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奶奶,你没有远去(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23:43

【奶奶,我想和你说说话】

奶奶,我是毛毛,你最疼爱的乖孙子,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和你说说话。

孙儿不孝,过生日了才想起你来。记得以前每次我过生日,都是你记得最清楚,也都能吃到你煮给我的荷包蛋,但现在却不能了。对了,奶奶,今年过春节我回不去了,不能去看你了。清明我回去了,我,爸爸,还有你孙媳妇给你扫墓去了。我们带着麻纸,香,镰刀,水果,还有你最喜欢吃的雪花糕。我们三个人,两把镰刀换着,个个给你清草去杂,压纸,累得满头大汗的,边上的庄稼也长得很好,绿了整个田野。

过完春节,等车票能买到了,我再回去看你吧。我知道,你老生前最疼的就是我这个孙子,我过完春节回来,一定给你补上。这些年在外,很少回家去看你老人家,也没有陪你好好说会话,这都是孙儿的不孝。

奶奶,我现在挺好,你不用担心,只可惜现在的好日子,没有让奶奶过上,那怕一天也没有,想到这,我就非常难过。奶奶没有享上福,想必也不会怨我,因为你是我的奶奶。

奶奶,你走了十多年了,这期间,变化可大了,弟弟妹妹都长大了,长高了,特别是红红比我还高出一个头来。也都考上大学了,毕业的毕业了,工作的工作了。虽然都没有什么大的出息,但都如你所望,考上大学了。说到这,我又要难过了,小时候,奶奶让一个算命的帮我算过,说我是个上大学的命,我想,这更是你老的希望吧。但我这个大孙子却彻底地让你失望了,我没有给弟妹们带好头。你老要是在的话,就狠狠地打我几拐杖吧。

奶奶,你走了,苦的是爷爷,爷爷经常跟我念叨,他老梦到你,提起你,他就会难过,尤其是过节的时候,桌上有一副碗筷,是爷爷摆给你的,还有酒杯。

奶奶,上次清明回家,村里的人和亲戚们都还在重复一句话,你奶奶生前可是个大好人啊,她最疼的就是你这个孙子了。特别是婶子总会说起,我小时候,她抱我没抱好掉到地上了,奶奶你拿着扫把在院子里把她追打了一圈。每每这时,我的心情都很沉重,这么深沉的爱,叫孙儿何以为报。

奶奶,我突然想说点小时候我能记起的事。

小时候无忧无虑的,因为有了奶奶你,我的童年便多了些许记忆,于是和奶奶有关的,便成了永恒的记忆,是一辈子的。

夏日里,你抱着我坐在院子里乘凉,手里拿一把大蒲扇,呼呼的扇着,帮我赶蚊子,哄着我睡觉,还跟我讲天狗吃月,嫦娥奔月的故事,还记的你老嘴里经常念叨的那几句:月亮,月亮光光,照在娃娃头上……我躺在你的怀里,望着夜空中的星星,月亮,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很多小孩子小时候都是跟着妈妈睡的,但我小时候却一直跟奶奶你睡,直到你走了……

冬天了,奶奶你把炕烧得热热的,我则和弟妹在热炕上玩被窝里躲猫猫,头钻进被窝,屁股却撅得高高的露在外面,你总是在一旁站着,看着,笑着,孙儿满堂,你很欣慰。

奶奶你做的灯笼是最精致的,所有人都没有忘记。方圆百里,没有人不知道你这手艺。我最喜欢你特意做给我的灯笼,红彤彤的,边上还带着花瓣儿状,就像莲花盛开的样子。别人都羡慕我,有你这样的奶奶。但现在,看到那些小孩子手中的灯笼,我就想到你,想到了你那双爬满老茧的手,和你做灯笼时仔细认真的样子。你糊灯笼的时候,我则总是在一旁捣乱,又时不时地帮上你几把,你总是拿我没办法,谁叫你那么疼我呢。

奶奶,说说我上学时吧,每次放学回来,你总会站在村口那棵老槐树下把我张望,我则像小鸟一样欢快地扑到你的怀里,你总是摸摸我的头,生怕我身上少了什么似的。奶奶你总是偏心,把好吃的东西留给我吃。其它弟妹都没有份,经常哭哭泣泣的,还跑到爸爸哪里告我的状呢,奶奶,你总是袒护着我,不管我的对与错。所以直到后来,我做错事了,还听村里人说,都是小时候被他奶奶宠坏了。

奶奶,说说你的病吧!

