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丁香】月亮走我也走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5:00:11

   一、
   初秋的夜晚,有一丝丝风,温柔得像母亲的手,树叶在风的摩挲下轻盈地舞蹈,发出沙沙的声音,偶尔有叶子依依不舍地离开枝桠,像蝴蝶一样,飘飘悠悠,轻轻地飘到田野和土地上。一轮柔媚的月亮戴着朦胧的、素雅的面纱穿过树梢,在众星的千呼万唤下,犹抱琵琶般羞答答地爬了上来,似乎近在咫尺,伸出手却又远在天边,遥不可及,像一个瑰丽的梦,吸引着你,却怎么也无法到达。
   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此起彼伏的蛙鸣在夜间不厌其烦地演奏着,间或有蛐蛐的和声。他心情舒畅,清晰地听见自己轻快的脚步声,道两旁成片的玉米挺直了腰身,一个个精神饱满地扬着头。“月亮走,我也走”,顺不由自主地哼了起来。想起儿时他总是追着月亮一边跑一边唱,累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却还是追不上,他快月亮也加快脚步,他慢,月亮也慢,他停下来,月亮索性也不走了,对着他诡异地笑,星星也一眨一眨地调皮地冲他扮鬼脸,嘲笑他,气得他直跺脚。想到这,他不禁笑了,不知不觉加快了脚步。
   顺今年三十岁了,从十八岁开始一直在城里打工,在乡下像他这个年纪的小伙子,都早已结婚生子,有的孩子都上小学了。可他还是孑然一身。他从农村出来,没有车没有房,城里的姑娘嫌他没钱,他在城里打工十多年了,农村的姑娘他又瞧不上眼,怎么看怎么没见过世面。
   之前也处过几个对象,挣点工资全搭在姑娘身上了,可临了都被人家有车有房的撬走了。几年前亲戚给他介绍了邻村的小菊,小菊长得还不错,性格温和,人也聪明,又能干,小菊没妈,从小就精打细算会过日子。可是顺和她就是不来电。小菊为人质朴,不慕虚荣,但不会甜言蜜语哄他开心,也不会撒娇惹人爱怜,更不会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整天就是埋头干活,这些农村姑娘已不多见的优点,按理来说应该让男人倍感珍惜,但是顺却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说她是一个地道的土包子,还说像她这样不合时宜的女孩快要绝种了,实在拿不出手。
   顺不顾父母的反对,和小菊分了手。后来村里的柱子爱上了勤劳贤惠的小菊,很快两人结了婚,夫妻恩恩爱爱,相敬如宾。一年后小菊生了一对龙凤胎,柱子全家上下高兴极了,更把小菊当成眼珠一样宝贝。他们结婚那会,顺还笑话柱子浅薄,太没水准。可是几年后,柱子两口子养猪,包地,做小买卖,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有滋有味的,村里人都纷纷称赞他们务实,脚踏实地,在年轻人中已不多见。
   可他还是一个人。
   他经过学校的旧址时,发现破旧的学校焕然一新,墙壁粉刷得亮亮堂堂,围墙和房顶都重新修过,大门新换的铁艺的大门,很气派,也很精致。院里的灯很亮,月亮透过树枝在地上的投影斑斑驳驳,屋里影影绰绰有几个身影在晃动,不时传出欢快的笑声,在夜的寂静中传出很远,连天上的云彩都受了传染,笑弯了眉,乐滋滋地注视着大地。顺觉得很奇怪,学校已经闲置好多年了,这是谁在收拾呢?想干什么呢?
