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不离不弃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1:49:15
我的主人,我只有一个主人,可现在有两个真正的主人,当然,我也就有两个家。我对第二个主人决不会像对第一个主人那么爱戴和忠诚。正如我的第二个主人没有第一个主人对我那么好一样。在这一点上,我的确冤枉了现在的主人,我知道现在我比以前要更加幸福,我天天都乘坐着不同的小骄车,去那个我天天梦想去的地方。我想应该没有那个狗狗比我更幸福了。
   晨起,蓝天上如白雏菊样簇拥密集的云成片地布置在天空,洁白无暇,静静地映着阳光。我跳上窗台看看外面,那金灿灿的阳光照着对面的楼墙金碧辉煌,人来人往。我强烈的渴望,就在窗外,要看我的主人是不是也有如此强烈的渴望。我清楚她非常渴望,可我担心她不一定要带着我。她忙来忙去,我就跟来跟去。她为我准备好了早餐和水。命令我:快去吃,吃了好去野。我装作不明白,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我虽然不会说话,但我一点也不傻,我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她洗漱完,走出我天天待着的卫生间。她吃早餐,我蹲在旁边盯着。她说:这你不能吃,去吃你的狗狗粮。我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不再看我。
   男主人起来了,到窗户处溜达一圈。瞪视着我,骂到:你这坏东西,怎么就记不住,又尿在花盆边了。她说:你骂它没用,它根本就不明白哪里才是它撒屎尿的地方。你给他喂点好吃的,免得远了跑不动。我激动地围着男主人蹦跳。那美味可不是那么容易到嘴的。他将美食高高举起,命令我站立起来,用前爪合拢作揖,我是泰迪,有着高贵的血统,我从来不做这个只有哈巴狗天生就会的动作。但我可以直立行走,耐心地与他抗衡。他看我不按他的要求去做,不耐烦骂一句“笨蛋”之后,那美味就进了我的嘴。我总是狠呑虎咽,品不到味儿就下了肚里。他将那美味撕成碎片,好让我慢慢品尝。女主人对我说:好好听话,我们要去上班。鬼才信,要上班早就走了。诈我,是不想带我,要么哄我玩呢。我知道她喜欢带我出去,尽管我总是让她很烦。我知道今天周末,作为狗狗对于日期和时间有非常精准的判断。果然,她穿着去野外的衣服,我开始激动不安,跑去扒她。她唬我。我又跑去对着男主人吠叫,这是我呼叫他们出去的吠声,他们都懂。我扒女主人的腿,她生气地拍着裤子,严肃地训斥我:别扒,弄脏我的衣服了。她要给我戴绳索、铃铛和一只能亮起来的小灯,犹如女人项上总戴着的链子,她们喜欢,可我不喜欢,这样她们就限制了我的自由。我每次都装傻,不配合将两只前爪放进去。她有时生气了,扔掉绳索,不再理我。愤愤地说:不去了。我安静地看着她,我知道她绝不真会扔下我。过一会儿,她会过来强行将绳索给我套上。有时男主人来给我戴上。这时我就开始疯狂了,恨不得马上奔向旷野。每次我都会如此的激动不安,跳高扒门,并吠叫。他们有时会揍我一下,但我就是安静不下来。出门后,我扑向女主人,她很无奈地提起套在我身上的绳子,将我抱起。我还是激动地左摇右晃,有时激动中蹭疼了主人的脖颈。主人拍打我的屁股。男主人用一个木制的小老虎钥匙配件敲我的头或前蹄,我躲闪着安静下来。可电梯一停,我挣脱女主人的怀抱或跳或栽或掉下来,向门外奔,还狂吠不止。我知道他们非常讨厌我这样。可我就是按捺不住要去外面狂野的激动心情。