那时候小,听爸爸说你得的是高血压,不能受气,一受气血压就高。第一次发病的时候,你不省人事,我第一次看到你如此的脆弱,嘴里叫着奶奶,但你却不理我,我急得哭了,你听到了我的哭声,手指动了动,但说不出话。我的泪水滴在你的脸上和手上。那次是个奇迹,你很快就恢复了,但却落下了病根。这个病要长时间吃药,而且一时半会好不了,千万不能动气。

奶奶,你走的那天是1994年11月12号。

那天下着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凛然的寒风中荡漾着窒息的味道,你躺在哪里,安安静静的,脸上很安详。妈妈把我拉到你面前,说,奶奶生前最疼的就是你了,你以后再也看不到你奶奶了。这是我与你的最后一面,我拉了拉你的手,冰凉冰凉的。那一次,我没有哭,我一直愿意相信你只是走远门亲戚了,这在以前也有过的。你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你不会舍得丢下我,因为我是你在这个世上最疼爱的人。

奶奶,今天我就和你说这么多了。过完春节,我回去了再去看你,陪你多说说话:

奶奶,

你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

从来没有,

我想念你!

【三月,破碎的念想】

这个三月,不是充溢着温暖的阳春三月,而是伴随着一场又一场的春雨,让人不寒而颤的三月。三月,随着反季节的温度,天气变得冷,我的心也跟着冷了起来,不为别的,这个安逸的季节,适合静静地想一些事情,或者说不知不觉中就会产生一些念想。然而这些念想,就如同这雨滴一样,是落到地上摔开了的,是破碎的。

八,九岁那年,过春节,我家门户大,叔叔特多,反正自我出生以来,整个村子我叫叔叫姑的特别多,这本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因为这样就意味着我可以收到更多的压岁钱,压岁钱是奢侈的,在那个年代。虽然我知道我并没有自由支配它的权利,但这些钱因为可以暂时的,短暂地收在我的裤兜里,着实也让我感到无比激动和自豪。和其它伙伴比谁收的压岁钱多时,我一块,两块地数着,到最后他们再也不好意思把自己的拿出来比了,这种荣誉感再次油然而生。我心里喜滋滋的,那个美啊真是没法说。也就是这个令我高兴,自豪,荣誉的压岁钱,却给我带来了一顿毒打,间接性地伤害了我的一颗幼小的心灵。我收的压岁钱多,自然引来了伙伴们的妒忌,特别是比我年长两三岁的小大人们,反正我和他们在麦场的麦草堆里玩摔跟头后,我裤兜里揣着的几十块压岁钱就不翼而飞了。当我把手插进裤兜,发现裤兜是空的后,我知道自己闯祸了,因为这个压岁钱从根本上就不是属于我的,我只是暂时保管而己。

我在麦草堆里使劲地翻着,试图找回那丢失的压岁钱,但这只是个奢望。母亲闻讯赶来,她并没有过多顾及我的失落和感受,只是将一切怨气发到我身上,她手里提了一根扫把棒,就是那种硬硬尖细,且有柔性的竹条,她狠劲地抽打在我的屁股上,我怔怔地站在原地,实在痛得受不了,我就往一边移几步,屁股疼得实在受不住,我就双手背后想遮一下屁股的疼痛,但打在手指上更疼。无意间也会抽打到我的腿上和胳膊上,反正我足足被折腾了好久,在麦场边上的那条乡间小路上。这个好久是我脑子里的一段时间。一直停留在哪里,成了我身体里的一道阴影,挥之不去。我不知道在那个年代,几十块钱对于生活有多重要。就因为这几十块钱,以至到后来,现在,我似乎都和母亲之间有着某种隔阂。偶尔有一次回家,和母亲说起什么时,提到这件事,我是当玩笑说的,我说,我小时候,丢了几十块压岁钱,你都把我打成什么样了,母亲听后,突然间眼睛里就布满了泪水,随时都会掉下来。并哽咽着说,那你也打我一顿还回来,我吓得伸了伸舌头,赶紧说,我哪敢,我没有那意思,我只是随便说说,妈,你别生气。然后赶紧找个机会溜走,剩下的就交给父亲。