   他有自己的事要做,没时间停留,大踏步朝自己家走去。他这次回来是回家取钱的。他这两年处了一个女朋友娇娇,人很漂亮,打扮得也洋气,人也会来事,每每把他哄得心花怒放,这两年挣的钱都花在娇娇身上还不算,不时父母还得接济他。这不两人都老大不小了,顺张罗要结婚,可是娇娇不但要十几万的彩礼,还要在城里买楼,否则坚决不结婚。这下顺可犯了难,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这些年省吃俭用勉强攒了十几万准备给他结婚用,这楼钱,可是一门儿没一门儿。
   他忐忑地向父母求助,起先,他父母说买不起,可是架不住他软磨硬泡,痛哭流涕,父母实在没办法,让他这两天回来取钱,先把积蓄拿出来买楼,然后再张罗彩礼的事。这几年乡下的女孩子找对象都不愿意呆在农村种地,纷纷进城买楼去了,村里好多是这种情况的。这些年顺没成家多半也是因为没有楼房,不能眼看儿子打光棍,就是砸锅卖铁也得给儿子买楼。
   二、
   月亮的脚步牵引着顺到了家门口,院里一片漆黑,顺摸索着开门,大门没锁,他进了院子,大黑狗汪汪叫了起来,他吆喝了一声,大黑狗灰溜溜地钻进窝里。听见他的声音,顺爸拉开了灯,开门迎了出来。
   “黑灯瞎火的,咋不开灯?”顺问他爸。
   “你妈说费电,没事不让开”,顺和爸一前一后进了屋子。
   “电视也不打呢”,顺说着打开了电视。
   “你妈说没事少看电视,费电不说还费眼睛,再说我干了一天活,累了,不爱看”。爸跟着建筑队干活,长年风吹日晒的,一张黑黝黝的脸,一笑一口白牙特别显眼。
   “这能用几个电费钱啊”,顺笑了,说完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我妈去哪了,咋没在家”?
   “你妈不在木材厂上班吗,眼看秋收要放假了,活多,加班呢”。
   “这得加到几点啊”?
   “十一点,每天我十点半去接她。对了,你吃饭了吗?”
   “没呢”。
   “我去给你煮点挂面吧”,爸说完起身去厨房。
   “多荷包几个鸡蛋”,顺冲着他的背影喊。
   爸烧好水,往里面打了四个鸡蛋,犹豫了几秒钟,又打里两个。面煮好后盛在海碗里,上面放了四个鸡蛋,另外两个留在了锅里。端出面,顺狼吞虎咽吃了起来。吃完饭,顺开始玩手机,爸想说点啥,看他玩得起劲,便闭目休息。十点半的时候,爸起身要去接妈,顺说:“我去,你躺着吧”,顺说完就走出了院子。
   顺到木材厂接回了妈,娘俩并肩走在路上,顺借着月光看见妈的头上隐隐约约有了白发,腰也有些弯了,一道道皱纹深深地刻在她曾经年轻俊俏的脸上,蓦地,心头有些酸。记得小时候,每次晚上他玩得疯了忘记回家,妈都沿着这条路找到他,牵着他的手回家,路过小卖店的时候给他买支雪糕或糖果什么的。他就在月光下挣开妈妈的手,扯开嗓子唱“月亮走,我也走”,妈妈就在后面追,笑意盈满双眸。
   两人到了家,爸端出了那两个荷包蛋,妈便埋怨他,“不是告诉你别弄鸡蛋吗?两个鸡蛋能换两块豆腐,够咱俩吃一天,营养都差不多,”说完推开碗,“你吃吧,你活比我累”。看着父母推来推去,顺心头突然一紧,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
   两个人挣执不下,顺给他们一人分了一个,他俩才顺从地吃了起来,看他们细嚼慢咽的样子,顺觉得自己和娇娇在城里的生活真的有些奢湖北正规羊角风医院侈了。娇娇从不做饭,想吃啥就吃啥,无论多贵,眉头都不皱一下。每次管他要钱,声音娇滴滴的,让他的身体都酥软起来,钞票就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变成娇娇的衣服、鞋子、包包和各种各样的吃食。
   妈吃完饭,上炕开柜子,取出一件红缎子棉袄,这是妈结婚时的嫁衣,还很新,没上过几回身,但已经过时了。从夹兜里拿出一个手绢包着的小包,一层层打开,里面是一个存折。妈把存折交到顺手里,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小心保管好。顺接过存折妥善放好,心中欢喜,三口人便关灯睡觉了。