   坐车去的一定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是我特别喜欢的地方。车上又上来两个人,那个漂亮的女人十分喜欢我,我跳过去要与坐在后面的她打招呼,亲热一下。我主人不让,牢牢地牵住我的绳索。这那能行,不能这么没礼貌。我虽然是狗狗,我也知道一些礼节,或是感恩。我拼命挣扎着,向后面的座位扑,主人最终还是无奈地妥协了,松开了绳索任我爬到后面去。我用一只前爪扒她,用头蹭她。她爱抚地抚摸我,我还趁她不备亲了她一口。我又扒扒那个笑眯眯的男人的手臂,他拉住我的手,像人一样的和我握手。完成这热情洋溢的见面礼,我又想回到前面我的主人那里。不管有多少人对我好,但我还是最喜欢我的主人。爬在她的腿前我才最安心最踏实,她还不时地拍拍我的头或挠挠我癫痫吃药总不好,手术真的管用吗-的背脊,这才是最舒服最惬意的。有时我更愿意站在前面两个座位中间,可以尽情地看外面的景。可这个地方极具风险,随着车子或快或慢或突然停下,我不是掉下来,就是一头向前撞去。他们看着我的表演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听他们笑得如此欢快,我高兴得有些颠狂。快到景点时我能感觉到,我发出小小的吠声,偶尔狂叫一声,就会遭到一巴掌。我吓得躲闪,其实,主人只是警告我,并没有真的打我之意。
   我跳下车子,就开始拽着绳索迅猛前行。这时我拉着主人,不是她溜我,是我溜她。她经不住我强劲牵引,又或她很理解我对于大自然的狂热,会放了我。就在她还没有放我时,我一个猛子前冲,令她猝不及防,将她刚要拍照的手机掀掉在地上。我同样猝不及防地被她狠狠踹了一脚。漂亮女人赶忙接过绳索。我使劲地拽着她向前,我听她在问:嫂子,把它放了。女主人一到这样的地方,似乎非常忙碌,无暇顾及我。在离我不远处说:放了吧。我如脱彊的野马风驰电掣地冲出去好远。当然,我也停留,东嗅嗅西嗅嗅,不放过任何能让我满足的气味,不时的翘起一条后腿撒尿。我更喜欢遇见我的同类,当然是一只雌性的漂亮的发情的母狗。可我总是遇见那些脏兮兮的无家可归的野狗,它们几乎都是土狗,皮毛干枯,粘着脏物或粘成一块。我们互嗅时它们身上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我不屑理它们,我的主人也怕我和它们混在一起,不只是它们脏,身上还有寄生虫。嗅完我们会互相仇视,嘶叫,做嘶咬状,我总是无比勇猛,吓得它们连连后退。我听到我的主人即高兴又轻蔑的声音:真是狗仗人势。我知道这里面有赞许有谩骂。他们怎么就不记得我独自去与一条大狗嘶斗的事,那条狗是被主人用绳索牵着,嗅着嗅着,它就狂暴起来,我也毫不示弱,与他拼命嘶扯,连它的主人都眼睁睁地看着无奈。后来,我夹着尾巴瑟缩着身体颤抖着返回我的主人身边。主人还在讥笑我,哼,你也有怕的时候。我蹲在他们面前,求救似的。他们没有看出我被咬伤了。说:乖乖地走。我前走几步,看那只凶神恶煞的大狗在主人的牵引下向我们走来,我蹲下不走了。女主人抱起我。与大狗和它的主人相遇了。那狗还想发威,被它的主人呵斥住了。或是我正在主人的怀抱里,它也有所顾及。我突然想起主人常说的狗仗人势,原来,我被它欺负是仗着它主人在身边。此时它不敢了,因为我也有疼爱我的主人。它的女主人说:你们还是用绳子拴上的好。我的主人与他们客气着,它就是胆太大,太闹。我温顺地俯身在主人的怀抱,不敢看那个仗势欺人的恶魔,仗着它个头大,仗着有主人在。我觉得它比我可悲,就因为它无比凶残,才没有一顶点的自由,永远被一条绳索拴着。它根本没有幸福,它连自由的滋味都没有品尝过,那能与我相比。走远后,主人放下我。我又开始狂野。回到家,主人才发现我的下眼睑被它给撕裂了一条口。男主人抓着我,女主人给我上药。她絮絮叨叨:咬得再近点,伤了眼睛,你可就成独眼龙了。我心想:太可怕了,这家伙怎么咬我的眼睛。女主人还在唠叨:瞎了眼的狗,我们就不要了。我爬在沙发上,偷眼看她。我会察颜观色,我知道她不会为一只真要瞎了的眼而扔掉我。