这件事后,长大了一些以后,我便明白,当时的几十块钱确实是稀罕的很,几乎可以顶得上现在的上千块钱用。母亲打我,其实她的心也是疼的。只是被穷苦的日子逼得没办法。还有那些拿走我压岁钱的小大人们,他们拿走的何止是我的压岁钱,简直是偷走了我的一颗真诚且善良的心。

三月里,稀沥沥的小雨过后,天放晴了,阳光温暖,春意盎然。我想到了奶奶,那个曾经像阳光一样,温暖过我生命的人。奶奶对我疼爱有加,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母亲,也许正是因为此,所以母亲离我稍有些远吧。奶奶是个慈祥的老人,其它她并不是我的亲奶,奶奶没有生过孩子,父亲是抱养来的,从这个血缘意义上讲,她不是,但在我的心里,他就是我唯一的亲奶。我从来没有丝毫动摇过,我很坚定。大了一些以后,我知道了奶奶祖籍是河南的,听说河南那一年闹洪灾,奶奶和姨婆,她们姐妹俩逃荒逃到我们这边来的。很难想像,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和遭遇。

关于奶奶的文字我写了很多,但一直觉得写不完,是的,她对我的爱一直在延续,所以我也无法停下来。有时,我在想,我写奶奶的文字多的能有一本书的厚度,那总该完了吧。以前文字里出现过的,现在不想再出现了,从那头羊说起吧,在我的记忆里,奶奶曾经养过一只羊,奶奶每天早上都会挤羊奶,我则蹲在边上看着,奶奶抓住那羊的大奶子,从上往下,拉着一捏,那羊奶便射了出来,奶奶另一只手端着一只杯子,有时我会帮她拿,杯子上面还要放张网,这样可以避免羊毛掉到杯子里。挤满了一大杯,奶奶便拿去蒸,和米饭一起蒸熟,我便端着杯子喝,开始时不喜欢喝,因为有股浓烈的羊臊味,奶奶就帮我加糖,并劝我喝,说喝了可以长的白白胖胖的,我便相信奶奶说的。一般刚蒸出来的奶上都有层奶皮,我特喜欢吃那个,我知道这只羊是奶奶为我养的,就是专门给我喝奶的。也许就是因为小时候喝奶吧,我的身体一直很好很健康。

奶奶每天都会把羊拉出去找个有草的地方拴在树上,然后再去做其它的事,有时我也会去放羊。不幸的事情总会发生,后来有一天,我回家后,家里人都说羊没了,我听得懂是死了,我说怎么死的,叔叔说,拴在沟渠边上,羊吃沟渠边上的草时失足,掉下去了,绳子不够长,没有掉到底,在半坡给勒死了。我能想像得到羊被吊死时的样子,一定很凄惨,它一定在挣扎,但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徒劳。羊死了,我的心情掠过一阵阵的不愉快,并不是因为我没有奶喝了,而是我敬畏它,羊吃的是草,挤出来的却是奶,我想它前世肯定是个口衔仙草的仙者。不仅如此,羊还有一双天使的眼,它的眼里从来没有泪水,什么时候都显得很安详。奶奶把羊埋在了门前的一棵大树下,也许这也是一种精神寄托吧。

羊死了是个不好的征兆,没过多长时候,奶奶便病了,并一病不起。也许是因为当时年纪尚小,也许是因为我一直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奶奶离开我的时候,我没有哭,一滴泪也没有流过。奔丧的那天,我站在边上,听姑姑,还有婶子们在私下说着我,说最疼的就是我了,我竟然没有哭,有人说我年纪小,不懂事,我在一旁怔怔地听着,继续做我的事情,似乎这一切与我一点干系也没有。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一直只愿意相信奶奶只是出远门了,这在以前也有过的,只是走远房亲戚了,她会回来的,我相信她一定会回来的,只不过这一次时间要比以往都要长。若干年后,我常常抹着眼泪想起奶奶,我相信我的痛苦无人知晓。我一直是个无神论者,但现在,我愿意相信是有某种东西存在着,只希望让我还能够再看一眼我的奶奶,此生足矣。