   等到顺早上醒来时,家里已经没人了,妈和爸起早喂完猪牛和鸡鸭鹅狗就去上工了。顺揭开锅,里面是妈起早蒸的糖三角,这是顺最喜欢吃的。顺一气吃了三个,锁好门窗准备赶回城里。走到学校旧址时,那里人山人海,门上悬挂着一个大大的牌匾,上面写着刘家村农业合作社,柱子戴着大红花,在门前谈笑风生,小菊穿了一件素色旗袍,发髻高挽,娴雅端庄,和几年前判若两人。烫金的对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几个年轻的后生嘴里叼着烟,一字排开准备放鞭炮,吉时一到,柱子一声令下,几个人一起点火,鞭炮,二踢脚,噼里啪啦响起,小村瞬间沸腾起来,人们兴高采烈地簇拥着柱子两口子。不用问,一定是他俩把旧校址买了下来,又成立了合作社。看着柱子和小菊满面春风的样子,想起每次妈妈提起小菊就一脸的惋惜,想起柱子从小就鼻涕邋遢的样子,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绕过人群一声不吭地走了。
   三、
   顺回到城里,用存折上的一大半交了首付买了楼房,用剩下的钱简单地装了一下修,为此娇娇没少噘着嘴生气。可是这些钱已经是爸妈一辈子的积蓄了,为了攒钱,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他从没看见妈往身上添一件像样的衣服,爸还在抽着旱烟,再想豪华哪来的钱啊?彩礼钱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凑够呢?他也好哄着娇娇来,好听的话说了一箩筐,总算通过了。接下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秋收以后,顺的父母把收获的玉米,稻子,家里的猪、牛等所有能卖钱的东西全都卖了,可是跟娇娇要的彩礼还差很多,他们又四处奔走,但凡亲戚朋友那能借的地方都借了,实在借不着了,又花二分利抬了一些,好不容易凑齐了,便在年底张罗给他们举行了婚礼。
   结婚时,顺带着漂亮的娇娇回村里,惹来了大家羡慕的目光,顺顿时觉得扬眉吐气了不少。可是娇娇一个晚上都没在顺家里住,婚礼一结束就回了城,顺的父母心里无限的失落。
   顺和娇娇结婚后不久,娇娇就怀孕了,顺乐得一蹦多老高。本来就好吃懒做的娇娇这下索性工也不打了,在家养起胎来,花钱如流水不说,还动不动就发脾气。顺是厨师,工资不算低,可是也敌不过娇娇这通花呀。每个月都捉襟见肘,还不敢吭声,本来说好他还按揭的,可是这种情况真的无能为力了。没办法,厚着脸跟父母伸手吧,父母心里不痛快,暗骂顺两口子不会过日子,可是又没办法,只能忍着牙疼,帮他们还贷款。
   小两口在城里享尽了清福,老两口却为了还债,口积肚攒,累得要死要活,绞尽脑汁琢磨挣钱。秋收时,爸一个人在家秋收,妈则早早地跟着收割队出去挣钱了,每天早出晚归,到家累得都直不起腰来,不但手指严重粗大变形,而且整个人胖头肿脸的。
   捱了一个月,总算忙完了地里的活,顺妈白天去木材厂,晚上又接了点手工活,每天点灯熬油地缝,手指肚扎得像筛子。顺爸则和村里的年轻人联系去外地打工,出发前一天晚上,顺爸去村里和几个人订出发时间和具体事宜,回来的路上,月光武汉中医癫痫病的医院很好,深秋的风有些透骨,树叶全都落下,地上厚厚的一层,树枝光秃秃的,在秋风里瑟瑟发抖。他闷闷地抽着烟,低着头想心事,老人家一辈子没出去打过工,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要背井离乡,心中有些酸楚,老伴每天累得睡不着觉,常常半夜手脚疼得大喊,每每,他的心如刀扎一般,怨自己一辈子没本事,没挣下金山银海。顺结婚快一年了,两口子一次也没回来过,老伴拎着一筐笨鸡蛋去看儿媳妇,娇娇不但没待见她,还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和女友去逛街了,弄得老太太好不尴尬和伤心,连夜就坐车回来了。期间顺来过几次电话,除了要钱还是要钱,后来,老两口一听儿子的电话都发怵。是谁说养儿为防老,简直屁话,老人恨不得把这个人拽出来揍一顿。要说儿子前世是债主还有点道理。
   他一边走一边想心事,迎面差点撞上一个人,他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宝贝儿子——顺。
   “这不年不节的,咋回来了”,对于顺的出现,爸心一沉,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有,有点事”,顺有点心虚,说话不禁结巴起来。
   “出啥事了”?
