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丹枫】离家的那一天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5:53:45
破坏: 阅读:661发表时间:2018-08-07 19:11:22黑龙江癫痫病医院div>
武汉哪里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离开家到农村,去农场的这一天終于来了,终于降临到了我这个十六岁娃娃的头上。那时年龄并不分大小不是问题,还有比我小的呢!一切都巳到位,户口由我自已毅然决然地拿去下到了农场,沒有人为我因此买单,更不用父亲由我自已,几年前他己骑鹤西去了!更用不着去退学,本就只是复读。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清晨,就是这一天。灰色的天空沒有雨,风也不大。我终干还是要离开九年的窝,我的家,父母弟妹们。人生将要开启新的大门,不知深浅的我,只知道兴奋地憧景着那茫茫末来,其实在所有人面前,我犹如一大傻瓜。
   离开家的那一刻沒有离别的伤感,父亲主宰的我们的这个家似乎缺点什么。在即将离家的前夕,去哪不知,但一定是很苦的远方,只有母亲的哭泣。父亲从前屋走到后屋,根本不与我碰面。好坏连一句交代的话也没有。事情己过去多年能说什么好呢?舍不得自己辛苦养大的儿子?会有一点。似乎有点生怕我会突然改变主意不走,有种想我快点走了事的心情?有否?我不知道!反正他连大气也不敢出。父亲明白,这会儿我要是说不去了,不下乡到农村,不去农场是完全可以不去的。但无尽麻烦就来了,他不愿意这样,他小心異異地应付着我的一举一动。这也是母亲虽三天眼泪,却沒能把我拽回的原因。
   儿时的回忆有时也很苦涩,因为我们那个年代并不尽是欢乐。我来到了自已人生的第二拐点,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个很不好的拐点!第一拐点是九年前父亲接母亲、我和三弟出大山到城市的当口。
   当年幼小年纪的我,如今六十多年一个甲子过去,我还清楚记得父亲一步一歩顺着院坎走上院坝里准备接我们岀大山的情形。但不知那时他会不会感叹到他的几个儿子、亲人竟会生活在这大山深处乱石崖前的凄惨,一定会!不然不会来接我们。那时我们三兄弟就站在院坎边看着父亲从我们脚前过去。我看见奶奶也是这么走过去的,背着背篓这样走的。一个三寸小脚走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山间小路,可想见奶奶的艰难。她是去帮别人做针线活,给我们讨点弄点吃的回来,免我们挨饿。
   轮到我走的那天,我却在坎下向上看见兄弟一人目送我们下山。他没有哭,也沒有赶我们路。穿一件袖子很短也很小的灰黒色棉衣不合身,逼使他两手支叉开站在那里,就站在坎上边一动不动,那时我们都很老实,话不多,乡巴佬。不知怎么的,奶奶没有在他身边,家里只剩下奶孙二人。伯伯说第二年再来接他。真的过了一年,他就和我们在一起了。
   提及那年月,儿时的情景便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我还记得三兄弟在老家屋后玩泥巴时的情景。我们家门上首的杨家人很聪明,会点木匠活,毫无疑问,两家关系不错。记得在他们家堂屋里,母亲还借用他们那种很高的木桶锅熬过苕糖。木桶几乎有我高不差多少,而且粗。要用大锅铲的。我爬在旁边看嘴,母亲则笑着用筷子夹了糖稀喂到我嘴里,温热的,绵绵软软的红黑色的苕糖很甜。我一蹦一跳地跨过有些髙的门坎。跑到院坝中央。杨家朩匠给我们一人做了一个砌墙的小打拙,三个人便在屋后空地上“砌墻”起来,其实是玩泥巴。三弟兄翘起屁股玩,弄得满身是泥水。在洞湾,母亲和奶奶从没有打过我们。她们不打人。只是长大后母亲有时会用手拧我的膀子、腿上的皮,要是气得不行,她还会提起我的皮隨手那么转一下,很疼的。
   时过境迁,仅仅才过去九年,往事记忆犹新,不用越千年!这一次竟然是倒了过来,由城市重新回到农村去!竟然也是在父亲的眼皮子底下,更多是在他的默许放任之下!真是造化弄人,这人之一生,谁能又想得到啦!