   言归正传。这是我来过好多次的地方,水面亮晶晶的,闪烁着太阳的光。青草刚刚被剪切过,有浓浓的草香,还带着露珠。我就喜欢在草地上蹦跳,闻草的味道,偶尔也有母狗的气味,刺激着我求隅的神经。我嗅一堆狗屎,被主人大声呵斥,还骂街: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很讨厌他们这样不理解我,我只是想探寻有没有母狗在此经过,竟然冤枉我改不了吃屎。我啥时候吃过屎,尽胡扯。女主人最讨厌我嗅地上的脏污。她常说:这东西总是嗅最臭和最香的。这不假,他们饭菜和肉的香味总是诱惑着我,令我馋涎欲滴,但他们不给我吃,说会改变我的皮色。每次我还是很绅士很高雅地保持着吃不到肉也必有的尊严。做出即渴望又淡定的神情。我炯炯的目光有时会打动主人,她会给我一个带少许肉的骨头。还说:狗狗就是吃肉骨头的,不让它吃,那牙齿都废了。她这么理解我,我都感动了,差一点流下泪来。这时不能流泪,以为我吃不到肉就这么没出息。
   这里的大地非常富饶,有各种花草杆物,它们缠绕着相依着。还有一排整齐的树,树的影子在地上晃动。每到这里我只管一个劲地往前奔,根本不听主人无休止的召唤。我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湖边。正在看水中鸭鹅的小孩会转向我,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狗狗。大人们便警惕地护着孩子,也同样重复着:小狗狗,小狗狗。总有那么几个娇气的孩子,会突兀地惊叫,躲避,吓得犹如遇见了狼。这时那些大人便愤怒地吼叫,谁家的狗?我不管不顾不紧不慢地游荡在人群间,嗅着带有鱼腥味的湖水,看着水中那些肥胖的鹅鸭轻盈盈地飘。有时会看到它们飞起,向着远方滑翔一圈,又落回水面。人们惊叫着,仿佛发现了新的奇迹。它们会飞这有什么好奇怪,有翅膀自然会飞。我对着栈道附近的两只黑天鹅狂吠,其实,是我害怕。我的叫声更令它们胆寒,可它们却毫不退缩遥遥欲试地向我游来。隔着约半米深的水位,我和它们相互斗不着。
   我沿着栈道奔跑,时而走下栈道,偷偷地喝两口水,或嗅嗅那花的香气,或拔弄一下那草尖上的露珠。漂亮女人眼尖急忙呼我。然后我的女主人就知道我渴了,从包里掏出一个精美的瓶子,将水倒进她手心让我喝。嘴里咕噜着:你这个坏东西,明知道给你带了水,还偷喝脏水,我连自己喝的水都懒得带。水还没有喝完,我一个健步冲出好远,我看到了一只漂亮的纯白的狗。它吓得躲闪着,但还是很友好地嗅我的屁股。我嗅到了我要寻找的雌性动物才有的气味,它的主人驱赶我,我的主人也赶来呵斥我。我不管,人类就是管得太宽,还管得了我们彼此恋爱。它顺从地跟着它的主人走去,保持着母狗的矜持。我心想,这个傻瓜,这个胆小鬼,连爱的胆量都没有。我穷追不舍,再次追上它,纠缠起来。怎奈它的主人抱起它。我拿出跳高的本领,拼了命地勾引它。可它被主人紧紧地束缚在怀里,根本脱不了身,或许它没有想要脱身。我望着它那可怜相,那鄂州那里有治癫痫病么一付无悲无喜的乖巧样,很气愤也很沮丧。我放弃了追它。