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百味】小熊皮扣(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16 16:23:29

他像个经验十足的侦探,目光机警地扫过超市、车站。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人。尤其是男人。此刻,他盯住了从超市里出来的那个人。那个人挺拔,帅气,还有一头微卷的发。刚才他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个男人两手空空。也就是说,他到超市什么东西都没买。

一个到超市什么都不买的男人是不是更值得警惕?

想到这,他的目光从超市移到自家阳台,又从自家阳台移到超市。不错,如果从超市内观望对面,是很佳的视角。他计算了下,那个男人进超市的时间足有两分钟。两分钟完全可以做很多事,比如打个电话,确定万无一失,或是再买盒安全套……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靠近了男人,在和他对视的时候,他的目光迅速地落在男人脚上。那是一双公牛世家,棕色的皮质纤尘不染,让它的主人透着一股子干净利落。他认为,这样的男人天生具备引诱女人的资本。他们往往不花一分钱,就会得到她们的肉体,灵魂,甚至让女人心甘情愿地为之付出一切。

贱!

他骂了句。这其中包括小雅。仿佛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上了他的床,和小雅云雨了,他们甚至还发出了浪声浪气的叫……他的血流加快,他恨不得手中有把锋利的匕首,嗖地抛出去,直接干到那个部位……他准备再次用恶狠狠的目光对准他,那个男人却不见了。他为自己刚才的溜号后悔,同时也有些激怒了。于是他猫一样敏捷地拐进电梯……

到了家门口,他轻轻地把钥匙插进锁孔,金属与金属的转动没发出一点声音。他蹑手蹑脚地挤进门,然后左右脚交替着蹬掉鞋子。卧室的门关得很紧,小雅和他都有开门的习惯,今天竟然是关着的。也就是说,里面有情况……有情况……

他紧张地挪着,一步,两步,他的心在嗓子眼那,呯呯跳着。他咽了口唾沫平稳了下自己,然后用肩头猛然撞开门——

屋里什么也没有。

他不甘心,快速奔向窗台,接着衣架,衣柜。他不想放过任何角落。

很后连一只苍蝇也没发现。

他突然想喝酒,他憋得慌。他觉得自己坠入一片汪洋里,马上要窒息了。

他急吼吼地转向酒柜,抓住一瓶五粮液,气急败坏地开启,然后狠狠地灌了一大口,浓烈的辛辣让他的五官拧在一起。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眼睛又盯住那个烟灰缸。今天同样,它空空的,水晶的缸体发出洁净的光。以往,他是不注意它的,现在,他回到家就习惯盯着它,仿佛它藏着无数的秘密。今天它硕大口张着,好像在嘲笑他,让他突然窜出一股无名之火。

同时窜出来的,还有那根烟。

人民大会堂的,男人的烟。

那天,他回来很早。一开门,一股烟草味扑来,同时还有陌生人的气息。他使劲嗅了嗅,紧接着发现了烟灰缸里斜着一支烟。他拿起来仔细看:是刚刚点燃且没吸几口的。他的眼前无声地再现了当时:它的主人有要紧的事要做,有要紧的事要做……然后它被它的主人大方地放在了烟灰缸旁。他还断定,它的主人是有着底气的,有着贵宾的待遇的。否则,它不会这么放肆地横着。

他和小雅没有吸烟史,特别这两年,他们为了要孩子,谁在他们面前吸烟两人都要躲开的。

这支出现在烟灰缸里的烟说明什么?

他并没有把它丢掉,而是把它放在保鲜袋里。以后的日子,那烟像一颗冰冷的子弹,日日射中他,他已经千疮百孔气息奄奄了。

从那以后他的每次出差,总会提前或延后意外回来。有那么一次,同样在没跟小雅通话的前提下进门,看见小雅慌乱的眼神和凌乱的床……当然,还有陌生人的气息。

他特别后悔,如果那天不堵车,或是进小区行驶的速度再快些,他一定会遇上那个人。一定。

从那以后,他更加沉默。下班要么太早,要么太晚。这期间,他和小雅是不通电话的,即使通气了也是谎报信息。比如要到家了,他说有事了;真的晚了,他会说一会上楼……弄得小雅晕头转向。几次问他为什么?他说情况临时改变。后来小雅索性就不理会了。不过,这个有心计的女人只是表面上不动声色罢了。

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十二年,他太了解她了。

从这个春天开始,他和这个同在屋檐下的女人展开了一番无声的较量。

小雅和他是在大学里相识相恋的,她人长得不漂亮,身材也不高,属于在任何场合都不会引人注意的那种。当年他的目光对准了班花。一个大眼睛、有酒窝的女生。在跃跃欲试之后,他尝到了班花的轻浮与戏弄。这让他的情绪一落千丈,随后的学习生活百无聊赖。

