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冰心】我们的理想(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39:09

讲心里话,我一直想写一篇关于理想的文章,毕竟之前我写的很多东西明显跟理想八竿子打不着。我深知真正的理想是贴近生活,符合生活的。而我写的,不能完全概括为没有理想的无病呻吟,只是区别于普通性质的理想,更像是柏拉图似的理想,深邃、高远、浩渺,显得是那样的不切实际。

谁人都有理想,谁人都在为理想而努力拼搏着,我也一样,只是我的理想看上去没那么市侩,或者说还不好意思讲得那么市侩吧。

然而我始终未能探索理想的真正含义,故而迟迟未能动笔,生怕所言不真,所想不实,被人唾骂。单单只是被人骂,倒还好说,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被骂得惨了,也就置若罔闻,不以为然了。但我却不能忍受被人骂成郭沫若那般的人物,阿谀谄媚、虚伪做作,这是我无法接受的。不过有一句说一句,想要成为他那样的人,也实属不易啊,现在的我,显然还不具备那个资格。

所以我要写出我的理想,以及我所听闻的理想,平凡,但却真实,我可不想把关于理想的文章谱成优雅、唯美的形式。但凡理想,从它的起始,到它的过程,再到它的结果,无论好坏,无论成败,必定是饱含风霜,历经艰辛的,又怎么可能优雅、唯美呢。

激发我写下这篇文章的人是老韩,他在今天中午起床之后,跟我聊起了他昨天在朋友家喝酒时的一些趣事、乐事、理想事。亲朋间的酒局,自然免去了一些不必要的虚伪的应酬和寒暄。老韩在酒桌上听到有个老哥趁着熏熏微醉大谈其谈关于理想的话题,并且还把自己的理想一吐为快,“人都有理想,我这辈子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个代理。”

“当个代理?那很容易啊,网上不是有很多嘛,找一个就行呗。”另外一个老哥说。

“我这个跟他们不一样,我这一辈子,就好喝酒,特别是白酒,我对白酒也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我想当个酒厂代理,而且还得是自主代理。”

“自主代理?那可贵呀。”

“可不嘛,制作费,加盟费,保证金,注册资金,加一起的话,少说得一百万。”

“你这个跟普通的加盟商还不一样呢。”

“可不嘛,得打响自己的品牌,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你像江小白,前期赔本赚吆喝,差不多三年吧,酒白送给实体店,让他们代卖,后来客户多了,才开始盈利。你像我要是干的话,可没这个实力呀,说不好听点儿,初期要是挺不住的话,那就崩了。再说了,你还得认识一些上流的,懂酒的人,能品出你这酒的纯正味道,帮你宣传,帮你推广,酒蒙子认识再多也没用。所以说呀,这个挺难的。”

“就因为这个,放弃大干一场的机会了?”

“兄弟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俩孩子,北京就一套房子,我就只有一辆不怎么值钱的车,我们两口子每个月加在一起,工资才一万出头,这点儿工资在北京这地儿,实在是太低了。”

“所以才要大干一场啊。我可以资助你点儿,算是投资。”

“投资我是非常欢迎的,可我不是下不定决心嘛。我也想了很多,既然干,那么咱就得好好干,首先得投资,你像设备上的,人工上的,原材料上的,都得花钱。我呢,还得辞职,专心致志酿酒。成功了,啥都好说,哥们儿也是民族品牌,一方富豪。可一旦失败了呢,那就全都没啦,房子、车、工作,我们两口子倒还好对付,可那俩孩子咋办呀。”

“也是这么回事。”

“所以这个理想,困扰我好几年了,一直未能实现,甚至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归根结底一句话,怕输。”

“是啊,很多人都像你这样。其实呢,想要拥有,必然要先舍弃些东西才行,不可能什么都是你的,那不现实。”

“算了,还是别聊这个了,心里面蠢蠢欲动,可当看到身边的家人,立马就打起退堂鼓来了。不瞒你们说,我现在要是一个人的话,一定干!”

“为了稳定家庭,只能这么过了呗?”

“不然你说咋整。我呀,那个理想就只能想想了,现在最大的理想就是大儿子赶紧大学毕业,然后找个工作,这样我就能轻松些了。两口子一个月一万块钱,看起来很多,可方方面面一用度,也攒不下几个钱。哎,能把孩子供起来,我就心满意足啦。”

上述的对话是老韩跟我说的,他不可能讲得这么详细,其中有不少是我添枝加叶弄的,但大致的意思和方向却并未偏离。

我只能说,当听到老韩面对面跟我讲了这么多,我从他那声情并茂的言谈,以及他一连抽了三根烟的深思苦索的动作,还有他那尽览无疑,对理想报以的憧憬和无奈的表情,我是感触颇多。

所谓憧憬,正寓意着希望;所谓无奈,正寓意着希望的破灭。都说心怀理想的恒心决志是不分贵贱的,但请记住,越贵的人,似乎离理想的境地越近,越贱的人,似乎离理想的境地越远。诚然并不排除极个别的现象,然而那种现象貌似比中彩票的概率还要小。

我活动活动快要僵硬的脖子,因为我罕见地以端坐的姿势在聆听老韩的讲述(平常的我只要沾床,不是趴着就是躺着),此刻才将神经舒缓开来,燃起一根烟,淡淡地问老韩,“你呢?说了这么多,你的理想又是什么呢?我不瞎,我看得出来,你也有你的理想。”

“我,我的理想……那可太多了。现在我的理想只有一个,那就是该上班上班,该下班下班,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抽就抽,该玩就玩,开开心心地过每一天。”

老韩将烟头扔进我们拿饮料瓶自制的烟灰缸里,烟头沾水,立即熄灭,并释放出来一缕若非仔细观察,根本就看不见的青烟。然后他极为舒展地抻了个懒腰,起身在寝室里来回踱步,不时还要挥舞双臂。

面对老韩的回答,我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因为我十分清楚他所言之含义。一些人若是讲出同样的一番话来,我一定把它当作是极尽奢华的享乐主义精神。但老韩如此说,我却丝毫不这么认为,我只是把它当作是勉强度日的慵懒颓废主义。为什么?因为老韩的理想不可能好高骛远到这种程度。

“别光说我,你呢?你的理想又是什么呢?”老韩问我。

“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我答非所问地说。

“大作家?”

“是自由自在的大作家。我的理想就是当一个自由写手,把所见所闻写出来,然后拿去卖钱,享受生活,像古龙那样,对,像古龙那样。”

“就这么简单?”

“这不简单,很难的,想要不靠体制,不靠关系,还能写书赚钱,不容易啊。”

“的确是这么回事。”

“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写书的人比看书的人还多。”

“哈哈,是这么回事。所以要我说呀,你得遇到伯乐,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伯乐找马的有,马找伯乐的却没有。”

我呆呆地看着脚下那一块银灰色的防滑地面,那上面有些微的灰尘和烟灰,我能把它们看得清清楚楚,因为我不曾挪动目光,甚至连眼皮都不曾眨一下。脚下的路其实就是追逐理想的路,它又怎么可能一尘不染,一马平川呢?

西安市治癫痫哪家医院好辽宁癫痫病医院什么是原发性的病因北京的癫痫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