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丹枫】再见了,我的2017年(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28:11

这些天来,不知什么原因家中的网络没信号。这样也好,晚饭后可以不去考虑K歌的事了。不去想唱哪一首歌,不必把一首歌唱到无法获得更高的分时发到网上,分享到朋友圈。这样可以静静地翻开一本杂志,读几篇文章。可以着手写一写即将过去的2017年。说真的,上个月我就想动手去写,但又觉得有些早,毕竟还有一个多月没过完。而如今,当我用文字去记录我的2017年时。我觉得只有《再见了,我的2017年!》这个题目最能总结我的即将过去的一年。

首先,大年初一早上为了环保,我不得不和其他人一样遵守市政府颁发的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与往年春节早上响起的一阵阵或远或近、或长或短的鞭炮声说声再见。更不会像往年一样被鞭炮声惊醒后,穿好衣服准备好点燃爆竹的东西,然后到院子里,或是站在干燥的土地或水泥地上,或是站在白雪皑皑的雪地上,或是雨后湿漉漉的院子里。先点几颗大雷子、或是月旅行、或是二起脚,之后才开始点一挂长鞭,迎财接福。祈愿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而今年春节,早上偶尔能听到远处乡村传来的鞭炮声。开了大门后再也看不到邻居家门前鞭炮声过后的一片片红纸和随风飘浮的硝烟。

去年春节前,就听说过罢年之后家家户户都不让烧蜂窝煤了。那是有的村庄已安装上了天然气管道。没想到春节过后一个多月,我和村里的父老乡亲一样,不得不与蜂窝煤及蜂窝煤炉说声再见。从此再也听不到大街小巷里送煤球的:“谁要煤,谁要那好烧好烧的煤”的吆喝声。从此,家家户户的一日三餐也像神垕烧制的钧瓷一样经历了柴烧、煤烧和气烧的变革,都用上了液化气。虽然我们还是依旧怀恋柴烧和煤烧做出来的饭的味道。很无奈,一切为了环保!但是我们也只能深深的去怀恋,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

如果把村庄比作一片桑叶,那么拆迁就是一只不停吞食桑叶的蚕。每年不知有多少自然行政村渐渐地被蚕食掉。我们的村庄,不说因为划分东城区和魏都区,以河为界划走了一个生产队。仅是八年前修建八龙路,107国道路东的两个生产队就已开始被蚕食。从此,村里的人们失去了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土地。今年春节前,这两个队已小面积的被蚕食,春节过后,村庄已变得满目疮痍。为了留住一些村庄的记忆,我走进一个个人去楼空的院落。看看大门里面的角落里那口多年不用的红里泛灰的陶制水缸,看看院里未被移走的花草树木;看看那盖着一块直径一米开外的红石磨的多年不用的水井;看看没人管的白花花的水任意流淌的坏了的水管;也看看爬满铁栅栏的盛开的蔷薇花;看看满墙的爬墙虎;看看门前躺倒的高大的棕榈;看看院子里南墙边的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看看被强拆后的幼儿园;看看一所所坚如磐石的房屋一天天被拆毁,报之以无奈的同时只能努力去保留一些村庄以及家的记忆。继之对还未被蚕食的我们的三个生产队,不仅多了份早晚会被蚕食掉的担心,但更多的是依恋和不忍说再见。

去年耩了麦子之后,就听说不知道耩上的麦子能否收获,因为那片地要被征收。那时我就后悔听了妻子的话,没把分给谁谁不要的西北角里的一小片地种上树。(当时作为组里代表的父亲做主把地分给了妹妹。)没耩麦之前,我就想把那片地种成树。但妻子怕树长大了影响邻居家的庄傢的收成而被人讹钱。结果错过了这好时候。为此,我也时常去看看我那片最后的麦子,也盼望着能再收获一季麦子。麦收过后,一些人放不下对土地的依恋,不忍看那地里长满荒草,已开始在地里种树。堂弟、堂妹、弟弟妹妹我们几个也跟着种了起来。雨夜在地里种上了一千多棵锨把粗细的红叶李。没想到早上七点多回到家吃饭。九点多就听说我们种的树被村里派人连根拔了。我们的土地,你们虽说要征收,但还没给我们钱。我们种树也不犯法。但是村领导不吭气派人拔掉树就林木保护法。即便我们种树不对,你们村领导可以通知我们移走,你们不该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派人毁弃我们的树木。村领导这做法是大错特错的。就这样,麦收后的地里,疯长的草掩盖着一棵棵躺倒的红叶李,偶尔还能看到一两棵没被拔掉的树的枝头萌发的几片红叶。就这样,我不得不与那片种了十几年的土地说声再见,与那一棵棵躺倒在荒草中的红叶李说声再见。

