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血型风波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8:04:50
凯平和妻子尤利相爱五六年后才结婚,婚后夫妻很是恩爱,小日子过得幸福甜蜜,对凯平的父母特别孝顺,这让凯平的父母高兴得没法说了。他们就凯平这个独生子,有了这个好媳妇比生一个女儿还亲。
   不想,后来一件事却把他们的生活给搅乱了。搅乱他们生活的,是凯平夫妇的儿子巴普出生。巴普出生时,有新生儿溶血型黄疸,治疗过程中查了血型,发现他是A型血。
   凯平当时很疑惑,就问尤利:“我俩都是O型血,儿子怎么是A型?你给我戴绿帽子了吧?”
   “开什么玩笑?”尤利不相信,接过化验单一看,先是一愣,接着摇了摇头说:“可能是医院弄错了吧?”
   按血型遗传规律,如果父母都是O型血,子女也只能是O型,连DNA都不用做。如果子女不是,肯定不是男方的亲生。凯平和尤利都是医生,比常人更清楚这个道理。如今,白纸黑字摆在了眼前,尤利只能怀疑医院的化验结果出了问题。
   按尤利的提醒,凯平又为巴普做了血型复查,结果很快出来了:巴普的血仍为A型。
   凯平来了火,板着脸对尤利说:“你说老实话,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你存心骗我,要我替别人养儿子,跟你没完!”
   尤利彻底糊涂了,她是个本分的女人,对丈夫从来忠诚不二,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孩子,怎么会不是丈夫的呢?她信誓旦旦地对凯平说:“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我可以对天发誓!”
   “验血证明都在这里,还想狡辩?”尤利越是发誓,凯平的火气越旺。“马上去做亲子鉴定!如果孩子不是我的,我们离婚!”
   见丈夫不相信自己,尤利感到委屈极了,她也来了气:“去做吧,我也正是这么想的!”
   这时,正来医院看孙子的爷爷奶奶,看到原本和睦的夫妻为孙子的血型闹成这样,感到既惊讶又难过,他们同时指责起凯平来。
   “你小子是不是昏了头,连自己的儿子都怀疑呀?”父亲瞪了凯平一眼,狠狠地说,“一点儿遗传知识都没有。你看,巴普的鼻子长得多像你啊!”
   母亲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伸手揪住凯平的耳朵骂道:“无用的东西,孩子是不是你的,自己心里没数?亏你还是个医生!”
   父母们一顿训斥,把凯平的火气压住了,他长长叹了口气,垂下了头。
   父母又转过头来劝尤利。
   父亲说:“你别和他一般见识,这样的男人根本还没长大!”
   母亲说:“别听他的,我们的孙子我和他爷爷认了!”
   “不,一定去做!”尤利是个孝顺的媳妇,平时很听公公婆婆的话。可这次,她感觉自己的委屈太大了,实在无法容忍了。
   “不做鉴定的话,我的冤屈永远无法洗清,黑锅会背一辈子的!”
   尤利的坚持,让父母不好再多说啥。
   过了几天,凯平终于带着巴普去上级亲子鉴定中心抽了血样。
   回到家里等待结果的时间里,凯平并没有对尤利母子改变态度,不仅不理睬妻子,对巴普看也不看一眼。丈夫的冷漠,让尤利感到寒彻心扉,在家里呆不住,便独自带着巴普住回了娘家。
   等了几天,凯平终于拿到了他和巴普的鉴定结果,结果显示:他们的亲缘关系达99.999%,这就是说,他们的父子关系成立。
   凯平简直喜极而泣了,他捧着鉴定证书,疯狂地往尤利娘家跑。
   看到这一结果,尤利激动得泪流满面,她把小巴普紧紧抱在怀里,喜极而泣,“儿子,你为妈妈洗涮了冤屈,妈妈感谢你呀……”
   凯平双膝跪在尤利面前,不停地忏悔:“尤利,是我对不起你和孩子!原谅我吧,以后,我愿意为你们母子做牛做马……”
   说着,他从提袋里拿出一个花了一万多元买的包包,递给尤利说:“这是你以前一直想要的,就让它作为我向你诚挚道歉的证物吧!我永远爱你,爱我们的儿子巴普!”
   凯平真诚的忏悔,让尤利的心软了。她本来只是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如今自己清白了,她也不想再计较了。
   “跪着干嘛,还不快把孩子抱回家?”尤利将巴普递给了凯平。
   得到了妻子的原谅,凯平感到了一身轻松,他抱起巴普拉着尤利的手,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里。
   得到鉴定结果后,父母都十分高兴,他们专门在餐馆定了一桌好饭菜,拿来法国葡萄名酒专门为尤利和巴普接风洗尘。
   席间,父母对尤利赞赏有加,夸她是世上难得的好媳妇,对孙子也更加疼爱,对着他的粉红色脸蛋亲个没完,接着对凯平又进行了一顿训斥……
   面对父母的指责,凯平没有申辩,他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直傻笑着,不停地点着头。
   一场家庭风波就这样被化解了。
   其实,这样的结果并没有彻底解开凯平和尤利的心结,既然亲子鉴定证实巴普就是凯平的亲生子,那又怎么解释他们的血型不合呢?
