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客栈小说】夕阳之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26 11:00:42

乔琪如约来到了御茶坊,屋子里的客人不多,只见一人从座椅上站起向她招手,她假意看着房间的装饰,偷偷的看着那人,五大郞的身材,深凹的两眼,合不拢嘴的一口龅牙,这外表就没有入乔琪的眼缘。她走过去和梅子寒等在那里伸出的手握了一下,哦,哦的附言着问到你好。寒暄后梅子寒面带微笑的问到喝什么茶?乔琪笑容可掬却不客气的说,我觉得夏季喝龙井比较好些。

梅子寒斟上两杯茶,茶太热,为了打破这尴尬的局面,他没话找话的说,这里名叫御茶坊,我看它和南方的普通茶室都没法比。呵呵,这儿的服务员送来了两只茶杯一壶茶完事。我去云南丽江旅游时,导游带我们去了一个茶室看茶艺表演。一位年轻的小伙子,手持一把长长壶嘴的铜茶壶,一只手背在身后。那样子很洒脱,离茶杯远远的,高高的水流,很精准的注入到茶杯里,那一瞬真精彩。

他掀看茶壶看了看,这儿的茶,呵呵。听说高级的龙井茶,泡在茶中,形如“兰花初绽,色绿似碧玉沉水,”这*一条它不是,他喝了一小口,摇了摇头,接着说到,喝到嘴里,“香郁像春风送馥”。味醇“绕舌三日”素以“色翠、香郁、味醇、形美”四绝而称于世。请您品品!乔琪抿着嘴喝了一点点,慢慢的品味茶中的滋味,她点头笑说到,嗯,说真的,这里的茶真的很一般,看来你对茶蛮有研究啊。

他笑笑,把玩着景德镇细白瓷花盖碗茶杯,研究到没有只是有喝茶这点小嗜好。这茶多数是喝到嘴里先苦后甘。细细品味才能回味无穷。

乔琪说你讲男孩茶艺,那我说说女孩的茶艺,在福州一位漂亮的小姑娘,黄莺夜啼般的娓娓道来铁观音茶的妙处,这种茶被誉为 “绿叶红镶边,七泡有余香,即有天真味”又有“妙手香”它产于本省安溪县,该茶紧密,其色深绿,近似“铁”冲泡数遍醇香犹存,回味甘美。她讲到这里助手把水送了过来,她把面前所有的茶杯用开水烫了一遍。一双纤巧的素手,左手捏茶勺,右手托茶叶筒,娴熟的舀了三勺茶叶,*一遍叫洗茶,把茶水全部倒掉,第二遍把茶壶高高的举起,注入杯中,这叫高山流水,而前的茶杯里均匀的各倒半杯茶,第三遍续水后,每个茶杯里再滴一些茶,叫韩信点兵,我想她是让每个茶杯中的茶味更均匀。还有什么凤凰三点头,款款深情,以礼想待等等。

梅子寒嘿嘿的笑看乔琪,经你一说,不用喝茶了。真是茶不醉人,人自醉啊,他深情的说到。听了梅子寒的话,她的矜持不在,微微的红了脸,点缀其间的几点小雀斑,显的更加俏皮和妩媚。梅子寒看呆了,乔琪虽然是徐老半娘,可她的风韵犹存,鸡心领铁秀红色雷丝花旗袍,非常的合体,,白晣的脖颈配一条珍珠项链,耳带两粒不大不小的同色珍珠,高耸着黑色道士髻,明眸皓齿,落落大方的神态,这一切都让梅子寒心动。老年人的假模假式,让他装的很平静,他喜形不与色,眼看茶杯,小口的吮着茶,慢慢的品着想着。

他们天南海北的又交谈了一会,乔琪侧目向窗外看了一眼,回过头来笑对梅子寒说,时间不早了,晚上我女儿回家吃饭,我们就此告别,再联系。

回到家里,她把梅子寒和吴明辉好一番比较,心里有点烦,吴明辉好像看透了乔琪的心事,只听他轻声说到你不要心烦意乱,人好就行,不要总是对别人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如此矫情,你会孤独的过着后半生,也不要总是拿我和人家比,你总是拿我之长比别人之短,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乔琪暗骂一声,吴明辉你好讨厌,你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你早早的去天堂享清福,这会说风谅话,我为什么要听鬼话?!女儿不回来吃晚饭了,她自己一点胃口也没有。索性到外面走走,离开吴明辉那双能看透她心事的可恶眼睛,也不想什么梅子寒,让自己清静清静。

夏日的斜阳透过杨树带,心形的叶子仿佛染上了一层赭红色。一阵晚风吹来,叶子狂舞着沙啦啦的作响,闪烁着五彩斑烂的色彩,复又慢慢的沉静下来。那些杨树眼对乔琪作着怪状,有的半眯着眼好像要探询她心里的密秘,有的睁着眼傲慢的看着她,好像再说不就是找个老伴吗?多大个事,看你魂不守舍的样。而那瞪着圆圆问号的眼睛,好像在惊讶的问着她,你的灵魂在何处啊?