   “没,没啥大事,回,回家说吧”。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妈戴着老花镜坐在炕上缝手工,不时停下来用拳头捶捶后背,或摘下镜子揉揉干涩昏花的眼睛,过一会就往眼里滴几滴眼药水。月光洒在她的身上,昏黄的灯光下,她的白发显得格外刺眼,一年没见,妈似乎老了许多。看见顺突然回来,妈大吃一惊,“咋了,顺,咋三更半夜回来的”。
   “白天上班了”。
   “回来有事”。
   “恩,有点事,想,想看看你们有钱没”,顺咬着嘴唇,说出了这句话。
   妈当时一愣,“哪有钱啊,你结婚欠的债还没还上呢,月月还帮你还贷款,再说你还用钱干啥呀”?“娇娇说,说,说要买车”,顺吞吞吐吐地说。
   “啥?买车”,老两口大吃一惊,“问她要命不,要命的话,我和你妈这把老骨头都给你们”,爸显然生气了,头上的青筋都突西宁知名癫痫病医院起了,眼睛瞪得血红。顺眼泪刷地就下来了,“不买,娇娇要跟我离婚”。
   “儿子,你看咱这家,就剩这几间房子了,哪还有钱了”,妈看儿子哭了,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淌了下来。“要不,你让娇娇先拿彩礼钱买着,等妈有钱了再给她,要是信不过,妈给你立字据”。
   顺无可奈何地拨通了娇娇电话,说了妈的想法。娇娇一听就激了,“你们哄小孩呢,当我傻啊,没钱就让他们卖房子,人家咋都有钱,就你们总哭穷。总之,告诉你,不买车就离婚,你看着办”。顺放下电话,恳求地看着妈,妈靠在墙上一言不发,默默地抹眼泪。
   四、
   怀孕的娇娇越发的恃宠而娇,看到同龄的小姐妹都开着小轿车回娘家,虚荣心迅速膨胀,吵着闹着要买车。顺以为低三下四哄哄她就没事了,可她不依不饶,天天骂骂吵吵,顺实在心烦,就说了她几句,没想到这下捅了马蜂窝,娇娇一气之下回了娘家,顺低声下气地去接,可娇娇放出话来,一个月内,除非他开着轿车去接,否则打掉孩子和他离婚。
   顺一下就傻了,没了辙,只好回家和爸妈商量。他顶着月色走在乡间小道上,此刻无心抬头看看月亮,也顾不上儿时追月的事情了,庄稼都收割完了,月光照在大地上,泛着青白的光,一片苍茫。他走到柱子的合作社门口时,柱子和小菊还在那忙着试旋耕机,院里好几台新型的收割机和旋耕机,威风凛凛地冲着顺笑。猪圈的灯还亮着,里面还有几个工人在干活,这几年柱子越干越兴旺,养猪、养牛、种地,雇了好几个工人和司机。
   顺有些后悔,也有些失落。听妈说,小菊用本就不多的彩礼钱连同她打工攒的钱一并给了柱子创业,现在做得风生水起,还给爸妈交了养老保险,柱子爸妈就负责带孩子,每天穿得利利整整,光光鲜鲜的,没事扭扭秧歌跳跳舞,可享福了。可是再想想自己的爹妈,吃不像吃,穿不像穿,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他的眼光立刻黯淡了下去,温柔明媚的月光此刻在他眼中变得狰狞。可是,娇娇他又惹不起,只要娇娇眼眉一立,他就肝颤。他脑子里乱乱地,神情恍惚,朦胧的月光下看不清他的表情,迎面差点和爸撞上。
   几个人沉默了好一阵,妈擦擦眼泪对顺说:“你还没吃饭吧”?
   “恩”,顺点点头。
   “我先给你煮碗面去”,妈说着就下了地,刚走到厨房,就听“啊”一声,然后有什么东西摔倒的声音,顺赶紧冲进厨房,灯没开,月光下,顺看见妈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脸色惨白如白纸一般。“妈——”顺撕心裂肺的喊声划破了夜空,随后出来的爸当时吓傻了瘫在地上。
   “赶紧找车去医院”,爸颤抖着手摸了摸老伴,见还有呼吸,冲儿子喊到。顺打了一个激灵,赶紧打电话找车,没一会车来了,顺抱着妈上了车。车刚出门口,看见柱子两口子正手拉手往家走,柱子扯着嘶哑的嗓子喊“月亮走,我也走……”,小菊笑得一脸甜蜜,车子从他们身边经过,顺的眼泪哗地就下来了,他紧紧地抓着妈的手,“月亮走,我也走,可是,为什么就追不上呢……”

共 559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