雨过了,阳光一天比一天耀眼,照得人浑身不自在,感觉身上的衣服多了,中午站在太阳底下有些晒,要躲到树荫底下,或者是房间里。我想起了父亲,父亲站在太阳底下,站在田地里,挥汗如雨,抡着锄头,土里刨食。人们常说父爱如山,是的,父亲的爱就像山一样重,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上高中那年,学校离我家40公里,我连个像样的单车也没有,以前踩的那辆从爷爷手里接过的“红旗”牌,此时己经接近寿终正寝了。那么远的路,只怕在路上是车骑人了。父亲显得颇难为情,离开学己经没几天了,我一直等着父亲发话,父亲说,怕是得给你买辆自行车了,我说噢,父亲拿起汗烟袋子,吧嗒吧嗒地抽了几口,咳嗽了起来,可能是被烟呛到了,这话己经说了好多天了。那一天,我只知道天出奇的冷,父亲用“红旗”载着我,说去给我买自行车,但我们去的不是集市的车行,而是村子以外的另一个小村子,父亲在路上说,去年和他一起在工地里做工的那个人认识他村子里的一个人,这个人是专门买卖自行车的,其实就是从城里偷回来,便宜买给乡下人。父亲当然图得就是便宜,己经顾不上管其它的了。

我和父亲先去了他工友家里,问了一下那个人的家在村子的什么地方,然后爷儿俩就去找,问了些许人,听我们说是找那个人的,都像躲瘟疫一样躲的远远的。偶尔有一两个人指一下大致方向,我和父亲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买卖自行车的那个人家门口,上前打了打门,出来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婆婆,我们问她在不在,老婆婆开了一点点的门,硬是说不在,其实我和父亲己经看出来人肯定是在家的,可能是这人做了很多坏事,又或者说是欠了别人钱,怕别人找上门来。我和父亲处在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既来之,则安之,为了我的自行车,我们爷俩硬是守在了人家的家门口,天色己经暗了下来,寒气袭人,我和父亲在外面冻的直跺着脚。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个人还是出来了,长得就是贼眉鼠眼,问清楚了事以后,说要先付钱,过几天就有货,是市价的三分之一100块,我和父亲相互打量着,犹豫不决。最后还是说崩了,谁放心先把钱交到这么一个人身上呢。回来的路是上坡路,唯一的一点儿希望又破灭了,我坐在后面神情沮丧,父亲使劲的踩着那辆烂“红旗”,发出“格吱,格吱”的声响……

父亲回到家,沉默了半响,敲了敲他手里的烟锅斗子,一咬牙说要给我买辆新的。父亲先让母亲带我去了趟舅舅家,舅舅和外甥还是比较亲的。后来,从舅舅哪里拿到了100块钱。第二天,父亲拉上了架子车,上面拉满了四五袋粮食去赶集市,我也跟着去,粮食买出去后就有钱了,再加上舅舅家借来的100块钱,就可以买辆单车了,我喜出望外。父亲艰难地拉着架子车,我在后面推着,这样一直走到集市,十几里的土坷路。父亲的额头上滚着豆子大的汗珠子,他没有停一步。到了集市上,父亲没有像往常一样讨价还价,可能因为这次要卖的多,怕卖不出去凑不够钱,反正算计着加上舅舅家借来的100块钱,够300块钱能买辆自行车就行了。粮食买出去后,父亲才一个劲儿地摇着头叹息说,这么好的米啊,自个儿都舍不得吃,才值这几个钱。很快,我和父亲去了一家自行车商店。我挑了一辆山地车,父亲也觉得好,就买了。回去时,我踩着新买的自行车兴高采烈的走在前头,父亲拉着架子车跟在后面。我回过头看父亲时,父亲正拉着架子车艰难的走在上坡的路上,但他一直对着我的背后面露喜色,显得很是欣慰。那一刻,我觉得父亲的身影突然间变得高大起来,像一座山,横在我面前,压在我心头上,沉甸甸的。

这个三月,我也就剩下这丁点儿的念想了,它来的沉重而结实。其实我是不恋家的,即便是现在。我只是习惯于想起一些时间的一些人,一段时光里的一些事。在每个落雨的日子里,在每个静静的午后,于时间的某一个裂隙里,我会想起。

癫痫病的治疗有什么方法?沈阳市到哪家看羊癫疯好呢哈尔滨有多少家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知名的癫痫专家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