她真的像一具会行走的僵尸,不知道灵魂游离何处。人造喷泉抛洒起的高高水线,好像一朵白色的牵牛花,激荡起哗哗的流水,她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她还是不断的想那个梅子寒好像古猿人,他和你般配吗?!

乔琪唉的轻叹一声,梅子寒真的很不顺眼,更没有吴明辉帅气了。看他说茶好像还有些内含,也难怪毕竟快60岁的人了,那还有个模样?和吴明辉是从小的夫妻,看了快三十年看顺眼了。而梅子寒你是*一次看,所以怎么看都不顺眼。别要求的太高了,她在竭力说服着自己,还是相互了解了解再说吧。不过他的长相也实在太随便了点。

巧妻,耳边突然响起一声炸雷,只有吴明辉才这样的叫我啊?她愕然的抬起头,竟然鬼使神差的又一次来到了人工瀑布前。只听吴明辉说道,我即性作了一首诗,我念给你听听,落日余辉照假山,遥看瀑布挂石边,飞流直下八九尺,不似银河也壮观。呵呵。怎么样很贴切吧?!你这是李诗仙门前作诗——羞死人了。没品味,不和你说了。

乔琪绕过一片早以凋谢,而今只有绿叶的桃红树。巧妻快来看那棵小杏子树,现在长成了大杏树。上面挂着密密麻麻的杏子。“花裉残红青杏小”,哦,不对这树上的杏子,半青半红快熟透了,吴明辉随手摘下一粒,用前门牙啃下一点,酸的他啧嘴,耸肩,索眉做着怪像,然后递给乔琪,你偿偿能酸掉你整齐的小白牙。还是留着你自己吃吧,你那铁齿铜牙——不怕酸。后面的几个字还没等说完,随着很炫民族风的音乐,长长的走足人群,挡住了乔琪的去路,吴明辉也消失在音乐之中。

她躲过人群慢慢的向假山登去,她又遐想在自己的世界里,演播的电视剧里面,对于老年人再婚,好像很容易就遇到了意中人,而总是儿女从中百般的刁难。可现实生活中,却是另外一会事啊!

翌晨,还没等她拿定主意,梅子寒打来了电话,问她今日有何安排?乔琪想了想说,那你在家等着我吧,一会我开车接你去时代广场。

他俩边走边说着悄悄话,梅子寒说人生和茶恰好相反,是先甜后苦,也许苦不堪言。你看小时候所有的孩子,你我也一样,都是父母的心肝宝贝,父母百倍的的呵护,千倍的疼爱。冬天怕冷着,夏天怕热着,顶在头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各个都是掌上明珠。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看把他们急的,恨不得替你生病才好。

乔琪听着他的话,心如刀割,好痛,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呆呆的看着梅子寒,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和你好像是同命相连,其实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命运对我太残酷,让我成为孤苦一人。而你却是人为的让自己不幸。她想到这里,悻悻的问到你为什么和你妻子离婚?梅子寒看着乔琪冷若冰霜的脸,又听她问和妻子离婚的事?知道自己的话伤到了乔琪的心,忙含笑急切的回到,你别多心,是她信了邪教不能自拔,她不想过家庭的平淡日子,每天只想着怎样能成仙得道。我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一忍再忍,直到孩子大学毕业,我们才离的婚,应当说我做到了仁至义尽,问心无愧。乔琪心想,你真能问心无愧?你要是全身心的爱她,那个女人愿意过那种清贫的生活?她看了一下时间快12点了,中午了我们去吃饭。

饭后他俩去了影院,他问乔琪喜欢什么片子?乔琪客气的请他点,他就不在顾及乔琪的想法,挑选的都是枪战片,乔琪的内心真正喜欢的是言情片,这样俩个人的话题会多些,也会更融洽些,她不喜欢两个片子,都是打打杀杀的,打闹了两场 没什么情趣。也没什么意思,也没有什么印像。电影终于结束了,乔琪和梅子寒辞别而回。

她在为和梅子寒相处找种种的理由,一个声音劝慰着自己,还是相处下去吧,他有住房,又是一个女儿,生活负担不大,还会做饭。另一个声音反驳到这是优点吗?难道你想找寻的人就这些条件你就心满意足了?乔琪啊你的要求未免太低了点吧?不低又能怎么样,高品味的人,何处去求?现在是女多男少,男人就像女人国里的唐僧少之又少,那你就这样的作贱自己,不管是猫是狗你都想嫁?不不不,你想那去了,梅子寒还是不错的男人,他人品好,忠厚老实,没有什么恶习,不吸烟,滴酒不沾,喜欢看书,骑自行车,听古典音乐。平时话不多,说起话来很靠谱,不是那种说大话的人,对了他那天还特意带了一盒德芙巧克力,这说明他还很有生活情趣,她憧景着夕阳下,她和梅子寒相扶相搀的那一幕剪影。

梅子寒的突然中风,给乔琪是当头一棒,真是心如死灰,我真得只能独自孤老的死去,再去和吴明辉续隔世之缘?!

