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家园】镜子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2:12:45
破坏: 阅读:1033发表时间:2019-06-05 18:22:25


   冬月的村庄更显黯淡,急需一场雪将它点亮,可这几年,雪倒成了京东的稀客。此刻,那条熟悉不过的狭长街巷,就像一条银灰色的蛇,匍匐在高低错落的屋舍间。我们的车轮正一点点将它吞食。
   前面就是岳母家了。妻弟的车刚好停在门前,我便顺势转个弯儿,把车停到了二婶的院外。妻我俩兴冲冲下车,说着唠着奔后备箱拿东西。一边拾掇,她还没忘叮嘱我拿剩下的几件。就在这时,那个男孩儿出现了,开口便是冷硬的一句:你们俩谁开的车?
   这忽然挤进来的质问真是唐突。不由回头。不过七八岁的年纪,上身穿灰不溜秋的棉服,下面是几乎看不出底色的鞋和裤子。平头。长方脸。单眼皮儿,眼珠儿不大,长相倒还说得过去。
   男孩儿小大人般岔着腿,阴沉着脸,很是镇静。连刮过的风中,也似乎裹着他强大的气场。我们不禁一愣,继而有些反感。这孩子就像忽然从地下冒出来的,看上去比哪吒还霸气。
   男孩儿问完那一句,眼睛便牢牢地盯住我们。见没人搭理,有些生气,小脸紧绷着又问了一遍。说实话,那冰冷的眼神和口吻真不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该有的。
   没等我开口,妻有些沉不住气了,挺不耐烦地让他有啥事直说。男孩立刻朝向她,挥了挥手中的枪,意思是我们把他的枪轧坏了。
   妻简直难以置信,惊讶地瞪大眼睛。说真的,我们根本就没觉得轧到东西,甚至连那个男孩一开始都没看见。哦,不是一个,不远处道牙子下边的荒草里还潜着个更小的,正朝这边窥望呢。
   妻不禁追问男孩把枪放哪了,男孩扭身,毫不迟疑地朝那个孩子的方向指了指。妻有些不忿,小声埋怨他不该把枪放道上。但事情发生了,她也知道埋怨不顶用,余下的话便又都咽回了肚里。
   男孩儿倔强地望着妻,没有半点儿退缩,又说枪是他的生日礼物,不知为啥,那眼里竟渐渐笼上了一层雾气,妻的心也不禁跟着一软,这话没法再接了。沉吟片刻,妻才又连珠炮似的问了一堆,像查户口。
   虽然妻是这村里的土生土长,但这些年村里的人就像庄稼,一茬儿顶着一茬儿,妻熟悉的那些面孔,早已被岁月这台机器收走了不少。此刻,她就特别想知道,这个孩子究竟是谁家的。
   男孩一点也不畏怯,理直气壮地说他家姓白。没等孩子说完,妻就有些不屑地笑了,因为这村里儿根本就没有姓白的。
   妻不打算戳穿他,倒用了一出缓兵计,她是想让岳母帮着认认。男孩儿听说要赔钱,特别开心,咧着嘴,胜利者般地朝更小的招手,让他也赶紧过来,随后一扭身,把手里的枪顺势丢掉……
   我们进门的时候,岳母正在后岔间里烧火。妻急火火地跟岳母说刚才的事儿,语气里明显含着嘲讽和质疑。岳母略微一端详,看出是孙瘸子家的外甥,便举着剩了小半截儿的烧火棍儿,故意瞪眼吓唬他。
   那孩子止住脚步就倚在门边,不进也不退,还是满脸不依不饶,明摆着:不给钱,坚决不走。
   妻放下东西又赶紧折回来,挺无奈地看着他,让他开价。可能是被岳母刚刚那一吓,男孩儿也不打算再纠缠了,抬眼望着妻,稍微哈尔滨看羊羔疯挂哪个科停顿两三秒,就说出了一个数字:二十。
   妻随手从兜里掏出钱,抽出张二十的递过去,嫌恶地摆摆手,让他赶紧走。
   拿到钱的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了男孩儿脸上闪过的欣喜和狡黠,阴谋得逞般;他攥着钱迅速地跑出去,跟门口的同伴会合了。
   男孩一走,我们立刻就都没了刚才的淡定。想想刚刚经历的一切,心头竟不由浮出那种被黄口小儿无理欺诈的羞辱,也有身为教育者却难以改变什么的无力和无奈。我这人从来都不愿口出恶湖北看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里语,这次却也终于破了例,几乎用上了所有能想到的恶毒字眼。
   岳母埋怨着妻,不该那么轻易就把钱给他。透过老人的叙述,我们也终于了解了孩子的一些情况。
   “这孩子成天就跟匹小野马似的,满当街跑。前些年他爸出车祸,家里的钱几乎都赔光了还堵不上那个大窟窿,实在没辙,才一窝八口的从围场那边跑这儿来了。他妈是孙瘸子的大姨子,那老丈母娘也跟过来了,听说年轻时落下过病根儿,连话都说不利索。平日里两口子都在玛钢厂,根本腾不出闲空管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是姥姥带着。这二年玛钢厂效益不好,两口子就更是忙了,没黑没白打短工,几乎走遍左近八庄……”
