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柳岸】妖之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29:20

妖从修炼的山洞里走出来,夕阳在挥洒着最后的余晖,晚霞依旧幻放出一片斑斓,将一圈又一圈的艳丽投射于山巅,乍眼一望,很是晃眼。山洞前有一条河,河里的水波光潋潋,好似一匹匹五彩的丝带在轻飘曼舞,河道外一些低矮的山体渐渐模糊起来,妖静静地享受着落日余晖的照拂,舒展了一下略微僵硬的身体,怀揣着一份愉悦,准备与满山的花儿草儿们共赴夜的盛宴。

一阵风来,河水便和着风声柔语低喃,欢快的节奏让回巢的鸟儿们也忍不住扑闪着翅膀高歌,妖喜欢欣赏这绮丽的黄昏景致,常常会看得发呆。抬眼望去,但见那矗立了一天的群山略显倦怠地慢慢隐去,它们平静、安然地等待月光的照拂,山涧的泉水悄然流过,滋润着它们不老的容颜。黄昏的群山没有了棱角,却添了几分温润、柔和。山巅的那一道残阳,轻浅的哀愁流露出离去的不舍,但决绝的离去又仿佛没有一丝留恋。离去或许是受了夜的嘱托,以自己的隐忍成就了明月的皎洁。

就在妖恍然间,天边仅剩的一丝残阳也隐去了,夜的序幕拉开,一天的光阴又没了。妖的肚子开始不争气地叫唤开来,“咕……咕……”的声音一阵紧似一阵,妖又有些恼自己,本可以嚼清风,饮晨露,偏却生就了一副臭皮囊,做妖很久了,还恋着尘间的俗物,还是觉着荤素搭配才能不委屈肚子。妖时不时也想弄点新鲜的猎物,没想野味都进了人类那一张张贪婪的嘴,旷野里除了些腐烂的尸体就是被牛马嚼过的枯草。越想越气,越气就越饿,越饿肚子就叫得越欢。

妖真可怜,跟光着屁股满山跑的猴子没啥区别,身上的芭蕉叶被风吹得飒飒作响,腰间缠着两条蛇作皮带,红红的信子狂吐着,想必它们也是饿极了。妖太久没做头了,疯长的头发不再像瀑布,乍眼一望,整个一泥石流。妖从不穿鞋,纤纤赤足,脚踝上挂一串五彩石,走起路来叮当地响。

妖这一身旷世奇服,任世间的男子看了,不跑……才怪,哈哈哈,一想到此,妖顿时心情大好,心头敞亮无比,加快了脚步向前行去。夜,太安静了,一路上也没个搭讪的牛鬼蛇神,只有山风吹得树叶呼啦啦地响,给这个夜晚添了几分诡异。妖的体力已透支,走不动了,蓦然一抬眼,前面有一座桥,上面写着几个歪歪曲曲的大字,还好妖粗略识得几个字,名曰“奈河桥”。

也不知是什么烂桥,取个名字也古怪得很,谁还能奈何妖啊,真是的。索性去瞧瞧那破桥上有无充饥之物,妖一颠一拐地向着桥走去,没想这破桥也太朽了,一摇三晃,也不知是谁搭的,偷工减料,用人类的语言来说就是“豆腐渣”工程,走起来没一步踏实。

妖正兀自走着,一老太婆飘然而至,不知她确切年岁,直觉告诉妖这的确是个老太婆,身上还渗出阵阵寒意,妖不由打了个冷颤。妖扶了扶厚厚的镜片,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这……这长得也太不合乎逻辑,太不近情理了,但见那太婆五官混杂,整个身体没一点前凸后翘,与牌桌上的白板无异,身上的粗布衣裙在风中也毫无摇曳之感,不柔和,硬邦邦地裹住她干瘦之躯。也是,谁能美过妖啊,妖穿起梦幻纱来还是有那么点万种风情的意思。再看那太婆的脑袋,比妖的泥石流还糟糕,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鬼剃头吗。

妖顿时不饿了,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此地不宜久留,快闪!”,妖知道来错地方了,这鬼地方归阎王管,不是妖的地盘,一会儿黑白无常出来巡视看见了,索命绳一抖,妖岂不是白修练千年了。其实妖一直有个想法,想跟那海里的老乌龟比一次,看谁能笑到最后,你能活千年,妖要活万万年。一想起那天给老乌龟下的战书,心里恐惧又全消,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那死老太婆刷地往妖跟前逼近,又硬生生把妖的笑声憋回了肚里,看不到她的眼睛,只听得她粗豪的嗓音在妖耳畔响起:“要喝汤吗?”汤?妖定了定神,这才看到不远处有一大锅,比妖那口人肉鼎大多了,一丝鬼火幽幽地燃,突然冒起一阵蓝光,蹿出一丝火星来,把妖本就不好的眼神又闪出了两百度。一股香味飘来,妖的肚子又开始咕咕作响,突然想起自己是出来觅食的,二话不说端起汤就咕咚下去了,都没听个声响。

