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江南】南城记忆(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05:16

巴城,被群山包裹着,似一个隐居的老人,就那么静静地斜卧在山脚下。一条弯弯的巴河,犹如一根腰带,从山涧迤逦着淌下来,就勒住了整座城,勒得人喘不过气。城,也因此被分成了两半,左手江南,右手江北。

江北,是新城区,也是这座城市的脸面。车水马龙,人影攒动,高大雄伟的建筑物,像是为城市披了一件件华丽的晚礼服,正在向人们展示她区别于乡村的华贵。这里,是富人的乐园,也是江南人做梦都想挤进去的地方。可望着江北新区日渐高涨的房价,对于大多数江南人,也真成了一个永远也无法抵达的梦,梦境中,盛放着无数寂寞空虚的灵魂……

如果江北是一位高傲的时尚女郎,江南倒像是邻家小妹,或盛装华服,或一身素衣,从内而外都散发出一种千年古韵,清幽淡雅。从江北到江南,最繁忙的应该是三号桥。三号桥,始建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相比拥有几千年历史的巴中古城,显得还很年轻。但它却是连通古城文化和现代文明的时光隧道,穿过一座桥,就如同穿越一个时代。

三号桥是忙碌的,像一个摆渡的老人,每天迎来送往,风雨兼程。而那些每天从桥上走过的人们,也是忙碌的,总是迈着凌乱的步伐,匆匆来,又匆匆去,似乎没有刻意停留的意思,毕竟是天天都路过的地方,没啥看头,也不觉得新鲜。但也有人从行色匆忙的人潮中,看到了希望,把日子就铺在了桥头……

擦鞋的女人是早上就来三号桥的。她肩上挎着一个长方体的木箱子,是擦鞋时用来客人踩脚的,擦鞋工具就装里边。还一手拎着一个小木凳,一手拖了把椅子,就在靠江南的桥头,支起了她一天的工作。

没生意的时候,她看到有人穿皮鞋从跟前过去,就叫,帅哥(或者美女),擦一下呗。因为是早上,大多人都着急赶着上班,有的人,头也不回就消逝在了匆匆的脚步声中,有的会回头冲她微笑着摇摇头。当然,也会有人因为好奇,或者不那么着急赶路,便问,擦一次多少钱啊?

男鞋一块,女鞋两块,靴子得五块。她说。

男人觉得当了一辈子男人,终于占了回便宜似的,便坐到了椅子上,顺便把脚也放在了木箱子上。

擦鞋女人的活很熟练,也很细致,只见它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两张纸皮,从客人的脚边塞进鞋里,这样就把裤子和袜子都包在了纸皮里,也就不会弄脏客人的裤子和袜子了。准备工作做好了,她先是用毛刷把鞋上的土和灰尘都刷起来,再用抹布把鞋上的灰尘擦一次,然后抹上鞋油,两把刷子就在她手上变戏法似的龙飞凤舞起来,只一会儿功夫,一双鞋就彻底改头换面了。接下来是最后一道工序,她会换一条更干净的布条,一手握住布条的一头,绷紧,就熟练地在鞋上上下左右移动。布条与皮鞋摩擦发出滋滋的声响,像小提琴声,格外清亮。擦完一个,女人就坐着,不时抬头看看天,或者就望着桥对面那钢筋水泥浇灌的江北新城发呆,偶尔叹一声气,直到下一个客人坐到她面前的椅子上……

最开始在三号桥见到的乞丐,倒更像是些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懒汉。只不过因为他们习惯向路人伸手要钱,而被当成了乞丐。后来也见到过真的乞丐,或者是叫街头艺人,怎么称呼,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只记得,他没有腿,就把自己的身子,和一套音箱一起放在一个木板车上。面前是简易的手扶式驱动装置,用手摇几下,板车便向前滑一点,只是前进的速度,比蜗牛快不了多少。扶手前挂着一个纸箱子,里边放着零钱,多是一块五毛的,偶尔能看到五块和十块,再大面值的就没有了。他一边缓慢地摇动扶手,一边扯开嗓门唱歌。歌声算不得动听,但音量足,听起来很有力量。不时有好心人往他胸前的纸箱子里丢钱,也多是一块五毛的。有人给钱,他会很礼貌地说声谢谢,然后继续唱歌。那歌声,像刺,直往人肉里钻。

