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丹枫】童年鱼趣小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26:15

童年那时候,人们普遍很穷,一年难得看到和吃到荤腥。所谓穷则思变,草甸子、河沟成了我们童年的游戏广场,成了我们天然的零食超市,我们抓鱼烧着吃,扎青蛙烧着吃、打鸟烧着吃。能吃到这些飞禽走兽也是一种开荤的方法吧。

最喜欢的,就是捉鱼了。我开始和祖父去,和哥哥们去,后来上学后有空就独自去捉鱼。主要的方法我慢慢都学会了。我们那时候用罐头瓶子钓鱼、用挂子挂鱼、搅混水摸鱼、用推网推鱼、用须笼截鱼、用扳网弄鱼、冬季穿冰窟窿搅鱼。方法很多,就是很少用甩网。最擅长最有意思的就是淘鱼,就是将一个独立的水坑子全部淘干,或者在农田或草甸子水沟中间拦坝,然后用水桶或大盆淘水,竭泽而鱼。我记得我有一次和房嘎在北地沟淘了30多条泥鳅鱼,特别过瘾。

有年冬天,我和三哥在砖窑后身的大坑里破冰,开了冰窟窿发现,坑里水少泥多,下搅网乱捞,除些小鲤鱼和萨拉骨子鱼之外,竟收获条近一米长的河鳗,起初我以为是长虫(蛇),吓得要逃跑。三哥识鱼,镇定地捉住了它。当我俩满身污泥回家后,祖父很高兴我们捉了条大鱼。他认定,那个大坑里应不止一条大河鳗,我们两个小孩子,肯定捉不干净。

于是,祖父领着三哥四哥和我,重新出发来到那个大坑。破了几个冰窟窿,却再没有大鱼的影踪。祖父也疑惑从哪里钻出这条大鱼。因不想空回,祖父领我们又选了个大坑。

祖父开凿之后,三哥四哥扩大冰眼,我在岸边正观望。听到发出空洞的回声,忽然冰层全体轰然崩塌,三哥四哥瞬间掉入冰水之中。祖父反映神速,将搅捞子网长木杆递向冰水中游泳挣扎的两位哥哥,都救上岸来,天寒地冻,两人颤抖不止。祖父让他们急跑回家换衣取暖,让我和他收拾工具随后回家。这是一次最吓人的捉鱼活动。

关于此事,家兄三哥有更为详实的记录。三哥在《往事如烟之破冰捞鱼》一文中写道:“大约是七六年吧,我十四岁,五弟九岁。那年冬天的一个礼拜天,我带着五弟去柳家砖厂附近去扎鱼。所谓扎鱼,就是用冰穿子把冰破开,然后手持搅捞子探到冰层下的水里捞鱼。我背着背筐,装上冰穿和搅捞子,和五弟向东南走了三百多米,就到了砖厂的后身。那里一片片的,都是结成厚厚冰层的水坑。我俩选了一个水草多的大坑,我下到坑中间,五弟小,没多大力气,就在岸上看着我破冰。半小时后,冰被扎开一个能容下搅捞子的一个大洞,我一看,嗬!经过多半个冬天,坑里的水撤得已经不深了,明显有浮鱼在游动。搅捞子探下去,一会儿就捞上来一斤多小鱼,无非是麦穗、穿丁、沙鱼顾子、鲫鱼壳子之类的常见鱼。忽然,我看见水面一涌,有大鱼一翻身,钻到冰层的里边去了。我就沿着大鱼逃跑的方向继续扩冰,扩到边缘,终于发现了两条大黑鱼藏在这里,身子一半在水中,一半在泥里,露着黑黑的脊梁骨,在拼命地甩动尾巴。我也顾不得冻手了,趴在冰沿上,用双手去抓鱼,先后把两条大黑鱼捧上来,捧一个往岸上甩一个,都甩到岸上。大黑鱼棒子在岸上蹦啊蹦的,五弟吓傻了,嚷嚷着:“长虫、长虫!”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我只好亲自上岸,把两条鱼放到背筐里。天很冷,眨眼功夫,两条大黑鱼就冻得没了力气,老老实实地卧在筐里。我又下到冰面,继续寻找,再没找到大鱼,只好又捞了一些小鱼,才和五弟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到家后,爷爷看见我俩弄来两条这么大的黑鱼,就乐呵呵地用秤称,一条二斤多,一条不到二斤。爷爷问我从哪扎冰扎来的,我一五一十地一说,爷爷道:“就凭你俩,肯定捞不净,还能有大鱼,走,前面带路,随我再走一遭。”五弟嫌冷,不肯再去,倒是四弟主动要求带他去。于是,我就和爷爷、四弟一起,再次向砖厂进发。

到了原地方,爷爷拿冰穿亲自下去,把我上次没有扎过的冰层几乎都掀开了,又把我上次扎过的冰又翻了一遍,哪里还有半条大鱼的踪影,只发现几条漏网小鱼,爷爷根本不屑一顾。爷爷虽然失望,却又不甘心白来一趟,说:“去那边看看,再找个坑。”

