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丁香•祝福江山】碰瓷(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31:29

“请到八一路来一下,请到八一路来一下,快点,八一路!”

急中生智的我不知怎么拿起我心爱的收音机,拔出长长的天线,对收音机呼叫着。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去青海省西宁市推销我厂的电器产品,西宁的气候,昼夜温差大,早晩风大温度低,中午阳光直射,紫外线强,有时冷的受不了,有时热的喘不过气来。

上午我背着公文包,从八一路一家电器厂出来,准备坐公交车去西门,那时的八一路还在筹建中,比较荒凉,人烟稀少。突然从我对面走过一个人来,把我撞了一下,一个眼镜就掉到地上,并且一个眼镜托摔成碎片。

我大吃一惊,双眼望着地上的眼镜,忙说“师傅,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你长眼睛没有,这眼镜伍佰块,拿钱。”那人恶狠狠的大声吼道。

我如五雷轰顶,什么?伍佰块?

那时伍佰元可值钱哪,每碗面二两粮票,一毛钱。就一个小烧饼,一两粮票,五分钱。我出差总共才带了五佰元啊,就宝鸡至西宁火车费也不足二十元呀。

我头上冒出冷汗,双眼模糊,浑身发抖,路边的树木好像摇晃着,不远处的高楼大厦好像倾斜倒了,就连偶尔从身旁过来过去的车也不知道。

“掏不掏钱,快。”恶狠狠的声音又叫道。

“我没钱。”我胆颤心惊的小声说道。

说实话,我出差在外也不是一年、二年,屈指算来,起码也有五、六年的历史,在这些年里,走南闯北,跨过七、八个省,几十个市,虽遭遇了几次小偷,但遇到这明目张胆的打劫,还是第一次。

我们僵持着。

“掏不掏钱,我看你欠打的。”那人他先法制人,说完上前一手抓住我衣服,一手攥着拳头。

我心跳加快,由于紧张,口干的连舌头都转不过弯,忙用手拨开了他抓我衣服的手,不知那里来了一股劲,大声说道“有话好商量,动手动脚干啥。”

那人一听我这样说话,用眼睛看看地上的眼镜,语气也稍微轻了些,说道:“我看你也是个好人,那你把眼镜捡起来,给四佰元算了。”

“四佰元,好大的口气。”我身上装的仅仅不足一佰元,其它钱旅社替我保管着,等身上钱用的差不多了,再取一些。

我看到气氛有些缓和,心里也没有刚才那么紧张,头上也再不冒汗了。

现在才有机会打量我对面的来人,他约三十上下年龄,约一米七个头,头发卷卷的,一双小小的老鼠眼,长在了他那并不均匀帅气的脸上,黑不溜球的牙齿,可以看出他因抽烟过度,长条的脸上,高高的鼻子、鼻尖发红,两个胳膊上漏出不知纹的什么图案,黑、红、蓝分明,操着并不标准的普通话,使人摸不清他的底细,反正我清楚了,今天遇到大麻烦了。

风刮起来了,卷起了垃圾,卷起了树叶,卷起了还未打的水泥路面上的杂物,西北地区的风是说来就来,从不含糊,风刮的天昏地暗,一片乌云也遮住了太阳,使人感到恐惧和惊慌。

我没有低头去拾眼镜,这点我心里十分清楚,一拾这眼镜,麻烦会更大,他会揪住这不放,使我有口难辩,再看看,这几十米宽的路,虽没打混凝土路面,并排过几十人都可以,也不至于我两人一个碰一个。

“掏钱吧,我还有事,快些,都让你一佰了,你不要不知好歹。”那人看来又上气了。

“师傅,我真的没钱。”我想法拖延着时间,想让他不了了之,想让他看看榨不出啥油水,自动走人。

要不我破罐子破摔,就这一堆子一摊子,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看咋办。

时间一分一秒从身边滑过,我有意拖着,今天已经摊上了这麻烦事,何况我人生地不熟,但我有的是时间,咱就这样等吧,我也多么希望有个人从我身边走过,多么想求助于他人,帮我解围。但茫茫的八一路,只有草丛和树木笼罩着,还有不知名的小鸟在天上飞着,在树林花草中戏闹着,举目眺望,新搬迁的几个小厂,冒着烟,远处的电夯在有节奏的响着,吊车及建筑工地的杂吵声时不时传来。偶尔有几辆罐车和运货车从路中央通过,就连出租车也很少光顾,这里只有两趟公交车,但站与站之间距离也相当大。

那人一看我不瞅不睬,急了,忙用手夺我肩上的公文包,我一急,双手把包抱在怀里。那包里有产品样品的照片,有开好的税务发票,更重要的是还有人家用货单位打的收货条据。今天那怕拼上命也要保护好公文包,包内还有我在宝鸡百货大楼花了十块钱买的新式带天线的袖珍收音机。这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出门在外,我常以收音机为伴,听听新闻、歌曲、秦腔戏,空隙之余,活跃一下生活。

我俩撕扯着,互不相让,那个人好像铁了心似的,他四周望了望,方圆几百米内毫无一人,更增添了他的野心,看来他有种今天诈不到钱,誓不罢休的决心,我似乎看到他是一个抽大烟的瘾君子,似乎看到他是一个亡命之徒。我又怕他拿出凶器,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行凶。想到这里,我浑身惊出一身冷汗,头上又一次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想到这里,我忙说道“我先给你一佰,剩下的你跟我去旅社去拿。”

“不行,你想骗谁。”那人操着半生不熟普通话说道。

我昨晚整理过我钱包,身上仅装十张十元面额的钞票,为以防万一,其它钱都让旅社保管。

他看我软弱下来,又答应给钱,更嚣张了起来。

“快拿四佰元,少一分也别想走。”他变本加厉又叫了起来。

怎么办呢,我心彻底崩溃了,在看看四周,没有一个人影,就连过往的车也没有了,他又来抢夺我包,他也看到我拼命护着,知道包内有钱或重要的东西。

他这一夺,我倒有些镇静。原来他一条胳膊的图案上一道伤痕,好像刀伤,胳膊活动也不自如,这更增添了我取胜的信心,我想即使斗打起来,他也未必可以取胜,他的目地是敲诈钱财,并不是打架斗殴。

我马上头脑里闪出一个念头,实在不行的话,就把包当工具,跟他拼个你死我活,拼个魚死网破。

但又一想,包内有我新买的收音机,万一打坏咋办。

急中生智的我,眼前突然一亮,何不用这带天线的收音机,仿照警察的对讲机,唬一唬他,如果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对付。

我不知那里来的勇气,忙从公文包中掏出袖珍收音机,拔出五十多公分长的天线,对准收音机喊到“请在八一路来一下,请在八一路来一下,快点八一路。”

那人低头正用打火机点烟,听到后抬头一看我拿着粉红色的东西,叫喊来八一路,他做贼心虚,也知道这是八一路,以为今天遇到了便衣警察,刚才是逗着和他玩的,他把刚点着的烟一扔,顾不上一切,拔腿向前跑去。

我假装追了几步,大喊了两声“站住、站住,别跑。”

他比兔子跑得还快,向前大约跑了几百米,向一个灌木林冲了进去。

我望着他的背影,长长地出了口气。

口吐白沫是不是癫痫的症状洛阳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吕梁市有安歇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