那次需要一篇论文,他要去图书馆“浏览全书”。他拿了这本放了那本,让周围人有些烦。他抄抄写写地很快到了要闭馆的时间,往外走的时候,下雨了。一个女生站在门口问他是不是没带伞?他这才看清,原来是刚才坐在一角专注看书的那个女生。

她主动说自己是中文系的,大三了。问他是哪个系?他说外语系。她说我们不同路,伞你先带着,我离得近。他客气了下,谁知雨却越下越大。推让之间女生说,那我们同行吧。倾盆的雨让他们一路无话,他觉得有些别扭,如果和一个美女他可能会主动找话题。还伞之后,两人再无交集。

快毕业的时候,他的父母来看他。他准备领父母转转。那天在校园不远的小饭店用餐,母亲突然一头倒地,他和父亲不知道如何是好。巧的是那个女生当时也在场。她说可能是心脏病突发,打120已来不及了。她一边迅速做胸部挤压,一边吩咐他快去隔壁药店买救心丹。她像个医生,处理得当,指挥有方。不一会,母亲慢慢地醒过来了。她叮嘱说一定是车马劳累,再加上休息不好导致,以后要注意了。

出院后他们一家对女生感激不尽。尤其是母亲,她拉着女生的手,几次掉下泪来。母亲拿着一打现金作为酬谢,女生果断地谢绝了。

他对她颇有好感。

她就是小雅。她的母亲是医生,她从小就知道关于急救的一些常识。他得知她出生在这个城市,得知他的父亲是房产部门的负责人。确切地说,在这个现实的社会,倒是小雅父吸引大如小雅。

在要快离校的时候,他们有了更多的交往。对于一个相貌不出众的女生,他的态度一直不温不火,倒是小雅积极主动。

一次聚会,经历几次婚变的学兄说了这样一番话:找老婆万不能太漂亮,你看着好,别人也惦记。在这个疲倦的社会里,她们出轨的概率是百分百,不是她们自身问题,是社会问题。

学兄的话他记下了。他从班花那里也得出结论:漂亮的女人都任性、张扬,一是她们有资本,二是被男人宠出来的。

他不希望自己将来的妻子被自己宠的时候也被别人宠。那个学兄还说,其实婚姻就是打发漫漫人生的一件斗篷,有风有雨的时候,只要它有能力张开,让里面的人不冷即可。至于华丽与否真的不重要了。这一点,他很理性。好在小雅性情温顺,两人相处也比较愉快。很关键是他毕业不想回那个小县城,如果借她家的力量能留在这个东北重工业城市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小雅的父母并没看好他,一个外地毛头小子,普通工人家庭。他看出来了。他决定让他们刮目相看。可前提是,他要屈就。因为他还要依仗雅父的力量。

他流利的外语及雅父的协调,他顺利地进了本市很好的一家外企,年薪的数字让他大吃一惊,这给了他十足的底气。他要买房,让他们看看自己的能力,他和小雅一定要住幸福小区。那是成功人士聚集的地方,进出那里的任何一个人包括宠物,都流露着一副爱谁谁的样子。当然还有门卫、保洁羡慕的眼神。

他要这种感觉。

首付是他父母出的,他知道是家中的全部积蓄。小雅这期间顺利地考上了公务员,两人的生活步入正轨。他们很快还完了房贷,很快又有了自己的车。特别是他,年纪轻轻当上了公司副总。起初两人商量过,创业的时候不急着要孩子。第七个年头的时候,他们彼此都感觉到爱恋的温度明显下降,渴望有个孩子的愿望一下子迫切起来。他们是心照不宣达成一致的,都想给不咸不淡的婚姻加层保险。而孩子却迟迟不来。小雅当医生的母亲也急了,告诉小雅这个年龄不能再拖了。两人制定了一整套方案,饮食、作息上也都有严格的标准。他们每天像勤劳的牛,该翻地翻地,该播种播种,很多努力之后,并无收成。很焦急的还是小雅。她不停地找偏方,吃中药,做调理。万万没想到,很终的结果是连月经周期都不准了,甚至还出现了闭经。她知道是心情焦虑引起的。于是,又开始卵巢保养,还有什么减压泄愤游戏。他劝小雅说,没什么的,这事也急不得,就是今生没有孩子我也会待你如初。

她听了这话,瞪大了眼睛,男人说出这样的话,是让人感动的。可是她越觉得他这样说,越同她一样流露出渴望孩子焦灼的心。

他的父母更是不停地唠叨,没有孩子,钱积攒太多有什么用;没有孩子,房子再大有什么用;没有孩子,车子再豪华载谁……总之在父母眼里,独生子的他没有孩子就没有将来,意味着生活中的一切一切都没了意义。