我已经无数次地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同样无数次地被它们的主人搅局,没有一次得逞。我低头一直往前,想着那只悲哀的狗狗,觉得自己也一样的悲哀。我有过钟意的母狗,那是我狗爸狗妈给我找得。当然,仅就那么一次。一次我家来了一个小女孩,她特别害怕我,是那种又喜欢又害怕的。后来相处久了,她就不怎么怕我了。总是围着我给我喂好吃的,还装模做样学着大人,要我蹲下、爬下,然后“丟”的一声,号令我躺下装死。这些把戏我很早就学会了。这也是我想要得到他们奖赏的杀手锏。有一天,我听到她问她妈妈:狗狗多大了?她舅妈回答:四岁了,它都有狗儿子了。我好像听他们说过,那只和我交欢的母狗生下两只小狗。紧接着她说:狗狗才四岁就有了孩子,我都七岁了,怎么还没有孩子。我听到大人们的豪笑。她妈妈赶忙说:你还小,狗狗的一岁等于人的十岁。从女孩茫然的眼神里我知道她似懂非懂。
   我是跑步健将,但我会返回去找我的主人。我最怕找不到主人,主人也最怕找不到我。我清晰地记得那次走丢的经历。在我的主人追上我,让我别动时,趁她不备。我去追赶心仪的狗狗。后来,那个狗狗跟随主人回家了。天黑漆漆的,我找不到主人,就疯狂地跑。跑回家,可门紧闭着,我又跑出来,经过马路时差点让一辆车子辗毙。我向着相反的方向奔跑,这时一个陌生人抱起我。我挣扎也没用。他给我吃的,恐吓我。我不吃不喝也不敢叫。我后悔极了,可能再也见不到我的主人了。他用绳子把我拴住,我发出轻微的哀号声、叹息声,泪水顺着眼角流淌。他讨厌我哼哼唧唧,跑过来呵斥到:再叫剥了你的狗皮,炖肉吃。我不敢看他,只用眼睛的余光观察他的举动。我知道这下我完了,幸福生活就这么结束了。我的主人一定也在找我。因为我隐隐听到他们焦急的呼唤,在夜空悠长地漫延回荡。我安静地追寻那个熟悉的声音,时而远时而近,终于消失了。这个抢劫我的家伙开始鼾声如雷,我崩塌的神经稍微放松了点。但我不敢睡,睁着睏乏的眼睛,看着透进窗帘缝隙的月光。我幻想着主人突然出现,欣喜地把我抱在怀里。那丝移动着的月光渐渐远去了,房间更加昏暗。我想出去,嗅着我的气味回家。我在房间里轻灵地走动,想找到一个出口,可我绝望了,连一个耗子洞也没有。我在黑暗里泪流不止,伤心欲绝。可这都是我疯跑的结果,有没有好的癫痫医院推荐一下把自己给跑丢了。窗帘的缝隙再次透进明亮的光。那个家伙扯开窗帘,一下子阳光扑进来,满屋子亮堂堂的。他贼亮的眼睛盯着我,发出一声得意的笑。这笑让我毛骨悚然,仿佛他接下来就要宰了我。我低下头,不看他。心想:死就死了吧,总比天天就这么让他拴住强。我听到主人议论过拐卖小孩子的事,就像拐我一样。家人稍不留意,他们抱了孩子就跑,现在更加肆无忌惮,进到家里偷孩子。那些被拐的孩子没有几个能遇见一个好人家,都是在百般虐待下长大,或自己逃生,千山万水凭借一点微弱的记忆,踏上寻找亲人的路。我该怎么办?他究竟会把我怎样?剥了吃肉,或是卖了,抑或养着。他看看昨天倒在一个破盒里要我吃的没有动一下的剩饭。脸上挂着收获了我的满足的奸佞的笑,拿着一根肉肠,引逗我。我闻到了香喷喷的肉和各种调叶品混杂的味道。我知道这是香肠,我狗妈专门买了狗狗吃的香肠给我。我肚里也叽哩咕噜,但我望都没有望,连馋涎时伸出舌头的动作都没有。此时,我只有恨,恨得牙痒痒,真想趁他不备狠咬一口。但我知道,我是他手中擒物,惹怒了他,他有可能真就一刀将我的狗命结束了。我还想见到我的主人,对她说声“对不起”,再让她抱抱我,我也死而无撼了。

共 1459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