回唐山的,走时,她贴着奶奶的脸颊轻声说,妈,你等着我,我最多两天就回来,你一定要等着我。

奶奶尽管病得很厉害,但仍旧点点头,使劲拽着二姑的手渐渐松开。

只是谁都不曾想到,这样一别,竟是奶奶与二姑的最后一别。

二姑离开的当天晚上,奶奶进入了昏迷期,我们都知道奶奶要熬不过去了,我躲在妈妈身后小声哭泣,很害怕,很难过,我已听到堂叔在悄声安排奶奶的后事。

到第二天中午,奶奶一直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我们很多人都围在她跟前,她眼光一一掠过,像是在寻找什么,即刻,我们都明白她是在找二姑,她最贴心的女儿,最熟悉的味道。可是二姑最快也要晚上才能到,所有的人都哭出了声。

一个小时后,奶奶的眼睛睁不开了,她张开手,无力地抬起。立刻,老姑伸出自己的手,握住奶奶的手,奶奶轻轻地摩挲,但很快她甩开了老姑的手,我们的心更疼了——奶奶在寻二姑的手啊。

于是,一个又一个的手争着去握奶奶的手,却一个又一个被放开,到最后,奶奶悬着的手颓然落下,最后的一滴泪滴落,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到如今,奶奶已经去世26年,二姑去世两年,二姑去世那年也是八十岁,跟奶奶一样的年龄。

当我们给二姑描述奶奶去世前寻她的情景时,二姑放声痛哭,声声呼唤着,妈,妈……

奶奶去世后,二姑也常常回老家来,一住就是小半个月,直到她临去世前半年还在我家住着。她依然喜欢抽旱烟,而且比奶奶在世时抽的更勤,一直到她生命的终结。

遗憾的是,我仍旧没有学会用烟纸卷成烟卷,尽管二姑教过我很多次,也骂过我很多回笨蛋,就像当初我给奶奶点不着烟袋锅子奶奶也骂我小笨蛋一样。

二姑去天堂陪奶奶了,她们还会一起笑呵呵地在阳光下搓烟叶子吧。

羊癫疯是怎么引起的导致继发性癫痫病的常见病因有哪些呢西安癫痫病医院治好要多少钱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