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年】行走的文字(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31:53

我喜欢在冬天有雪的午后小憩,做梦,或是倚在窗前看书,或者坐于屏前敲打文字。

今年的冬天少雪,整个小城也缺少了生气,连同我干涩的文字。

每日登录江山网站已经是一种习惯。江山像是我的旅程,我的流年时光从每个晨曦开始,在每个深夜归于平静。

今天,仍旧没有雪,窗外是雾霾之后久违的阳光,那一缕灿烂隔着玻璃,折射到小屋,一种化解不开的明媚在渐渐蔓延。

点开在江山的文集,恍然发现一年多来自己已然敲打了很多文字。很难形容阅读自己文字的那种心情,大概类似于手捧一本相册,翻看一个亲密老友的照片,照片是不同的年代,一样的笑容;亦或像是听一首老歌,那种介于熟悉与陌生之间的感觉微妙而亲切。

这些天来,源于一直反思自己的文字,我头一次从头至尾,按照它们当初发表的顺序读了一遍。最初的文字是简单的甚至是幼稚的,就连标点符号都是错误百出。今天的我,写文字,仍旧会出错,但比之那时,已经有些许进步了。

人说,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束于尘世的牵绊,我的身体不能在路上,那么,我情愿背着我的灵魂上路。我的旅程,始于江山这片沃土,我旅途的行囊很简单,一支素笔,一颗归心。

来到江山发文一年半了,并不曾刻意去数的五百多个日子,居然没有意识到时间流逝得那样快。起初来江山投稿,心情是怯怯的,那些散落在空间的文字,几乎未加整理,就匆匆投了出去,偶尔一颗红豆豆,也会让自己窃喜不已。如今,红豆豆多了,我却并不能确定,我的文字往前走了多少,提高了多少。

最初敲击的那些文字,是稚嫩的,毫无章法的。我依然记得自己在小屋里伴随着键盘的敲击声逐渐来临的那些黄昏、黑夜。那些散乱的文字,却带给了我充实的快乐。

那日,我在深夜里敲击着键盘,身畔的人已经安然入睡,卧室里一灯如豆,心中蔓延着一种温馨,指尖舞动着次第花开的文字。回顾这一年半来写下的一篇篇文字,就像回眸这五百多个日子里一步步走过来的自己,文字定格了我的喜乐悲伤,陪伴着我从青涩到成熟,如一枚从夏到秋的果实,从青到红,虽然还没熟透,但已然绽放光泽。

在翻阅自己文字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心底问自己,这些文字真的都是我写的吗?我真的写出了这么多篇文字吗?文集里有大部分散文,散文是一面镜子,坐于镜前,可以看到一生变幻的容颜,经历的路程,走过的人流,发生的故事。你不用精雕细琢,也无从修改,只能看着,记录着。直到那些经历直的影像模糊不清,还有文字还它一个真实。散文,无疑温柔了过往的岁月。

如果说散文写下了真实的人生,那么小说则在书写一种新鲜、别样的生活。尘世中的你我,会有那么一段或者一天,感到身心疲惫,希望去寻找寄托身心的港湾。我和我故事里的主人翁也许一直行走在路上,也许他们会猝然倒地离我而去,又也许他们可以将平淡的生活过得如同最优美的诗歌。这便是小说的魅力,可以用自己的笔,把自己幻化成各个角色,尝试另一种人生。

所以,当我沉浸在笔下的那些小说时,我会恍惚觉得那些写过的人,那些记述过的事情,是独立于我的世界之外真实的存在着。那些挑灯夜战的深夜,那些冥思苦想的黎明,那些十指纷飞的日子,那些与故事里的人物或倾情相拥,或潸然泪下的某一个情景,仿佛就在眼前。

我甚至会想,小说里的这些情节,这些对话真的是我一字一字写出来的吗?小说的结局是我想要的吗?

进而,我不由得去想,如果我小说里的主人公真的生活在现实的世界里,随着时光的流转,此去经年,他们现在会过着怎样的生活?

《我用自己的方式爱你》,芷若和亦风已经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那么另一对主人公:灵珊和雨,他们可以幸福和快乐是结局吗?雨会真的忘记远在天堂最挚爱的女人,给灵珊一段完整的爱情吗?

《暗香》里对爱人生死相恋的馨兰,终于肯眷顾一直等在那里的林雨涵,在收获另一种真实的幸福之后,她午夜梦回想起那个曾让她爱过的刻骨铭心的舒楠,是否会一声轻叹,微笑释怀?

《村庄,我们的爱与疼痛》,劫后余生的风儿,勇敢地奔赴了村庄,寻找从不曾忘记的石头,他们是否可以演绎一场地老天荒的爱情?风儿是否会永远停栖在村庄,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霞光,与石头坐看花开花落?

《后会无期》,夏叶有没有追上奔走的书桓?蓦然回首,夏叶终于明白书桓才是自己所爱他的爱,能否化解当年的漂泊,蒸发她心中那滴镌刻着另一个名字的眼泪,彼此相拥,走出回忆之困?

