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军警】军旅记忆(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01:30

离开军营已经30多年了,每到一年一度的“八一”建军节,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军旅中点点滴滴的陈年往事,回忆起我们那一代人所经历过的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而对于在西藏高原尼洋河畔度过的岁月记忆犹新,使人久久难以忘怀。

1969年2月,我满怀保卫祖国的激情,和武功县的200名战友应征入伍。起初,在四川新津县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新兵训练。5月10日,经过17天的长途跋涉,我们来到了西藏林芝地区果园新村155团团部。那时,团里所有战友都在中印边境亚东县乃堆拉山口上守边防。我和乡党杨孝峰等8人被选调到52师报务集训队,准备参加为期半年的训练。同期参加集训的还有上海的张彦林、甘肃的王辉堂、刘文汉,四川的张侠、侯平香等人。这里,是团部的留守处,我们在管理股呆了两周,主要是进行种菜,打扫卫生等适应性劳动。

6月中旬,汽车将我们送到林芝八一新村——52师师部大院,我们来到了师部报务集训队,主要是进行无线电收发报训练学习。当时的队长是黄文光(四川仁寿人),教员有陈登海(陕北人)和雷教员。报训队共有四个班,各团和师部各为一个班;我和杨孝峰都被分到报务二班,班长是师部无线电连1968年入伍的老兵、陕西汉中的邹兴平。来到报务集训队,能够成为全团仅有的几位技术兵,也算作“军中骄子”了,一个个都十分兴奋。经过政治教育和动员后,我们便投入到神秘而又光荣的业务学习中。

林芝地区海拔3600多米,人称“西藏的小江南”。当时,这里只是一个小镇,只有一家小商店、邮电所,还有一家企业林芝毛纺厂。师部北部好像还有一个小型发电站、一个火柴厂,115医院也在林芝地区。

我们在这里呆了仅有半年时间,后来因为部队调防,我们离开了林芝。在这年半年中,我在西藏高原经受住了艰苦环境的锻炼,我们深入深山老林伐过木,我们在尼洋河畔抢过险救过灾,在这里也经历了痛失战友的惨剧,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深山伐木中痛失三位战友

开展训练大约有两周后,我们接受了一项新任务——伐木。因为,西藏那时还没有煤炭,好在这里距离原始森林不远,取暖做饭全部烧的是木材。冬季大雪封山不能伐木,所以在夏季就要伐好全年的柴火。

我们在队长带领下,早出晚归,中午在外就餐,同行的还有炊事班长为我们做午饭。清早提前吃过饭后,我们分乘两辆大卡车,携带了龙锯、斧头、钢钎等工具上了汽车。

七月份,在内地已经进入夏季,热得受不了。可是在西藏依然气温不高,冷风嗖嗖。好在,冲出纪律森严的军营,投身到西藏高原大自然母亲的怀抱,大家还是十分兴奋的。这里,山高路险,空气稀薄,沿途人烟稀少,公路依山傍水,左手就是雅鲁藏布江上游的尼洋河,河水清澈见底,激流滚滚,沿途绿荫葱葱,风景如画。驻地离伐木的山沟不算太远,二十几公里的路程不到1个小时就到了。

我们登上崎岖的简易公路,终于踏进了原始森林。这里的木头都是松树,长的笔直挺拔,树身都有20多米高,直径70-80公分的还不算大树,许多树都超过了一米,超过了一米五的大树也不少。森林里的松树枝繁叶茂,遮住了阳光,到处阴暗潮湿,密不见天,脚下就是很深的腐枝烂叶,踩上去就跟踏上了柔软的棉花包一样。这里安静极了,我们的到来打破了原始森林的沉寂,树上的鸟儿停止了欢叫,扑愣愣地飞向了远方。

黄队长是1958年入伍的老兵,参加过平叛、剿匪和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曾多次进山砍伐过树木,经验非常丰富。我们的班长也就20岁过一点,经历了伐木的锤炼,俨然像一个十分老成的领导,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

我们班的任务是伐树。班长为我们选择了几棵直径一米左右的松树,他说这样工效要高一些。为了让树能够按预定的方向倒下,班长教我们先在松树倒下的一面,锯上一条深口子,然后用斧头砍掉,这样树干上就有了一个斜口,倒下时就会顺着人们确定的方向倒下。再把树干锯成3、4米长的短节节,顺着山坡掀下去,装上汽车运回营房。

伐木中,拉龙锯是一件很累的活路。我们两人一组面对面的拉锯,刚开始还感到比较轻松,到后来越干越累。那时,都有一颗争强好胜的心思,看到别人锯断了一根,大家谁也不甘落后,喊起了号子,干得热火朝天。

木头截断后,再就用钢钎把树干掀滚到山脚下去;另一组的同志再把木头装上汽车运回营房。

一上午,我们1、2班就伐倒了好几根大树,截成了圆木;3、4班一边把圆木推到山脚下,再装上汽车运回营房。中午,炊事班长为我们准备了午饭。香喷喷的米饭,可口的烩菜,大家吃的十分香甜。饭足水饱,恢复了体力,一个个又生龙活虎般拉起了大锯,抡起了斧头。一直干到下午7、8点钟,才收工回营。