   王书记行伍出身,江苏人。挺直的身板,丹凤眼,素质极好,披穿一件猴式大衣,坐拥一辆军用吉普,非常有气派。下放农场后我们曾有过不少交往,甚至不快。但后来我们竟成了不错的朋友,退休后他举家迁往荆州定居。弟弟茂怀我们一个队几年,后又同住在西堤街多年,关系也不错。书记告知大家先坐船到沙市,安排住宿一晚。可以游玩一下中山公园,荆江大堤的风光。第二天由场里耒两辆解放牌汽车接我们,很人性化,而且周到,使我们高兴不已。
   我们这一群被上帝如农家婆捉猪儿般的从一个栏里捉到了另一栏,否则会长不大的。
   从宜昌出发,我们坐的是沙宜班的小火轮,不是大轮船。需七小时到沙市,下水快些。几十个初相识的同伴挤滿在底仓。只能坐不能躺,是那种很窄长的条凳。第一次一个人岀远门什么都新鲜,似乎有一种好奇一时占居着我的心,茫然不知所以,这大概就是不懂亊的缘故吧。坐在靠后的凳上,旁边还坐着志高。二人静静的听着那些新結识伙伴们的说笑,没有言语。知道成修吗?记住这个名字的恐怕不多,但摩点大家可能会熟悉些。小摩点长得黑,可能是长年在外风吹日晒的缘故。有些面老与年龄不附。但机灵,似乎文化不多。他钻在姑娘堆里一本正经的样子,嘴里却给她们打浑谜猜。逗得小子们一笑一乐,姑娘飞红了脸。
   船顺江而下,混浊的江水看似比船快,并不汹涌,但沒有尽头。远望去好一幅长江之水天际流,雄浑多姿画卷。我在想,无论大河山川,一定会以她那无比宽阔的胸怀迎接着我们的到耒!
   我总觉得命运是西安癫痫医院上天按排好了的,有些事就是让你觉得百思不得其解。我们一行能偶遇在人生之途,相聚结识一生,可能就是上天的安排。其实、如果不让去农场,仅隔半年时光,我们也就全部进了工厂成为正式工人,这才能真正为父母减负,帮了家里。唉!人强命不強,弄得家人老小还说是你自已造孽不像个家中老大。你说这苦向谁去诉说?谁来可怜你?没有人!这不就是上天的安排吗!
   志高是昨天晚上才结识的伙伴,也是第一个在社会上的朋友。在人民旅社的二楼房间里我们第一次相识,他比我高。有一双浓眉大眼,小伙子不错,帅,论年龄他是大哥。交谈之中才知道我们家相距并不远,他家就在后面的学校里。仅一、二百米左右。从学校后门可直达。出门在外,由于这些我们一下子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并在以后的几十年来往不断。
   那是个无奈的年代,虽然有过一段多苦多涩的经历,但我不后悔,因为同时也有了这么多患难相知的同伴与朋友!
   远望那朦胧山峦,那向后退去的高的、矮的房,航标灯,摇曳的小木船儿。更有奔腾向前的长江大河,一时间心潮起伏不能已。眼看家离得越来越远了,别了,永别了!那越来越模糊,让我长大成人的地方。泪水不禁涌上眼眶。悠悠天空,婆娑轻波,岁月沉重,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家。往事掠过眼前,儿时的我,家里,家外。父母,弟妹及在学校与老师同学们相处的情景……
   许多的时光在梦里,苦也是人生的部分。别忘记它!你知道吗?朋友!当你老了时,回忆真好。其实、一切都已过去了,人的一生就这么长,你们都劝我,儿子更直白。我也是很想心静下耒,忘掉那些糟事和伤心的事,可忘得了吗?
  
  

共 263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