自从父亲去年去世后,留下了一亩没人看管的菜地,留下了几分没人管理月月可以卖钱的韭菜。母亲让把地一人一半分给了我和弟弟。因为我整天打工,没时间管理菜地。加上去年耩麦时听了妻子的话错过了名正言顺种树的好时候。因而我的半亩菜地,我再也不听妻子的话了,说啥也要种树。在大学同学天水哥的帮助下我种了九百棵腊梅。我第一次与腊梅结缘。(也许今年我就是与腊梅有缘:因为元月五日天水哥就打电话邀我去参加一年一届的鄢陵腊梅文化节开幕式。我有缘与众多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新闻记者,花卉爱好者还有领导们一起走进一个个展厅,赏花拍景。)就这样,为了腊梅的生长和管理,我不得不与父母辛勤管理多年的几畦韭菜说声再见。

种上了腊梅之后,心里多了份寄托和希冀。每天都想去地里看看我的腊梅,看看腊梅发芽了没有,长高了没有,缺不缺水,该不该施肥。地里的草又多了没有?多少个黄昏我忙着在地里剔草,闲暇时不自觉地就想去看看腊梅。就这样夏日的黄昏,我不再像往年那样下班后纵情于家乡的河流游园。为了腊梅,我又不知不觉中与长河的落日,千亩游园姹紫嫣红的紫微、学院河里盛开的荷花以及河旁长长的林荫,东湖、北海公园、许都公园以及科技广场等傍晚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的五彩喷泉,鹿鸣湖里赛龙舟时有节奏的的鼓点声和整齐的呐喊声等等家乡的美景说了再见。

自从六月份开始,村里人因为听说拆迁在即,家家户户都开始陆陆续续的大兴土木。这家毁弃了院中的小菜园,那家刨出了生长了十几年、几十年的果树或是观赏树。从此,村里各家各户的门前两旁摆满了在院中生长多年的一盆盆不同种类的花。漫步各个胡同、街道或是河堤,你会时不时看到旁边不知谁家扔的没有了树叶的粗细不一的树干,有生长多年的石榴、葡萄、杏树;也有高大的棕榈、枝繁叶茂的银杏、樱桃等。一切都为了拆迁,谁家也不想错过最后的机会。我也不得不随波逐流。毁弃了院中生长多年的一进大门就能看到的四季常青的竹林,还有那片春天之后爬满东墙的繁密的爬墙虎。终不忍心毁掉花坛里生长了十几年的的银杏树、棕榈、桂花树,还有在表姐单位里移回来的那时已生长十几年的石榴树。只好先给这些树找个新家,把它们移到我的腊梅园。就这样,我与院中的绿色说了再见。与院中的绿色作别时,也与院中的雨滴,院中的阳光月光、说声再见。五月里,看不到了满树的红红火火的榴花;深秋时节闻不到了满院的桂花的芳香;看不到了那一树树金黄的柳叶、银杏叶,冬天里看不到院中漫天飞舞的雪花。更无法在院中的雪地上用手指写下《2017初雪》的字样。从此,当我拿起扫帚时,除了扫一扫地上的灰尘和垃圾,扫不起了满地的榴花、落叶,飘落的白雪。

当家中的第三层楼板上完之后,我独自躺在屋面上,望着灰蒙蒙的夜空,感慨万千。真想不到这辈子我会盖三次房子。2001年冬天,村里修了主要街道后,院子里成了低洼区,那年8月里,一个星期内路上的雨水两次都流进屋里。我不得不想法排涝。之后下决心改建房屋。不忍心又不得已扒掉了父母辛辛苦苦盖的住了十七年的瓦房,盖了四间平房。院里用油毡搭了简易棚用来堆放杂物及方便之用。那时因为借给朋友的钱朋友无能力偿还,我没盖两层,结果还被别人笑话盖不起楼。我听了后心里很坦然。十年后我又把主房接了一层。虽然当时老板也劝我把院子里都盖成房子。他说:“你院子再大,空荡荡的,到时候凭啥补偿你多少多少钱。”当时,我只想院子里有些阳光,可以种些花草果树,不愿让院子里黑洞洞的。没想六年之后,我的这个观念受到妻子和孩子的批判。不得已少数服从多数。原来我只想着把院子里盖两层,因为钱是个大问题。但是跟同学和朋友说这些事时,他们都鼓励我多盖一些。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把主房又接了一层。盖了三次房子才盖了三层。就这样,我不得不与那破旧又漏雨的简易棚说声再见,跟用了几十年的旱厕说声再见。