连续干了4天,伐的木头在报训队灶房后垒成了一座小山。黄队长看后十分满意,出发前动员时高兴地说:同志们辛苦了,今天大家再加一把油,下午好早点收工。请大家一定注意,千万不能出任何事故,要保证安安全全完成好这一次伐木任务。

谁知黄队长一语成谶,这一天真的出了大事故,3位老兵牺牲在运输途中,给我们年轻的心灵抹上了一层阴影。

这一天到了下午4点钟左右,我们班就完成了伐木任务,本该乘坐这趟拉木头的汽车回营房。谁知黄队长临时作了调整,安排炊事班长和两位司机先走一步,让我们班等候下一趟车再回去;为此班长还是有些不高兴,没有办法,军人只能服从命令而已。

谁知,等了一个多小时,另一辆拉木头的汽车才到来;同时带来了一个噩耗,犹如晴天霹雳,惊得我们目瞪口呆。原来,上一趟拉木料的汽车,行至中途由于山险路滑,不知遇到了什么突发情况,汽车一下子翻到浪涛滚滚的尼洋河中,炊事班长和两位司机也随车掉进了河里。

当我们乘坐卡车返回途中,一辆大吊车刚把失事车辆吊出水面,驾驶室内司机两手仍然紧握方向盘,至死不肯脱手。而坐在木头上的炊事班长,早已被汹涌的河水吞噬得无有踪影。我们满含泪花,脱去军帽,庄重地向战友默哀致敬,车辆缓缓地离开了现场。

深山伐木,锻炼了我们的意志,坚定了我们扎根高原保卫边疆的意志;收工中的车祸事故,却永远成为了我们心中的痛。

后来,师部为三位烈士举行了庄严肃穆的追悼大会。经过多方施救仍未见到炊事班长的遗体,只好给他修了一座衣冠冢。看到老班长的媳妇千里迢迢奔赴高原,怀抱一岁多的孩子泣不成声的惨景,我们报训队的战友们一个个也都变成了泪人。

抢险救灾中的鱼水之情

8月间,西藏的气候逐渐变暖,雪山开始融化,到了一年一度的汛期。1969年的夏天,林芝似乎比往年暖和的多。这一天,我们正在教室训练。队长急匆匆来到教室,由于尼洋河发生洪水,林芝毛纺厂处于危机之中,师部命令我们参加防洪抢险工作。

接到命令,我们立刻停止抄报训练,一路跑步前往救灾。林芝毛纺厂距离驻地也就是2、3公里的路程,当我们赶到时,尼洋河水已失去了往日的温柔,浪涛滚滚,部分地方已经漫过堤坝,严重危及工厂和林芝小镇的安全。

灾情就是号角,我们这些新兵就像初生的牛犊一样,扛起沙包,跳入激流,冲向防洪堤。尼洋河水是刚刚融化的雪水,冻得人浑身发抖,不一会下肢开始麻木、好像失去了知觉,我只能机械地迈开双腿,好在那时年轻力壮,扛了几趟也就忘记了冰冷。最有趣的是上海战友张彦林,见了冷水呲牙咧嘴望而生畏,迟迟疑疑不敢迈步。但是看到大家风风火火,连纺织工人、藏族同胞也奋勇抢险,他终于迈步踏进了激流,后来还受到了表扬。

经过全体官兵、毛纺厂职工和藏族同胞的共同努力,这条防洪大堤终于升高了将近1米。大堤加固了,毛纺厂保住了,小镇保住了。毛纺厂的职工不断向我们伸出了大拇指,藏族同胞也不住地说:金珠玛米,哑咕嘟!(解放军,好!)

报务训练中迎来部队调防

8、9月间正是林芝地区的黄金时月,这里换保持着原始的生活环境,到处层林尽染,郁郁葱葱,空气清新,漫山遍野的毛桃熟了,我们自己种植的黄瓜、四季豆、莲花白长势喜人,空气虽然稍显稀薄,但分外清新,没有半点污染,实在是一个让人喜欢的好地方。

完成伐木、抢险救灾任务后,我们继续坚持紧张的报务集训。在清脆的电键声中,在悦耳的无线信号中,逐步掌握了抄、发报务技术。训练中,大家加班加点,苦练业务。每到周日,我们背上挎包,漫山遍野采摘毛桃,玩的不亦乐乎。虽然生活单调,缺少文化生活,我们还是抽空在师部的一个照相馆内拍了一张照片,成为了我在高原上的唯一纪念品。

这年10月,按照中央军委的安排,我们西藏军区52师和内地成都军区50军149师互换番号,进行调防。我们把营房打扫得干干净净,将地里的莲花白菜收摘入库,迎来了内地换防的战友。

10月24日,当雪山之巅冉冉升起一轮红日时,我们乘车离开了林芝、离开了为之奋斗半年的西藏高原!

军旅的岁月让我终生难忘,青春的拼搏至今记忆犹新,这些美好的记忆,将激励我在未来的生活中,敢于担当,勇往直前,永不停歇。

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西安有啥靠谱的癫痫医院病人癫痫发作的时候怎么办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