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家园】老三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5:35:40
破坏: 阅读:649发表时间:2018-12-12 18:51:00
摘要:老三在外打工,为人本分踏实,但他也没想能娶个漂亮贤惠的妻子。他回老家探亲完即将返回单位时,父亲却发生了意外,作为弟兄中的老三,他得到了老板和妻子一家的理解,在医院百般精心伺候父亲,其许多细节感动了我。我认为他是一个伟大的儿子,尽管他是个打工仔。

那是金秋季节,我因旧病复发住进了医院外科,不能像往日那样去秋阳里自由自在地观秋景、赏秋色。可是,我却看到了另外一种独特风景,给我心灵以强烈震撼。
   我左边的病床上躺着一位老人,伺候他的是一位年轻小伙子,老人的三儿子,长的很俊气,举止也很精干。病房里三张床,我和老人各住一张,剩一张刚好老人的儿子白天能休息,晚上能睡觉,伺候老人方便。老人住中间,我住门口,老人的儿子住窗下。
   当我从手术台上下来被推进病房躺到门口那张床上一会儿,那小伙子笑着走过来将我的床上半部摇起来,让我像他父亲那样半躺在床上,并说:“这是保健病房,床能上下调。这样躺着舒服。”我在感激他的同时也觉得他有些冒失,因为他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就自作主张。但是这却使我第一次知道这床可以上下调整。我觉得半躺着并不舒服,一会儿还是让妻子把床调平。我看见小伙的脸微红了,显得不好意思。可他并没有为此疏远我这个病人。他总是常常坐他到父亲的床边,对着我说他父亲突然出事住院的经过,以及他大哥、二哥、已出嫁的姐姐对父亲住院治病的态度,还有他打工、恋爱、结婚等等一些事情。我也爱问,他就一五一十地絮叨给我听,很快地我俩就像患难与共的朋友,尽管年龄相差几十岁。到了吃饭或是让他父亲吃水果、副食时,他总要让我吃些,我百般不吃,却耐不住他劝,还是吃了一些香蕉、橘子之类的水果和蛋糕、麻花之类的副食。
   他把家安在河北藁成农村。那是四年前他去河北藁成一个水泥厂打工,和现在的妻子在一个厂里干活,因为不是一个工种,一年多没说过一句话,但进出厂子见过无数次,面熟而已。他想在外打工找个媳妇,不要家里老人操心,可根本没敢想过能把那样好的姑娘娶为自己的妻子。他想自己是个穷打工的,只要能找个差不多的对象就算烧高香了。他经常看见那姑娘的背影,有时碰到面前,相互看一眼就过去了,心想人家长得那么出众,像厂花一样,肯定眼高的很呢,哪能看上他这个土老冒!可是有一天厂里放假,他到外面闲逛,正好和那姑娘在厂大门口相遇,那姑娘突然走到他面前满脸羞涩地对他说:“你愿意到我家里去转么?不远,就在前面那个村子。”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姑娘的大胆举动,让他一下子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就这样,他跟她去了她家,一来二去的就在她家成了亲,他成了上门女婿,如今孩子已经三岁了。他后来才知道妻子早就看上了他,看他人长得帅气,看他干活麻利,舍得下苦,还打听到他的为人处事实在,觉得他招到她家里,她常年瘫痪在床需要照顾的父亲,她里里外外忙碌而辛苦的母亲,在外打工且已成家的哥哥肯定同意,因为家里有了个好帮手,她有了个可以依靠的好丈夫。他把处了对象并要在河北结婚成家的事儿告诉家里,一家人没有不同意的。他爸说:“你在外面把你混住就行了,老家的事不要你管。”其实,他知道家里穷,谁都巴不得他早早成个家,了了老人的心愿。到年底,他把媳妇领回家,把全村人都震了——大家真没想到他这个连高中都没上的憨娃,跟着人外出打工,不仅挣下了钱,而且还娶了个人气特别好的媳妇,大家都夸他真有本事。
   后来,他又找到内蒙的一个铁矿打工,老板问他会不会开铲车,他说会;问他开了几年,他说开了三年。老板就让他开。他上到驾驶室一开就到现在。其实,他几年前曾跟人只学了十几天开铲车。为了挣大钱,他向老板说了假话,真是“胆大人艺高”。老板看他干活利刹,不偷懒,活也干的好,从不欠他的工钱。九月初,老板放他一月假,工钱照发。他回到河北藁成家里呆了半个月,又回到陕北老家看望父母,离假满再有三四天了,就在他即将回河北再去内蒙上班时,家里却突然发生了意外!