即将过去的一年里,因为有了新的娱乐方式,除了骑行写作,我又迷上了唱歌。晚饭后更多的时候,我都会戴上耳麦、拿起手机、开始K歌。刚开始的时候,不太在乎别人的感受,唱得好不好只管发。逐渐地学会力争把最好的自己展现给朋友。因而努力去唱得更好一些。唱歌唱戏都是我小时候的最爱。只是因为小时候在邻居家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的曲剧《卷席筒》中《小仓娃我离了登封小县》一段戏曲时,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唱了起来,结果被邻居叔叔吵了我一顿。自那之后,我再也不敢唱了。虽然说不上心理上留下了阴影,但是我没有了想唱就唱的胆量,也就失去了想唱就唱的自由和快乐。而如今,我不再被别人迷惑,不在乎别人和妻子给我泼冷水。因为我发现唱歌跟骑行写作一样都是宣泄自我内心的最好的方式。在同学和朋友不断的鼓励下,我不断完善着自我,一路唱着走了将近一年的路程。只是唱歌的时间多了,拿起笔写日记或是在网络上写作的时间相对来说少的多了。不知不觉中又与写作做了短时间的再见。

这一年,我的脚步又到了一些没去的地方,有时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克星,脚步走到那个村庄不久,那个村庄就会被拆迁,有时刚路过那个村庄,就会看到被拆迁后的一片狼藉的模样;有时真不想信马由缰地去看看没去过的村庄,生怕自己走后不久又会被拆迁。除了村庄还有如襄城老城、神垕古镇等虽然这些地方被修复得焕然一新,但却看不到了原来的模样。不常去的古玩市场也变得找不到原来的模样了。但愿骑行去过的朱仙镇和郏县的三苏园以后不会有什么不一样吧。

跟着弟弟打工十几年了,虽然有很多时候也想跟他说再见,但是说真的我更想和打工说再见。这一年里,很多工友都跟我说了再见。都是跟着弟弟打工,他们除了干好自己的活儿外,别的才不去考虑那么多,更不会多说话。而我,因为是弟弟的工程,看着不对的,我就忍不住要说。看着有的工友干活儿不像干活儿的样,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不管钟撞响撞不响。我就忍不住要说。但是他们是弟弟高薪聘请来的,比我的工资还高。我又不给他们发钱,我是没权说他们的。但是不说,心里又憋闷得慌。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说了他们当然不听。自己净落个“吃咸萝卜操淡的心。”结果不但得罪了他们。在弟弟的这儿也没听得一句好话。有时弟弟的话让我听了真的是寒心透了,只想给自己几个嘴巴。有的工友刚开始来的时候很听话叫干啥就干啥。逐渐地越来越不听话了。竟然说出:“你凭啥管我”这话来。我说:“你出来是打工挣钱的,你坐家不出来,我要管你我真是闲得蛋疼。你真是翅膀长硬了呀。”有的工友初一十五挨得很近。头一天,他干的活儿我挑了些毛病说了他几句,他很不服气。第二天吃午饭时,尽管他也问了你咋去?我说我步行去。但是他不该拉着那三个工友,而不管另外两个。让他俩和我一起步行往返六公里,去吃顿饭。随后工友们说他做的不对时,他还振振有词地说:“我的车,我拉恁是仁义,不拉是本分。我也没什么错”。我说:“你不拉我,你没错。因为我说你了几句得罪你啦。但是他们俩,尤其还有一个是与你初次见面的,他俩会怎么看你?”工友随即说:“是的,你没错。但是,你需要帮助了,我帮你是仁义,不帮是本分。你也别怪我不帮你”。就这样,因为我的多嘴,更多的是因为这两年多来,弟弟包的工程,活干完后工程款一直被拖欠,要不回来。工友们的工资也一直被拖欠的太多,时间太长。从前的工友一个个与我说了再见。弟弟新找的工友更让我没法说,一个个啥也不会,说他们几句还犟得很。这不说也罢,但是上班时间观念太差。冬天天短,一个个离家近二十里地,中午还骑车回家吃饭。本来中午一点都该干活的。一点二十了还没来工地,不到五点又都回去了。一晌能干几个小时活儿?不说吧,我着急。说吧我又得罪他们了。我又不给他们发工资我有啥权利说他们。说真的我真的不想干了。

每天辛辛苦苦奔波劳碌,风里来雨里去。到年头,血汗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手。家中急用钱时,工资到不了手里,作为担负着养家糊口男人,怎不受妻子的唠叨埋怨。但是不打工,我又何以为生。“打工”!想和你说声再见很不容易,但是想说爱你更不容易。

如何面对以后的岁月?我真的厌倦了打工。

2017年!我和很多人和事都很无奈地说了再见。但是还有很多东西、很多人陪伴着我。新的一年里,写作、唱歌、骑行还将伴我走过新的旅程。在新的一年即将来临之际,惟愿健康快乐陪伴所有人度过不一样的人生旅途。

郑州上哪家癫痫医院医治比较好?合肥哪家癫痫医院好石家庄治疗癫痫病哪些医院比较出色?鸡西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