小雅变了,念佛,信佛。有时会呆呆地坐上半天。他怕她抑郁,鼓励她去学厨艺。还好,她学得很用心,每天早早回来,变着花样做他爱吃的。他知道,她怕失去他,怕苦心经营的这个家散了。可是他在外应酬的时候多。有时正在下班的路上,却又不得不中途转回应付一些场合。小雅时常是满心欢喜地忙活半天,却是一人对着满桌佳肴。她要么痛哭流涕,要么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有时她还自言自语:世上万物都有它存在的意义,比如杯子,是盛水的;比如笔,是用来写字的,而自己呢?还不如个小花小草,它们争放也有个春,自己怎么就这么无用呢!

他安慰她,说;“你既然信了佛教,就要知道万事万物皆要随缘……”

“随缘?这辈子真的没有孩子,你还能坦然说这话?”

她的反问像一把小刀,划得他丝丝啦啦地疼。

一次,小雅去庙里进香,听主持说打胎形同杀人。她哆嗦了下,同时也更加不安。因为当年和他还没有举办婚礼时候,她怀过孕的,然后两人商量着打掉了……她觉得是那个未出生的婴儿在作怪。同时她也陷入愧悔之中不能自拔。她变得越来越反常,要么是沉默不语,要么是不停地唠叨。有时甚至怀疑自己得了绝症。她背着他大把大把地吃药,还去农村喝过香灰。只要谁说哪种药有利于受孕,她千方百计地讨到。他安慰过她,说实在不行可以去人工受孕。谁知她一听这话暴跳如雷,质问他是不是对她失去了耐心?是不是认准了她这辈子就不能怀孕?还说你有这样的念头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甩了她?

面对她的疯狂,他束手无策。

渐渐地,她听不得别人谈论孩子,看不得电视里出现孩子,在小区里有人抱着孩子喊宝宝,她会上前问人家为什么要那么大声,是不是在故意气自己……他买回她喜欢的水果,她会盯看半天,然后认为农药一定超标;他带回鲜奶之类,她说有激素,吃了这样的东西会阻止受孕……渐渐地他还发现,她的兴趣全部转移,以前她爱和闺蜜逛街,听音乐,做美容,一天到晚忙得上窜下跳。现在她只有单位——家。在家也不上网,说有辐射。她看书,看侦探小说,《福尔摩斯探案集》《悬疑故事》《古今灵异事件》……他想过,即使小雅她生不了孩子,他们也不会走到离婚那步。一个家孩子固然重要,但两人这种亲情同样重要。他觉得她变得不可理喻就是孩子闹的,只要她怀孕生子,一切就会慢慢好起来。他在安慰自己,更多的时候,他感到生活真他妈的乏味。

就在这时,他遇到了欣。

欣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公司招聘会上,欣的纯净和美丽让他一眼就注意到了她。在她顺利地分到企划部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过多的接触。

那些日子,他为了一个项目没日没夜,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常常是路灯亮了。那天下着雨,他疲惫地按了电梯。一个清瘦、扎着马尾的后背出现在眼前。女孩在抽泣,她的肩在轻轻地抖。她头上的那对小熊皮扣也在抖。那对小熊不清楚它的主人发生了什么,依然用一双笑眯眯的眼睛在看他。

女孩子感觉有人进梯,擦了眼转过头。或许是她刚刚哭过,一对双眸纤尘不染,明澈见底。

多像老家的湖啊!

这是他瞬间的感觉。

后来他想,在那样一个窄小的空间里,是她的泪眼,还有她的瘦弱,让他无法抗拒地伸出手,他要安慰她的……或者说是想温暖她的。如果那一刻要用男人的欲望来界定,他认为是亵渎。

或许是天意,或许是她读懂了他的意思,对于搭在肩头轻轻拍打的那只手,她不但没拒绝却一把抓住了,既而痛哭失声。

原来,她的父亲刚刚去世。

就在那天,他的心刺啦一下被划出了口。一个事业稳定,家庭稳定的男人不容易被划开的。但他被划开了,他还听到自己的心和一腔热血发出了轰隆一阵巨响。

他开始搜寻她。餐厅,会场,如果一天不见她,这一天似乎格外漫长。有时,他调出她的电话号码,看着看着,像看着她的脸,但他从未拨出去过。

那天他走出公司又看见她了。她走得很慢。脸上是痛苦的表情。他上前询问才知,她胃疼,好几天了。

做好癫痫的治疗
癫痫病不能吃的中药
癫痫病怎样治好的快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