   家里有一棵老核桃树,就长在村里的路边。白露一过,核桃能打了。他大哥要上树打,被人劝住没有上,说是那树太高,要找个手脚灵活的年轻人打。他二哥腿瘸,身体不好,更不敢上树。可谁也没有想到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不服老,趁谁也没注意,竟拿着杆子爬上了那棵高大的核桃树,没打下几颗核桃,就脚底踏空,重重地跌了下来,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有人发现急忙大声呼叫,他和大哥、二哥听了简直不敢相信——都多大年纪了还敢上树?他们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树下,一看就是父亲,已不省人事,却没有一点外伤,身子还能动。不少村上人也跑来救人,在大家的帮忙下,把他父亲抬上车送到县医院外科急救室抢救。
   抢救了几个小时,他父亲终于苏醒过来,转入保健病房。他大哥、二哥,还有赶来看望的姐姐,陪到晚上八九点,见父亲病情稳定下来,病房里又住满了病人,没地方歇息,便叮咛他一个人伺候好老人,他们先回家。家不远,就在二十里外的国道边。他也主动表示自己一个人完全能照顾好老人,让他们先回家,要再多的人也没用。他懂得自己毕竟年轻,体力好,而大哥他们年纪大,家里事也多。那一夜,他根本不敢合眼,看着父亲苍老而又疲惫的面容,每过一会儿他就轻声问父亲有啥感觉,父亲处于半昏睡状态不回答,他还依然问,生怕父亲病情突然加重。每过一会儿,他就要仔细察看父亲的手是否漏针,随时防止父亲的胳四川那家癫痫医院权威膊乱动。眼睛不停地盯着盐水瓶,药快滴完了就赶紧去叫护士换药。实在困了,就在墙角的小柜子上坐着靠墙休息一会儿,想抽烟又不能抽,况且父亲还插着氧气呢。就这样撑到了天明,八瓶药吊完,他没合一眼,直到大哥、二哥上午来了,弟兄几个抬着父亲透视拍片,确诊是肺出血,和大夫定了手术时间,他才回家睡了一大觉,恢复了体力,当天下午又到医院伺候父亲,大哥、二哥看他来了就回家忙别的了。他没什么可说的,伺候父亲是义不容辞和天经地义的,尤其是这关键时候。
   他向河北打了电话,妻子、妻哥和岳父、岳母急得要来看望,他坚决不让来,说是父亲已脱离了危险,没有大事。于是,人家汇来三千元钱表示心意。他向内蒙打了电话,老板说啥时父亲出院啥时来上班。这样他就安心照顾父亲。还好,有一个病人在他父亲住进来第二天出了院,他有了一张床可以睡觉,照顾父亲方便多了。最初几天,父亲因为胸部两侧打眼抽了肺部淤血,伤口还不断往出渗血水,他隔一会就要换父亲身下垫的卫生纸,不然床铺就会渗湿。父亲身体十分虚弱,不想吃,不想喝。他到街上买来流食,想着法子劝父亲吃一点,喝一点。他耐心劝说父亲:“你多少吃点,身上就有了营养,就恢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复的快了,这是大夫说的,你不听我的,得听大夫的。”就这样,他父亲慢慢恢复了精神,由不想吃到多少吃一点,再到正常吃饭。当父亲能吃时,他开始改善生活,什么大肉饺子、羊肉泡馍、排骨面、鸡汤面、杂酱面、鸡蛋臊子面等等,换着买来让父亲吃,能吃多少是多少。父亲不吊针时,两手是可以端碗捉筷子的,可他不让父亲用劲,总是亲手一口一口地给父亲喂。
   我们在一个病房相处了十几天,我发现他大体上每天是这样伺候他父亲的——