再说说那个在江南桥头,摆摊卖旧书的老头。他原本是在草坝街摆摊的,只隔三差五到桥南来,来时大多到下午了,一直要到晚上九十点才收拾。书是用自行车驮过来的,就用两床毯子,把书包成两包,架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推过来。来了,毯子往地上一铺,书就摆上面,然后拿一本书坐在旁边看起来。有人看书,他也不管不问,要买,就说价钱,书也便宜,不讲价。书不多,因为大多都是从回收站淘来的,所以书的种类倒也齐全,从散文到小说、从菜谱到棋谱、从古典文学到漫画书,多少都有点。他说他的书还有很多,但拿不动,加上怕摆太多占道,影响了行人走路,会被城管赶,就随便挑了些摆着。遇到爱书的人,买得多,得跟他去草坝街的库房里取。库房离得也不远,走三五分钟就到了。

后来的一次,去他书摊看书,顺便跟他聊了几句。听老头说,他卖书不是为了钱,老伴死了好几年了,儿女都有工作,不用他操心。虽然他一个人,但身体还算硬朗,没病没痛,也就没啥开销。加上儿女隔三差五给点,还有退休工资,根本花不完。卖书,也就是为了打发时间。他说他爱了一辈子书,年轻的时候,见到好书就买,有时候还会去回收站淘,几十年下来,攒了半屋子书。可儿女们却没一个喜欢看书的,与其留给他们当垃圾处理了,还不如便宜卖给那些真正爱书的有缘人呢!说完,有人买书,他就过去招呼了。我在一旁,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再看看他满脸的褶子和花白的头发,心里莫名生出几分心酸来。

从三号桥到桥南,左转,进草坝街,行百米便是四巷子。四巷子与江北隔河相望,属江南,倒像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新奇地望着外星人,满眼的新鲜和神秘。可四巷子,也是很多江南人,梦开始的地方。因为巷子南面的出口,正对着市一中老校区的校门,中间只隔了一条马路。一中是江南江北的孩子都梦想的学校,而大多一中出来的孩子,又都是在四巷子滚大的。早些年,马路是没有护栏的,倒是有一座天桥,叫忠义桥,为啥叫忠义桥,不得而知。反正,放学下课,总能看到一中的学生,如潮水般淌过天桥,涌入四巷子。当然,也有人不走天桥,嫌麻烦,就横穿马路。

四巷子不宽,两边都是楼房,和右手边一条长巷子相连,而那条巷子不知名,我们也就习惯把两条巷子都叫四巷子。学生一涌进巷子,那声音鬼哭狼嚎,可两边的商户,喜欢听这声音。特别是游戏厅的老板们,有学生进来,他们就笑,笑得像花。早几年,四巷子也就三四家游戏厅,地方都不大,可生意都好,去那里玩的也大多是学生。后来,四巷子连着开了一二十家游戏厅,很多新开的店里都有用来赌博的老虎机。那玩意儿害人,可年轻人还是喜欢玩,很多学生都玩过。有人输完家里给的生活费,就四处借钱玩,总幻想着能赢回来,往往都是越陷越深,甚至有学生输钱太多,都发展到去偷去抢了。学校的老师和家长们是深恶痛绝,举报过,也报警了,可警察一来,刚查前面的一两家,后边的卷帘门哗哗地就都拉下来了。等警察一走,游戏厅照开,钱照挣,至于会不会影响孩子们的学习和成长,似乎那就不是他们要思考的了。