我们来到砖厂东侧,爷爷指着一个四周都是芦苇的锅底形大坑说:“一定有大鱼,你俩下去试试。”我和四弟下到锅底坑的冰面中间,爷爷在岸上指导。我拿着冰穿用力扎下去,听得冰层下面传来空旷的声音。我一陈惊喜,心想,冰层下好象没多少水了,这下可要抓到干锅鱼啦!再用力扎下去,只闻得“哐——”冰裂的声音,没容我反应过来,“哗啦啦——”,冰面瞬间就踏陷下去。我慌忙扔掉冰穿,往岸上跑,跑到一半,又随着冰块往下滑去,急忙用双手扒住冰块间的裂缝,才没有滑到水里。爷爷迅速倒拿搅捞子,把木把的一端递给我,把我拽了上来。这时再看四弟,四弟胸部以下都落在水里。幸好水不太深,才没遭到灭顶之灾。爷爷又用搅捞子把四弟拽了上来,同时让四弟把冰穿也带上岸。

收拾好家什,我们带着小跑往家赶。一路上,北风一吹,四弟身上早已结上了冰渣,就象穿上了明亮的铠甲,走起路来悉簌作响。到得家中,四弟火急爬上热炕头,脱掉湿衣,盖上了棉被,暧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每年庞家河(新河)的夏天,是我们的最爱。因为,这时将迎来新河最热闹的活动。每年七八月份,连续大暴雨之后,新河污泥浊水一扫而光,新河暴涨,惊涛拍岸,水满为患,年年民兵村民上坝守护,严防溃坝。对岸劳改农场四大队也在严防死守。年年紧张,但新河从未崩溃。最惊险一次,洪水从新河的孙家桥、柳家大桥上涌出,顺着县道、乡道向两侧农田村庄奔流。村民奔走相告,妈妈让我们穿上两套衣服,带上书包准备向北逃难。但是洪水入村之后,被无数河沟容纳,村路近米深后,洪水势头减弱。重要的是,新河两桥被政府组织迅速堵住,洪水又顺河道汹涌南下。这时节,上游下来的鱼,水塘决出的鱼,新河自生潜伏的鱼,统统顺流而下,许多鱼兀自回游不舍。新河两岸的人们,就利用各种捕鱼工具,从渔网到扳网到钓具,昼夜上阵,乐此不疲。常记得爷爷带领我们五兄弟,到新河岸边,用扳网,抢网,搅捞网捕鱼。这些工具,都是爷爷自制的。一般情况下,父亲都在政府组织抢险,无暇顾家。爷爷掌网,扳网入水,网底的香袋引诱鱼群游来,水花乱溅时,爷爷一拉杆,网起鱼收,大哥马上伸过去小纱网捞鱼入桶。天黑则以手电照明诱鱼。半夜还家,常有一桶十几二十几斤的收获,青草鲢鲤鲇之类。在此过程中,河流汹涌湍急,险情常有。其中三哥曾从岸边落水,随急流冲出三四十米,直奔桥下,幸赖同村一大哥杨救。除此之外,新河水退之后,我们就开始在村前后及大坝东西的水坑中淘鱼,因为广大地界,曾经都为泽国,水脉相连,鱼儿自由往来也。经常收获颇丰。皎洁的月光下,凉风习习。人们听着蛙鸣虫唱,那时多么美好的时光。

有一年夏天,四哥和我一起在砖窑后边一壕沟拦坝淘鱼。拦坝一小时,淘水两小时,两人满头大汗,水还剩四分之一,还是不见多少鱼或翻飞跳跃,或露出鱼鳍。四哥凭经验判断,此坑鱼少,不值得再淘,耍求放弃。而我力主,还剩四分之一水容,干到底吧。此时夕阳正红,两人争执起来,我还耍独自再淘,四哥一脚丫子踹开拦坝,瞬间我们淘了两三个小时的沟水,重新由高到低回流。我气急败坏,与四哥撕打起来。被四哥按倒在地,四哥见我手里兀自握着砖头,担心他逃跑时我甩他。于是他争取逃跑主动,将我推到沟里后,拿起他的工具,向家方向紧奔。我水淋淋爬上来,带上工具去追他。到家告状,四哥久久不归。晚饭后由外祖父陪同返回讲情。他知道欺负弟弟不好,果然到外祖父家躲避,避开气头,饭后返回,父母说了几句就算了。

多年后与四哥回忆往事,发现那次淘鱼颇能说明性格,一个是机动灵活,但有时不坚持,一个是执著坚韧,但有时缺乏灵活变通。这些都是人生的小小快乐插曲。

回想童少期,四季捕鱼不断,妈妈常患家里捉来的鱼多,但做鱼用的油少之又少,巧妇难为无油之鱼吧。但是,小时候大量吃鱼,无疑对我们的营养健康智力是大有好处的!

儿童继发性癫痫的症状有哪些呢广西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怎样治疗癫痫病最有效呢武汉市到哪家医院治羊角风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