   上午:早上六点多,他起床,先上厕所、洗脸、刷牙,然后帮父亲穿好衣服,问父亲是否大小便,若小便,就把尿壶塞进被窝,让父亲尿,不让父亲起来;若大便,就搀扶父亲下床在便溺器大便;大小便完了,就端屎倒尿。接着给父亲洗脸,用热毛巾抹了肥皂,反复擦洗父亲的手和脸,包括耳朵背后、脖子都要擦到。他父亲静静地躺着任由儿子摆布,享受儿子给予他的舒服和惬意。洗完,他便去街上买早餐,自己先吃,吃了再给父亲买。米汤、豆浆、豆腐脑,油饼、油条、包子、烧饼,小县城就这些种类,他换着给父亲买,父亲喝汤时他一勺一勺慢慢喂,怕把父亲烫着,总是那么小心。父亲愿喝牛奶,他就用开水温热,插进吸管,递到父亲手里。父亲愿吃水果,他就把皮儿剥了让父亲吃一点,给父亲说:“你经常睡着不活动,多吃水果能帮助消化,补充营养,大便还通畅,好处多哩。”他父亲吃好了总是爱睡觉,一天到晚都在睡,很少说话。我在一旁只能观其睡态,听其鼾声,那让儿子服侍得舒坦、安详的样子真让我羡慕不已。可是最使我感动的是,他每隔两三天就用自己的怎么才能让癫痫不发作电动剃须刀为父亲刮胡须,他站在父亲旁边,厕身趴着,左手缓缓按着父亲的脸,右手轻轻地刮,从左脸到右脸,从下巴到腮帮,仔仔细细,刮的干干净净。那悦耳的电动嗡嗡声,那任由儿子摆布的安然神态,那儿子对父亲的无比专注的神情,还有那窗外透进来洒在父子身上的阳光,形成无比温馨、无比和谐的爱的氛围,弥漫在病房里,浸润在我心里!我灵机一动,何不用手机拍下这难得的镜头,日后自己经常看看,也让大家看看。我装着避光看短信,举起手机拍下了那难得的镜头,并设为手机墙纸。我想自己的父亲早逝,要不然我也要给父亲用这电动剃须刀刮胡子,让他享受享受这现代化玩意儿,更享受自己儿子的爱!
   中午:挂完针就该吃午饭了,他认为中午这顿饭很重要,他笑着问父亲:“爸,中午你想吃啥饭?”父亲说:“你看着买。”他说:“我看的买,买下你不吃咋办?”父亲还是那句话:“你看的买。”“好,我买。买下你可要好好吃。”其实,他知道父亲不忌口,啥饭都吃。他只是想和父亲多说说话,商量商量,甚至和父亲故意说笑调侃,一切都是为了父亲的病快点好。中午,街上食堂的米饭和各类面食他都给父亲买的吃过。一天,他问我:“街上咋没有卖羊肉泡?我想叫我爸吃。人说羊肉泡补性大。”我说:“你说的对。南街书店对面有一家,吃的人不少。”我知道他常年在外打工,不熟悉县城的饮食。他很快去买回一大碗香喷喷的优质羊肉泡,父亲吃不了,他和父亲分开吃了。他父亲吃了羊肉泡,那个神情真象过了什么大节那样满足,那样过瘾。
   下午:不挂针了,父亲的病越来越好转,他就按大夫的要求让父亲不要光睡觉,多下床到地上活动活动。父亲在地上来回走走后,他就和父亲并排趴着窗台望着窗外,拉着家常话,从地里的庄稼说到亲戚,说到村上的事,等等。我躺在病床上静静地听父子俩絮絮叨叨。窗外是一幢正在装修的住院大楼,挡住了对面的南山,但没有挡住父子俩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到了吃下午饭,他就伺候父亲适当吃些。他父亲也坚持晚饭少吃,不然晚上睡觉不安。
   晚上:他一般难以安睡。睡前,他要招呼父亲多少吃一点东西,怕父亲肚子饿也睡不好。熄了灯后,我因睡觉长期不好,常常听见他轻轻地唤他爸:“爸,你想尿不尿?”他爸若说:“尿哩。”他便拉亮灯,伺候尿了,又问:“喝水不喝?”完了后才又浑衣睡下。我至今都忘不了他夜里唤他爸的声音,是那样轻柔,那样温和,仿佛天籁之音,那真可能象他小时候父亲唤他的声音,如今变成了他唤父亲的声音。
   那一天早上,大夫告诉他父亲可以出院了,他可高兴了,上街买了一身秋衣和一双袜子给父亲换上,像是要过一个什么节日那样隆重!
   我常想,儿子做到这地步,父亲就算没白养儿子!不论这个儿子是干什么的,地位多么低下,都是伟大的儿子!

共 424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