两排游戏厅中间的空地上,是一溜台球案,大概有一二十张,具体没数过,时间长,也记不住了。大多是游戏厅的老板们摆的,女的看店卖游戏币,男的就守着台球案,一个铺面,两个生意,屋里屋外,都不耽误。只要一下课,台球案就没空的时候,玩的也多是学生,偶尔有几个社会青年。要是一起的人多,老板会鼓励大家玩台球麻将。台球麻将是一种赌博游戏,一般是三个人玩,每人摸取五张扑克牌,对应的五个号码球全部掉袋算胡牌。最后一球,别人打进去算点炮,点炮的人给胡牌的人钱,胡牌的人自己打进去算自摸,另外两个人都得给钱,给多少,都是提前约定好的。赢钱的人,再给老板一块钱的案台费,打得快,一局也就三五分钟,老板收台费也快,一上午,一张案就能收好几十块。不像其他人玩斯洛克,球技差的,半个小时也打不完一局,老板嫌慢,人多的时候,球技差的不让玩。

再往前,是一前一后两家理发店。前面一家,店稍小,老板是一对夫妻,三十来岁。店里生意不温不火,时常只见女人忙里忙外的,男人,大多时候跟一帮人围在门口的桌子前斗地主。女人脾气好,也不管,只偶尔忙不过来,就大声叫男人的名字,男人便让身边看着的人替两把,忙完了,再继续。后面一家,店稍大些,装修也体面,自然收费也比前面的贵。可人家的生意反倒更好些,店里员工就有五六个,除了一个男的大概二十七八,其他几个都是二十出头的样子。发型,倒是一个比一个时髦,除了时下流行的“莫西干”,就是“爆炸头”,有老人看到,很是不解,那些人的头发怎么立着长呢?年龄最小的,是个小伙,却留了一头长发,一缕一缕的,还染成了五颜六色,时常见了,像是顶了一头彩虹,在店里店外飘着。

四巷子,似乎总是和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算楼上的,光是临街的麻将馆就有三家。那些人,大多没工作,每天跟上班似的,一到九十点钟,就陆陆续续往麻将馆里聚。有人头晚上熬太晚,睡过了头,或者临时有事来迟了,老板就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催,像催命。打起麻将来,也不要命,甚至到了饭点,也舍不得停下来,就让老板去隔壁的饭馆要一份炒饭,或者是盖浇饭,饭好了,送过来,边吃边打。而打牌的,每天差不多都是那些人,今天我赢了你的,明天又输给你,真不知道有啥意思?可他们,倒是乐此不疲,把日子,就搁在麻将桌上磨,光阴磨旧了,所有的梦想,也在一张张麻将牌被摸进来又打出去的往复循环中,磨损得没了踪迹。

当然,四巷子也有正儿八经,想踏踏实实做生意,过日子的人。比如,影像店那个卖光碟的姑娘。随着MP3、MP4逐渐流行起来,买光碟的人少了,那些卡带也渐渐从货架上撤了下来,他们店里的生意,也就越来越不好做了。但她每天早上还是很早就开了门,捧本书,一边听着音乐,一边等着零星的几个顾客,有时候也跟着哼几句。虽然,她一天也跟人说不了几句话,可在四巷子见到她,仿佛是大冬天里见到了一朵春花,心里暖洋洋的。还有文具店的老头,四巷子乃至整座城的一切,似乎都与他无瓜葛,他只每天守着自己的小生意,和来来去去的学生们打着交道。毕竟年龄大了,世界也在变化,周遭的事,他越来越摸不透,也懒得去琢磨,只想着,就那样安静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把剩下不多的光阴,一点一点耗尽。其他的,他懒得管了,也管不了。

从三号桥到四巷子,不管是老去的,还是新生的人或事物,都将成为南城人的记忆,成为这座城的记忆。好的,或者不好的,都像一阵风,吹过,便再也追不回来……

原发性癫痫的病因有什么呢陕西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哈尔滨哪里治疗效果好贵阳治癫痫病哪个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