迎春花初放,带来了暧暧的春意,不知不觉中她和安利波相处以经一月有余,恰巧迎来了乔琪的52岁生日,她想问他要一件小小的生日礼物。他小心翼翼的问你想要什么样的礼物呢?乔琪随口说到那就看你对我的心意了。

晚7点左右安利波来到乔琪家里。落坐后乔琪说下午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在忙什么?哦,没忙什么。乔琪半开玩笑的说,那你是跑遍全城给我买礼物去了?他怔了怔,淡淡的说那到没有,今天的事很烦心,改日一定给你补上。你真的不想给我一个小小的表示?安波利说不是不想是今天真的没时间,你怎么像个小孩子啊?乔琪的心冷到了极点,此时的她真的像一个任性的小孩子,失望、委曲、沮丧一起涌上心头,眼泪在眼里打转,她强忍着没让泪水流出来,突然很不善解人意的说到你走吧,看来你对我一点诚意都没有,那我们还相处个什么劲,拉起安利波把他推出了家门。

她坐下来愤愤的想这是那个和自己相处时侃侃而谈的人吗?其实我只不过是试试他对我到底有多少好感,那怕他在小摊上买一只手链,一个指环,随他的心意什么都行,我只想要这种表达心意方式。门铃声响起,一定是安利波。她嚯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她以为他要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或者给她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她拉开门问到你回来干什么?乔琪想你给我一句道歉的话吧,我们再好好的相处下去。没想到安利波的脸色比乔琪的还难看,冷冷的说到我的手机落到沙发上了。乔琪听了这话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沙发前,拿起手机一下搡到他的手里,哐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安利波再一次的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中。

一连几天安利波怎么也走不出他的梦魇,他就不明白了,不就是没有给她买一个生日礼物吗?!至于如此的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对我吗?这也到罢了,她竟然把我撵出她的家门,这才刚刚的相处,如果要是一起生活——他不敢想下去了。烦闷的他是一身燥热,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愤愤的想她也未免太骄傲了点,不就是生活条件好点,比我小点吗。等等,可不是小一点是小八岁。以前我还真没想这个问题,现在流行说每三岁就是一个代沟,那我和乔琪其不是快三个代沟了?难道是我的心态老难以和她沟通吗?他是一个孤芳自赏自以为事的人,总觉得自己不比别人差。他没当上官是他的命不好,时运不佳没有遇上伯乐,没有发现他这匹千里马。社会交际不广泛,是别人读不懂他这本书。这一次他破天荒的不那么自信了,*一次站在镜子前,审视着自己还不算老态龙钟的脸。乔琪柔美的声音传来老波特,她这样的称谓他,我真的想和你沿着这条林荫小道不停的走下去,直到天荒地老,你可不能……他明白乔琪那没有说完的下半句话,不要像她的前夫,再一次的撇下她一个人。让她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过着那凄凉的日子。他拿起电话,调出乔琪他放弃了呼叫。他还在犹豫不决,安利波是你错了,其实女人都想当家庭中的女王,无论她的想法做法多么的幼稚可笑,随顺她去做万事大吉,不然有你好看的。又想老婆在世的时候我是没惯她这毛病。这个家我做主,一切我说了算,娘们家总是头发长见识短。你这是啥年代的事?现在男女平等,她们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独道的见解,这话也对,老婆在世时是一名医生,这养生之道还真的听她的。唉——听她的,她自己也没能救得了自己的命。一切都是天意啊!他纠结着一会想他的老婆,一会又想乔琪,就这样一直折腾了大半夜。

乔琪站在自家的阳台前,望着那清亮的一弯明月,这让她心里更加的凄凉,真是月明心暗啊!她含着泪走回屋里,低低的骂到吴明辉我恨你,你残忍的扔下我们娘俩,女儿待嫁闺中。你就撒手人寰,只要你活着那怕让我再侍候你十年我也愿意啊!你走了快三年,可你魔鬼的影子在我的心里总是挥之不去,我怎么能安心开始我的另一段感情?

巧妻啊,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生前对不起你,死后阴魂不散的还折魔着你,我十年的病,你十年的精心呵护,照顾我你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特别是很后的一年,久病的我躺卧在床,我的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就是僵尸一具,可你从未放弃对我的治疗,我不能说话,可我是有感觉的,当你给我洗脸、翻身、吸啖、喂水、喂饭等做一切事的时候,特别是当你为我干那很恶心的事的时候,巧妻啊,我真的知道啊,对你的恩情,这一世欠你的真是太多太多,无以回报,在九泉之下也难以心安。

癫痫的治疗与预防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长春正规的癫痫医院去哪找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