   说实话,孩子这样的境况真让妻我俩感到愕然,也不禁感慨:人,生来真是不平等的。对于有些人而言,生活的本来面目就是要去不断地承受苦难和挫折。
   听说发生了这事,脾气原本有些急躁的岳父也从里屋踱了出来,气得跺脚。当了小半辈子兵的他耿直的可以,更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一番声讨之后,他也开始埋怨妻不该这么不明不白就把钱给了,怕万一那孩子尝到甜头,就此着了道。
   妻本来就心烦,听老爹这么一说,更是上火。她原想花二十块钱买眼前的清净,却未料到岳父有那么长远的担忧。
   细想想岳父的话还真是在理,多年军人的本色让他坚持着一点:如果真是你们轧的,咱说啥也得赔。为了求证,他甚至非要亲自去走上一遭。
   看老爹风风火火,妻当然不敢阻拦,就偷偷捅捅我,让我快去把那枪找回来。
   我也是满心的好奇,想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便急匆匆朝大门口走;可没等下台阶,倒看见两个孩子又朝我走了过来。我这心里不禁纳闷,莫不是这孩子嫌钱少要反悔?可没等我开口,他倒先说话了,先前那冷硬的眼神也温软了许多。男孩望着我,挺诚恳地解释着,那意思是怕钱要多了不合适,得先退给我,究竟多少,问问他爸再说。说完就有些不好意思地把那钱往我手里塞。
   说实话,这孩子此刻的举动真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 我连忙拒绝,心虚又尴尬,说话几乎没了底气。可是男孩儿此刻的态度竟是跟刚才要钱时一样的坚决。我执拗地又跟他推让了三四次,他都再也没接,拉起小伴儿转身跑了。
   望着那两个远去的小小背影,我真是说不出心里的滋味,只默默地站了好久。必须承认,武汉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较好孩子刚才的行为深深感化了我,也让我忽然觉察到我们这些大人的内心里原来竟是那般的复杂。我们真是过于习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记得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在《于我,过去、现在和未来》中写道:“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想想人性真是两面的,存在着善,也潜藏着恶;而一个人心底的不堪,却是会影响到灵魂的纯度。人的心灵就像一面面镜子,相遇的时候,便彼此映照。
   此刻,我手里攥着的那二十块钱真像一团火。
   我再也没有勇气和心情去找回那把枪了,只得灰溜溜的转身回屋。屋里的那三个人也都在好奇地张望着,想他们一定也没断了猜度吧。
   举着那二十块钱,我跟他们重复着孩子刚刚表达的意思,喉咙里却像被什么东西堵着;一些未及说出的话,只得又悄悄潜回心里,沉甸甸的压着。或许在大人们眼里,一把枪不过是寻常之物;可是在一个孩子眼中的分量,唯有透过他的无畏和勇敢,你才能懂得。
   岳母他们也都怔在那儿,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许久之后妻才喃喃的:“看来,我们真是冤枉人家了……”
   率直的岳父虽然还是那大嗓门儿,音调却也明显沉了许多。一个七八岁孩子无意间的行为,就这么滤洗着一颗颗久已蒙尘的心。
   就在我们还被这深深的愧责折磨着的时候,岳母又最先想到了办法,其实,我们知道,她是想宽慰大伙儿。
   没事儿,等哪天去镇上给他再买一把更好的,两元店里就有。
   岳母把话说得尽量云淡风轻,我们却像忽然发现了光亮。
   最好还是照原来那样子买,孩子说是他的生日礼物。妻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泛着光,若有所思。
   岳母痛快的答应了,打算后天大集,就跟岳父一起去。
   一切看上去安排的都还妥当,可是为什么非要等到后天?想想一个孩子做事儿还力求心安呢!不能拖,因为拖下去的每分每秒都让我觉得如坐针毡。
   虽然我的决定让大家有些意外,但很快就得到了支持。岳父我俩兴冲冲的去了超市,才发现二十元钱,根本买不回来孩子那样的枪……
   我们一到家,岳母就把新崭崭的枪送了过去,回来的时候,连皱纹里都还淌着笑意。说那孩子正磨着他妈想办法呢。一看送了枪去,高兴的一蹦多高,一下就接了过去,兴奋得两只小眼儿放光,里里外外摩挲着,连声喊谢谢奶奶,我忒喜欢!
   岳母说到这儿,我们也都忍不住笑了。正午的阳光很暖,就那么朗朗地照着,在一片明媚的光晕里,那股安然的喜悦正脉脉流动……

共 314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