那死老太婆刹那间一阵邪魅地笑,“味道不错吧,小妞,这可是全天下闻名的孟婆汤,从此,你再也记不起你是谁,你也不知道你是谁的谁,一切的一切都将化为虚无。”妖来不及答话,一个趔趄,颓然倒地,妖自认道行还凑合,怎会着了道呢?这汤比妖的迷魂断魄香还厉害?浓浓的倦意袭来,妖沉沉地睡过去了。

妖喜欢睡觉,也很贪睡,常常睡过了头,不曾想,这一觉醒来已是千年之后。妖被一阵凉风吹醒,身上盖满了红色的枫叶,头发也变得柔滑了,脑子里有些迷糊,不知此地是何处,只感觉天地间彤红一片。妖躺在枫叶中,许是睡太久了,腿脚麻木了,想站起来活动活动。刚要起身,伸过来一只手,正茫然间,一个极具磁性的男性嗓音让妖的心有些微漾。

“宝宝,醒了吗?睡得好吗?你太贪睡了,以后不许如此贪睡了,越发像个小懒猪了。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走这条铺满红叶的小道吗?我一直在等你醒来,看看,我把你最喜欢的婚纱和你想要的戒指都带来了。”

妖揉了揉眼睛,敲了敲脑袋,这男人是谁?我又是谁?这是哪里?我跟他之间有什么约定吗?妖抬起头来,这男人……这男人依稀见过,那剑眉,那一双清亮的双眼,挺直的鼻梁,性感的双唇,这些恰到好处的五官组成了一张俊朗的脸。

妖的脸颊有些泛红,怎么可以这样去看一个男人呢,男人笑了,那笑真好看,虽没有酒窝,却有一种令妖心动的风仪。妖想避开的,因为情之为物,最是令人伤怀,妖已绝尘缘,不可再起妄念。没容妖转身离去,那磁性的嗓音又向妖奔涌而至。

“宝宝,还记得吗,你第一次见到我也是这么看我的,你说我长得好帅,还说我长得像那个什么靖哥哥。”妖糊涂了,有说过吗,妖该不会是好色女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不是千年女妖吗,怎会变成了他的宝宝,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他还要说些什么,且静静听来。

这是秋天了吧,望着满山的红叶,秋天的暖阳令妖有微醺之感,突然就想喝茶了。正想问他哪里有茶坊,他给妖点上一支烟,妖想都没想就接了过来,或许那孟老太婆的汤里少放了一味料,妖的恶习依然。

“来,把嘴张开。”妖的疑惑更胜,不解地问他:“这什么啊?”

“你最喜欢的薄荷糖啊,每次抽烟你都说,薄荷只有融入烟里才不刺鼻,所以我包里随时备着。”

“是真的吗,这是我喜欢的味道吗,那我还喜欢什么啊?”妖像个失忆患者般,对前尘往事和自己的喜好竟已不知,一味地问着他。

“你还喜欢在雨天品茶,你说茶叶的摇落就像漫天的雨丝,你最爱的是竹叶青,你说竹叶青在水里飘落时的姿态最美,那一抹清冽总能让你于舌尖回味时咀嚼出醇香来,你说那一缕醇香让你仿佛置身于大自然。”

“那我还有喜欢的吗?”妖又问。

“你有啊,你喜欢喝酒,你说每一次喝多了只想醉倒在我的怀里,你的酒兴常常起于半夜,我便四处去为你买酒,有一次我跑了好多地方没买到,让你等了很久,于是你在电话里发好大的脾气,对我吼了好几声‘你造酒去了啊’,呵呵,你发脾气的时候是那么刁蛮可爱。”

“那你生气了吗?”妖抬起头来定定地望着他。

“怎么会呢,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怎么可能生你气。还有啊,你说过,你最喜欢的就是我。”他的声音仿佛一个巨大的磁场,越来越猛烈地吸附着妖的心。