   尤利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血型真给弄错了?那天,她带着巴普去了上级医院,对他们母子的血型进行了化验,可化验的结果还是尤利为O型,巴普为A型。
   尤利这才转而怀疑起凯平的血型来,她提醒凯平说:“你去化验一下吧,也许问题就出在你那里。”
   凯平坚定地说:“我的血型是在幼儿园时检测的,我妈当时记在户口本上,一直沿用到现在,怎么会错?”
   “还是去化验吧,不然真的无法解释了。”尤利进一步劝说:“兴许是你妈当时记错了呢?”
   凯平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于是他就去医院做了血型化验。
   化验结果果然证实了尤利的猜测,他的血为A型。
   事情终于真相大白了,原来问题出在凯平的血型记录错误上。对于这样的结果,凯平感到既惊讶又高兴。惊讶的是,母亲怎么这么粗心呢?竟把她儿子的血型记错了,还一直用了几十年;高兴的是,终于澄清了自己的血型,给了巴普血型的合理解释,消除了疑虑,能让自己和尤利都能从此安心。
   回到家里,凯平将自己的化验结果告诉了尤利,尤利高兴得不得了,两人一起拥着可爱的巴普,在睡房里旋转了好一阵,比当时巴普降生时还要喜庆呢。
   尤利对凯平说:“快把喜讯告诉巴普的爷爷奶奶吧,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凯平犹豫了一会儿,说:“暂时保密,等巴普满月那天再告诉,让他们来个喜上加喜!”
   “这个北京军海医院办法好!”尤利爽快地答应了。
   巴普满月那天中午,凯平和尤利夫妇请父母吃饭。席间,凯平将血型鉴定的情况告诉了父母。
   父母听了,都笑得合不拢嘴。
   “你看这孩子怎么看都像凯平啊!”父亲边喝酒边说。
   “是呀,我们家的孙子,做奶奶的从来就不怀疑!”母亲笑得一脸灿烂。
   酒喝到半酣,父亲有些醉意了,他突然指责起凯平来,“我这儿子真是个糊涂虫,简直和我一样傻!”
   面对父亲的指责,凯平说:“这能怪我吗?谁叫你们在户口本上乱填写血型呢?”
   父亲看了母亲一眼说:“什么乱写?我怎么不清楚?”
   母亲一愣,忙解释:“当时幼儿园的老师把化验单给我后,突然不武汉哪里找正规的癫痫病医院?见了。我想……我们都是O型,就在报户口时填上了O型……没想到竟弄错了……”
   说这话时,母亲有些结巴,表情显得不太自然,好像要避开他们再说血型的事,这让父亲和凯平都盯着她看。
   母亲似乎又觉察出不妥,忙岔开了话题,对凯平说:“别再扯这些了,快把你爸的酒敬好!”
   “噢,可能是这样的,原来我并不清楚。”父亲停顿了一下,拍了拍凯平的肩膀说,“来,我们爷俩继续喝酒!”
   “来,我敬老爸一杯!”凯平连忙站起身端起酒杯和父亲碰了一下,一仰脖子,将满满一杯酒倒进了喉咙。
   父亲很是激动,也将一满杯酒喝了个精光。
   这顿酒,凯平和父亲都喝得很多,也很痛快。看着他们喝酒,尤利和母亲的脸上都荡起了幸福的笑容。
   一家人就这样幸福着、快乐着。
   可是,喝过这次酒后的父亲却突然消失了,他去了哪里,没有一点音讯,但谁也没料想到,这正是他们家庭又一轮风波的开始。
   那天傍晚,外出几天的父亲突然回来了,他刚进门就黑着脸将母亲拉进了睡房,闩上了门,连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的。在黑屋子里,父亲和母亲吵得很凶。
   凯平和父母住得不远,听到了吵闹声,他连忙跑过去想劝解父母,可还没到门边,就隐隐约约听到父亲咆哮的声音,父亲反复质问母亲的话,竟和他当时质问尤利时的一样,“咱俩都是O型血,凯平为啥是A型?”
   凯平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傻眼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他很想听听母亲是怎么回答父亲的,可是母亲却像被人堵住了嘴似的,一句回音也没有了。他再次想到了母亲那天的异样表情,心里一阵发凉……
   此刻,他再也没有劝解父母的欲望了,转回身向街上走去。这时的街道电灯亮了,明晃晃一片,街上的行人三五成群,有说有笑的,到处是一片欢快的景象。他躲着人群往灯光暗淡的小巷子走去,他想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可占据着他大脑的仍是父母刚才吵架的情景。这时,突然一个奇想在他的脑子里闪现:要是哪一天医学上能出现一个例外的奇迹该多好啊!要是那样的话,母亲就能给父亲一个满意的解释了!
   他这样想着,还是打算去劝劝父亲,便开始往父母家疾步走去……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