《十三月》,兰朵是否会醒来,融化于凌鸿渐那双充满柔情的眼神里?生活就是这样的,有些时候,小小的心思可以融化一个人内心里所有的忧伤,在兰朵和凌鸿渐之间,有些情怀愈加地化不开了。

……

虽然这只是我杜撰的小说,杜撰的人物,可在每一个静寂的黄昏,我会忍不住去想他们。于是我知道,我是那么牵挂他们,我与我笔下的主人公难舍难分,当我再一次阅读时,依旧如此。虽然我的那些问题永远没有答案,但是我觉得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生活在他们自己的世界,偶尔路过我的世界。我给了他们血肉之躯,他们还我于灵魂的相知。无论是在书写还是回顾的过程里,我,感觉到充实。

很多人说我笔下的小说太过唯美,美得超尘脱俗,没有了人间烟火的味道,甚至只是一种虚幻的东西在文字里泛滥。我承认,我笔下的故事有些千篇一律,大多是如诗的相遇如梦的结局,就像流年三哥对我小说的总结:读你的小说,从不用担心结局。

我也知道一味的书写花好月圆对于一个喜欢文字的来说,是一种失败。生活远比小说精彩,现实的生活并不都是圆满。一个写作者,如果脱离了对生活原型缩影的本质,那么她的文字必然是无根的浮萍,惊不起一点涟漪。

只是,尽管如此,我仍然不愿意违心去书写我不愿意面对的悲剧,更改我故事的最终结局。我知道我很固执,一种不愿意虐心的固执。

当我和一个好朋友璎珞说起自己的苦恼时,她写给我这样一段说:

你说自己只会唯美浪漫的意境,走不出花好月圆,不是懂文字的人,很是苦恼。我说,这样就很好,像十六七岁的少女,永远相信爱情,憧憬爱情,多青春啊!人的心一辈子都留在青春里,是多么难得做到的永恒!

当年,在省城读师范,每个周末和另一个女子租了琼瑶和亦舒的小说,一本一本看完,疯狂地收集林青霞和刘雪华的贴画,把自己置换成最诗意最深情的女子,怀着淡淡的忧伤,憧憬着完美的王子来到身边。

后来,我和她十几年杳无音信,再见到,只能是朋友群里的一张近照。我们都保留了披肩的长发,眼神却多了一丝沧桑。她说长夜漫漫都是一个人,有没有好看的小说可以推荐,我顿住,不知道如何回复。

那些浪漫早在时光里淡去,我所看的不过是一些人生小记,散文居多,琼瑶的风花雪月不再翻阅,偏爱的小说多是疼痛的文字,那种疼痛到无法继续不得不暂停的文字,我能推荐给她吗?年少时读到泪流的文字,现在想来都是甜腻了的巧克力。喜欢巧克力,能写甜腻文字的女子,何其幸运,何必要熬一味黄连?

友的话让我感动得落泪,我自知我的缺陷,但有友如此,何尝不是我的幸运!以我手写我心,喜欢文字,大抵如此吧。

这些日子,感觉到生活慢了下来,更有时间回头审视自己的文字。山地老师说,写文字应该是一个快乐的过程,关键是享受其中,不该附加更多额外的东西,更不该为了写而写。

或者最初我对这句话不是很理解,甚至觉得有些泛泛。当我真正慢下来,有时间品味更多文字时,我开始懂得这句话的真谛。如果写文字不快乐了,那还有必要去写吗?文字只是为了宣泄吗?

当我写不出文字时,我会很焦虑,甚至很烦躁,我怕我一旦停滞下来,我就再也无法跟上文字的脚步。但现在觉得,有时,退一步,看看天空和云儿,不是很娴静吗?那也许是一个很奇妙的感觉。文字,也许就是蓝天白云,睁开眼抑或闭上眼,都该是一片蔚蓝,一抹洁白。

至今,没有一篇文字变成铅字,对于一个喜欢敲打文字的人来说,也许这是遗憾。手里的这台电脑,已经陪着我走过五年多的日夜,算起来已经有几十万字由它而面世,尽管这个“世”也许只是一井之底,一管之界,于我,却是欣慰。尽管时光飞逝,流年似水,但总有些东西还是不变的,比如这台电脑,它还在日日夜夜地将我陪伴;比如我对笔下故事的爱,依然在时光里缱绻。

时光在经年里悄然流逝,文字在陪着我走着最美的路,在烟火尘世里穿行的一颗心渐渐沉静了下来。揽一米阳光入怀,荡着阳光的秋千,赶走潮湿的气息,一抹馨香,因为文字的相伴而婉约绽放。

敲打完这篇文字,内心很静,在心里也多了一点关于文字的温暖。午后了,阳光还好,冬将尽,雪未来,春已不远。

江山给了我行走的路,流年给了我筑梦的途,在这条路途上,文字,陪我行走。

武汉哪里能治小儿癫痫手脚抽搐是怎么回事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治癫痫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