“哦,是吗?我居然还有喜欢的男人?那你说说我怎么睡在这里呢,我什么都忘了,想不起来了。”妖继续追问。

“因为我们有约定啊,你说过,我们活着要爱,死了也要爱,三生三世也爱不够。我们说好在这里等,我们要一起走这条铺满红叶的小道,你说不喜欢秋天,但你喜欢红叶招摇的风韵,因为它们即使洒落于地,也看不到调零的凄惶。”

是啊,妖真的喜欢红叶,它们不同于蒲公英的飘逸出尘,它们高调,它们眩目,像一团团烈焰在天地间燃烧,妖喜欢这种张扬而华丽的美。他转过身去,为妖拾起一片火红的枫叶来,在温煦的秋阳下,他挺拔的身姿散发着令妖迷醉的气息,那脸的侧面......妖看着那侧面,那不是妖最喜欢的侧面吗,还有那身白色的体恤,还没有喊出“那个谁”,妖什么都想起来了,一声“哥哥”让妖潸然泪下。

“你逃,我看你还往哪里逃,你干嘛要叫李涛啊,我不是给你取了好多名字吗,什么大西瓜、傻瓜的,以后不许你再逃了。”很奇怪,妖喝了孟婆汤,竟然没有遗忘,还记得最爱叫他哥哥。无论前世抑或今生,有一些人太过难忘,有一些情太过刻骨,就是魂灵里也有他们的味道。他转过身来,亲吻她的眉,将她清瘦的脸捧在手心里,他的眼里溢满了柔情许许,妖能感觉到他的心如手里这片红叶般炽烈。

“宝宝,我没有逃,我一直在你身边,你说让我等,我很听话,我一直等,一直等,没想这一等就是千年。宝宝,我们不要再等了,你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新娘!你不是最喜欢我为你画眉吗,你买的眉笔我一直珍藏着,还有这打火机,我走的那天你放在我行李箱里的。你说喜欢我为你点烟,要我包里随时都不能缺打火机。”

不错,妖喜欢心爱的男人为她画眉,纵然妖的眉毛并不需要梳理,纵然他的手有一些粗糙,但妖喜欢他粗糙的指尖来拨弄她的鬓角眉梢,喜欢去感受他指尖里传递的温润爱意,想让那一双手一直在眉宇间游走,让他的爱恋永远地停留。他的爱不似波涛汹涌般狂奔而来,只许她一涧清泉,澄亮透澈,清冽甘美,温软润心。妖在他诠释的爱里自由地徜徉,在爱的天堂里展翅翱翔,他用宽大的羽翼护着她,无垠的蓝天就是他们爱的温床。

“你还说要给我讲《一千零一夜》,我走的那一天你让我带上那本书,你说想你的时候就看,我每天都看的,书都被我翻烂了,不过我还是喜欢听你讲,你讲起来既生动又有趣,谁叫你是我的开心果呢。”听着他的娓娓道来,妖不想再做妖了,还是做他的女人最幸福。

他喜欢叫她宝宝,他喜欢抚摸她的脸凝眸望着她,他说她是个丑孩子,但他却偏爱着这个丑孩子,他又说她像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宝宝。他爱她,真的爱她,爱得将自己也变了疯狂,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想要跟她在一起,他说如果没有她,他可能连呼吸也不会了。

“宝宝,你是我的女人,你是我今生最美的新娘!我说过待枫叶红了就回来娶你,你干嘛不听话,还似从前般任性又调皮,让我找不见你,又让我等了一千年。”妖哭着又笑着,跟她心爱的男人拥吻着缠绵,再多的语言也弥补不了这千年之憾,看头顶的白云蓝天,听风划过的哀叹,枫叶在飘散,一片又一片,散落一地的却是等了千年的思念!

夜风将纱帘掀起,身体一阵微凉,两行清泪由脸颊滑落,耳边的音乐还放着,依然是这一曲《梦中的婚礼》。我醒来,你却消失不见,这一生,我只能做你梦中的新娘!你给了我铭心刻骨,原谅我不能与你漫漫长路?,欠你的,我来生再补!

春天的夜让心多了一丝躁动,心变得散乱,散乱里又添了几许愁怅,在舒缓的音乐声中,忘了自己是谁,却忘不掉那一场生死的爱恋。这个夜里,我又撕扯着那些旧伤疤,当血流不止时,当疼痛感阵阵袭来时,我才发觉自己还真实地活着。

妖的鬼话连篇,妖的千年之恋,妖的爱情祭奠,妖的永不痴缠,每一个清寂的夜晚,总会想起那一双清澈的眼,将曾经的刻骨掩埋,却让文字来眷恋,直到永远……

治疗儿童羊角风的方法山西癫痫病医院手术效果好吗哈尔滨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